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8章 绝死之地

第8章 绝死之地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

    南火部洲夏季的雨水丰沛而热烈,既不如春雨那般缠绵,也不似秋雨那样萧冷,反倒带着一股子野火似的爽利,从天际云端泼洒下来,淹没了人世间重重锦绣楼阁。

    “付爷爷,咱们还没到吗?”帘子略微动了动,一个乌黑的小脑袋探了出来,瓜子脸上一双明秀的大眼睛眨一眨,可爱得几乎能让人心软得化成了水。

    驾车的老者抖了抖眉毛,温和地笑道:“孙小姐快快进去,这雨水寒得很,莫要着了凉。眼下我们已到了苗王山外围,再有一会儿就能到玉脉了。”

    小女孩瘪了瘪嘴:“哦......付爷爷,珏儿想小夏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带小夏一起走?”

    常付苦笑了下,如今常家的局势,连人都快顾不上了,何况一只稍许会说几句吉祥话儿的扁毛畜生?老者摸了摸小女孩儿柔软的头发,柔声劝道:“鹩哥畏水,这么大的雨恐怕将它冻死了。过两天付爷爷再陪孙小姐回去接小夏好不好?”

    常珏小脸上带出一些担忧:“可是、可是宅子里没有几个人了,小夏要是饿了相吃东西可怎么办?”

    常付将她往马车里推了一推防止她被雨水淋到,看了看天色才轻声说:“你珩哥哥不是在府里吗?临走前我让人把鸟笼拿到他那儿去了,孙小姐不是总说珩少爷细心吗,想来不会有问题的。好了好了,孙小姐快进去吧,付爷爷要赶车,跟不上前面队伍咱俩可是要挨老爷骂的。”

    常珏缩了缩脖子,似是很怕被常一鸣教训,犹犹豫豫地看了常付一眼,想着往日里常珩一向待她那小鸟儿好,还时常来自个儿院子里逗小夏说话,也就有些放下了心,打了个呵欠钻进帘子里去了。

    常付甩了下马鞭,想到临走前老爷有关常珩的那番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高喝一声驾驶着马车向前驶去,车轱辘在泥泞山路上轧出两道深深的辙子。

    这场暴雨是夜里忽然下起来的。

    玉止戈觉得天道跟他大概是好不了了。

    常家凡人居多,真要避难也不可能唯有几个修真的撤走,常一鸣左看看右看看几房妖娆小妾哪个都不肯撇下,库房里数百件贵重物品更是恨不能都揣在身上带走。若非常一心眼见她这个不成器的哥哥连房里那扇金镶玉的屏风也想搬上马车发了大火,横刀立劈了张八仙桌,只怕他们这会儿还没能上路。

    整合来整合去,这车马队伍也有七八米长,走在夜色中虽不算多醒目却也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暴雨更是大大拖累了他们的前进速度,玉止戈飞在半空,望着下方缓慢前进的车马队伍,眼里生出几分烦躁焦急。

    “阿止何必一味护着他们?不妨都叫我收取了,也省得添这许多麻烦。”阿昔的声音自刺青中传出,听上去倒有一丝不合时宜的慵懒。

    玉止戈皱了皱眉,答道:“我承了常家老祖的情,合该还这一报。”

    阿昔自是知道他说的乃是夺舍那段因果,常老鬼是因,玉止戈却得了这个果,天道有数,说不得就给他记上了这一笔,来日将应在玉止戈的天劫之中。

    “果报果报,果真是立刻就要来报。那常家小畜生害你在先,你缘何不处置了他再走?”

    玉止戈望着隐没在夜色里苗王山黛黑的剪影,遁光又快了一些,只说了一句:“常珩虽是私生却仍是常一鸣的儿子。”

    阿昔是个聪明人,一下子也就明白了。只是他隐约记得在自己并非这石中之物的岁月里,举手投足都有使山岳崩倾、江河倒转的通天能力,所谓一力破万法,任何阴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他从未想过这些,一开始转不过弯来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心中对玉止戈越发好奇起来。

    这个人看似冷心冷情,有些东西却比自己这个活了不知多少个春秋的老鬼通透多了,实在是......有趣极了!

    又过了盏茶功夫,苗王山玉脉入口数丈高的石碑渐渐露出个轮廓,玉止戈一喜,按下遁光,落在了队伍最前头。

    “老......玉师,辛苦了,进来喝杯热茶吧。”常一鸣听见声响,忙探出半个身子,见落在车辕上的果真是玉止戈,脸上立时堆满了笑殷勤说道。

    玉止戈看了他一眼,唤常一心出来,从腰上解下一个储物袋递给她:“里头有一套阵旗和几块四阶绿玉,你自看了玉简过去入口布置。再叫上常琰,他修为高些,兴许能襄助你一二。”

    常一心忙应下,去后头寻来常琰,常琰是个模样清俊的青年,实力稍逊于常一心,却也有道一境中期的修为,同样很得真正的常老鬼的喜爱。

    常琰向玉止戈见了礼,才与常一心匆匆赶去入口处,玉止戈想了想,还是架起遁光飞到天上,他的心里头有些不安,却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了什么。

    常家老祖留下的那套阵旗名为罗睺十狱杀阵,来头不小,似乎是当年他完成了某个极难做的门派任务,内门中一个地位甚高的真婴境长老赏赐下来的,一直被他当做压箱底的宝贝。玉止戈当初从静室的箱子中得到的宝贝不多,这套杀阵算是其中最珍贵的,只是好钢用在刀刃上,他也不求别的,能多护住他和常家一时片刻便已经足够好了。

    常一心和常琰是修道的奇才,两相研讨借鉴,不多时也就吃透了这阵旗布置的窍门,风风火火地在玉脉入口处排布起来,倒是常一鸣看着他俩心里憋屈得厉害。

    常家的人陆陆续续进入玉脉,赶了半夜的路,众人都困极,几个小的几乎都是被人抱进去的,许多常家子弟其实心里还不太明白这次举家迁徙的原因,只是隐约知道事态严重,又碍于是老祖的命令,不敢违抗罢了。

    玉止戈见几个最重要的有灵根的子弟和大部分人都平安进了洞,苗王山内除了雨声轰隆却仍是一派安宁,微微皱了皱眉按下心头那份鼓噪,只当自己是思虑过甚,当下也收起长风剑走向洞口。

    正要与启动杀阵的常一心打个招呼,忽见她面色扭曲,背后传来一声大喝:“小心!”

    玉止戈下意识地转过头去,一道阴冷灰光迎面重重劈在他身上,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飞而去,眼见要进入洞口,旁侧却横生出一双手来把他推了出去。

    玉止戈狠狠砸到地上,“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小指粗细的雨水混着血丝从他眼帘盖下,少年有些艰难地睁大了眼,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阴冷笑着夺过了常一心手里的绿色灵玉摆到了阵眼处,黑红两色灵光在入口处倏然亮起,将那男子面上阴鸷狠毒与常一心不敢置信的神情照得纤毫毕现。

    常一觉!!!

    玉止戈又咳出几口混着脏器的鲜血,撑着虚软的双腿爬起,天际一道灰色遁光正如流星般临近,能在百里外御剑伤人,来者修为恐怕至少在半步真婴!

    少年勉力驾起长风剑,头也不回毫无留恋地朝远处飞去,一命换一命,如今的他,再不欠常家分毫!

    玉止戈边飞边从口中咳出鲜血,那一剑已然伤了他道基,其中更有一丝阴晦脏污之物,这会儿正不断侵蚀着丹田和金丹,让他十分不好受。

    “阿止,你可要紧?”阿昔在刺青中焦急喊道。

    玉止戈尚是头一次感觉到他如此明显的情绪波动,咳了几声才缓缓道:“丹田半毁,经脉俱碎,只怕再有片刻便撑不住了。”

    阿昔冷笑道:“要你老好人助那常家,他们分明已经烂到了根子上!来人修为在半步真婴,你可想好怎么办了?”

    玉止戈冷眉冷眼,浑然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无法,唯战而已。”

    阿昔沉沉地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只这一会儿的功夫,那半步真婴的修士就追到了近前,玉止戈见他头脸都裹在一袭黑袍之中,周身却是冲霄魔气,忍不住缩了缩瞳仁,越发觉得不妙起来。

    “桀桀桀,怎么不跑了?老祖那一剑的滋味不好受吧,这会儿是不是觉得丹田里有东西在蠢蠢欲动地往外钻啊,桀桀桀!”黑色兜帽下传来的嗓音粗噶沙哑,仿佛两只生锈的齿轮绞拧在一块儿,震的人气海翻腾欲沸。

    玉止戈眼神冰冷,脚下遁光时有时无,如今他连支撑着散发护体光罩的灵气也匮乏,滂沱的雨水劈头盖脸地浇了下来,一袭单薄黑衣贴着身形,脸色素净,越发显得黑白分明、清静淡薄,略略咬了咬嘴唇逼出一丁点儿嫣红来:“老祖手段高明,如今我也只求死个明白,省得到了阎罗殿却不知该报谁的名号好。”

    那半婴大笑几声,似是被他取悦,收了那音波魔功,细细打量起跟前儿这个少年来。

    玉止戈这肉壳皮相上乘,如今又是一副病弱西子胜三分的模样儿,竟使得这半婴修士颇为心动。他本就是个色中恶鬼,也从不拘男女,这少年根骨奇佳,尚在总角,端的是一个绝妙的鼎炉,不由心中痒意更胜,越看越是喜欢。

    黑袍人凑近了些,顿觉少年身上有股好闻的冷香,连雨水都遮挡不住,眯眼半真半假地笑道:“小娃儿好识时务,你白日杀了的曲齿宫女子乃是我一心头好,老祖爱你皮相动人,欲要叫你替代她,你若是识相交出宝贝、跟了老祖,我便饶你一命可好?”

    玉止戈微微垂头,颈子上漫出些许晕红,细声道:“老祖说的,我自当无所不从。只是阿止受了重击如今身子虚弱疼痛得厉害,老祖可否扶我一把。”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