69|第六十九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林玉墨半点都不笨,之前她只是从未想到过这些方面上罢了,现在露出了端倪再让她去审视自己的心,有些事情就再也不能被她自觉不自觉的去蒙混过关。

    尤其是在亲眼见证了安前辈和乔无念的相处以后,林玉墨明白的就更快了……或许她对于夏轻归的感觉远没有乔无念对于安前辈那样深,还只是喜欢与好感,但是有就是有,不是能凭空忽略掉的。

    ……可是怎么就会是夏轻归呢,她该不会是分不清朋友之情和男女之情,弄混了才是?这可千万不会是个大乌龙吧?

    到底是女儿家,林玉墨心中颇有些羞恼,有点说不出的欢喜的同时又有一丝小纠结……

    ——修真界的修士们因为寿命都比凡人要长得多,同时又因为修真界对于女性的态度也比凡人的世界宽松得多,并没有什么严苛的习俗和歧视,所以修真界对于女性修士成婚与否看的并不是特别重,更不可能有在多少年岁之前嫁出去最好之类的说法,是以女性修士们也都活得很自在,和男性修士并没有什么区别.

    若是没有家族在背后要求,又没有遇上合眼缘的男修,有很多女修士一辈子都选择单身,这并不是什么叛经离道的大事。而哪怕是有着家族要求呢,女修们也都并不急,总要把前面悠闲的自在时光过够了才开始相看呢,而且就算开始相看,那也要擦亮眼睛,好好找到一个合适又心仪的修士才能放心的做道侣对不对,何况喜欢的人又哪有那么轻易就遇到呢?

    林玉墨今年也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这在凡人的世界里说不得已经是老姑娘了,会被别人指指点点,可是在修真界,她还是个嫩生生的小姑娘呢,漫长的修炼人生说是刚开了个头也并不为过,根本就没想过要开始考虑这件事,总觉得离它还远着呢。

    然后现在就这么出人意料的,从她的心里伸出了一柄榔头,出人不意的狠狠敲了她一下,告诉她,不用等以后慢慢找了,你现在就有喜欢的人了,她确实一时感觉有点难以置信极了。

    而且还是夏轻归那个家伙……林玉墨心里挺想说他讨厌的,然而左想右想却发现除了一开始两个人之间的小摩擦——那还是她理亏呢,夏轻归还真没做过什么讨人厌的事情,处处守礼却不死板,哪儿都挑不出错来,反而是她,当想起夏轻归清俊的眉眼微微弯起冲她微笑的情景时,颊上忍不住染上了一点红晕。

    脸上滚烫的温度让林玉墨不得不承认,非要说这是什么朋友之情那才是瞎扯呢!她只是迟钝了一些,又不是没有那根神经……

    不过林玉墨到底是个大方的姑娘,这种罕见的扭捏之感在她身上也存在不了多久,她闭着眼睛轻拍了拍脸颊之后,再睁开眼的时候,表情已经基本上恢复正常了,就是眼神还是不自觉的比往常要亮上些许,仿佛有点点碎光点缀在其中,漂亮极了。

    ……

    宁夏初这几天里,一边白天装出一副纠结万分思考人生思考宇宙的终极的模样,一边则每天晚上都和狮虎虎继续进行愉快默契的二人独处修炼活动,正玩精分玩的不要太苏爽呢,结果就发现了这几天好像还有别人和他一样,在苦大仇深的表面下,其实内心还是如沐春风般舒适的?

    ——哼,夏轻归你这家伙不要左顾右看了,不要怀疑,说的就是你!就你这演技也就只能骗骗人家小姑娘,肯定是骗不过我这种资深前辈的啦!

    宁夏初以自己犀利的目光准确的发现了夏轻归的小荡漾,哎呀,这种情绪他最熟了好吗,自从来到了狮虎虎的身边后他每天都在和它打交道,说是自己的老朋友也毫不为过,这让他怎么能不一眼认出呢。

    就他那种自带柔情气场让人忍不住肉麻到浑身发颤的样子,不用说,肯定是勾搭小姑娘去了……咳咳,没办法,林玉墨好像确实就是小姑娘。

    夏轻归之前因为摸不准林玉墨对他的想法,本是打算温水煮青蛙,等着林玉墨将来不知不觉就晕乎了落进自己怀中的,但这时候居然发现林玉墨对他的态度好像有所改观,那他自然是要抓紧时机拉近距离,魅力全开,力求早日得偿所愿的。

    看着这些天对于夏轻归的态度一点点改变。甚至有些时候对着他会脸红的林玉墨,宁夏初有点小无语,这傻姑娘,不会还不知道夏轻归早就对她有所图谋吧,难不成还想着自己去慢慢追他不成……真是笨死啦,林大小姐你知不知道只要你一开口挑明了,那只表面上一本正经的夏轻归立刻、马上、甚至分分钟都用不了就是你的啦!

    还包邮不退!

    ——好吧,你不知道。

    宁夏初觉得自己看着都为他们着急……不过他也是,这是瞎操什么心呢,左右看他俩这样子,这件事肯定是没跑了。而且这也是人家未来小情侣之间的情趣不是,将来年纪大了儿孙绕膝以后可以悠闲的拿出来做回忆的那种……咳咳,他好像有点想远了。

    唉,老了,老了,宁夏初心里酸溜溜的感叹着,打算回到自家狮虎的身边去求一个安抚的怀抱。哼,他还没拿这个小把柄捉弄一下夏轻归呢,这家伙怎么就都顺利的快要抱得美人归了!而且这还是患难见真情!宁夏初怨念地咬着衣角,想当初他追求狮虎虎的时候那百般艰辛……唉,往事尽在不言中。但是为了这个借口,再占点便宜什么的还是可以有的嘛!

    ……

    伪·并不贪心·宁夏初没有想到,原本只是想要一个拥抱的自己,居然接到了一份重到足以深深的砸晕他的大礼。

    “夏初,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一件事,关于准备举行合籍大典……我不知你是否愿意。”布下结界以后,安于渊很认真的开了口。

    嗷嗷嗷嗷,宁夏初的心中当即就激动的忍不住狼嚎起来了,合、合籍大典!那可是合籍大典!意味着公告修真界两位修士将要结成道侣的典礼啊嘤嘤嘤!举行了这种仪式的修士们从此再行走在修真界的时候在外人眼中可就是铁板钉钉的一对了!

    宁夏初忍不住羞涩的用爪子捂住了脸,哎呀,怎么办真是不好意思,明明是这么严肃的事情,可是听到这句话,他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终于可以和狮虎虎愉快的进行一些酱酱又酿酿的事情了呢!简直太激动人心!

    在一起的这些天,宁夏初不是没有歪缠着安于渊进行一些少儿不宜的举动,尤其是在水清浅提出了那个所谓的双修的法子以后更甚,那天宁夏初甚至私下里垂涎欲滴暗搓搓的和自家狮虎虎开过玩笑话,表示师父大人您要吃我的话,不用练成丹药辣么麻烦,稍等片刻,徒弟马上就可以洗白白主动奉上,酱料、啊不,花式任选,包君满意!

    他相信自家师父绝对能够get到点的,此吃非彼吃嘛咳咳咳……

    不过很遗憾的是他的这些混话都被安于渊温柔的哄过去了,是以宁夏初就明白了,他家的狮虎虎其实某些观念上还是很甜很天真的,在没有名分之前绝不会越雷池一步,哪怕他自动自觉地把自己洗白白剥光了躺平在床==上也一样,绝不会有什么改变,狮虎虎一定还是会无奈的叹口气,动作轻柔的给他用被子圆润的裹上一圈,然后再揉揉他的脑袋说别闹……

    唉,光是想想都觉得那画面简直让人哭笑不得,他也竟然就没有了尝试的勇气……咳咳,不过就算他家师父是个老古董,那也是最可爱的那种古董有木有!

    不过宁夏初满脑子的歪心思,在听到安于渊接下来的话以后,却立刻全都乖乖收起来了……师父他虽然说得是这样令人满心欢喜的事,然而他的心情却绝说不上松快。

    “……这既是安他们的心,也是安我的心。于林玉墨他们而言,我不忍心让她们继续再这样担心。而于我自己而言,我身上的‘任务’到此也已经全部崩坏了,并且这一天实在是来的太快,远远超过我的预料之外。先不说之前本应按部就班却被打乱节奏提前了不止一星半点的我的‘任务’进程,便是后面我原本想好的脱身的办法,也并没有按照我们计划的实现。”

    夏家的事情来的太出人意料,他却完全不可能就这么放任不管。而且一旦接手了,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能再脱身的呢。

    “按照原本的谋划,我的所谓“使命”当是可以再撑上几年的,我可以在其间毫不懈怠的修炼,增进自己的修为,说不定到时候凭着我的实力,哪怕是对上那个神秘力量,也尚有一抗之力,哪怕只是逃呢。”安于渊这话说的并不心虚,他知道自己这具身体具有绝佳的资质和隐藏的大好潜力,在之前的积累之下,这几年正该是将一切爆发出来、修为突飞猛进的势头,可惜……“不过现在,这一切却都化为乌有了。”

    “虽然到现在为止一切尚且如故……可是夏初,我不瞒你,每每想起此事,我心中便总是忐忑异常,仿佛是在警告我什么事情一样,然而一旦我想再去深究些什么,却又再也捕捉不到了。我本想着我处处小心注意些就是……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却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深,于是我便知道了,恐怕这并不是我想避便能够避得过的。”

    “我很担忧,不知道前面将会发生什么……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所以我想,至少我要在真的出现什么事情之前,认真的过好每一天,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了,才至少没有遗憾。”安于渊没有去想什么喜欢一个人就不要让他担心的鬼话,相处了这么久他知道,对于宁夏初这种性格的人来说,相比于那种打着为你好的自作主张的欺瞒,宁夏初更喜欢毫无保留的坦诚。

    因为对着自己的时候,宁夏初也是这样做的。有什么事情宁愿一起去面对,再可怕再艰险,哪怕要流血流汗呢,那也好过一个人对一切一无所知只能默默地心如刀割。

    “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但在这种情况下我竟然不知道我究竟能和你在一起多久。所以我不知道我这样想是不是很自私,居然在没有办法给你一个肯定的未来的时候,就想要将你紧紧抱住和我绑在一起……但是我依旧很想,这样我们两个至少光明正大的成为道侣过。”安于渊把话都揉开了讲,将自己的犹豫和纠结甚至是不应对人道出的心思全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放在宁夏初的面前,并不遮掩。

    “所以,夏初,你可愿意?”像是寻求一种肯定又像是在等待着一种否定一样,安于渊又问了一遍。

    并不同于之前几次逗宁夏初玩闹似的故意为之的示弱,这是第一次,安于渊主动将自己心中不安稳的一面展现给宁夏初看,而在此之前,他在宁夏初的面前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现在,安于渊觉得自己已经有点坚持不住了,在宁夏初的面前,在最不需要防备的人面前,他忍不住卸下了自己坚硬的壳,露出柔软的自己来。

    ——不知道这是否会让宁夏初觉得憧憬落空,但是事实上,他并不像是宁夏初心中所想的那样,总是无所不能的,他也有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的时候,而且很多,很多。

    有一种深切难言来自心底的恐慌,让他想要快点将和宁夏初在一起的事情定下来,这甚至让他不能再继续试探等待着这个神秘力量的所谓行动流露出端倪来再说。

    尽管说完以后,安于渊就心中的不安和愧疚就如潮水般将他淹没……在这件事上这样的行为处事确实太不符合他的性子了,他不是这样急躁的人,没有万分的把握和周全的处理,他本是绝不会将别人牵扯进来的。

    ——只有这次,破了例。

    但下一刻,宁夏初的话,却像是一块上好的暖玉,不偏不倚正好护在了他的心口前,有股股暖意温和绵长源源不断的传递向他的内心深处,抚平他心中阵阵涟漪带来的寒意。

    “不管会发生什么,我都会和师父你在一起。”明白安于渊意思的宁夏初仰起头,一字一顿,绝不犹豫的回道,“师父愿意和我举行合籍大典,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师父怎么会想到会来问我要不要拒绝呢?明明师父该头疼的,是要怎么阻止我恨不得立刻把日子定在明天的冲动才对,您知道的,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说到最后,宁夏初甚至忍不住摆出了自己惯常的无赖的笑容来。

    安于渊讲解的这些东西并没有让宁夏初感到想要退缩,却反而在让他为师父心疼的同时让他又感到一种难言的欣慰……师父的性子总是喜欢把一些令人为难的事情默默的藏在心底,再重的担子如果不是实在承受不住也绝不会说出口,然而现在他却肯主动这样坦诚的对待自己……他第一次这样清醒的意识到,他终于走进了师父的心里,成为那个在他疲累的时候,可以放心的倚靠稍作休息的那个人。

    这种发现让他简直是在极度欢欣的同时又带上了一点苦涩的余味,这种付出了那么多终于在意料之外得到了甘美的回报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太迷醉,他甚至花了很大的努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立刻就走上前去用力地抱住师父,再将自己的头紧紧地埋在师父的颈间,最后深深的吸一口气……哈哈,这也太破坏气氛了是不是?

    他不是不为师父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感到揪心,然而再难的事,如果两个人愿意共同去面对,那就没什么不能翻越的。

    此刻,至少是此刻,请让他安安静静、心无旁骛地沉浸在这种每个毛孔都舒展开的情绪里吧,轻柔的对待他,不要唤醒他。

    再残酷的现实此时也没有资格来打扰。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