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2章 夺舍重生

第2章 夺舍重生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

    主院的通道仿佛有无限长,两边悬挂着青铜烛台,稍稍映照出了梁欢冷漠狠辣的脸孔。

    走在暗道中,梁欢心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算计,这常老鬼已然是风中残烛、离死不远了,如今的夺舍也不过是孤注一掷、釜底抽薪之计,能不能成功还两说,就是成功了,只怕他也有好一段虚弱时间。自己只消再忍耐一会儿,这苗王常家,可就要改姓梁了!

    想到常家库房中数之不尽的宝贝金银和那着实妖娆温婉的少年常珩,梁欢眼中闪烁精芒,更是志在必得。

    走了约莫有盏茶功夫,梁欢才看到了一个不大的静室,那静室清静空荡,本也没有什么,但放在灯火辉煌的常家就显得颇为寒酸小气。静室地面上放着两个蒲团,其中一只上正盘坐着一个须发皆白、宽衣大袖的老者,梁欢瞳孔微缩,手心里阵阵冷汗,这老鬼,竟已然有了丹心境的修为!

    “梁道友,你来了。”常老鬼抬头对他笑笑,乌青乌青的面皮却是唬了梁欢一跳,怪不得这老不死的急欲夺舍,他这壳子,可远不止寿元将近那么简单。

    梁欢迟疑道:“老祖......可是中了玉毒?”

    常老鬼长叹口气,不无唏嘘:“道友慧眼。说来惭愧,数月前那苗王山脉玉群躁动,我料想其中约莫出了五阶青玉乃至更上等的玉种,便只身进入玉脉中。熟料玉王不曾找到,却碰到一只玉鬼,它身俱贪毒,我却是一个失手......唉,落得如今这步田地啊......”

    梁欢心头震动,人世间共分东木、南火、西金、北水、中土五大部洲,修仙士如过江之鲫、不知凡几,皆依靠玉脉而生。如今玉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一条中型玉脉能出个十几斤青玉已是难得了,其上可称玉王,传说中的极道白玉、魔杀黑玉、混沌灰玉如今更是罕有人知,若非梁欢早年有过奇遇,想来也是从未听说过这些玉中奇种。

    灵玉虽好,却是天生地养,自有其独到之处。玉俱五德,分别为仁义智勇洁,各有妙用,尤其是俱洁德的灵玉,听说更是能助修士悟道,十分稀奇。与之相对应,玉中生鬼,俱贪嗔痴恨恶五毒,稍不留神沾染了便是大道尽丧,再没有长生的可能,是以特别为修士忌惮憎恶。

    没想到,这常老鬼竟是中了玉毒!

    梁欢心中狂喜,任你修为绝顶,碰到玉毒,还不是一个死字收场!

    他心里是这么想,面上却不露分毫,肃容道:“老祖不必挂怀,如今小人正是为您寻来了这夺舍之躯,有了他,老祖还怕这区区玉毒不成?”

    常老鬼哈哈一笑:“道友说的不错,是老夫着相了。道友快快将那少年带来我看看,若是与我常家心法相合,说不得要重重答谢道友才是!”

    梁欢不疑有他,盘腿在蒲团上坐下,将胳膊下的少年平放到地上,常老鬼从袖中伸出一只枯瘦乌青的爪子探住少年的丹田,半晌,眼中却是爆发出一阵璀璨神光:“嘿嘿嘿,梁道友,你果真就是老夫的那个契机啊!你的命和这少年,老夫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你说什么——啊——”梁欢悚然一惊,正要跳起,迎面却袭来一团青气正打在他额上,那青气看似平常,刚一碰到他皮肤却像凿子般狠狠钻进他血肉里,疼地他大叫一声栽倒在地。

    常老鬼嘿然一笑,浑浊的双眼竟倏然变作青黑,十分可怖,梁欢颤抖着嘴皮子:“玉、玉鬼——你是玉鬼!”

    玉鬼勾起嘴角,阴森道:“果然有几分眼力,不愧是我一开始相中的肉壳。”

    梁欢目呲欲裂,只觉钻进身体的玉毒厉害地无以复加,片刻便能将自己化作一片血水:“你、你言而无信!”

    玉鬼淡淡道:“道友心里最初存的不就是杀人夺宝的念头吗?又何必在我这儿装正人君子。何况我鬼族,可从未有信义一说,看在你替我寻来的这少年资质不凡的面子上,老夫必定留你一道全尸。”

    梁欢被气得仰面吐出一口血,生生疼晕了过去。

    玉鬼枯瘦的双手自昏迷的少年身上拂过,眼里满是贪婪赞赏:“单系冰灵根,人族里少有的好资质!有了这具壳子,老夫再也不必困在这苗王山中,哈哈哈!”

    说毕,双手结印,自常老鬼眉间飞出一团乌青光芒,隐隐似个人形,一头冲入少年额中,竟是这就开始夺舍了!

    地上一直平静躺着的少年兀的手脚抽搐挥舞起来,始终握在右手掌里头的那块灰色石头磨破了少年掌心的肌肤,鲜血丝丝缕缕地渗出,却被灰石尽数吸收,少年的血被那灰石如无底洞般地吸取着,他的脸色渐显苍白,那石头却泛出妖异的蒙蒙灰光,一点点融化在少年的掌心。

    少年额中青灰两色相持不让,一时竟是谁也争不得上风,玉鬼的神识十分吃惊,没想到这尚未踏入仙途的少年魂魄竟已有这般惊人威势,心中却更是喜欢,一心要吞吃夺舍了他。

    梁欢闷哼一声醒来,玉鬼心神皆系在夺舍少年之上,他身体里作祟的玉毒多少减轻了些,但这毕竟不与寻常玉毒相同,乃是玉鬼的本源之毒,他只怕是没几时好活了。

    梁欢心里头恨得滴血,他本就是个心狠手辣的散修,若非如此,也不可能在毫无门派帮助的情况下短短数十年修炼到道一境大圆满,如今玉鬼断了他的生路,他能放过这玉鬼才是真的见了鬼!

    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紫芒莹然的锥子,梁欢逼出一口心头精血,喝道:“去!”

    紫锥发出一声刺耳尖啸,狠狠砸在少年眉心之上,那青光发出一声惨叫,却是于须臾倒飞而出落回常老鬼体内,那老鬼猛然睁眼,连吐几口黑血,然而神识受创又哪里是这般轻便简单的,纵然玉鬼一族体质特异也抵抗不住,不过片刻便就地坐化了。

    梁欢艰难地笑了一下,这才彻底软倒,气息渐绝。

    兔起鹘落,静室内生出的数番波折外头却全然不知,常家人还满心以为自家老祖能夺舍成功,再庇荫他们家百年千年呢。

    黄昏时刻,夕日薄红,静室中一片宁谧,唯有那少年右手中仍泛着蒙蒙灰光,那块灰石已然化没了,少年的胸膛微微起伏,片刻之后,睫毛抖动,竟是缓缓地睁开了眼。

    若是梁欢还活着,定然能瞧出他的眼神,与先前那天生痴呆的少年究竟有多大的不同。

    “一梦千年......”少年举起了手掌默然念道,他的神情冷漠,目光干净,仿佛带着一股绝然于此世之外的宁静悠远。

    “可惜了那少年......”少年轻轻叹息,眸光扫过地上躺倒的二人,玉鬼和梁欢满身是毒,他不敢碰,倒唯有那先前显出不凡之相的紫锥躺在地上静静散发光芒,他拾起放在掌心细细查看,喃喃道,“这便是此地修者之物,若没有它,我活不了。”

    少年随手扯下一片衣摆包裹住那紫锥,长身立起,初醒时的迷茫已然尽数散去,他四下环顾,果在静室角落了发下了一个并不起眼的木箱。木箱里放着少许衣物、几个储物袋和几个木质盒子,少年随手打开看了看,果不其然,都是那常老鬼搜罗来的高阶玉石。

    这静室看似普通,实则暗藏机关无数,倒是常家一等一保险安全之处,常老鬼疑心病重,想来这些宝贝也只有放在身边才能安得下心。

    少年随手换上那身新制的黑色广袖大袍,挽起一头乱糟糟的黑色长发,将那些小盒子一并收入储物袋中,方转头看着地上二人,指尖弹下一点净火呼啦啦烧成一片,眼神仍如最初那般冷漠清静:“作恶多端,死得其所。”

    常家老祖出关了!

    常一鸣得知这个消息,连鞋也来不及穿好便携妻带子冲到了主院。

    主院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美貌的婢女往里端着热水、花瓣、香精等物,整个常家的修仙者都侍立在院中,虽不敢越雷池半步,却个个面露喜色。

    “一心,老祖呢?”常一鸣见妹妹站在最前头,忙上前问道。

    常一心和常一鸣是他们这一辈子弟里老祖最疼爱的两个,常一心身俱木水双系灵根,如今才二十五便有道一境中期的修为,很是了不得。常一鸣则是因了身居长子之位,为人机灵能讨他欢心,修为也算不错,更是有常一心这个同胞妹妹帮衬着,这才坐稳了家主之位。

    兄妹二人一向关系亲近,常一心带了微微的笑意:“老祖刚出关,嫌那少年身上脏污不堪,如今正在沐浴。”

    常一鸣兴奋地搓着手掌:“老祖成了?”

    常一心笑道:“哪有不成的道理?老祖修为通玄,便是天王老子也翻不出他的五指山去。”

    常一鸣险些一蹦三尺高:“正是正是的!那梁仙师呢,正要好好地谢他!”

    常一心当即收了好脸,冷哼道:“谢?要不是他,老祖哪至于元气大伤,如今跌落道一境巅峰修为!幸而老祖福运加身才将那梁欢镇杀了,否则咱们梁家,哼,还不知道能怎么样呢!”

    常一鸣大为吃惊,连忙追问起事情缘由来。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