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七十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宁夏初几乎是以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态跑去对小伙伴们宣布这件事情的,尤其是在看到林玉墨夏轻归等一众小伙伴们目瞪口呆的表情以后,他还仔细的端详了好一会儿呢……毕竟说句实话,就算是提出了这个建议的水清浅,当发现这一天真的来临了的时候,她也是觉得很不真实的,看着宁夏初的眼神都是晕晕乎乎的,甚至还一个没忍住从自家的银虎身上硬生生揪了好几根毛下来,让大=老=虎疼的委屈着低低嗷呜叫了好几声。

    而不得不承认,对于这种效果,宁夏初他还是觉得挺喜闻乐见的。

    进行自己的合籍大典,让别人惊掉一地的下巴去吧!

    只要进行了典礼,从此以后他和师父就是一体的了。

    一·体·的!这几个字就像是具有什么魔力一样,简直光是想想都让人血脉喷张有木有!他每每想到这里都恨不得立刻不动用真气的沿着山道跑上三圈来冷静一下自己。

    宁夏初这边正热血上头兴奋不已呢,于是他支使起小伙伴们干活的时候底气也是足足的,颇有些“当家主母”的气势。

    “师父他现在正在准备大典的请柬呢,到时候等师父写完了以后,余向木和夏轻归你们就帮着处理一下投送请柬的事宜,林玉墨和水清浅你们则来帮我和师父准备一下操办大典的诸多事项,这样安排你们觉得如何?”宁夏初看似平静的语气里掩藏不去的是满满的小嘚瑟。

    众多小伙伴们:“……”呵呵哒,我们会乖乖去做绝对是因为安前辈/安于渊的面子哦,才不是因为你呢,哼!

    ……

    “等一下,乔无念,首先非常恭喜你和安前辈终于修成正果了,做的漂亮!……不过有件事我还是一定要问下你才能安心……这些天安前辈身上的心魔可有好转?”背着众人,林玉墨拧着眉头将宁夏初拽到了一边,严肃的发问着。她还挺担心乔无念这家伙光沉浸在这种甜蜜蜜中了,然后把正事都忘掉了。

    不把这个隐患彻底解决掉的话,如果以后安前辈时不时的再来一次性格大变,恐怕她的心可就再也承受不住了,碎成几片都不好说。

    而且这种心患,说不得将来在安前辈修炼的路上也会造成很严重的障碍,这让她怎么能够放心呢?

    宁夏初心中一愣,着实没有想到直到现在林玉墨还在惦记着这事,他又好笑又感动,林玉墨对于师父的关心让他也不得不动容……师父他其实很幸福的呢,有人愿意这样纯粹的将他小心轻放在心上。

    ——而哪怕是他这样的醋坛子体质,面对林玉墨对师父这样不掺一点杂质的情分,也是完全酸不起来的。

    不过他不酸,却有别的人正醋着呢。

    宁夏初急忙回答说是,表示一切负面的情绪都已经在“清醒”的师父身上烟消云散,师父他也对当时自己的那些行为感到非常愧疚,这份执念已经从根源被断绝,以后绝不会再有复发的可能了。

    本来嘛,那些就都是无中生有的事情,既然以后师父再也不打算继续演戏了,那么那种局面也就应该再也不会出现了,那么这些小误会自然也就应该彻底解除了。

    ——林玉墨你这个魂淡,你再不把你的爪子从我的胳膊上拿开,我就要被夏轻归活活用眼神给烤熟了好吗!

    小鸡肚肠的男人最惹不起了嘤嘤嘤。看什么看,又不是我抓着林玉墨不撒手的,我自己还怕被狮虎虎碰见了,要是被狮虎虎误解了有嘴也说不清呢!

    宁夏初完全不去考虑自家狮虎虎会不会为这种小事纠结,只是如避蛇蝎般迅速的离开了,只剩下林玉墨一脸茫然的还保持着自己举着手被人挣开的动作,完全不懂是哪里不对,难道是她脸上的妆容现在花了吗,可是就算如此,看起来也没有这么可怕吧?

    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一直把乔无念视作好闺蜜的林玉墨自然完全没想到避讳什么的。

    ……

    在一旁暗搓搓的不知道围观了多久的夏轻归,在妹子微微垂着头明显心情不佳的这种时候,果断站了出来,静静地走到了林玉墨的身边。

    乔无念那个笨蛋都快要和安前辈修成正果了,比乔无念机智得多的他自然也不能落后太多对不对?何况通过这些天的相处,他能够感应出来,林玉墨对他也是有情的,他的状况先天上讲就比乔无念的要顺遂些才是。

    夏轻归也不说话,就是陪着林玉墨一起发呆……而奇妙的是,这样的单调的相处竟然并不让人感觉尴尬,反而让林玉墨觉得就如同与这景色融为一体般的自然和愉快。

    于是她也很自然很轻松的放空了自己的思绪,转回到了最近的这件事情上,轻轻叹道:“安前辈和乔无念的合籍大典啊……”

    虽然再也看不见哥哥的合籍大典了,然而能够看到和哥哥一样温暖的安前辈的合籍大典也是好的,真希望他能和乔无念就这么一直幸福下去啊。

    “是啊,大家都会有这么一天的。”夏轻归微笑着接话道,声音温柔缱绻,话语的尾音还微微上扬,既像是安抚又像是说笑,勾的人心里痒痒的。

    “哦,都会有这么一天……你也很期待有那么一天吗?”林玉墨闻言心中莫名的有些小紧张,不由得上了勾顺着夏轻归的话问了下去……于是她就这么一只脚踏进了陷阱里。

    “如果是和对的人的话,我确实非常憧憬……”从林玉墨张口开始,夏轻归脸上的笑就不由得绽放的越来越盛,他本来就容色极好,此时看过去,竟然让他身后那些美丽的仙植都黯然失色,而此刻,他还迈步上前,垂首凑在林玉墨的耳边温声道:“总有一天,我希望也能够举办这种大典——和你,只是和你。”

    “是的,我希望我和你再次参加这种大典的时候,不是以宾客的身份,而是以主人的姿态。告诉我,你呢,也会这么想吗?”

    这动作和话要是让别人做来,活脱脱就是一个调戏良家少女的纨绔形象,可是让夏轻归此刻做起来,倒是风雅的很了,说不出的好看。

    要是宁夏初在此,恐怕就要感叹一句“这就是‘颜值即正义’这句话的真正奥义了。”

    嘤嘤嘤这个讨厌的刷脸的世界!

    而林玉墨早在夏轻归开始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惊呆了。

    虽然最近她也有很主动的靠近夏轻归,私下相处下来她自我感觉两个人之间的氛围也很好,但是怎么突然之间夏轻归就捅破了那层纸,直接跳到了这一步呢!

    ——不明白夏轻归对她早有窥伺的林玉墨同学只觉得自己这段感情的进展是不是太快了些?

    而且、而且夏轻归这家伙怎么敢离自己这么近!最可怕的是她居然还就下不去手去推开!

    ——尤其是她还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甜不由自主地从心中冒出头来。

    一时之间,发现自己比预料中还要更喜欢夏轻归一点的林玉墨羞红了脸,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就是迟迟说不出话来。

    尽管有些小小的羞恼,然而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也不过就是我喜欢你,而正好你也喜欢我了吧,能遇上这样幸福的事情是何其有幸呢?

    夏轻归又不是乔无念那种情商低到死的家伙,哪里看不出来这种看似生气的表情里里所蕴藏得欢喜?得偿所愿之下忍不住也低低的笑出声来,其中满是愉悦和包容。

    回想起初见到现在的种种,尤其是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夏轻归心中觉得有趣极了,那时他怎么那么傻呢,都不知道要讨好未来的心上人,哪里像是现在,他愿意为林玉墨提供一辈子炼符的原料,只拿顶好的送,绝不会再去顾忌谁,只要她高兴。

    而同时,他也不由得想的更远了一些,这就应该算是定情了吧?那……那下一步可就该是见家长了?林玉墨那么好,父亲想必也会很喜欢她的。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大概也就是这么个道理了。

    ……

    掌门将要大婚,而对象就是大师兄的消息很快就在行云教弟子中间流传开来,大家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往往第一反应都很是震惊,毕竟怎么看掌门和大师兄之间的相性都不是很搭啊,简直就像是跨界相爱了一样传奇,尤其他们二人又都是天赋奇才,未来的路还很长很光明,这样出人意料的结合说不得将来就是一段令人津津乐道的传说呢。

    就连客居在行云教的夏家子弟听闻此事以后,反应也都很是精彩。

    然而到底所有人都还是送上了真心的祝福,也所有人都动员起来,开始为大典做起了准备,当然,为之伴奏的还有不少人心碎的声音,掉落在地上哔哩啪啦的,很是好听。

    “虽然我早就知道掌门大人那么好的人,是不会单身着等到我的修为追上去的,我本来就没有机会……然而在知道了掌门大人的道侣居然是大师兄的现在,我更伤心怎么办……”——这是某个嘤嘤嘤着被现实伤透了心的女修。

    “咱们掌门人哪都好,就是眼光有点独特啊,咱们大师兄长相那么英气,一点也不柔美……掌门也能够下的了口?唉,果真人无完人啊……”——这是某个为安于渊的审美观惋惜的男修。

    当然也有两个都仰慕的,此时此刻那就更泪流满面了。如果叫宁夏初知道了他们的心情,恐怕会非常愿意欢快的把他们心中难言的伤痛用现代更生动的话来翻译一遍,比如说这样:#我的两个男神要成婚了,伴侣居然互为对方#,再比如说这样:#一下子损失掉两位男神,我感受到了大宇宙深深地恶意#

    只可惜,宁夏初此刻当然是不知道他们的心情的,不然此刻他能高兴的飞到天上去。你们求之不得的人此刻就在我的怀抱里,赶紧都洗洗睡了吧啊,乖,别闹……至于同时喜欢师父和他的,咳咳,这样不是更好嘛,你再也不用纠结你更喜欢哪一个了啊哈哈……啊哈哈个鬼啊!师父就是我的,以后你们想都不用想!

    有狮虎撑腰,就是这么任性!

    ……

    当安于渊亲手书写的请柬被一封封送出去以后,也着实在修真界掀起了不小的风波来。

    不说师徒成婚这个天然的大噱头,也不说他们两个除了师徒之外还都是男性的这个特殊之处,只说当初在广黎比试以后,安于渊和乔无念这两个名字在修真界就已经逆袭出了不小的名气,等到然城秘境以后——虽然这个秘境一开始是秘密的,但是等到秘境结束以后,参与过秘境的修士们可就没有这个禁口令了,自然是要把自己履历上的这一笔大书特书的,顺带着,当然也少不了传上一些八卦,是以安于渊他们在最终的“法宝雨”中的淡定表现和季非理前辈对于他们的青眼相待,在修真界也已经传的到处都是了。

    有无限发展潜力的年轻人,谁不关注呢?

    而现在行云教发展的欣欣向荣,毫无疑问也和他们的名气相辅相成,从而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了——有许多修士因为安于渊和乔无念的名气而前来入教,从而壮大行云教,而壮大了的行云教又因为它远超其他同等教派的发展速度,显出了与众不同的活力,于是又正好再次提升了安于渊和乔无念的名气。

    是以,虽然单论安于渊和乔无念或者行云教的实力虽然在修真界还暂且排不上号,但是就冲着他们都还年轻都还具有无限可能的未来这点,修真界对于他们的关注就半点都不会少,更何况他们这下子是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呢?

    ——为了不留遗憾,安于渊和乔无念是决意要把这场大典举办的无比隆重的。

    ……

    安于渊发出去的请柬不少,通常意义上,未必请柬发出去多少就会来多少宾客……毕竟请柬里有不少纯粹是因为客气而发出的,情分并没有多重,并不能奢望别人能亲自前来……而且总会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不能前来参与,但是这次却完全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最后在大典之上,前来的宾客几乎与请柬数是一致的,这甚至让行云教的众人都差点有些措手不及,神经绷得紧紧的,片刻都不敢松懈。

    ——就算是仗着地位实在不能自降身价、或者实在有事不能前来的客人,也会派出门下子弟里最得力的代替自己……尤其是代表着诸位大能意思的季非理的亲自到来,毫无疑问更是给足了面子。

    而这次的宾客里,甚至其实还有两位让大家心情比较复杂的熟人——一位是凌云宗的白泽期,一位则是林家的那位在广黎比试时带过队的林家衡。

    前者还好说,好歹还是拿着请柬光明正大的来的,后面的那位,却完全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了。

    ——因为顾忌着林玉墨的心情,安于渊并没有给林家送去请柬。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