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五十八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自从安于渊开始闭关,宁夏初就算是蹲在师父的居所里,享受着这种特等待遇,他都还一直心神不宁——没错,直到现在,仗着没人赶他,又凭着安于渊闭关前一句让他不要急着走动的话,他还依旧赖在安于渊的居所里没有走呢。还美名其曰“休养”。

    为了这,林玉墨和中间曾经来拜访过一次,知道了情况的夏轻归都对他鄙视的不轻,就连水清浅和余向木这两个情感迟钝不知道宁夏初小心思的家伙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几分奇异和猜测。

    原因无他,最开始的两三天,宁夏初确实虚弱的紧,不好挪动依旧待在安于渊的洞府里也就算了……可是四五天以后他就已经恢复了大半,精神十足了,要不然以安于渊的细心也不会放心的离开他的身边不是?如今三个月过去,瞧着他这生龙活虎的样子,谁愿意相信他需要休养啊……这样说起来,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人竟然都是病弱的不成?

    开什么玩笑呢,这种脸皮厚到可以直接拿去当城墙的人,就是欠收拾罢了!摔打他个几百遍,这“病”绝对就不治自愈了好吗。

    ——只可惜能够收拾这家伙的人现在还不在……好吧,或许就算是在也下不了这个手,于是林玉墨他们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对此,宁夏初的反应自然是嘚瑟再嘚瑟的,原本五分的得意,都被他演绎成了十分……有本事来咬我啊,啊不,来战啊!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狮虎虎不在,他的修为在众人之间竟然就是最高的了。

    不过尽管如此,他心中还是时时有焦虑闪现,犹如小猫在挠一样,不疼就是痒,当真是心痒难耐了……嘤嘤嘤,狮虎之前对他说出关以后会有些话对他说什么的,这么郑重其事,究竟会是些什么话呢?

    又到底是好还是坏?

    嗷嗷嗷,究竟狮虎出来以后,是终于被他所感动,于是想要接受他了呢,还是彻底想通了,觉得不耐烦他的纠缠,要把他赶走呢!宁夏初脸上的表情跟着心里的想法变来变去,当真是一会儿喜一会忧,神神叨叨的就跟傻了一样。

    他心中惴惴,每当想到这个问题都忍不住想要直接挺尸到榻上,抱着被子滚来又滚去,毫无形象可言,直到把自己的头发弄成了鸟窝,衣服也皱的乱七八才会觉得好受些。

    ——咳咳,这可是狮虎的榻,狮虎的被子呢,就是不一样,绝世镇定剂有木有!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和狮虎虎一起滚床单了。’当然,难免的,宁夏初也会默默流着口水这么想。

    ……

    安于渊出关的时候,宁夏初正一如往常的进行滚滚滚大业呢,没办法,每日一纠结的怪圈实在是跳脱不出去啊……

    不过今天他欢快的滚着滚着,却渐渐地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一向相信自己直觉的宁夏初慢慢僵硬地的停了下来,定格在了趴着的姿势上,屁股还拱着呢也顾不得了,他又小心翼翼地的从层层叠叠的被子里将自己的头探出来……

    只一眼,他整个人就当即石化掉了,简直要化成碎片纷纷掉落然后直接消失在这世界上。

    ……嘤嘤嘤,站在榻前,这个时候正无奈的捂住额头的人,不是自家的狮虎虎又是谁啊摔!

    师父什么时候出关的,说好的情侣之间必备的心灵感应呢?为什么没有出现?难道不是师父一出关,他就该马上心中一动、若有所悟么?!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命运大神竟然如此不眷顾于他,所以他果然不是师父的另一半吗,简直心酸到泪流满面……

    但是时隔三个月,终于又看见了师父,忽然又觉得好甜怎么办?狮虎虎一出关就来找他了吗……不不不,等等,这里是师父的居所啊,是他鸠占鹊巢了,明明师父只是想要回来先休息一下才对!

    脑洞大过天的宁夏初小盆友这个时候自己被自己的脑内小剧场刷屏到呆住了,竟然都忘了改换一下自己尴尬的姿势,就那样傻不乎乎的僵硬着保持了好一会儿。

    安于渊看着自家的蠢徒弟这个样子颇感心累,简直都想把自己决定好的话全部吞回心里,全都回炉重造一遍,前面全都加上一个否定以后再放出来了。

    ……此时此刻他面对可不止是宁夏初一个人的呆样,宁夏初身上的那只凤凰纹身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在凑什么热闹,居然也莫名其妙的游动到了宁夏初的脖颈处,愣是从他的衣领里冒出了个头来,这时一双璀璨的赤眸正雀跃的盯着自己呢——明明宁夏初刚才欢快的翻滚的时候它还没有出现的。

    ——刚出关就看到这种令人不忍直视的情况,所以会生出反悔之心也不怪他吧?

    要不要趁着快递还没签收于是直接退货呢?

    想是这样想着,不过最终,安于渊深深地叹了口气,还是迈步走上前去,伸手将宁夏初从那团七扭八绕的被子中解救了出来,捞着已经卡壳的蠢主角同学就像是对待一个超大号的玩偶一样,先是把他放到了榻边,然后顺手给他摆弄了一个舒服的坐着的姿势,最后才尝试着松松手,见绷得跟块木头似的家伙并没有直直向后倒下去,这才放心的理理衣袍坐到了另一边,做出促膝长谈的姿态来。

    虽然他本来是想要回房间修整一下,告知大家自己已经出关,再私下找自家的蠢徒弟好好谈一谈,但是现在既然正好碰上了两个人独处的状况,不如直接开始吧。

    他这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那边谈话的另一个对象却还傻着呢。

    宁夏初的脑袋从他被安于渊温柔抱起的时候,就已经炸锅了,脑内各种绚烂的声影效果不要钱似的撒,最后全都凝聚成了几个闪闪发光的大字:“师父好温柔!”

    师父没有生气真的是太好了,能够被师父这么温柔地抱起真的是太好了,当然……如果能一直赖在师父的怀里不出来那就更好了。

    他晕晕眩眩的样子让安于渊实在不能忽视,想着这都过去那么久了,莫非宁夏初还没有从那份虚弱中缓回来?不,看他刚才打滚打的正欢的样子可不像,那难道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不成?

    本来就笨乎乎的,现在岂不是笨上加笨了,以后可怎么有人愿意要啊……想到这里安于渊卡了一下,心酸的摇摇头,好吧,没关系,再蠢也会有人要的——他现在要做的可不就是这个么。

    怎么光是想想都为以后觉得心塞呢?

    最后安于渊到底是按捺下自己已经发散开的思绪,温声开口问道:“你现在身子可还有哪里难受吗?”

    闻言醒过神来的宁夏初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急忙开口道:“没有没有,我现在活蹦乱跳的很。”说着他还想站起身来,给安于渊演示一下什么叫做“活蹦乱跳”。

    安于渊嘴角不易察觉的抽了抽,伸手制止了自家的蠢徒弟……光是听宁夏初中气十足的声音,他就明白自己是多此一举了,宁夏初说的绝对是实话,不掺一点假的,所以所谓的演示,那是绝对不用了。

    ”这次实在是多谢你了。”安于渊沉默了一下,还是选了一个最中规中矩的开头,“若不是你的辛苦,我这次晋升绝没有这么轻易。”

    被安于渊诚挚的眼神看的脸都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热,宁夏初连忙傻笑着挠挠脑袋开口道:“怎么会,明明是师父你天赋惊人……我就是小小的帮了师父一点点罢了……”说到这里,他才终于反应过来安于渊话中含义一般,眼睛一亮,连声音都提高了一度,“师父您突破了?”

    “对,我现在是出窍中期的修为了。”安于渊含笑颔首。

    “诶,这真的是太好了!”听见安于渊肯定的答复,宁夏初顿时比自己突破了还要来的高兴,笑的见牙不见眼,“我师父就是这么厉害!”

    他笑着笑着,然后声音越来越小,默默的息了声,最后还是忐忑的开口道:“那个,师父,抱歉这些天我一直住在您的洞府里,一会儿我就收拾好,保证跟没人动过的一样!”他的头悄悄地垂了下去,看着自己的脚尖好像上面有着什么花一样。

    作为一只二十四孝好徒儿,宁夏初再怎么岔开话题或者掩饰也到底拗不过自己的心,做不到就这么含混过去,生怕让自家师父心生不快却不能说出来,只好主动认错。

    他垂着脑袋等了很久却都没有等到安于渊的声音,只是听到了一声极浅的叹息,于是他心怀不安的抬起头来,撞入的就是自家师父温润的眼眸。

    师父皱着眉头,那双好看的眼睛中却没有怒意,反倒有些无措和苦恼。

    “你不用这样担心……我怎么会为这怪你。”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也不用收拾,……我确实不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我却觉得也并没有什么妨碍……以后你也不必太在意。”说这话的时候,尽管是出自真心,但是安于渊总觉得自己的声音还是有些不自然,好好的一段话竟然叫他说的磕磕巴巴。

    ……虽然他平日里对宁夏初也多有关心,但是那都是以“师父”的身份。“师父”的口吻,现如今他心中的想法变了,感觉自然也就变了,一时之间,他竟然有些不自在。

    “……师父,你?”宁夏初自然是听出了安于渊话中这隐晦的别扭,更是头脑难得灵光一回,听出了自家师父话中从未有过的暧昧,他的心跳忽然就不由自主的有些急促起来。

    ——这一切不是他的幻觉吧?

    然而无谓的扭捏到底不是安于渊的作风,既然已经决定,那么他就要面对。安于渊轻咳了一声后,再开口得时候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夏初,你还记得之前我闭关时,曾说过出关以后,有些话要对你所说吗?”

    “记得!”宁夏初连连点头,眼睛都不自觉的睁大了些,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的越发的快了,简直恨不得蹦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才好。

    到底是好是坏,就在这瞬息之间了!然而看师父那样的表现……他能否奢望一下这结果是好的呢?宁夏初焦急的在心中把满天神佛全部拜了个遍。

    “你说你一直心悦于我。”安于渊微微垂下了眸子,“我虽一直拒绝却表现的并不决绝,以前我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从情理上来讲,是我不好,竟然一直拖着你……”

    宁夏初火热的心突兀地一凉,就好像有硕大的冰雹从天而降,劈头盖脸砸的他鼻青脸肿,浑身冰冷。然而他颤抖着还是想开口反驳师父的话,告诉他不是他拖着自己,明明是自己缠着他不放。

    ……他只希望自己以后依旧能够缠着师父不放,所以,所以……

    ——不要赶他离开。

    不过到底他还没开口,就被安于渊接下来的话所阻止了。

    “然而闭关的时候我却想明白了,这份不决绝便是我的心对我最大的抗议和警示……它到底不愿我这样罔顾它的心意。这时我倒卑劣的感谢这份拖延了。”说着安于渊又抬起头来,直视着宁夏初的眼睛,“我于情爱之事上并无任何经验,是以竟然迟钝不堪……而若你不嫌弃,以后的路,我愿与你一起探索……”

    宁夏初原本已经不受控制弥漫在眼底的酸意顿时被他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掩饰不住的狂喜。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这竟然是真的么!

    懵懵懂懂的,若不是理智尚存,宁夏初简直要疑心自己是陷进了又一个以自己心中最深的野望来诱惑与他的幻境了!

    这样心愿得偿的美事,竟然真的有一天可以发生在他的身上!上天待他实在不薄。

    宁夏初激动的几乎难以说出话来,只能拼命点头表示自己的欣喜,上翘的嘴角却无论如何都合不上。

    见到宁夏初这兴奋的小模样,安于渊心中不由得又好笑又心酸,生怕他缓不过来,不由得前倾身体,将宁夏初搂进怀中,像是哄小孩子一样温柔的轻拍着他的背脊,安抚他激动的情绪。

    而他对于宁夏初来说果然是最好的镇定剂,没有之一。许久之后,感受着安于渊身上的温度,深深地嗅着安于渊身上的气息,宁夏初终于从飘来飘去的状态中平复下来,脚踏实地的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来。

    简直不能更棒!

    他甚至忍不住想要跑出去绕山跑三圈来冷静一下自己!不过既然现在美人在怀,啊不,他在美人怀嘛……什么都要靠边站啊有木有!

    一旦恢复正常,宁夏初痴汉的性子也就跟着回来了,有了这样梦寐以求的亲密接触的机会,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呢,顺杆子往上爬才是真绝色嘛。宁夏初哼哼唧唧的赖在安于渊的怀波中不愿离开,脑袋也不安分的在安于渊的脖颈间拱来拱去,因为感到之前的姿势不够舒适,还挪了挪屁=股,将自己与安于渊之间的距离降到最低。

    最后,安于渊几乎是用撕的才勉强把宁夏初从自己的身上拽下来一丝丝,当真成了狗皮膏药。

    安于渊只好无奈地摇摇头,放弃让这仿佛没了骨头一样的家伙自己坐正的想法,低声说道:“可是在此之前,总有些特殊的事要让你知道才好啊。”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