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还不等安于渊说什么,跟着他一起看过来的宁夏初就先不爽的开口的问道:“林玉墨,你来做什么?”

    边说着,他还下意识的做了一个防护着安于渊的动作。

    那副警惕的样子简直让本来已经做好了道歉的心理准备的林玉墨脾气差点又冒上来,这是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嘛?

    不过,看到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安于渊也在,林玉墨还是很努力地把自己心头的火气压了下去。她才不要和这种家伙计较呢,让别人对自己留下了坏印象就不好了。

    或许是因为安于渊的气质很像自己已经逝去的兄长,也或许是因为之前的小缘分,林玉墨内心对这位修士的起始好感度非常高,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给他留下一个最好的印象。

    “我是来和你道歉的……”林玉墨酝酿了一下措辞,接着说道,“我对于之前我所说的有关行云教的不当措辞深感歉意,无论是不是含有恶意,我那样说都不好。”说着她也不管周围可能还有别的修士在看着,就要冲着宁夏初轻轻弯下腰。

    这倒是把宁夏初吓了一跳,他赶紧闪开避过,尴尬的说道:“要道歉你也别对着我啊……”他拉了拉自家师父的衣角,“这位是我的师父,也是行云教的现任掌门,你要想求得原谅,还是问问我师父吧。”

    面对着林玉墨带着震惊的神情,宁夏初干巴巴的摸摸鼻子接着说道:“对,我把你的事告诉我师父过了。”虽然感到莫名的心虚……但是,他就是打了小报告又怎么着!

    反正天大地大,师父最大,别人的看法他才不在意呢。

    他却不知道让林玉墨不敢相信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他言语中透露出的“安于渊是行云教现任掌门”这件事。

    她一方面为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懊恼极了,恨不得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方面又忽然感到心突然疼了一下……行云教后来几乎在修真界销声匿迹的落魄境遇她多多少少是知道一点的,否则也不会在听闻乔无念说自己出身于行云教的时候那样惊讶。

    而现在,这样一个历史悠久却只余空壳的教派却全部负担在了她面前这个温柔微笑着的年轻修士的身上。曾经的辉煌和现在的衰微对比,可想而知他的负担有多么重。可以这么形容,他的身上时时刻刻都有一条隐形的满是铁锈的锁链,紧紧地缠绕住了他的手和脚,束缚着他得到一个修士应有的超脱的自由。

    光是想想,她都觉得那应该很累。

    林玉墨是个很聪慧的小姑娘,几乎是立刻,她就敏锐的猜到了安于渊和宁夏初都来参加广黎比试的用意……无非就是想要重新振兴起行云教来。

    这样想着,她就更加惭愧了,对于别人视若珍宝的事情弃之若履,这种错处实在是太让人唾弃了。

    她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请您原谅”的话了,那好像有点太轻飘飘,可是一直以来身处高位,被别人追捧,她也不懂得怎么样才能足够表现出自己认错的诚意,林玉墨深深地垂着脑袋紧紧地抓着衣角不知所措的咬着唇简直要哭出来,而自己的这种反应更让她厌弃自己……明明是来道歉的,结果自己先哭上了简直不能更糟糕。

    明明她最讨厌那种只会添麻烦的爱哭鬼了。

    而就在这时,有一张素色的手帕被轻柔的递了过来。

    衣袖移动间还带有淡淡的丹香。

    ……这种温柔地关怀。林玉墨愣愣的抬起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安于渊,整个人都呆呆的,没有了往日的凌厉不说,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泪珠将落未落。

    她在心中又一次小声的默念:像哥哥。

    重复一遍又一遍,越来越大声,充斥着她的心房。

    林玉墨一直没反应,安于渊的面上也不恼或者显出尴尬,他只是保持着这个动作,温文平缓的说道:“没关系的。”

    这一声一下子让林玉墨惊醒过来,她晃了晃脑袋仿佛才反应过来面前的情形,脸立刻唰的红了,她赶紧伸出双手从安于渊的手中接过手帕,好捂着自己的脸不让他们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又对着安于渊深深地鞠了一躬后顾不上说别的就跑开了。

    因为慌不择路,她甚至忘了修士最基本的感知,差点撞到树上。

    连一旁因为刚才林玉墨和自家师父的互动而心中酸溜溜的宁夏初都忍不住被她这一下给逗乐了,郁闷的感觉都少了不少。

    这家伙虽然表面上一副高傲大小姐的样子,其实内心也很柔软嘛,就是个年岁不大的小姑娘而已,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

    最重要的是,宁夏初忽然觉得这么笨的家伙其实对于自己的地位完全不会产生任何威胁。

    哪有自己这么聪明又机智会讨师父欢心。

    宁夏初这边喜滋滋的自我安慰着,那边安于渊也是松了一口气。

    居然能让林玉墨亲自来道歉,看来宁夏初那边攻略林玉墨的进度还不错?那这样的话,他少不得就要下点功夫了。

    不过现在这样做,他应该在林玉墨那里留下的印象也还不坏吧?接下来再在比试中用心些,想必收获林玉墨一个崇拜的眼神并不难?

    原著里形容的“安于渊”那对于林玉墨“冰缝中隐藏的温柔”的相处方式他之前私下里也有过多次尝试,但在确认虽然是同样的一张脸,可是他实在是学不来那种气质之后,在有关对于林玉墨的相处态度上,安于渊也只能依着自己的性格进行修改了。

    不然他就只能安安静静的站着,不说也不动,才能维持住那种冰雪般的气度。

    但凡微微一笑,就要破了功。

    背着宁夏初对着镜子研究了很久的安于渊的得出的结果就是这么令人无力。

    否则,面对自己一开始还拘谨的很的宁夏初怎么后面就这么不怕自己了?这就是最好的铁证。

    很多时候,安于渊对于自己这难以改变的性子也颇有些无奈。

    ……

    第七轮比试继续进行中,终于又一道流光落到了安于渊的身上,安于渊从容踏入战场。

    在对手先进行完自我介绍以后,他点点头边礼貌性的行礼边开口道:“在下行云教安于渊,请指教。”

    话音传出,观战的修士们之前心中的猜想这下子全部都得到了证实。

    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有关行云教的讯息也已经飞快地从某些稍稍了解内情的修士的嘴里传开了……至少大家对此不全都是一头雾水了。

    行云教的名声这下算是彻底的打出去了……而其中安于渊和宁夏初没有出一分力,这种“被动”反而更有说服力,让人没有办法产生那种被推销的不屑感。

    安于渊这轮的对手是个青年散修,名字叫做余向木,和宁夏初一样,他也是结丹期修为。

    然而尽管余向木的实力已经很不错,但是他显然不是元婴期的安于渊的对手,几招对下来,他一直处于被安于渊死死压制的境地中,最后不得不主动认输。

    不过尽管如此,他却没有半分不满,安于渊的存在实在是很显眼,他从早几轮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位强大的修士,所以早在发现自己这轮的对手居然是安于渊的时候,他就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现在虽然败于安于渊的手下,但是在与这种强者比试的过程中,他也着实学到了很多,他已经很满意了。是以这个憨厚的青年最后看着安于渊的眼神里只有崇拜没有恼怒。

    对手的态度如此之好,在令安于渊颇为惊讶之余也很是高兴,礼尚往来,他对着余向木的观感也很好,不由得回了他一个微笑,这才返身走出比试场地。

    ……

    宁夏初的身边,这个时候已经多了一个夏轻归。

    安于渊对此倒是并不惊讶,夏轻归的比试和宁夏初一样早已结束,脱离夏家队伍跑过来凑个热闹是很正常的事情。

    “安前辈表现的真是好极了。”一见面,夏轻归就毫不吝啬自己的赞扬,笑容满面的对着安于渊这样说道。

    “那当然,也不看看这是谁,我师父肯定是最厉害的那个!”宁夏初对于夏轻归妄图来刷自家师父好感度的行为很是不屑,说的那么含蓄有什么用,拍马屁这种事情,当然要是像他这样直白才最好啦。

    诶,也不对,这才不是拍马屁呢,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嘛。

    宁夏初马上在心里默默地纠正了自己的这个错误。

    打心眼里他就是真切的这么认为,完全不在意这在别人眼中是不是有自卖自夸的嫌疑,我家狮虎就是这么棒,不服你来咬我啊。

    看不崩了你的牙。

    ……

    如此下去,当第八轮比试进行到中间,有两道流光同时点到他和林玉墨的身上的时候,安于渊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暗道终于来了,走完这最关键的一步,后面再收点尾,这一次的剧情就总算是过完了。

    他们和林家的修士队列离得并不特别远,修士的视力又远超常人,所以当林玉墨惊讶又不敢相信的望过来的时候,安于渊甚至还点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事实的微笑,这才动身走向比试场地。

    林玉墨说不出自己此刻是个什么心情,既有和安于渊直接对上这种巧合的惊讶,心头又还有点尚未消散完全的对于之前场面的尴尬,同时,无法否认的,能够与安于渊对战,她的心底还有那么一丝暗暗的期待。

    她看向安于渊的那一眼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但是在得到安于渊的回应以后,她的心忽然就定下来了。没什么可多想的,这就是一场最平常不过的比试,她所要做的,也就是用尽全力去展现自己的实力而已,这样才是对于安于渊最大的尊重。

    有了这样的想法打底,林玉墨接下来所有的举动都自然多了。

    两人在惯例的互报姓名之后,没有横生枝节,比试直接开始。

    林玉墨的战斗方式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格显著,以招式多变和连绵不断的柔与快为主,不过她这样曾经无往而不利的打法在安于渊这儿却显然无法施展得开,远没有在之前的比试中显露出的那种威力。

    不是她的实力变弱了,而是在安于渊的对比下,她看起来没有那么随心所欲游刃有余了。

    安于渊本身是木属性,真气中带着一股绵柔并不锋锐,然而他修炼的《生灭剑诀》却极其霸道,以断绝甚至抢夺他人生机的方式以壮大自身,二者相辅相成。安于渊剑招与剑招之间的衔接不求快,也不求变,看起来平常普通,好似每个修士都能够做到,然而一旦连贯起来看,他的剑中就包含着一种磅礴的气势,像山岳般不可撼动,然而更可怕的是,这只是一种对于敌人的压迫感和蒙蔽,他的剑实质上并不笨重,甚至可以说是灵活敏捷的。

    尽管林玉墨尽自己所能并不轻易放弃,然而在安于渊的剑下她的神情还是越来越紧张,闪避的动作也越来越疲累,脑中的弦绷得紧紧的,一刻也不敢放松,时时都有要崩溃的错觉。

    她感觉不到自己有任何胜算,而这对于她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感受。

    从小,所有的人就在对她说,她是百年难见的剑道天才,对她多有夸赞,而事实也是如此,长到这么大,尽管她对于习剑从不上心,但是在同龄人的比试中,她向来都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安于渊,是第一个让她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完全赢不了的人。

    这远不是源自修为的差距,林玉墨能够敏感的分辨出来,从比试的最开始,安于渊就有意的压制了自己的修为,他调动的真气数量也仅仅是在元婴境界以下,这不是一场用修为以势压人的比试,而更像是一种纯较量的切磋。

    所以……会产生这种情形绝大部分的原因只是她技不如人。

    是的,假使她现在也是元婴中期修为,她还是赢不了安于渊。

    比试最后以安于渊的素娄剑一个斜挑,将林玉墨的飞剑直接击飞后剑尖又抵到林玉墨脖子不足一寸处为结束,动作一气呵成,毫无破绽。如果这不是比试而是真的争斗,那么毫无疑问,林玉墨早已性命不保。

    林玉墨呆呆的看着远远落在地上属于自己的勿澜剑,简直难以相信这是真的……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她手中的剑不是她亲自放下而是以这种方式被动地离开她的手。

    安于渊虽然在比试中表情极为认真冷肃,但是比试一结束他就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温和神情,此时此刻看到林玉墨依然愣愣的回不过神来,便上前走了几步,弯下身子将那柄飞剑拾起,又温柔的递回到林玉墨的身前。

    打击也打击过了,想必留给林玉墨的感觉也已经足够震撼,那现在也要给她一点温柔的关怀才好,刚柔并济,双管齐下才是怒刷好感度的不二法宝。

    既展示了自己强大的武力值让人仰望,又展现了自己和煦的待人态度令人心生好感。

    安于渊心中默念着之前自己花了很多时间思考才勉强准备出来的抢妹子要点,觉得自己的完成度应该还不错。

    果不其然,对面的林玉墨看见递到自己眼前的飞剑后,没有像之前那样居然犹豫尴尬了那么久的时间才勉强反应过来,而是立刻迅速的接了过去,连声道谢。

    显然对于自己的举动比之前亲近了不少。

    而且她虽然输了,脸上有着震惊,却看不出任何的不服和不满。

    自我感觉任务完成良好所以心情也很好的安于渊在最后抛给林玉墨一个微笑以后,就转身返回到了宁夏初他们的身边。

    ……

    安于渊自觉一切正常,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比试的时候,围观的宁夏初和夏轻归他们之间还发生了一段谈话。

    “乔无念,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安前辈比试中用剑的方式有些不同往常,唔,怎么说呢?这好像很难形容,但是确实存在……”比试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夏轻归忍不住开了口。

    观赏安前辈的比试他一向很用心,从来不分神,然而今天的安前辈实在是有些特殊,与往常都不一样,这让他不得不惊奇。

    “……像是在特意展示对吗。”宁夏初默默的接话道,表情没有往常那样开朗。

    师父和林玉墨都相貌极好,又都气质出众,两个人缠斗在一起简直就像是流动的美景一样叫人心生欣赏之意……然而他却怎么都欣赏不起来。

    他那么喜欢师父,对于师父的一举一动都观察入微,连夏轻归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师父今天的剑法确实跟往常很不一样,甚至于身法也是……就好像是特意为了使给某个人看一样。

    “对。”夏轻归下意识地一点头,“……这么说好像有点不恰当,但确实是这样……虽然安前辈平时剑法也极其高超,身姿从容优雅,但是今天这些优点却仿佛是被加倍的表现了出来一样。倒不是说不好,毕竟这样的安前辈更厉害也更令人折服了,但是安前辈突然这样气势全开,还是很奇怪啊。”

    接着,他就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开口笑道:“诶,乔无念,你介不介意有个跟你同龄的师娘?我感觉安前辈一直对于林玉墨很照顾啊,说不定是因为对她有些好感,想要在喜欢的姑娘面前展现出最好的自己才这样做呢。”夏轻归扬扬眉毛,而后又眼神低低的一扫,语气大有深意,然而说到一半他发现宁夏初的表情有些不对劲,渐渐止了声。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夏轻归本来是想像以往那样嘲讽宁夏初的,却没想到话说出口宁夏初的表情真的一变,不像是故意装出来好继续开玩笑的样子,倒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痛极了要蜷缩成一团来保护自己,夏轻归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你不会对安前辈,对你师父……?”夏轻归被自己的猜想惊得差点失声,虽然很早之前他就知道宁夏初对于安前辈特别在意,占有欲特别强,也很喜欢从这方面去故意气他,却从来没想到他居然是……真的。

    “……对又怎么样。”面对夏轻归的失态,宁夏初反倒是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脸上满是坚定。反正这种事他觉得没什么好丢人的,所以他也不怕被别人知道。

    尤其当这个人是夏轻归的时候,以他和师父和自己的关系,更是早晚瞒不过的。

    反正师父那么好,难道就只允许别人对着他垂涎三尺,唯独自己因为这个徒弟的身份就不行吗?他不觉得有这么一个道理。

    分明近水楼台先得月才是人间正道。

    “……不,没什么……”知晓了自己不该知道的事,夏轻归第一次在乔无念的面前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对于师徒相恋倒是没有什么看法,毕竟这种事情虽然比较少见,但也不是没有,他只不过是有些震惊罢了。

    毕竟,把这样的事套到安前辈和乔无念的身上他一时实在是有些不能适应。

    相恋相恋,重点就是在这个“相”字上了,只有当两个人都喜欢对方的时候,这才能叫做相恋,不然就只能是说不出口的单相思。

    乔无念对于安前辈的喜欢已经是毋庸置疑了,可是安前辈……以安前辈平日里对待乔无念的样子,他有可能会喜欢乔无念吗?

    怎么看都只像是对待宠溺的晚辈的样子而已。

    踌躇了一下,夏轻归还是问出了口:“那安前辈知道吗?”

    面对这个问题,饶是宁夏初的心神再怎么无可动摇,他也只能蔫蔫地摇了摇头。

    要是让师父知道了……他能眼睁睁的让师父对林玉墨这么好吗?或者干脆再换句话说,如果师父知道了,他还能继续像这样赖在师父的身边吗?宁夏初对此完全没有任何把握,想起来就心中忐忑万分。

    ……西湖的水,我的泪。

    看着乔无念的神情,夏轻归心中暗道:果然如此,要不然安前辈才不会对于林玉墨是那样的表现呢。

    两个人之后罕见的再也无话可说。

    夏轻归也努力让自己的视线集中在比试的场地中,不要乱跑。

    但是到最后安于渊为林玉墨递剑的时候,夏轻归还是没忍住悄悄地看了一眼乔无念的表情。

    ——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抿了抿唇,垂了眼睛。

    然后在安于渊回来的时候,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继续围着安于渊打转嘻嘻哈哈蹦跶着。

    一如往常。

    这是心中酸楚却说都不敢说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会这样做的人居然是乔无念。

    夏轻归顿时觉得乔无念的追师之路真是道阻且长,而且更别提他还要缩手缩脚顾忌其他……这种情况下,自己还是不要添乱了吧……

    很快,夏轻归就随便选了一个还算合理的借口,向着安于渊告辞,回到了夏家修士的队列。

    这倒是让安于渊有些不解了,他疑惑的回头询问宁夏初道:“你们之前是发生什么争吵了么?”怎么气氛有点不对的样子?

    回答他的,则是宁夏初的两声傻笑,还有转移话题*。

    否则他要怎么解释呢?难道要正直无比的开玩笑说“夏轻归那个家伙知道了我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我要想着怎么把他灭口”咩?

    好像有点凶残啊,赶紧划掉划掉。

    ……

    而与此同时,林玉墨那边也在讨论着有关安于渊的事情。

    比试进行到这个程度,林家其他的人早就已经纷纷战败出局提前结束战斗,开启了围观模式,边观摩他人的战斗边学习经验。然而让林家的修士们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被大家寄予厚望的林玉墨居然这么早就被淘汰不得不离开战场,甚至连倒数第三轮都没进。

    毕竟他们林家对于年轻修士的培养也是有名的用心,而林家在场所有年轻一代中实力最为出色的就是林玉墨了,比试开始之前,林玉墨不知道被多少人视为劲敌过,而她之前的表现也都没有让人失望。

    当然,大家都明白她这轮的失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她居然遇见的是有元婴修为的修士呢?但是在场的人都是剑修,在剑道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眼光,也能对安于渊的强大有所感悟,明白他的强大并不仅仅只是体现在修为上。

    这就更让人好奇了,他们彼此之间针对安于渊这个人那叫一个争论不休。

    而林家这次前来参与广黎比试的队伍中,除了那些要参战的年轻修士以外,还有一位出窍中期的长辈林家衡负责带队,此时此刻在其他小辈对于安于渊惊艳表现的窃窃私语声中,他也在和林玉墨分析着之前战斗中的得失。

    比如说在面对安于渊的步步紧逼的时候,她使用另外一个剑招配合着身法是不是能够巧妙地脱身,再比如说她如果不是把真气全部均匀的附在飞剑上的每一处而是集中凝结于剑尖一点的话,会不会能够对于安于渊的某些招式造成干扰,从而让他不能那么进退自如。

    然而分析到最后,他也不得不遗憾的承认,就算林玉墨把他说的这些可以改进的不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都去弥补了,然而只论飞剑不论修为,在面对安于渊的时候,她还是会落于下风。

    而安于渊仅仅是出身于行云教这么一个没落的宗门。

    面对安于渊这样的人才,林家衡甚至忍不住心生招揽之意,而要知道在之前,因为林家家大业大,前来投靠的修士不知凡几,这次带队前来参与广黎比试的时候,他可完全没有这种想法。

    “我之前看见你和那安于渊二人似乎是有交情的样子?”林家衡貌似随口闲聊一样问道。

    “……嗯,是。”拿不准林家衡的语气和想表达的意图,林玉墨眨眨眼睛应道。

    “那就继续保持。安于渊这样的人,早晚不是池中物,你现在趁他还没有崛起的时候和他好好接触,将来说不得就是一个助力……你等着看吧,等到他的比试彻底结束,会有多少人对他进行争抢。”林家衡抚了抚胡须,对着林玉墨交代道。

    “是。”听出了自家长辈对于安于渊毫不掩饰的赞扬,还有对于自己交好他的鼓励,林玉墨尽管面上表现的很严肃,内心里却由衷的感到很高兴,这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来的很莫名,但是……还不错。

    毕竟,那可是像哥哥一样温柔的人呢。

    ……

    很快第九轮比试就开始了。

    安于渊特意回想了一下剧情,他记得这轮里,他的对手似乎是白泽期,出身于凌云宗的天之骄子,也是主角在然城秘境里会出境的临时小伙伴来着?

    白泽期本身是个中立的家伙,但是因为曾经在广黎比试中惜败于“安于渊”的手下,因而心中一直愤愤不平,所以在然城秘境里,他选择了帮助乔无念对付“安于渊”。

    可以这么说,他帮助乔无念不是因为乔无念本人,而是为了膈应安于渊,能让安于渊不愉快的事情,他都很乐意做一做。

    听起来好像不太可靠的样子?但是没关系,不管可不可靠,只要在未来是乔无念的小伙伴,管他是临时还是永久,那都是好样的。

    都会为推倒反派这件事尽自己的一份力。

    既然如此……安于渊觉得自己就不用考虑手下留情或者要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之类的事情了,只要用最炫酷的姿势狠狠的碾压过去就行,毕竟在原著里,白泽期只是惜败于“安于渊”都会生出那么大的怨气,要是自己让他输的更惨一点,他岂不是要恨不得把自己分尸?

    多好的能把白泽期往宁夏初那里推得更近些的机会啊?

    安于渊上场前,特意回头看了眼蠢乎乎一无所知的宁夏初。

    傻徒弟,为师马上要送你一份大礼,在不久的未来即可送货上门,记得要接好啊。

    ……

    比试中,安于渊果断实践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半点没有藏拙,更是丝毫不带之前对待林玉墨时的怜香惜玉,以最霸道最让人感到被轻视的态度和打法一路压着白泽期打到输。

    他压抑了自己的本性,反而将《生灭剑诀》的杀戮之意发挥到最大。

    于是白泽期这么好好的一个被众人称赞和期待不已的天才,竟然整场比赛下来,都没抓住什么还手的机会,从一开始被安于渊强大的攻击性所摄住后就失了先机,再也没能挽回败局。

    赢得干脆,输的利落。

    没落宗门的修士完胜一流教派所出的天之骄子,这样逆袭的戏码简直瞬间点爆了现场所有修士的燃点,让他们又惊诧又热血,一时之间讨论的嘈杂声四起,比之前分析安于渊和林玉墨对战的那场都要激烈的多。

    林玉墨毕竟还是太年轻,又是个娇美的女孩子,修士们总是不自觉地降低对她的要求……更何况那一场安于渊的风格也没有这么强硬啊?

    硬对硬的碰撞才最叫人看的眼花缭乱,欲罢不能。

    这一场实在是看的过瘾。

    外界的声音并不能影响安于渊,他的脸上仍然是那一份荣辱不惊的表情,即便是取得了漂亮的大胜也带着令人气恼的淡漠,好像一切都是应该或者是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这是安于渊练习多遍以后自认为自己能够做出的最拽最欠揍的表情了。

    他自我感觉良好的对于白泽期高傲地轻轻点点头,算作是打过招呼,就径直转身退场去接受自家蠢徒弟的崇拜去了,留下白泽期愣了愣神以后才慢腾腾的离开。

    然而安于渊不知道的是,惜败的确会让人心中不平,尤其是对于白泽期这样心气极高的家伙来说,然而,当这种差距实在过大,甚至足以打碎他的骄傲的时候,那这个人的心中就很难会产生任何不满,剩下的只有敬佩,甚至俯首称臣。

    同样,虽然他自己感觉那样的表情会非常让人厌烦,然而放在他刚刚打败对手的前提下,这种表情却不会显得突兀,甚至有些理所当然。

    对于白泽期来说就是如此,安于渊的水平让他远远自愧不如,所以他虽然心中震撼异常,却也服气,甚至想要再向他讨教一二才好。至于安于渊对他的态度……他自己一向对于败者就是那样,所以现在他败了别人也这样对他,他觉得也没什么好不满的。

    ——安于渊若是知道了白泽期此刻的所思所想,恐怕恨不得立刻使用时光机器,回到比试开始之前,然后老老实实的按照剧情走,险胜白泽期就罢手……或者干脆就直接不顾那劳什子的剧情,直接拱手认输算了!

    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这个时候,他正在被宁夏初鞍前马后的殷勤伺候弄的哭笑不得。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