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21更|新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是、是的,我突破了……至于换了功法,师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可以解释的……”一向油嘴滑舌的宁夏初难得的结巴起来,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都被他说得磕磕绊绊的,让人听着别扭的很。

    宁夏初心中对自己懊恼极了……他一见到师父出现,就什么都忘掉了,满心满眼都是师父的身影,居然还没想好妥帖的说辞就这么殷勤的自己送上门来了!

    习惯害死人,习惯害死人啊!

    这下好了,真的是措手不及了。

    而此时刚刚走到安于渊身边的夏轻归他们闻言皆是一愣……乔无念这家伙因为在幻境中领悟颇多,从而一举突破的事情他们之前相聚的时候就早已知晓,不过因为他的神色不对所以也没有人多问详细经过,但是这个“改换功法”又是什么鬼?

    乔无念自己改换功法了?先不说好好的,他为什么要改换别的功法,只说他那个功法是从何而来这一点就足以让大家都感到迷惑不解了,毕竟功法、尤其是高阶功法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得到。

    功法这种东西,一般来说都是一个门派的命脉,不管那个门派的势力有多么大、积累有多么深厚,只要是本门派的功法,不论珍贵程度,都会好好保存不会让它轻易泄露。没有哪个门派吃饱了撑的会嫌自家积攒的功法多。因为这才是一个门派延续下去的根本,是最吸引人的东西,只要功法还在,哪怕没有教址,哪怕教中弟子换了一拨又一拨,这个教派依旧可以延续下去。

    所以当时余向木说他习练的功法是种种巧合之下偶然得来的时候,大家才会觉得他很幸运。出于尊重,安于渊并没有让他把功法上缴到行云教成为公有,还是余向木自己觉得他孤身一人,守着这份功法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送给行云教做贡献呢,将来说不得就碰上了适合的弟子能够对他有所帮助,这才自己双手奉上的。

    但是现在乔无念他又是怎么回事?毕竟大家混得这么熟,彼此间早就互相把老底都摸清了,夏轻归他们知道乔无念之前修炼的一直是安于渊赐下的《赤焰卷》,是玄级上品功法,而放眼整个修真界,这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如果他都修炼到元婴这个程度却依旧愿意改换功法的话,那只能说明他现在这个功法的品阶还远在玄级之上。

    这样的宝贝,放到哪里都是惹人追捧的。

    真是奇怪,不管是还在行云教的时候,还是现如今这个秘境探险,大家不是都在一起的吗,他们怎么不知道乔无念这家伙什么时候又捡了宝?难道还是因为刚才的幻境?他在其中除了获得感悟晋升境界以外还遇上了别的机缘?哎呀呀,那这份好运气实在是让人羡慕不已。

    一干原著中的配角/炮灰,纷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出了和当初安于渊一样的感叹:他们怎么就没有这样走着路都能被宝贝砸到头的逆天气运呢?

    乔无念这家伙一定是天道的宠儿妥妥的!

    咳咳,不过就算如此……不跟师父/安前辈说一声就自行抛弃他所赐的功法,改练别的,作为徒弟好像实在还是有些失礼不是?

    怎么也要事先说明一下才是。乔无念平时也没这么笨啊,怎么这个道理还理不清。难道他是想改换功法以后先练出成果再邀功吗?结果没想到被安前辈一眼就看破了?那可真是……

    换位思考一下,安前辈若是因此生气什么的那也是正常的,毕竟这是赐予弟子的功法,也代表着自己的一份心意嘛,现在心意被人这么无视了,他自然会不开心。

    呃,会惹得安前辈不开心的话,这样想起来,好像又不是那么值得羡慕了……于是大家看向乔无念的眼神除了羡慕之外,又多了一份同情。

    咳咳,少年啊,不要悲伤,不要难过,请直面这惨淡的现实,不过如果你实在是被安前辈训得太惨的话,我们会记得帮你说好话的……好歹发挥一下友爱精神,让你不要死的太惨哦。

    毕竟相识一场,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对不对?

    ……

    然而他们谁也没有料到安于渊接下来会如此举动——他微微弯下身子,看似不经意却牢牢堵住了乔无念后退的路,就好像生怕他会突然跑掉一样。

    ——开什么玩笑,乔无念那家伙面对师父/安前辈的时候怎么会想要逃离!怕是恨不得牢牢黏在他身上才对。

    ‘安前辈这也太防患于未然了吧?就算是犯了再大的错,乔无念这家伙也不会舍得逃跑的,只会哭着抱着安前辈的腿各种撒娇打滚求原谅罢了。’围观的这群家伙们纷纷在内心这么吐槽着,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不对,饶有兴趣的准备看好戏呢。

    “你的这门功法究竟是从何而来?”但下一刻,随着安于渊的开口,仔细倾听之下,夏轻归他们却能够听出安于渊的声音里居然还带着几乎掩饰不住的紧张与……渴望?

    在场的诸人谁都没有看见过师父/安前辈这样失态的样子,这下都默默的意识到了可能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惊讶的都屏住了呼吸,完全预料不到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发展了。

    宁夏初更是早已经呆住,傻愣半天才挤出一句:“这是我的家传功法……名唤《朱雀流焰诀》,它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说到最后,宁夏初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话头。

    因为他看见自家师父的眸子此时异常的清亮,绚烂的好像内里蕴藏着一个流光溢彩的世界。

    ——他必须要承认,他从未看见过这样激动和兴奋的师父……他总是稳重而平和的。但此时此刻,这样生动起来的安于渊,才真正的将自己的魅力发挥到最大,像是一尊精致绝伦的雕像,虽然平日里也让人爱不释手,但此刻像是突然被注入了灵气一样鲜活,令人惊艳无比。

    即便明知道不是场合,宁夏初还是沉迷的陷了进去,仿佛这个世界上此时只有安于渊一个人存在……不,他就已经是全部了。

    直到那个声音传来。

    就像是当头一棒,让他瞬间清醒过来,浑身凉凉的。

    “把它给我罢。”

    不过是几个字,但是语气里却有故作冷淡的强硬和掩饰不住的火热这两种对立的情绪掺在其中,是以即便是用师父那样好听的嗓音说出来,也依旧有着说不出的怪异。

    别说直接面对这句话的宁夏初了,就连夏轻归他们都呆若木鸡。很明显,这并不是什么玩笑。师父/安前辈莫不是被幻境魇住了,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摆脱吧?!要不然还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摆脱幻境,现在看到的一切依旧是幻象!

    众人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感知来。

    ——给什么?宁夏初没有蠢到以为师父要的是别的什么,这个时候,师父指的只能是他手中的功法了。

    他吃惊的睁大眼睛,简直难以置信自己所听到的。

    这怎么会是他家师父说的话呢?他从未想过……在宁夏初之前自己默默脑补的所有场景里,师父或许会宽容一笑,轻轻把此事揭过,也或许会难得的大发雷霆,非要教训他一顿……但是他唯独没有想过会有这种情形出现。

    他几乎是茫然的抬头看向安于渊的眼神,就像是想为自己找寻到一个否定的答案,给自己一个支撑一样……然而结果当然是让他失望了。

    那双美得惊人的眸子里,有的只是满满的不容置疑。

    “你的这份功法虽然与我属性不和,但是其中蕴含的大道哲理却于我极其有益,能让我更近一步,啊,也或许不仅仅是一步。而不管是我还是行云教,都会变得更好……你会给我的,对吗?”他不自觉的微微歪着脑袋弯了弯唇角,就像是往常的模样“毕竟……我不想亲手从你手中去抢。”

    明明说的是很过分很欠揍的话,但是配合着他略带点孩子气的姿势和温和的语气,却居然有种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感觉。

    ——但是又有什么不对呢?他当然就该一直这样高高在上,就算是要进行索取,也不应低下头颅,不染一丝尘埃。而他们这些人则愿意跪伏在他的脚下,为他奉上所有。

    “我、我……”宁夏初张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的不像样。

    他忽然间想起几年前,师父对他说过的话:“这世上你喜欢谁都可以,唯独不能喜欢我……因为你不知道,现在你有多喜欢我,在未来你就会有多恨我。”

    这便是师父说的会让自己恨他的事情吗?如果不离开,继续坚持和师父在一起便终有一天会发生的状况?

    ——可是为什么,除了苦涩,他的心中感受不到一丝恨意。

    啊,其实……他明白的,不论师父对他做了什么,他都不会对师父产生怨恨之情,永远。

    这打击来的太突然,宁夏初感觉自己的脑子都似乎不是自己的,木木的完全不受他的控制,思绪根本收不回来。

    ——也或许正是因为暂时不想面对呢?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他莫名其妙的又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他刚到这个世界不久……在被师父捡回了行云教的时候,他还特别傻气的觉得自己必然是那个被选中的人,是特殊的,是这个世界的唯一主角……

    他自以为是的猜想自家师父是不是某点小说里常有的那个白胡子老爷爷,一个命不久矣的炮灰,还下定决心要帮助他扭转命运。

    ……但后来发生的种种却让他渐渐放下了担忧,甚至觉得师父就是他命中注定那个那个“真命师父”,当然,后面又变成了“真命天子”……

    不过现在看来,或许师父既不是什么正面炮灰,也不是什么真命师父,更不是他的命定伴侣,如果非要以一本小说中的人物来类比的话,那师父或许应该是一个反派一样的存在?

    这样的套路也并不少见……主角一直以来全心信任依赖的人其实是个披着好人皮野心勃勃的坏蛋,于是他在被背叛的心痛中,怀着恨意在暗处更加努力的成长,直到有足够的实力以后再报复回去……而这样被给予全心信任的人选再没有比师父这个身份更适合的了。

    就是一个对于主角的磨刀石?

    但是,就算师父是个“反派”,自己也依旧很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

    就算心里酸涩的想哭,对于师父,他除了喜爱,还是生不出其他情绪。

    师父他这样做也必然有这样做的道理…说他愚蠢也好,说他自欺欺人也罢,他就是愿意这样相信。

    眼睛和耳朵或许会欺骗自己,但是心不会。他想要跟着心走。

    想到这里,宁夏初忽然觉得,如果他真的是什么世界的主角的话,那么他大概真的就是史上最失败、最没有主角气概的那个了……能把□□者活活气疯掉。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他这辈子都做不了真正的“主角”呢?永远登不上人生的巅峰?

    ……可是,那也没关系。

    因为站在他对立面的那个人,是师父。

    除了依旧要为原主报仇以外,他早就已经放弃了当初的其他想法。

    什么迎娶白富美,变身高富帅什么的……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人能够俊美的过师父?而且他本身就挺高也挺帅,就算不富……师父富他就高兴了。

    这样想着,宁夏初默默做出了决定。

    “乔无念”,在你的记忆里,这份功法是代代相传,只能传给家人的是吗?那么这样的话……

    也不算是破戒了吧。

    反正不过是过程有些出乎意料罢了,结局都是一样的。

    ……

    宁夏初想的时间实在有点久,长的让安于渊都有些撑不住脸上的表情。

    ……糟糕,要、要绷不住了!

    他真的非常不擅长做出这样的表情好吗?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就总是一再的挑战自己的弱点真的很累好吗?

    宁夏初你这个傻孩子倒是反抗啊!就算不敢对他动手,吼几句总是可以的吧?你还有那一大票小伙伴也站在旁边毫无形象的张着嘴像木头人一样发着呆呢!

    看戏也是要钱的,你把他们招呼过来当打手不就人多势众胆气旺了吗?

    枉费他这么费心力演的这么逼真!

    安于渊这个时候特别羡慕原著里有关这一段的发展:

    宁夏初这群人在破解幻境以后,巧遇了独自行走的“安于渊”,被“安于渊”巧合的察觉了宁夏初运转功法时的气息对于自己的吸引力,于是想要夺取……

    结果?结果当然是反派虽然实力高强,却抵不过一众小强在危机情况下爆发出来的潜力和默契,偷鸡不成蚀把米,见势不好不得不抽身离开。

    好吧,他知道自己毕竟和那个“安于渊”情况不一样,与蠢主角的关系不同,也并不指望他能立刻对自己刀剑相向,但是表示出一个愤怒的态度好歹并不是那么难的吧?

    现在这样缩在自己身影下无助又迷惘,毫不抵抗、任人宰割的小模样是怎么回事?

    安于渊总感觉自己像是什么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一样……等等,有宁夏初这样长得这么“英武”的姑娘吗?!

    唉,不能再继续胡思乱想想下去了。

    ——魂淡,万一再拖一会儿他就坚持不住心疼起来了怎么办!

    为了不让自己破功,也为了把这群居然集体同步神游天外的家伙们惊醒,不至于让这变成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安于渊动了动身子,抿抿唇,再次开口道:“夏初,你还没有想好吗?”

    说着,他的手扶上了自己身侧的飞剑。

    其中的含义简直不言而喻。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