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八十一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83_83105即便是成功灭掉了血魔教,回到行云教的众人们在热血退却以后,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原因无他,他们的掌门凌虚真人一直昏迷不醒。

    明明身体上的伤早已经治愈,然而他却迟迟不能醒来,安睡的样子悄无声息,要不是魂殿里他的魂灯一直虽然较之前黯淡了些许却依旧明亮,教中弟子们简直要以为掌门他已经仙去了呢。

    不仅是行云教内动员起一切力量搜寻灵丹妙药,夏家这些天也没少从自家的七玄阁贡献出灵药来,就连东临竹家的这些妖修们,因为有救命之恩存在的缘故,也没少利用自己身为妖修亲近自然的优势,一次次的送来天材地宝。

    而那些交好的门派虽然有些不明就里,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也纷纷派人送上了药材来。

    尤其是凌云宗,除了宗主夫妇送来的东西以外,还有一个叫白泽期的修士,正是上次代替他们宗主前来观礼的那个,看的出来几乎是把自己存储多年全部的私库都给送来了,毫无保留,据说如若他不是正处在大晋级的紧要关头,这几年必须不能出关,恐怕是一定要亲自过来的。

    但是这些却通通都没有任何作用。按理说,哪怕是离魂了呢,这样滋养肉身,对于天生相互有联系的神魂的好处也是莫大的,更是会加强身体和魂魄间的吸引力,安于渊哪怕是只有半分神智在,此刻也该回归了才是。

    长久下来,大家心中都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如此情形,排除了安于渊已经魂飞魄散这种不切实际的猜想,要么,他因为某种原因所以一直不能回到身体,要么,就是安于渊他自己不愿回来。

    而宁夏初死死认定的,则是后一种,他固执到有些病态的觉得正是因为自己当初居然下手伤害了师父,所以师父痛心之下,已经再也不愿意要他了,宁愿重新找一个新的肉身去夺魂。

    这种想法折磨的他日渐消瘦,痛苦之情溢于言表——而原本在二次觉醒了血脉以后,他的身体是远超普通修士的强悍的,无论如何也不该这么清减的。

    赤发红眸配上他现在颓废的眼神,再加大家曾经亲眼见识过的,那种凤火的威力,宁夏初就像是孤狼一样,让弟子们在发自内心敬畏的同时却有些不敢接近,好在教中还有余向木的存在来协调一切。

    当初余向木并没有跟去血魔教,而是一直听从安于渊的安排坐镇教内掌管事务,却没想到等回的是这样一个噩耗,但是他到底还是一个极其守信的人,即便是这种情况,虽然悲痛,却也还记得一定要完成师父对他的嘱托,管理好行云教。

    ——要是哪一天师父突然醒来了,他总要还给他一个清明的行云教,能够挺起胸膛告诉师父,弟子没有让您失望才是。

    但是除此之外,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了。

    就连去劝慰师兄,也因为他口拙嘴笨,语言苍白至极而没有任何作用。

    ——其实岂止是他呢?就连最是口齿伶俐的林玉墨和水清浅都对乔无念毫无办法,夏轻归也亦是有心无力。

    但凡是劝话,也要被劝的人肯听才行,否则说的再多,也不过是白费口舌罢了。

    ——更何况,其实他们内心对于安于渊的担忧和焦急半点也不少,有些话,张口时连他们自己都觉得毫无说服力,更何况是对别人呢。

    他们也只能无助的看着乔无念日复一日地守在安于渊的身边,贪婪又渴望地看着安前辈目不转睛,明明离得那么近,却自厌的连伸手触碰都不敢,只能喃喃着一些令人听了简直心酸到哭的话来。

    “师父,是我不好……您当初就说过,我们在一起,总有一天不是我伤了您就是您伤了我,是我愚蠢,竟然不以为意,没脸没皮的磨着让您接受了我,现在、现在……”他颤着身子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现在我依旧厚颜无耻的赖在您的身边,您就不想回来处置我吗?我都替您想好了,等您回来,亲手废去我的修为,再将我丢离出教,您重新找、找……”他哽咽了好几次,咬着牙你、自虐一样的说下去,“找一个对您全心全意的道侣,修为要比我强,容貌也要比我好,什么都要把我比下去,然后让我这辈子都饱受相思之苦,求而不得……徒儿应受。”

    “师父,您要是恨极了我,不想再回归身体……您夺我的魂好不好。您看,既可以让我这样令人厌弃的家伙彻底消散,您又可以利用我的身体得到传承,我的修为不高您肯定看不上,但是我身具凤凰血脉,它若是在您手上一定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您要是来夺我的身体,我保证不会抵抗的……只要您让我死之前再看您一眼,就一眼……对不起,是我太贪心。”

    ……

    每次不小心听到只言片语,都足以让林玉墨他们心如刀割。

    乔无念曾经是一个心性多么活泼的人呢,现如今却已经被逼成了这样,简直说的上是心性大变,安前辈的受伤对他的打击之大可见一斑,而缠绕在他心头的悔恨也可想而知……

    ——当初安前辈受难的时候,若说他们心底对于乔无念没有一丝异样那是不可能的,哪怕知道他是被控制的,但是也难免会痛心他为什么那一刻竟然没有抵抗,然而他们的这种心情早在后来乔无念为了不受控制给安前辈报仇宁愿以命相搏的时候早就彻底消失不见了,现在更是转化为了对他满满的心疼。

    当时,宁夏初若是能有一丝清明在,他都绝对会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只能说一切真的是身不由己。

    而他们也相信,若是安前辈真的能看到宁夏初此刻的样子的话,是怎么也不会忍心就这样放着宁夏初受苦的,安前辈并不是那样心狠的人。所以他们宁愿去猜测安前辈的神魂只是依旧在沉睡,所以并没有看到这一幕。

    ——若是这些信念真的可以具化成愿力,实现他们的愿望就好了。

    每一次,林玉墨他们都会忍不住这样虔诚的祈祷。

    ……

    时间过得很快,却又可以说过得很慢。

    一晃就是三年过去,然而这三年中的每一天对于行云教中人来说都过的有些没滋没味。

    对普通的弟子们来说,掌门一天不醒,他们就一天无法心安,尽管对于掌门的仰慕和对于门派的归属感足以支撑着他们一直不离不弃,然而这样始终没有一个主心骨的感觉实在是并不好受。

    对于林玉墨他们来说,这种感觉就更糟糕了千百倍,习惯了一直依靠着安于渊的他们在这三年间不得不快速的逼迫着自己成长,开始独当一面……他们卯足了劲在修炼,就是为了将来能够在安前辈苏醒的时候,给他奉上一个个惊喜。

    ——到时候,安前辈会不会弯起唇角,欣慰又温柔的摸摸他们的头呢?就像是以前一样?

    往往光是想象着这种场面,他们就已经湿了眼眶,不得不默默的把泪意憋回去,再把这种心情凝为动力去更努力的充实自己。

    ……

    今天是余向木突破到元婴期的日子,至此,他们几个同伴已经全都是元婴期以上的修为了,全都算得上是高阶修士了。

    照例,就像是这三年间他们每一次突破一样,在短暂的庆祝之后,他们总要回到安前辈的面前,静静地汇报一声,也要让他高兴高兴。

    而在进入安前辈的房间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减轻了步子——无论多少次进入,宁夏初就好像从未改变过姿势一样的,永远是那样静静地坐在安前辈的床边,这样莫名压抑的感觉,让大家刚进入时都不由自主的有些小心翼翼。

    看着乔无念,所有的人都有点心颤,如果说他们是一直很难过的话,那乔无念就简直像是一直生活在地狱中一样,他才是最苦的。

    夏轻归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安慰性的拍了拍乔无念的肩膀……到如今,他们竟然已经找不出劝慰的话来了,语言太无力,千言万语甚至还不如这样简单的举动能够表现出他们心中的支持来。

    ——无论如何,我们会一直陪着你,一起等待着安前辈的醒来。

    而面对夏轻归他们,宁夏初则也微微侧过头,艰难的摆出了一个微笑回给他们……可他的视线却明明依旧还是黏在安前辈的身上。

    林玉墨和水清浅是女孩子,心尤为软些,最看不得这样的场面,紧紧咬了咬唇以后,忍不住打破了这种氛围,揪着无措的余向木就走到了安于渊床边的另一侧去,好站的安前辈近一些,方便他们小声的碎碎念些话。

    “师父,弟子……弟子虽资质愚钝,然而我今天也终于突破到了元婴期,希望您能够感到满意……”面对着沉眠的师父,就算说的是喜讯,然而余向木还是免不了的有些紧张。

    正因为师父不能给出反应,所以他甚至不能猜测出师父究竟是会为他突破而高兴,还是为他在修为上拖了大家的后腿而有些小失望,在对于安于渊的心情上,余向木和林玉墨他们的那种亲近都不同,一直是极其尊重和仰慕的,短短的一句话,竟然让他说的磕磕巴巴。

    ——如同之前的许多次一样,安于渊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但是不管是余向木还是林玉墨谁都没有表现的非常失落——这三年来每次都是这样,他们也已经有些习惯了。他们只是依旧站在安于渊的身边,絮絮叨叨生活中的一些小事。

    比如说行云教中的哪个弟子天资过人,修为上有所小成,于是被他们也收为内院弟子啦,又比如说水清浅的大白之前生了一点小毛病,把她急的不轻,但是现在终于好啦……

    甚至还囊括这一些小八卦,比如说夏轻归在以少主的身份去七玄阁做事的时候,被一位正在其中购买灵植的美貌女修一见倾心给缠上了,虽说被夏轻归立刻说开给解决掉了,但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和哄好林玉墨,他心如火烧,简直恨不得负荆请罪跪求原谅,尤其最有趣的是连夏家逸都站在林玉墨这边什么的啦……说的林玉墨和夏轻归脸都有点发红。

    他们这样执着于把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说给安前辈去听,就像是安于渊从没有离开过他们一样。

    然而就在该轮到夏轻归说话的时候,他动了动嘴唇正准备开口呢,却眼神一怔,敏锐的发现安前辈的睫毛似乎是轻颤了两下,他有心怀疑这是自己的错觉,毕竟以前这样的空欢喜也不是没有过,然而当他屏住呼吸再次仔细观察安前辈的面庞的时候,他惊喜的发现,安前辈的睫毛果然是在轻轻的颤动着,就像是要挣扎着从美梦中醒来一样。

    站在他旁边的林玉墨有些不解他长久的沉默,默默的伸手轻轻拽了拽他的袖子,却在下一刻被夏轻归紧紧反握住了手,挣也挣不开,他激动的转过头来,压低的声音就像是生怕惊吓到什么一样明明兴奋异常,却又无比温柔:“你们看,你们快仔细看安前辈的眼睛!”

    ——从紧握的手中,林玉墨都能感受他抑制不住的喜悦。。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