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在指导宁夏初修炼之前,安于渊先以师父的名义赐给了宁夏初一件法器还有两套功法。

    “此剑名为墨纹,乃是一件上品法器,虽然尚且比不得灵器,但是现阶段于你已经足够,而待到你将来修为精进之后,可自行淬炼它,把自己对于道的领悟融于其中,进一步提升它的品阶。”

    宁夏初欢欢喜喜的接过来。

    “因为你乃是土火双灵根,所以为师为你准备了两部功法,一部名为《赤焰卷》,一部名为《九重撼》,两者皆是玄级上品功法,你且都先尝试修炼,视一段时间以后的进境,你可以选择专精一部。”

    对此,宁夏初又是再次拜谢。他虽然身负家传功法,但是其中奥妙不到元婴境界难以窥见,而之前无论修炼什么功法都是无妨,毕竟丹碎成婴对于修士们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境界,从此以后就算迈入了高阶修士的阶段……是以,在原身的记忆中,家族的人在元婴期以前都是自己选择一部相合的功法修炼,元婴期以后才能改练家传功法。

    当然,若是毕生都不能达到元婴境界,那也没有办法,这也是家族里大部分人的命运……不过宁夏初觉得自己作为主角命应该不会那么惨吧……

    嗯,肯定不会的!

    总之,师父大人的安排自是极好。

    而且上品法器和玄级上品功法什么的,不管放在那个地方,对于初收的徒弟来说,自家师父都可以算是很大方的长辈了。

    我家狮虎原来是个大土豪!

    宁夏初眼神晶晶亮的看着安于渊身侧的飞剑,心中暗戳戳的揣测着那该是什么品阶。

    看到宁夏初好奇的眼神还有看着的方向,安于渊哪里猜不出宁夏初心中的想法。他有些失笑,伸手将飞剑取下,横卧在膝上。

    “此剑名为素娄,也是为师的本命武器,当年还是我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太师父赐予我的。”安于渊回想着原身的记忆,“当初它初到我手里的时候与你的墨纹剑一般,也不过是个上品法器,但是现在这么多年下来,已经被我几番淬炼成为上品灵器了。”

    宁夏初很给面子的嗷了一声。

    法器,灵器,法宝,灵宝。这么个顺序里,上品灵器已经是很不错的存在了,甚至多数的低阶修士手里拿的都还是中下品的法器。

    只要想一想,自己居然在之前不知道的时候毫不怜惜的脚踩过这么珍贵的灵器,宁夏初就有一种囧囧有神的感觉,很想扑过去摸一摸师父的那把素娄剑,问问它疼不疼。

    什么时候他也能把自己的武器炼化到师父一样的程度就好了,最好修为也能一起飞起来!

    宁夏初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过明显,让安于渊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他只好无奈的戳了戳宁夏初的脑袋。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走到结丹这一步也并不容易。”安于渊说的某种意义上也是实话,“为师本是木灵根,虽然是单灵根,但是木灵根属性温和,其实并不适合习剑,倒是适合炼丹制符布阵,成为一名以辅助为主的修士。”

    “但是为师并不愿意只能依靠那些手段才能保护自己,唯有紧握在手中的剑才能让我安心。”这些其实都是曾经的“安于渊”的心里话。

    身为木灵根,“安于渊”硬是一步一步基础扎实的结了金丹,在原著里更是练到了极处,后来修为顺利进入大乘期巅峰,距离渡劫老祖仅一步之遥,是主角乔无念非常重要的敌人,若不是后来乔无念成功将他斩杀,还不知他最后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呢。虽然光论主角仇恨值他并不如杀害了主角亲人的血魔教来的大,但是在全文中他对于主角在修真路上造成的阻碍却如果自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想要成功当个好反派,也是需要一定的资质和韧性的。

    他修炼的《生灭剑诀》也拥有远超木灵根本身温和属性的霸道。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木属性掌生机,生命气息极盛,“安于渊”却反其道而行之,利用自身对于生之气息的敏感,反过来夺取、断绝他人的生机.

    待到他将来修为大成的时候,就真的是做到了生死一念间,一剑定输赢。

    “所以,连我这样不适合的属性都能走到这一步,只要你努力,你也会远比现在更加强大的。”说到最后,安于渊还不忘再激励自家的蠢徒弟一把。

    在又为宁夏初粗略的指点了几句目前以他身处的炼气期阶段修炼时所需要注意的问题以后,安于渊就结束了今天的谈话,让宁夏初先自行浏览一下功法和熟悉一下飞剑去了。

    毕竟现在一切只是开始,也没什么好细致教导的。

    不过看着宁夏初的背影,安于渊觉得自己除了修炼还有件事也得提上日程了。

    炼丹。

    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木属性的人其实很适合炼丹这类辅助性的事情,往往练习起来要比其他属性的修士事半功倍。尤其当这个人还是单单的一个木灵根,没有夹杂其他属性的时候。

    之前的“安于渊”不喜欢此道,但是他却觉得这件事很适合自己的性子,将来更是能够成为自己很好地一个助力。当然,他的主修方向不会改变,但是技多不压身啊。

    毕竟,要是不够强的话,说不定连做反派的资格都没有,还没碰上主角就扑街的话就太凄惨了。

    而且……依目前的情况,看起来自家的这个傻徒弟少不得是需要一颗洗髓丹来改善资质的。

    但是行云教内虽然武器和功法不少,丹药这种消耗品却已经几乎没有了。可若要想从外面去买的话,却并不好找了。

    洗髓丹这种东西,品阶并不高,但是成功率却比较低,所以一般都是教派或者家族内自给自足,用于奖励拥有杰出表现的弟子,寻常情况下都不会流到外界去,所以想通过交易的方式去获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还是自己开炉炼制最好。

    既然下定决心把炼丹捡起来,这也不过是件顺手的事。

    ……

    白天的时候是修炼时间,晚上的时候则就是是师徒二人间的讲故事时间了,啊不,是对于行云教教史的科普时间。

    在听安于渊讲述了当年行云教的辉煌之后,宁夏初好奇地追问道:“那为什么现在行云教变成这样了呢?”

    原来,在当初渡劫期老祖飞升引起的盛大欢庆过去后,行云教教众突然发现在失去了最强大的庇佑之后,他们要面对的是为数众多的虎视眈眈的别家门派,还有教内本身弟子实力青黄不接的事实。

    虽然飞升后仙人的世界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但是众所周知,只有飞升走的,没有能再回来的,那个神秘的通道好像是个单行道……渡劫期老祖飞升后的威慑力远没有他还在的时候大。

    而行云教教内修士的实力呢?虽然长老、客卿们的实力在修真界还是顶尖的,但是无奈门下的弟子们都不争气,虽然中坚力量不少,但是有潜质去追寻至高大道的人却越来越少,老一辈的人渐渐寿元将尽,新生代的弟子们却始终没有能够全部继承其衣钵的人出现,教派整体势力滑坡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而其他门派的竞争和排挤更是逐渐让门派不堪重负。

    行云教就像是背负了某种诅咒似的,又像是所有的气运都随着渡劫老祖的飞升而被带走了一样,就这样一代又一代的衰落了下去。

    直到现在。

    “啊……好可惜。”对安于渊的描述中那个强大的行云教心驰神往的宁夏初十分惋惜的叹了一口气,感慨自己没有机会见到那样的盛况。

    他仰着头看着安于渊沉静的脸庞,忽然不知道怎么的就脑补了自家温油的师父大人曾经闲暇无事的时候,一个人在凄冷的雨夜里默默地坐在魂殿的台阶前,就着那唯一的来源于自己的光晕,对着这连绵不断的青山发呆的场景。

    应该是,非常,非常,非常寂寞的吧。

    “没关系的,师父,既然行云教没落了,那就从我们这里再让它振兴起来!”宁夏初忽然就站了起来,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斗志满满的喊话道。

    什么寂寞,什么失落,都一边去,从此以后有着自己陪伴着狮虎大人,哪怕是有关于承担一个教派的未来什么的这种重任,也都有自己帮助他去扛!

    “唔……唔……好。”不知道自家的小弟子到底又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的安于渊惊讶的看着宁夏初,怔怔的应道。

    虽然不知道宁夏初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安于渊还是渐渐的温和了眉眼。

    莫名其妙的,但就是感觉……很暖。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