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21|更新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安于渊他们走的是最中央的大道,一路下去面前出现的是正殿,也就是最宏伟壮观的那个建筑物。

    一开始的大门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明明看起来不过是木质的门板,顶多厚了些,上面繁复的纹饰华贵了些,却仿佛有千斤重一般难以推开,任凭宁夏初给自己加持了多少个激发气力的咒语都没有用,就算夏轻归他们也上来帮忙也全都无可奈何。没办法了,他宁夏初只好把求救的眼神放到了安于渊的身上……在他的心中,他家师父自然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

    可以让人放心的依靠。

    安于渊知道原著里宁夏初他们在这道门前究竟花了多少时间,但也知道这问题并不难,只不过是控制真气流动方向的小考验,虽然设计的奇诡了些,但最后没有任何人帮助宁夏初他们也顺顺利利的进去了,是以他本来打算做个观众的……这下接到了宁夏初求救的小眼神,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知道这其中的诀窍……但是我不打算直接告诉给你们。”

    宁夏初他们一愣,四双眼睛立刻呆呆都看了过来,带点被“始乱终弃”后的委屈和不解。这表情若是常人做来必定是傻透了,偏偏这一只只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好,宁夏初三人组便不用多说了,就算纯粹刷颜值都能在修真界滋润的活下去,就连余向木这个原本的小龙套,虽然人憨厚了点,但是相貌上也不沾半点傻气,用仪表堂堂来形容也不夸张……长得好的人总是占便宜的,就算是在装可怜这种事情上都有特殊加成,他们这番作态弄得安于渊眼皮一跳,差点以为自己真的是什么负心人做了什么亏心事。

    ……好吧,他真的马上就要做亏心事了。

    “这并没有什么危险……只是损耗你们一点时间和心思,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历练……我不能什么都为你们做了,那样对你们并不好。”安于渊哭笑不得的说了实话,“静下心来,不要盲目的把我当做依靠,假想一下如果只有你们自己,面对这种情况你们要怎么做。”

    他确实是这样想的。原著里宁夏初他们在这个秘境里得到了那么多的锻炼,安于渊并不想因为自己的插手让这些磨练他们能力的机会全部都消失掉……而且想到没多久他就要对着宁夏初横眉冷对,安于渊心里实在是藏着事。

    嗷嗷嗷嗷,居然让狮虎虎失望了!这绝壁不能忍啊摔!

    听到安于渊的话宁夏初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立刻就振奋起来,左手扯着夏轻归,右手拉着林玉墨,前边用身子顶着余向木,再次冲到门前,生龙活虎的钻研起来。

    夏轻归&林玉墨&余向木:“……”

    不论功率有多大,灯泡也是有尊严的!

    虽然……听到安前辈/师父这么说,他们其实心里也热血了一把,想要展现出自己的成长给他看……但是宁夏初你这个魂淡硬拉着他们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主动也变成被动啦!

    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想在安前辈的面前露脸啊白痴!

    ……

    在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慌乱中,这扇门上的限制终于被他们成功破解掉,尘封已久的木门在“吱呀吱呀”的声响中被打开,门轴处仿佛已经腐朽生锈,转动起来艰涩极了,逐渐照入的光柱中有无数浮尘在飞舞,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都是满满的陈旧气息,吸一口简直能让人头晕目眩半天。

    宁夏初推开门没有再往里进,刚想回头向着安于渊撒个娇抱怨这堪比毒气弹的效果求个爱抚,就听见夏轻归他们惊呼一声“小心!”,他下意识的一矮身子,有什么利器擦着他的头顶就这么飞过去了,带来了一阵风。

    若是他刚才没有屈身,这东西就要对他穿胸而过了!

    宁夏初一惊之下,赶紧拔出自己的飞剑墨纹,运起真气,使出剑法,警戒防备起来。

    莫说宁夏初被吓到了,就连安于渊都被吓得不轻……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只蠢主角推开门以后,既不紧接着观察其中的情况,也不后退一步以防万一,居然就大大咧咧的站在门口还想回头聊天。

    原著里有这个小细节吗?安于渊已经不记得了。

    这可是在然城秘境里,不是在他们行云教的洞府!

    这么没有防备之心,真是让人怎么放心!安于渊只要一想到自己和宁夏初决裂之后这家伙要怎么安安稳稳的活下来,就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

    这只笨蛋果然缺少锤炼!或者说欠抽!

    不过,他是主角,应该吉人自有天相……安于渊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他也拔出自己的素娄剑,迈步上前护着宁夏初进入殿内查看情况起来。

    锻炼归锻炼,还是不能让宁夏初受伤才行啊,主角什么的,怎么能在众人面前一脸狼狈呢?

    ——安于渊沉着脸才不愿意承认只是因为他会心疼而已。

    真是不省心的孩子!

    ……

    差点伤着宁夏初的攻击是房子内的傀儡发出的。

    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些傀儡并不是那些传统意义上由符令召唤出来的东西,而是拿活人通过残酷的手法炼制而成……也就是说安于渊他们此刻面对的其实就是一群被植入了固定命令的死人。

    他们毫无神智和灵气,只被攻击活物的命令所驱动,完全不怕受伤,在没有完全肉碎骨断拼都拼不起来之前,都一直锲而不舍的与安于渊他们缠斗在一起。

    这场景着实好好历练了宁夏初他们一番。这些傀儡们本身的实力并不太高,也不不过是结丹中期的程度,但是可怕就可怕在它们不怕死也不会死,简直就是没完没了。

    安于渊表现得对这种情况倒是应对自如,还总是能腾出手去照顾一下别人,但是宁夏初他们几个的情形就远没有这么轻松了。

    与其说宁夏初他们是被这群傀儡困住,倒不如说他们是被从未见过的这种悍不畏死的精神所骇住……尽管有安于渊做援助,他们本身也是意志坚忍之人,但是脸上还是渐渐显出疲惫和麻木出来。

    安于渊暗道一声不好,这样下去对几个孩子可不好,他本来还留有余力的,现在看来是不能了……原著里他们遭遇这一段的时候,正是由路过的水清浅和已经进化成九天银虎的白虎出手相援,毕竟九天银虎的凶残可不是说着玩的。众人在共度难关的同时,发展出了革命感情……

    安于渊一点也不想抢了水清浅这原本是极重要的“初次亮相”。

    然而现在场外援助的小伙伴·水清浅她总是不来。

    没办法,他这个反派说不得只好再跑个场,抢个戏了。

    也不知道他这么卖力,那个神秘力量能不能看到呢?他不求加薪提高待遇什么的,只求接下来的剧情再也不要横生枝节了。

    心太累啊。

    这样胡思乱想着,安于渊放开了对于自己实力的压制,不再一次对阵两只傀儡,而是又拉了过来两只进行牵制。他猛地提高的战力一下子让宁夏初他们轻松了不少,同时他接着指示道:“夏初,后退三步,用‘逆风斩’,不要恋战,一击得手就转换目标,向木,接下来你接手宁夏初手上的这只傀儡,用……”

    宁夏初对上的那只傀儡力气气大无比,宁夏初在他的手上讨不了好,不如让同样以力气见长的余向木去对付……正好余向木面前的那只傀儡虽举止灵活却下盘不稳,让宁夏初去对战也不算吃亏……

    安于渊干脆就把这些傻孩子们当做是提线木偶,通过自己的指示这根“线”来串联起来,移步换位,找到最合适于自己的对手,再使出此情形下杀伤力最大的杀招……

    不枉他眼睛都快花,喉咙都快哑了,最后在整齐有序中这些傀儡被他们剁成了碎片,再也立不起来了。

    安于渊尚且能平稳的站着,宁夏初他们几个却累得都要瘫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地上。安于渊万分不解,却怎么劝说都没有用,也就只好随他们去了。

    心中却忍不住猜测,难道是这群孩子们终于长了点心,明白求人不如求己,在陌生的地方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戒心了吗?那倒是极好的。

    仔细看看,每个人确实比以前都多了点杀伐之气。

    只可惜真相是——宁夏初四人组:我才不愿意显得跟师父/安前辈之间的差距这么大呢!硬撑着也不能倒下!

    安于渊刚才在逆境中越战越勇、统筹大局的表现让宁夏初他们既自豪高兴,又羡慕至极,甚至还生出一点点担忧来。

    安于渊的优秀他们一直知道,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直面这么残酷的事实。这样下去,他们会不会离安于渊越来越远,最后甚至成为累赘一般的存在?

    这是谁都不想的。

    安于渊见他们如此固执,劝说无果后,也只好放弃,让他们服下自己之前炼制好的丹药好生休息。而犹豫了一下后,他还是伸出手去扶着累得最狠摇摇欲坠的宁夏初。他是最怕被安于渊抛下的,危机感最重,所以刚才也最豁的出去,大发神威以后结果就蔫的最狠。

    宁夏初本来正在心中抑郁夏轻归他们老奸巨猾,没有友爱之情,肯定早就想到了这一点,这个时候就留他一个人出糗呢,结果安于渊这只手刚触到他的身子,宁夏初一下子就精神起来,比吃了什么回复丹都有用,得意洋洋的看着没有特殊待遇的夏轻归他们耀武扬威。

    看到没,狮虎伸手扶我了,你们这群家伙可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我果然在狮虎的心中还是最特别的那个!

    宁夏初甚至厚着脸皮往安于渊的怀里凑了凑,这样看起来就不仅仅是安于渊在扶着他了,倒更像是主动伸出手搂着他一般。

    早知道,自从那次他“强吻”自家脸皮薄的要死的狮虎虎以后,这还是师父第一次主动与他亲近。

    宁夏初那叫一个心潮澎湃,正荡漾到深处呢,不料突然从身后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喊声“安于渊!”

    俏生生的女孩子的声音!还这么甜,带着遮掩不住的高兴!

    宁夏初心中警铃大作,怎么,继白泽期之后又要有新的情敌出现了吗?居然直呼名字,难道也是平辈相交的节奏吗?

    不同于宁夏初僵着身子几乎是一顿一顿的往后看,安于渊看到来人,是既高兴又失望。

    高兴的是千呼万唤她终于出来了,失望的是,这距离刚才最好的时机仅仅相差了一点。多么好的刷伙伴值的机会啊,就这么错过去了。

    “水清浅?”安于渊对着来者点头微笑道,甚至还温和的对着现在已经长成威风凛凛的银虎也附赠了一个笑容,让宁夏初忍不住哀叹自己竟然连一只笨老虎的地位都不如。

    “好久不见!”再见到安于渊,水清浅显然很是愉悦,而对于他居然还能认出自己来就更是高兴了……跟安于渊不一样,她当初还是个没有长成的小姑娘,人说女大十八变,这些年下来,她也变化了不少……可就算这样,安于渊也还能认出她来!

    ——水清浅不知道,其实相比她幼时的包子样,安于渊反倒是对于现在她的形象更为熟悉,怎么说书中也详细的描写过。

    不过她直接称呼安于渊的名字,倒不是宁夏初猜测的那种想要表现出亲近热络来的意思,而是因为她是妖修,就算化作人形,也在修真界走了一遭,也不见得就非常通晓人族修士的种种礼仪了。

    妖族大多随性而为,除了自己的父母以外,对于任何亲近的人都喜欢直呼其名而不加别的称呼。

    水清浅对安于渊是一见如故,自然也就下意识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称呼他了。

    宁夏初却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仔细看了一遍水清浅确定这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后,有点不可置信:“你也是来参加探险的修士?之前我怎么没看见你?”

    他就知道这家伙不是好人嘤嘤嘤,当初就觊觎过自家的狮虎虎,而且还是个大乌鸦嘴,现在可不就让她一语成谶自己多了个师弟,没办法独占师父么……结果现在又上门来了。

    师父能忍,徒弟不能忍啊!

    “夏初,不得无礼。”安于渊头疼的宁夏初,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一开始和每个剧情人物都合不来,非得等着磨合些时光才肯和人家好好相处,当初和夏轻归是这样,和林玉墨也是这样,现在难道和水清浅也要这样来上一次?

    啊不……这其中也是有例外的,比如说他自己。

    ……这只蠢主角这样敌友不分真的还有救吗?

    安于渊都忍不住在心里碎碎念了几句,觉得上天选了宁夏初当这个主角一定是没带眼镜手一抖于是选错人了。

    水清浅在刚开始听到宁夏初的话的时候,脸色颇有些不自然……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宁夏初之前当然不可能在等候秘境开启的修士队伍里看见她,她又不是正大光明进来的。但是当安于渊开口后,水清浅就松了一口气,他果然是个炒鸡大好人,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才不像某个讨厌的小气鬼呢。

    ——在安于渊不知道的情况下,因为有他做对比,水清浅对于宁夏初的好感度又默默的减了个一。

    暂时安抚了宁夏初这只小醋坛子后,看到夏轻归他们好奇的眼神,安于渊便把自己和宁夏初当时与水清浅相识的经历简单的提了提,夏轻归当场就笑了,拱了拱手道:“原来安前辈当日拿与我七玄阁交换的金丝银木竟是从水道友的手中得来的,那批金丝银木实在是品质上佳,摆出去没多久便被销售一空,我们想要再找却无论如何都找寻不见了……水道友真是好本事。”

    他这话说的真心实意,于是水清浅也不故作谦虚,笑着说道:“别的我不敢说,但是这森林中的东西,还真没有我找不到的。”安于渊知晓她身份,明白她这绝不是大话,便微笑着颔首算是证实,又与她一一介绍夏轻归他们。

    在这样轻松的氛围下,很快水清浅就与他们混熟了,于是当安于渊提出接下来不如一起的时候,水清浅自然而然的就答应了。

    安于渊心中舒了口气,总算是把蠢主角的这班人马给凑齐了……就是多了他和余向木两个人而已。

    多了不怕,就怕少了。

    ……

    一行人稍作休息之后,便向着建筑物的深处行去。

    托宁夏初这个主角的运气,他们在第一个房间内就有了收获,三件就算在外面开出天价也会有无数人来哄抢的上品法宝,此刻就像是破铜烂铁一样随便扔在地上,宁夏初第一眼看见它们就眼前一亮,第一个凑过去,在几番试探确定没有任何陷阱以后,立刻乐颠颠的扑过去弯腰将其中一件剑形法宝捡起。

    大家看着宁夏初的猴急样都笑个不停,不过好在他们都是自己人,也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心生芥蒂,只是开玩笑说宁夏初这家伙眼皮子真浅,居然看到法宝就走不动路了……法宝这东西虽然相较而言比较贵重,但他们也不是没见过啊,安前辈的素娄剑不就是件法宝嘛……只不过现在修真界的法宝都是有主之物,是被人一路祭炼上来的,没有几件无主的,所以就显得特别有价无市了。

    虽然这几件法宝都是上品,确实挺稀罕,但他们都是有志向的人,相信自己早晚也能够走到更高的境界,哪怕不擅长炼器此道,但是只要修为到了,自己的本命武器也必然会有被祭炼成法宝的一天,所以虽然觉得虽然若是能够提前拥有一件法宝是很快意的事,却并不急切。

    说起来,宁夏初那家伙也不该是这样的表现啊?

    他们心中疑惑不已,不过就连安于渊也没想到,宁夏初下一个举动不是把那法宝收起来,而是献宝似的捧着跑到安于渊的身边,想让安于渊收下。

    安于渊哭笑不得,示意宁夏初看看自己的素娄剑:“为师已有法宝,你凑什么热闹?”这法宝又不是龙珠,集齐七件便可以召唤神龙,让他许下心愿,把他送回到现实世界去。

    “法宝这东西,多一件总是好的,师父大可左手一件右手一件,换着用,一会儿若是再找到更好的再换下来就是!”宁夏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他眼中的光彩太盛,那种“我想要把所见的最好的东西皆奉于你”的意思毫不掩饰,直直的落入安于渊眼中,颤颤地传到心里去,让他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就这样被宁夏初把剑塞进了手中。

    待他反应过来,皱着眉头想将这法宝还给夏轻归他们的时候,夏轻归他们却谁都不愿意接,纷纷笑眯眯的跑开了,就连水清浅,也眨眨眼睛无辜的表示自己根本不通剑法,给自己实在是浪费,骑着银虎蹦到一旁去了。

    他们觉得宁夏初说的挺对的,谁说有了本命法宝就不能再添几件好用的武器?之前是他们走入了误区,宁夏初这下,算是给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安前辈这么好的人,什么好东西不能用得?

    而且,林玉墨和夏轻归默契的对视一眼,觉得这未必不是帮乔无念这笨蛋刷好感度的机会……送礼物什么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无师自通了!

    甭管送的是什么,合不合适,礼轻情意重啊!

    而余向木和水清浅虽然并不明白宁夏初的“追师”大计,但是也都对这种对安于渊好的情况乐见其成。

    于是后面的一路中,得到大家鼓励的宁夏初充分发挥了自己人形寻宝器的才能,收获之丰让他自己都有点难以置信,脑子发热之下,更是不知道干了多少回那种献宝的傻事,带着一干同伙……宁夏初一个人的殷切的眼神攻击都让安于渊难以招架了,更别说这一群了。

    安于渊:“……”

    这群傻孩子是集体抽风了吗?

    ——若说不感动这必然是假的,但是他们越这样,安于渊便觉得越心痛愧疚。

    你予我玫瑰,我却要还你以利刃。

    情何以堪。

    ……

    然而越往里走,大家便越感觉不对,之前获取宝物的兴奋都消失了不少。

    这一路,也太顺了。

    除去在殿门边那场精疲力尽的厮杀,接下来的行程中虽然也总是伴随着这样那样的危险,但是却再也没有那么惊险……这种平静并不能让他们感到欣喜,有的只有压抑不住的担忧。

    这未必是什么好事,接下来藏着的可能是更大的风险。

    众人心中惴惴不安,却只有安于渊知道,他们接下来就要进雾迷境了。

    雾迷境说白了其实就是幻境。

    人有七情六欲,就算是修士也不能避免这些,于是这些情绪就成了潜藏的弱点,平时不引动还好,若是被刻意勾出又放大……有什么后果都是可能的。

    而雾迷境就是这么一个专门寻找人心弱点的幻境。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性,它其实对于修士的心性也是一个很大的磨练,若是有人能够破境而出,不说其他,将来在对抗心魔的时候都有了远超其他修士的底气和抵抗力。

    在原著里,宁夏初四人皆陷进了这份幻境中去,最后却又都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将这幻境破开,成功自救不说,宁夏初还既因为这幻境的情景,明白了自己对于林玉墨的心意,又因为这份磨练的感悟,直接突破到了元婴境界,终于可以修习家传的《朱雀流焰诀》,实在是爱□□业双丰收。

    夏轻归和水清浅也获益良多。

    但即便预知“未来”,安于渊的心依然吊的高高的,毕竟,这变数太多。

    不说多了一个余向木,便是他自己,也不是真正的“安于渊”,想来遭遇的幻境情形也会与书中描写不同,还有宁夏初,如今他心中根本没有装着什么林玉墨,倒是一直说……喜欢自己,恐怕他的幻境也会有所改变。

    然而,现在也只能一试了。

    安于渊心中想着事情,一个晃神间,便发现四周已经蒙上一层白雾,跟在自己身边的宁夏初他们已经全都没了踪影,心中明白,这幻境已经开始了。

    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要慌乱,却在下一秒雾散的时候心依旧漏跳了一拍。

    这,这是……

    ……

    而另一边,发现自己被忽如其来的白雾包裹了的宁夏初则心慌意乱极了。

    师父呢?夏轻归他们呢?

    怎么忽然之间,大家都不见了!

    宁夏初犹如困兽般暴躁的走动着,使了一切办法想要让这该死的雾消散掉,然而却都没有用。

    正当他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简直要发疯的时候,这诡异的雾却忽然自己渐渐散开了……

    宁夏初一愣,继而是大喜过望,立刻就要拔腿冲出去找自家师父,然而他刚想抬腿,就又自己停住了。

    哪里还用找师父,师父不就在自己眼前吗?

    正执着素娄练习剑法,动作行云流水般从容优雅,衣摆翻飞间一举一动都是那么赏心悦目,就像是往日在行云教的清晨一样……

    什么叫像,这不就是么?宁夏初环顾四周,正是师父的洞府没错啊。诶,可是,他刚才不是不在行云教嘛……他在哪里来着?怎么忽然想不起来了?

    宁夏初本想着再深想一点,却正好抬头看到师父练完剑正在向自己招手,他刚刚一番动作虽然不曾流汗,但是多少衬的面色红润了些,显得气色更好,此时在清晨细碎的阳光下,提剑倚树温柔微笑着看过来,简直是摄人心魄般的俊美。

    宁夏初眨眨眼睛,心中嘲笑自己,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白日做梦了吗?他怎么可能不在行云教?师父在哪里,他自然就是在哪里的,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他活力满满的向着师父跑了过去。

    迎着轻风,就像是奔向了他的光。

    ……

    宁夏初觉得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过得一如往常,却又不同往常。

    行云教依旧还是那个只有他和师父两个人相依为命的落魄宗派,他们的日子也过得一如往日清闲……只是他每次路过魂殿,看着那两盏灯紧紧相依相偎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感觉到哪里不对,感觉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情形一样,然而具体哪里不对他又什么都想不出来。

    是啊,有什么不对的呢?行云教只有他和师父两个人,自然就只有两盏亮着的魂灯啊。会为这么简单的事情纠结的自己真是太奇怪了……哎呀,赶紧别想别想了,万一被师父看到嫌弃他蠢怎么办!

    ……可说到师父,这又是让宁夏初感觉不寻常的另外一个地方了。

    师父,最近对他极好。

    他当然不是说往日里师父对他不好,师父无时无刻不是在对他好的,只是最近,对他好的实在是纵容了些。

    但明明,师父是知道了自己对他的那些爱慕之情的。

    以师父的脾气,宁夏初原本觉得自己没有被丢出行云教就已经很是幸运了……他自己都羞愧的要死,却没有想到师父依旧对他如往日一般和颜悦色,毫不避嫌。

    却也并不是那种想当做此事从未发生过所以有意为之的样子。

    甚至于,到如今师父都没有说出一句立场坚定的拒绝的话来!

    这样的态度,这样的态度……真的很难让人不去联想些什么,然后想要奢求更多。尤其当那个人百般爱恋于他的时候。

    宁夏初每晚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患得患失的猜测着师父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会不会接受自己……一方面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肯定自己心中那最有可能的想法,但另一方面,他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师父无论如何都不该是这种态度的。

    这不对劲!

    可是这又有什么不对劲的呢,明明是他亲眼所见。

    师父就是师父,他有自己的想法,不按照自己的揣测去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是……’那声音又在反驳他。

    这样人格分裂似的的折磨一直到那一天,他去向师父请教修炼上的问题后,因为心中的不解,迟疑着没有立刻离开。师父本是垂首抿了一口茶,将茶杯放起再抬头的时候,看见他盯着自己目不转睛,眼神一转忽然笑着问他:“夏初,你……可是想吻为师?”

    那刚被茶润过的唇,微微勾起,动人心魄。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