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16|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他们刚飞出这片连绵不断的山体没多远,刚刚莫名其妙就消失不见的水清浅就带着她的银虎又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她依旧不会驾驭飞剑,但是好在她的银虎已经进化出了飞天的能力,这个时候滞留在半空中和众人谈话居然也不费力。

    虽然看见她果然如师父/安前辈所说的那样安然无恙后大家的心情都放了下来,但是如果说对于她不见就不见的行为一点也不恼,那也是不可能的。

    林玉墨已经不满的撅起了嘴,夏轻归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就连老实的余向木都对着水清浅投出了不赞同的眼神,不过最先开口的还是宁夏初。

    “你刚刚还说我任性,现在你不也是一样?情况明明比我还要恶劣些。”宁夏初的表情很是傲娇,一方面刚才他确实很担心水清浅的安危所以有些伐开心,另一方面嘛……咳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什么的他才不会讲呢。

    水清浅很想嘟囔着一句“我也不想啊”什么之类的嘴硬着顶回去,但是看着大家担心的面容,想到之前他们或许为了自己十分焦急过,一向大大咧咧的水清浅又突然感觉很不好意思起来,这种感觉陌生的让她有些无措,然而本性使然她又不会说谎,所以最后她也只好低着脑袋,小小声的实话实说道:“因为……我不是正大光明进去的啦,所以出来的时候也肯定不能让那个季非理看见我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宁夏初更是联想到了当初遇见水清浅之时,自己有的之前并没有在等待的修士里看见过她样子的感觉……那时他不过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水清浅竟然真的不是被季非理前辈所邀请而来,而是自己偷溜进来的。

    别的暂且不说,能够在分神期前辈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这也是一种不得了的本事啊……看来她身上恐怕也藏有什么惊人的秘密。

    不过在场的大家都不是什么好奇心旺盛的人,心中有了底以后,也就默契的跳过这个话题,不再继续追究了。

    安于渊早已知晓一切,就更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刚才不制止宁夏初他们只是为了不显得那么奇怪,毕竟按理说他也应该是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才对。

    所以现在,他也只是语气平和一如往常的询问道:“那你接下来作何打算呢?我们是准备回去的。”

    原著里水清浅在秘境结束以后,因为无事可做,所以是跟着乔无念还有林玉墨他们一起行走的,一开始因为不是特别知根知底,水清浅还莫名其妙的成了几次导火索,引得林玉墨对着她和乔无念的关系吃了几次飞醋——虽然后面证明这些都不过是误解。某种意义上来说水清浅也是让林玉墨认识到乔无念对自己有多重要的一个催化剂。不过相处到后来大家熟稔起来,她和林玉墨混成了好闺蜜成天秀恩爱,让乔无念经常哭笑不得郁闷的撕衣角不说,她和乔无念之间也融洽的亲如兄妹了……

    ——但是在剧情已经被打乱的支离破碎的现在……安于渊默默的表示,一切都是未知数。

    不过也都随意就是,在心乱如麻的现在,他真的对剧情有些任他自由发挥的意思了……维持剧情的主干是建立在他对宁夏初的迫害和宁夏初对他的仇恨上,有关前一点,他做的实在不好,而有关后一点,宁夏初又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再继续这样没有底线的逼迫宁夏初,而宁夏初并不做任何抵抗的话,安于渊觉得自己很难忍受得了。甚至不止是宁夏初,其他人毫不戒备的展现给他的最柔软的一面也让安于渊难以下手……这样珍贵的信任,若是被他践踏了一次又一次,那么这些孩子,这些全心全意对他的孩子,将来还究竟有没有再次全身心相信另外一个人的能力呢?恐怕无论如何也抵不过心中的创伤了。

    所以现在他只想快点回到行云教,不管怎么样,那里都是他在这个异世的家,算是可以让人安心的地方,他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想想,除了按照剧情走以外……究竟还没有其他一丝丝可能让他能找到回家的方法?

    哪怕只是一点点缝隙,他都愿意尽全力将它扩张到最大。

    是以,当水清浅面对着他一脸不好意思的说出自己无处可去,想要带着她的大白和安于渊他们一起返回行云教,暂时找个落脚点的时候,安于渊没有像是以前那样在心中反复纠结剧情又出现了偏差如何如何,主角的妹子要跟着他回到反派的老窝什么什么,他又要怎么把这脱缰的野马给拉回去……安于渊连迟疑几乎都没有就欣然应许了,既然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也不想拒绝,那就这样吧。

    反正连主角带他的小伙伴们早就已经在“贼窝”安营扎寨了,再多一个又有何妨,早就不会更坏。

    水清浅可不知道短短一瞬之间安于渊心中究竟都想了些什么,她只知道安于渊很爽快的就同意了她的跟随,连犹豫都没有……这肯定是很喜欢她的!她笑眯眯的跟在安于渊的身边转来转去,把宁夏初的位置都挤掉了,欢快的说道:“那反正你看我现在也无归无属的,是自由身,我直接加入你的行云教算了好不好啊?”

    安于渊闻言一愣,饶是他已经尽力放平心态的现在,他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这又是什么鬼?

    他能听出来水清浅这次旧话重提是出自真心,而不是上次的玩笑……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就更不解了。书中不是说水清浅身为妖族生性热爱自由,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被束缚吗?加入一个门派什么的,想都不要想好吗?就算书中她和乔无念的关系亲如兄妹,后来乔无念组建自己的势力的时候她也依旧没有加入,仍然如风一样来去自由,神出鬼没,只是要了一个客座长老的位置坐坐罢了。

    怎么到他这里,就突然破了戒了?

    ——或许他真的不适合当什么剧情维持者,而是一个天然的剧情粉碎机,什么都没做也有这样的效果。那个神秘力量走眼的实在是太厉害。

    而宁夏初心中也挺忧桑的,怎么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又好像回到了原点一样……难道命中注定他要有一个小师妹,躲也躲不过?他一点也不想师弟师妹双全好吗……

    宁夏初眼巴巴的看着安于渊的样子很傻气,一点也没有什么“神兽”的风采,明明是朱雀的血统却居然硬是被他演绎出了犬科动物的范儿,别提多给自家的祖先丢脸了……恐怕那只真正的凤凰看到了他的模样都会恨不得生生用喙把这个不孝子孙一下下的戳死,简直没脸去见其他的神兽了有木有,走路上都抬不起头来!

    不过宁夏初的卖萌(蠢)攻势显然一如既往的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安于渊自动过滤了他的脑波频率,思考了一下后轻轻点了下头。虽然既没有说究竟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但是水清浅自然宁愿选择把这看成是默许。

    当下她就声音清甜的冲着安于渊改口唤道“师父”,然后又转移方向分别对着宁夏初和余向木喊了声“大师兄”与“二师兄”,让宁夏初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你以为你是沙僧吗?要不然还是白龙马?……哼,别以为现在装乖巧我就看不出你要和我争宠的本质了!

    余向木虽然一时间也有些适应不能,但一向为人厚道的他自然是不愿让别人为难的,当即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接纳了这个小师妹。

    见此,安于渊出面做了个总结道:“这些事情等回教再说也不迟,我们不要再做停留,还是启程吧。”边说着他边将大家来时乘坐的那只飞舟取了出来,示意大家纷纷收起飞剑,坐到飞舟上去。

    ——之前为了赶紧离开,大家都直接用了飞剑跑路,顾不上再浪费时间使用飞舟。好在现在白泽期应该是不会再来纠缠了,此时换乘也并不晚。

    没有人会对更省力的回家方式有意见,众人依言收起飞剑,踏上了飞舟,选了一个顺眼的位置坐下。

    ……

    路上的时候,林玉墨他们没少好奇的冲着宁夏初打听,当初在石窟里他追着宝物跑远了以后,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后面他乐成那个样子,连连说自己收获颇丰。

    不过这些都被宁夏初挡回去了。倒不是他藏着掖着的不肯说,而是因为要说清这些的话,那就少不了要扯到他的身世还有家传功法什么的……但飞舟上可实在不是一个能静下心来谈话的好地方,原本有十分效果的话被它一衬托都只剩下三分了,宁夏初可不愿自己这场至关重要的对着狮虎虎交心,证明自己清白的谈话就这样草率的发生,毫无感染力……尤其在他刚刚受到了水清浅的刺激之后。

    更何况他还要脱衣服呢!他可没兴趣对着这飞舟上的其他人大秀身材。

    还是等回到行云教以后,找个安静的房间,平平稳稳的把一切和盘托出才是最好的方式,才能尽量安抚好自家师父的情绪。

    所以很抱歉,他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就只能委屈自己的一干小伙伴们推迟点时间再得知真相啦,想必对于他的终身幸福,大家也不会介意这点牺牲的。

    ……

    这一次出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每个人都有所收获,有所成长,以至于大家回到旅程的起点行云教的时候,心中都颇有些感慨万千的味道。

    在行云教弟子的侍奉下,众人稍作歇息以后就要分离……当然,说穿了其实也就只有夏轻归一个人要离开,其他的小伙伴们依旧要紧紧围绕在安于渊的身边。

    不同于以往的洒脱,夏轻归这次离开颇有些依依不舍……宁夏初不过是嫌弃的瞅了几眼夏轻归看着林玉墨那黏糊糊的小眼神,就感觉自己颇有些受不了了。

    不过林玉墨对此仍然是毫无所觉的反应还是挺让宁夏初幸灾乐祸的……叫你没事老嘲笑我的“追师”之路,现在天道好轮回,终于轮到你了吧。作为林玉墨的“好闺蜜”宁夏初觉得自己很有资格对着夏轻归这家伙说上一句“求我呀”。求我我就大发慈悲的帮帮你旁敲侧击一下,不然以林大小姐吗那悲剧的情商,你就是把眼睛都眨瞎了她也接受不到你发来的秋波啊。

    ……

    不过宁夏初嘚瑟的好心情也就到此为止了,等到夏轻归自以为很隐蔽的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安于渊也简单的把水清浅安顿在了林玉墨的居所旁边之后,甚至不需要安于渊示意的眼神,宁夏初就很有自觉的明白审判自己的时候终于到了。

    师父之前对于他的那份家传功法那么迫切,这个时候会这么等不及才是顺理成章的事,他明白的很。

    他抓抓脑袋本想随便找个僻静的房间的,结果在见到师父居然把他往自己的房间里领之后,很快就没骨气亦步亦趋的灰溜溜跟着去了。去师父的房间宽衣解带什么的……想想还真有些小激动呢!……只希望这不是这辈子他唯一一次这样的机会就好。

    ……

    就算再重来上一百遍,安于渊也万万不会想到,他刚把宁夏初领进房间,还没开始做戏似得发问上几句,想着在情理上把这件事应付过去,不至于有头无尾就算了……不过是一个转身的功夫,再回头,他看到的居然就是宁夏初这家伙在脱=衣服的场面!

    他们接下来所要做的事情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吗?

    虽然宁夏初这家伙彻底露出来的只有上身罢了,他好歹还给自己留了条松松垮垮的中裤。但这也够让安于渊费解得了。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为了顾及他“羞涩”的性子,豪放的宁夏初小朋友是完全不介意直接那啥出境的。

    和师父相处,就算是被他看光了,那也是赚到了有没有?

    “你这是做什么?”因为惊讶,安于渊的声音都有点端不住往日的平稳。

    “……我要给您讲一个有点长的故事,希望您不要急……您看这里。”宁夏初却是满脸无辜,然后很是坦然的指了指自己的锁骨处,表情之坦荡简直让安于渊心生愧疚以为是自己满心龌龊罢了。

    他顺着宁夏初的手指看去,就看到一只栩栩如生,看起来下一刻就要振翅而飞的华贵凤凰正以一种极其优雅的姿态盘绕在宁夏初劲瘦的肩颈处,那双宝石一样瑰丽的双眼正对着他的方向,眼神生动异常,依稀可以分辨出其中的专注与渴望……绚丽的凤凰纹身和温润顺滑的肌肤质感的碰撞之下,衬的原本容貌英气的宁夏初这一刻居然显得格外魅惑人心起来。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