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 > 83|番外一:幼龄狮虎

83|番外一:幼龄狮虎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83_83105今天,当宁夏初开始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好像不一样……困倦的摸索了半天,他终于猛地睁开眼睛,把目光移到了自己的怀中来。

    ——就是这里的手感格外与众不同!

    以往每日清晨,明明都是他缩到狮虎虎的怀抱里醒来的,今天怎么没有了那温暖的怀抱不说,自己胸口处还有着软乎乎的一团不明物体存在似的?

    嗯,摸一摸,除去衣物的触感以外,内里的手感居然还是一级棒的超顺滑。

    宁夏初不看还好,一看简直吓得不得了。宁夏初目瞪口呆看着正严肃着面容气呼呼看着自己的……小家伙,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他家俊美的狮虎虎——昨天晚上还做的他不要不要的狮虎虎,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这么一个萌萌哒的小孩子了!

    瞧瞧这精致的小眉眼,满满的都是狮虎虎的影子……从小就这么软萌,怪不得将来长大了以后是那样的大美人,迷得他神魂颠倒。

    咳,等等,他好像跑题了……虽然狮虎就算是这样小不点的样子,也是炒鸡萌化人心啦,但是、但是,果然重点并不在这里啊摔!

    重点明明是狮虎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

    “……师、师父?”宁夏初试探着小声发问道,虽然外表是逆龄化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过师父的智力不至于也退化到了这个阶段吧?

    救命,孩子要怎么养来着?

    ——而且别说,对着明显只有五六岁的小不点唤师父,这还真有点羞耻paly的感觉呢嘤嘤嘤qaq。

    “嗯。”不过还好,看起来此刻回应了他的师父明显还是保留着原本的智力和记忆的……就是好像很不开心。

    ……不过确实,任谁一觉醒来变成了小孩子都不会高兴的。觉得已经完全领悟了自家师父心情的宁夏初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紧张的问道:“师父,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安于渊顿时被宁夏初这个问题问的愈加烦恼了……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好好的,一个夜晚过去他就变成了这个模样,好在他心中莫名其妙却模模糊糊地明白自己这个样子并不会持续的太久,大概明早就又能变回来,不然此刻就算他心性再好,也早就沉不住气了。

    否则还要从一个小孩子的模样逐渐开始长大什么的,这足以逼得任何人抓狂。

    不过,在此之前……“夏初,你是不是能把你的爪子从我身上拿掉了?”安于渊说完就无奈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此刻正在突突的跳个没完没了。

    这样心塞的感觉他真的是好久都没有体验过了,然而安于渊却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想念它。

    #我家曾经的蠢徒儿、现在的蠢道侣总是这样让人想要挥袖遮面肿么办!#

    自己都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宁夏初这个熊孩子的手还正放在自己的肚皮上揉来揉去,看他的表情,居然还无辜的好像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一样……就算两个人早就已经是道侣,最亲密的事情都不知道做过了多少次,彼此间身体上的什么地方也都算是见怪不怪了,但是此刻安于渊莫名其妙就是觉得自己不仅脸有点红,就连耳垂都有些发烫,感觉要没脸见人了一样。

    宁夏初也瞬间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终于发现了自己等同于调戏的行为,立刻把自己不安分的爪子缩了回来,然后可怜兮兮的凝视着安于渊……咳,师父你听我解释,不是我要动手动脚,而是我的手它受到了来自你肚皮的诱惑、自己无意识的在跳舞!

    真的,酷爱看我真挚的小眼神!

    看着宁夏初那特意搞怪的模样,安于渊到底是没有办法狠恼他的,也只能头疼的揉揉自己的脑袋,然后将自己感应到的东西都说与宁夏初听……他不可能忍心让宁夏初一直这么担忧的。

    果然,闻言宁夏初立刻松了一口气。但没了对狮虎虎的担忧,宁夏初的关注点顿时就移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咳咳,之前就一句话他还没注意到什么,但是刚才狮虎虎那一长段话说下来,他瞬间就被自家狮虎这种从未见过的这种奶声奶气给秒到了,顿时再也忍不住心底的萌动,嗷嗷嗷的就抱住狮虎在床上打起了滚儿,左边蹭三圈,右边蹭三圈,再从床头滚到床尾来一圈!

    嘤嘤嘤我家师父怎么可以这么萌!这简直就是犯规有木有!鼻血、鼻血都要流出来了啊摔!

    平时的狮虎虎就已经是杀器级别了,团子样的狮虎虎更是大杀器不解释!

    宁夏初打了鸡血一样不亦乐乎的玩了很久以后才终于放过了自己怀中的狮虎,然后他就呆了……当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狮虎负手而立瞪着他,这个时候满脸都是“我很生气”几个大字。

    ——安于渊感觉自己身为师父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啊、不,是粉碎了个彻底。

    这副模样要是原本的安于渊来做自然是很有威慑力的,奈何现在他是一副孩童的模样,顿时宁夏初的关注点都停留在“哎呀,师父的眼睛瞪得好大好可爱!”“嘴巴也稍微有点嘟起来了,天了噜简直萌炸了!”等等上了。

    虽然他嘴里一直在喋喋不休的道歉,但是熟悉宁夏初至极的安于渊一眼扫过去就能够明白宁夏初心中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安于渊顿时觉得自己不能再停留在自家这个神奇的队友这边了。

    ——他决定去找林玉墨和水清浅,作为女孩子,她们总该温柔些……的吧?

    怀着这种美好的想象,安于渊努力用冷面摆脱宁夏初的各种嘤嘤嘤攻势,坚定的要去动身……半天过去了,眼见着师父是决心已定,明白自己的魅力已经不足以留住师父了的宁夏初,最后也只能死缠烂打的改变了策略,以“师父你不能就这样出去,不然让普通教内弟子看见影响不好”的话,争取了自己“御用座驾”的地位。

    变成孩童的身形以后,安于渊确实不好调动体内的真气——他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太稚嫩,承受不住这种压力的。最后没办法之下,他只好同意了宁夏初的想法,让他把自己裹到怀里去,再悄悄的带去林玉墨和水清浅那里。

    然而,在走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夏初,帮我把身上的衣物缩小些罢。”安于渊努力绷着脸,不要让宁夏初看出自己几近崩溃的表情来。

    ——变小之后,之前很是合身的贴身衣物,现在看来就像是口袋一样的巨大,稍微动一动就要被埋在衣服堆里挣扎半天,简直太可怕。

    安于渊发誓,他之前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把衣服视为必须要打倒的怪兽的一天。

    宁夏初也很努力的忍住了自己丰富多彩犹如怪蜀黍一般的内心戏,乖乖的按照安于渊的吩咐,帮他一遍遍调整了衣物,直到合适为止。

    ——嘤,这种时候他就很怨念为什么修真界没有相机这种神器的存在了,不然狮虎之前那神萌的模样就能够永久的作为他的小珍藏存在了有没有!哪里像是现在,没有了就是没有了,将来要是想要怀念,也只能费劲的从自己的脑海里扒拉记忆。

    不过放心,这种情形他一定会记忆的特别深刻的诶嘿嘿!

    宁夏初脑子里想七想八的,手却并不慢,把师父的衣着收拾利索以后,一把将师父抱入怀中,又用一个小毯子完全遮住了师父的身形,这样从别人看来,也只会疑惑他怎么没事抱着个球走来走去罢了。

    而他身为行云教大弟子和“掌门夫人”,这教中怕是还没有几个人能够有资格跑来对他问来问去。

    ——哼,他家狮虎就算是球,那也是最美貌最昂贵的那种,尔等鱼唇的凡人就默默的仰望吧,就是不给你们看真容!

    飞快的走到了林玉墨的住所处后,因为林玉墨毕竟是女孩子,恐有不便之处,宁夏初象征性的敲了敲她的门,在得到了“请进”的回复以后这才推门而入。

    一进入,他就发现,好家伙,除了林玉墨,就连夏轻归和水清浅也都在,除了少了一个余向木,大家这是全都凑齐了的节奏?

    因为大家的关系很亲近,宁夏初小心翼翼的从自己怀里把安于渊抱出来放到了椅子上以后,没有任何隐瞒的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他还不忘怨念的看了一眼林玉墨和水清浅,哼,就是这两只,居然引得狮虎虎为了她们居然抛弃了自己!

    林玉墨和水清浅却完全没有精力去注意宁夏初这饱含着内心情感的一眼,她们的目光都集中在安于渊的身上呢!就连夏轻归也不例外。

    场面静止了几秒,心理强大如安于渊者一时在这样古怪的氛围里也有些承受不住,他清了清嗓子,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没想到,这一下可算是打破了某种平衡一样,立刻林玉墨和水清浅就扑了过来。

    安于渊顿时就呆住了,原因无他,这两个被他认定是可以温柔对他的姑娘,此时此刻倒显得比宁夏初之前还激动些一样,团团围住他看来看去,脸上明明布满微笑,安于渊却总觉得瘆的慌,就好像她们下一刻就会伸出魔爪来一样。

    “玉墨、清浅?”安于渊试图唤回她们的一些理智。

    #说好的软软哒妹子们呢?#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作用,下一刻在两位姑娘通过眼神的激烈交战以后,他被取得了胜利的林玉墨微笑着抱进怀里了。

    安于渊伐开心的挣扎来挣扎去,很是苦恼,他明明自己会动,只是变小了又不是生病了,为什么每一只都要把他抱来抱去的……这样下去,成何体统。

    ——最重要的是,等到他恢复正常以后,怎么冷静从容一如往日的面对大家。

    形·象·呢·?

    水清浅犹不放弃,眼珠子一转就要把自家的阿白唤进来哄安于渊玩,被安于渊坚定的拒绝掉了。

    ——心好塞,这种哄小孩子玩的把戏就不要用到他的身上了好吗?总感觉修士的整体形象都被他给默默拉低了……

    而夏轻归也不甘寂寞暗搓搓的凑了过来,眉眼弯弯地捧起安于渊的手看来看去,还试探性的揉一揉,满脸都是遮不住的好奇,然后不知道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的柔情藏都藏不住似得突然仰头偷瞄了一眼林玉墨。

    安于渊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夏轻归你这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想你和玉墨未来孩子的样子,但是能不能别拿我做模本好吗?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长辈。

    这世道简直没法活了!

    安于渊木着脸感受到了来自大宇宙深处满满的恶意。

    ……

    不过片刻,安于渊就深切的感受到了自己来此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宁夏初一个熊孩子的话,现在他面前则是足足站了四只。

    一只比一只熊,哪里有半点懂事的样子。

    别转头,说的就是你们!

    安于渊满是心酸的瞪了一眼林玉墨,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刚才抱着自己的时候还特意掂了掂他的分量——魂淡!

    他又把视线转移到水清浅的身上,除了试图用阿白来哄他以外,这姑娘还试图使点妖法来逗他开心——别说你是凭空变出一树的樱花来,哪怕现在给我弄出数以百计的樱树来,我也绝不会大惊小怪的好吗。

    不管解释了多少次他的心智一切正常,为什么她就能一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的坚持下去呢——他不是尔康,萌妹子也并不是紫薇啊。

    夏轻归这家伙也真是伤透了他的心,显然是有了妹子忘了前辈的典范,哪怕是顶着他怒视的眼神呢,夏轻归也能一直保持着自己脸上温柔的笑颜,违心的奉着“林玉墨说的做的都是对的,不是对的我也要相信那是对的”的信条,不动声色的连连附和。

    安于渊苦恼的揉揉额头:虽然看见你们小情侣甜甜蜜蜜作为长辈我确实很开心,但是如果我变成了你们秀恩爱的“道具”的话,我怎么就有点不开心了呢。

    再回头看着宁夏初的时候,安于渊捂着心口莫名的就觉得这孩子突然特别顺眼起来了——果真是有对比才会有反差,宁夏初这家伙虽然“熊”,但他的程度好歹还比这几只要强点的样子是不是?

    如果非要选择的话,他选择死亡……啊,并不,他选择宁愿和自家蠢道侣默默的呆在一起。

    安于渊这种心情在林玉墨突然抬头接到传讯,说余向木有事要找他们,也即将过来的时候达到了顶峰。虽然他的这个小弟子总是特别老实本分,很是让人省心,让他把自己在宁夏初这个*型徒弟身上缺失的师父该有的成就感都找补了回来,但是吧……安于渊现在觉得自己已经不愿相信任何人了。

    而且,越是面对老实的孩子,越不想给他留下这么画风清奇的印象不是吗?

    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般的,安于渊丢给他们一句“别告诉向木我来过。”就主动抱着宁夏初的脖子,要求他带自己离开了。

    而宁夏初自然没有任何异议,嗷,刚才看着小伙伴们居然敢对着自家的狮虎虎那样上下其手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啊摔,不知道在心里呐喊了多少句“嗷,那是我的,你不许碰!”“嘤,不许揩油,师父的豆腐只有我能吃!”

    痛心疾首的心情不亚于农夫看着自家水灵灵的大白菜被几只小动物围着转来转去的恐慌。

    喵的,就算是只少了一片菜叶,或者只是蔫了那么一丢丢,那也足够让他心疼到眼泪掉下来了。

    现在狮虎虎主动醒悟过来,要逃离魔窟,宁夏初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果断一把将幼龄版狮虎虎捞进怀里,又蒙上小毯子,在林玉墨他们恋恋不舍的表情里,耀武扬威的抱着自己的“战利品”走掉了。

    ……

    再次回到居所以后,安于渊终于“被”认清了现在自己就是一个移动杯具的事实,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不再折腾了。

    ——安于渊只是沉下心来静坐而已,但是对于从侧影去看他的宁夏初而言,此刻师父父那高大……啊,并不,那圆滚滚的身影也硬生生被他看出了一抹难以言说的忧郁来。

    嘤,#师父是颗糖,甜到忧伤#

    ……简直令人心尖儿都疼的发颤。

    宁夏初在这种时候果断贡献出了自己宽阔的怀抱,满脸都是让我来安慰你的空虚寂寞冷的大无畏表情——然后在凑过去的时候被安于渊捂着额头不忍直视的一爪子直接拍开脸。

    ……他正沉思人生沉思宇宙的终极呢,乖,不要闹。那边玉瓶里有丹药,拿着当糖豆吃打发时间去吧。

    宁夏初嘤嘤嘤地捂住了脸,为什么他突然从师父那张无辜的脸上看出了哄小孩子的敷衍——看看身形,到底现在谁更像是小孩子一点啊摔!

    师父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违和感君的感受呢……

    ……

    虽然被师父狠狠的嫌弃了一把,但是宁夏初却并不气馁,他就这样无所事事傻不拉几的捧着脸盯着安于渊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后,眼珠一转,瞬间迸发出了新灵感。

    说做就做,他翻箱倒柜的找出自己的衣服,改行做起裁缝来。

    而那边,安于渊在好久没有受到宁夏初的打扰以后,也不由得心中觉得不安稳起来,反而自己转头去看宁夏初了——依照他的经验,宁夏初半天没有闹出动静的话,只有两种情况,要么他睡着了,要么就是去做坏事了。

    这个时间点宁夏初睡觉是不太可能,做坏事的话……安于渊心中一下子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夏初,你在做什么?”安于渊看着宁夏初手中的一堆布——暂且忽略它们被弄的乱七八糟满是窟窿的样子称它们还是布吧,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咳,我想给师父你弄点装饰……”宁夏初一脸心虚的把东西往自己身后藏,讨好着对着安于渊笑着。

    安于渊忽然觉得自己有点醉了,宁夏初你是男孩子不是姑娘家,喜欢换装play也不要弄到我身上来,虽然我现在没有真气了,但是你敢弄我就扑过去咬死你哦。

    说的可都是真的,面子这东西,大不了他不要了。

    安于渊自暴自弃的瞪大了眼睛。

    ……

    鸡飞狗跳的好不容易终于捱到了晚上,安于渊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下总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了吧,却没想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得安生。

    安于渊是恨不得两眼一闭直接就这么睡过去,这样再睁眼的时候就已经天亮变回了原本的样子,但是宁夏初却依依不舍极了,大半夜的也不睡,就这么睁着一双眼睛鬼鬼祟祟的在安于渊的脸上巡视来巡视去,当真是看一眼少一眼。

    “……别看了。”安于渊捂住脸不抱希望的阻拦道。

    ……所以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呢,明明都看了一天了。

    宁夏初这时候却突然低声开口道:“师父,我是忍不住在想,你说我们之间如果能有个孩子的话,是不是就会是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他的神色在夜色里并不清晰,反倒是眼中温柔闪动的光格外引人注目,“就像是师父小时候的翻版,聪明乖巧又漂亮可爱,大家都会恨不得把他宠到天上去。如果我是个女修或者师父当初找的不是我的话……”师父说不定此刻就已经会有那么一个孩子存在了。

    他话尾的音很轻,但是在安静的夜里还是异常的清晰。

    “没有这种假设,你就是你,不是什么女修不是什么别人,就是宁夏初。”安于渊心中一动,打断了宁夏初没说完的话,也顾不上自己现在是个小孩子的样子,滚动起身子凑到宁夏初的胸口给了他一个笨拙的拥抱,“孩子不重要,我只要你。”

    稚气的声音却掩不住话中独属于成年人的认真。

    宁夏初心中被夜晚所催生出来的感伤顿时被师父这个温暖的拥抱彻底吹散了,他微笑着回想着刚才师父“笨手笨脚”像个团子一样滚过来的样子,眼中也浮现出温柔来,应声道:“好。”

    “咳,睡吧。”看见宁夏初眼中的笑意,安于渊也回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来,他尴尬的眨眨眼睛扭过头,掩饰着自己脸上的热度催促宁夏初道。

    宁夏初这种时候当然也不会去戳破自家狮虎虎的薄脸皮,他轻轻地闭上了眼,却弯起唇角在心里把刚才的情景重现了好几遍,牢牢记在了心间。

    ……

    “早安。”第二天早上醒转归来,宁夏初一睁眼就看见了自家师父俊美的容颜,顺便感受到了那个熟悉的怀抱——师父变回来了。

    在略有惋惜的同时,宁夏初却又忍不住自己心头的欣喜,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而看见自家蠢徒儿初醒还有点迷糊的模样,安于渊含笑探过头去,给了他一个缠绵的早安吻。

    ——今天也是一样的甜。。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