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33章 世间人魔

第33章 世间人魔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

    玉止戈甫一睁开眼,便瞧见明丽的日光洒落床前,给正在打盹的守心描摹出一层茸软的金边,透出一些温馨轻柔的味道。

    一段将开未开的早杏自窗格中探入,浅粉的花苞圆润可爱,几片碧生生的叶子支楞八翘,带着一股子勃勃的生气。

    玉止戈抓着被角有些微微的惊愕与怅惘,他这一睡,竟是直接睡到了初春。

    “嘭——”

    “哎呀,糟了糟了,师叔的药!”

    守心撑着头的胳膊忽然一歪,脑袋狠狠捶在了身前的小桌上,他却根本顾不及这个,急急忙忙地打开桌上青铜药鼎的鼎盖,碧绿丹火中温养着的一盅灵药已然冒出浅浅白烟,他心中一喜,好歹不曾因贪睡误了时辰。

    “守心。”

    玉止戈淡淡开口,正在伸手捞碗的蓝衣道童却险些把整个药鼎都掀到地上去:“师叔!您醒了!”

    玉止戈点了点头:“什么时日了?”

    “廿月初五。师叔总算醒了,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代掌门去!”守心把药鼎稳好,捧着灵药走到玉止戈榻前,恭敬道,“这真清液可驱体内邪祟,保肉身康泰,对神识也有温养之效,是代掌门特意为师叔寻来的方子。如今熬炼了一夜正是好火候,还请师叔快快饮下。”

    算了算日子,他竟是已然昏迷了四月,这守心口中的代掌门,又不知是个什么人物?

    “是姜师兄。”守心忽然出声,原来他不经意竟是将这一疑问说出了口,蓝衣道童提起姜子虚的神色又敬又畏,仿佛想起了一些十分可怖的回忆。

    玉止戈便不再多问,伸手接过玉碗,馥郁清甜的香味萦绕鼻尖,便使他脑中一清,便可知这真清液是个极好的东西。既是姜子虚送来的,他也没什么好顾忌好矫情的,当即仰头一口饮下,不过片刻,手脚、丹田便生出融融暖意,温润绵厚的灵力汩汩流淌在他经脉之中,连因在幽冥中受创颇重的神识也一下便舒服了不少。

    得了守心的通报,姜子虚很快便赶到了玉止戈所居住的小院,刚推开门,便见到披发白衣的少年半靠在床边,手上有一页没一页地翻动这一本线装古书,他的神情懒散清净,肌肤在灿烂的日光中显出一种剔透如玉的质地。

    这是一个世间难寻的少年,他的美,干净得要了性命。

    “师弟。”姜子虚含笑迈进房门,这数月以来在心中越发滋生的阴暗和焦躁似乎在这一瞬间便尘埃落定,道心之上,圆转如意,毫光隐现。

    玉止戈微微抬头,一眼扫过这个许久未见的师兄,便发现了许多不同之处。

    姜子虚以前惯爱穿素色简单的衣裳,如今却是一袭红底描金大袍,内衬玄裳,腰缠蔽膝,连黑发也整整齐齐地束在墨玉鎏金的蟠龙冠中,周身透出无我境修士的绝强气势,行走间几乎将青天万古都压碎崩塌。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当这个人不再藏拙,那么世间恐怕没有一个人阻挡得住他的脚步。

    “师兄。”

    玉止戈微微颔首,手中的书却被姜子虚一把捞走,这个世间绝顶的修士摩挲着他的手指,轻声叹道:“终是我不会照顾人,师弟清减了。若当日我早些察觉那秦非莲不轨之心,也不会叫师弟吃这样的苦头。”

    玉止戈毫不在意地任他握着,神情清淡:“师兄不必过于自责,是我学艺不精。”

    姜子虚微微哂笑,不置可否,显然他的心里自是有了决断,玉止戈说什么都无法改变他的想法。

    玉止戈将翁仙之话挑挑拣拣地说了一些,姜子虚听过,沉思片刻,方慎重道:“这么说,如今那乾坤榜封印之灵已陷入了沉睡?师弟醒来,可感觉到何处不妥?”

    玉止戈神色不变:“是,他自称翁仙,替我修复神识便耗费了威能,只怕百年间不能醒来。”

    脑海中有人轻哼一声,嘲道:“你二人也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好嘛!本尊的存在便这样见不得人,不能叫他知道?”

    玉止戈不答,他忌惮的不是姜子虚,而是他身体中那只来历不明的蛇妖。

    人世间既无妖族,那妖物说不得便是三十三天中的人物,以那短短几日的相处看来,这蛇妖的性子古怪,而且是个极为无情嗜杀之辈。

    翁仙和西佛封印如今就是一块极大的肥肉,传将出去便会引得天下大部分人垂涎不已,若那蛇妖也生出坏心,以自己如今的能力,是无论如何也保不住翁仙的。

    玉止戈心念一动,翁仙便有所知晓。

    他千万年不识人情,如今冷不丁叫人有心维护,虽然也很清楚玉止戈多半还是贪图他的可用之处,心中到底还是生出了一些感动。只是他性子矜傲,也不愿把这肉麻兮兮的话挂在嘴边,只冷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姜子虚似乎毫不在意那些不啻于惊天大秘的上界之事,伸手摸了摸玉止戈的脑袋,轻笑道:“师弟果真洪福齐天、气运惊人。只是你如今的身子还虚弱得很,也不要耗费心神去想那些无用功的事情了,不若养精蓄锐,为半年后的长生秘境做好准备。”

    玉止戈眼睛一亮:“长生秘境!”

    “不错,开启地点也有易门掌教周坤子卜算而出,乃在中土太行山脉之中。我们赤元门有七个名额,等师弟养好了身子,我们再行敲定门中参与弟子。”

    玉止戈皱了皱眉,望着姜子虚温和的脸庞道:“不是只有三个?”

    姜子虚有些爱不释手地摩挲着玉止戈柔腻的脸颊,漫不经心道:“再灭掉几个门派,名额不就有了。”

    室内气氛微微一滞,一股血腥萧杀之意立时扑面而来。

    等再几日能够自行走出房间之时,玉止戈才真正觉出他错过的这四月实在发生了太多大事。有些事他早已料到,而有些事却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数年前黑袍进攻赤元门,玉止戈也是拼进全力方才挽回劣势,然而因为他之后便选择了立即闭关,便不知道这世上曾发生过许多大事。

    黑袍人不仅仅出现在赤元城,之后也同样袭击了离火玄宗和兜率宫。

    而这两个大派却远没有赤元门幸运,尤其是离火玄宗,内定的一位少宗主人物生生被一名真婴黑袍镇压而死。

    兜率宫也损失了几位资质不凡的少年剑修,这一门本来就传承艰难,黑袍一伙儿的举动,几乎是斩动了门派日后的根基。

    之后数年里,黑袍人还数次进攻了这两大宗派,采用的手段各式各样、不一而足,或刺杀、或投毒、或故意泄露行踪引高手出得宗门再齐齐绞杀,短短五年,离火玄宗与兜率宫中陨落的修士便达到了上百之数。

    黑袍人的举动委实阴险狡诈、笔墨难描,到最后几乎逼得两派掌教紧闭山门,勒令弟子轻易不得外出方才稍稍阻挡了这种惨剧地继续发生。

    谁也不知道黑袍人到底有多少,对于南火部洲的修士来说,这群人简直就像是索命无常,只要碰到,必然没有一丁点儿活路。

    整个南火部洲都因此掀起了腥风血雨,也曾有无我境修士出面绞杀魔头,却从此再也没有音信。

    修士间人人自危,这个凭空出现的黑袍组织,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一些,恐怕也只有南火部洲的无我境修士倾巢而出方才有可能连根拔起,只是长生秘境开启在即,这些视飞升高于一切的老化石们却是卯足了劲儿想要一飞冲天,没有谁会为了这不值一提的所谓的正义出头。

    说到底,修士这种东西,修道越久,便越没有心。

    然而就在斩龙台流血之日过去,这群黑袍便毫无顾忌、大摇大摆地踏进了赤元门山门,这几乎吓破了所有内门弟子的胆子。

    毕竟就在前一日,胡不归陨落,白天行死在姜子虚手中,陆青尘被软禁,赤元门中可堪一战的高阶修士竟是一个不剩,黑袍人的出现,对于赤元门来说,无疑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就在内门弟子准备誓死一战之时,这群黑袍却齐齐向姜子虚下跪,山呼“尊主”,其势之雄壮浩瀚,连丹心境修士也承受不住。

    所有内门弟子和长老在那一刻方才真正看清了掌门这个平素毫无存在感的记名弟子,这是一尊行走世间的魔,若是他们想要活命,说不得便要匍匐在他脚下。

    赤元门中很快便发出了反对的声音,他们自诩名门正道,自然不肯臣服于这样一尊引万人唾弃的大魔,然而这无关紧要,更多的人想要活命、想要修道,反对的人被直接镇压杀死,鲜血甚至染红了赤元门数条洁净的山道。

    姜子虚根本毫不在意门下所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性命这种东西,不过是一个无用的记号,杀便杀了,又有什么要紧。

    自那之后门人便尊称姜子虚为代掌门,他一声令下,无人敢有不应。

    “我知道他是黑袍的主人,却不料他仇恨的——竟是整个世间。”玉止戈放下茶盏,静静地望着身前坐着的一名红衣女子。

    兰若素肉眼可见地消瘦了,容貌却更显明丽,此时听了这话,便不由微微苦笑:“世上最了解他的,果真只有小师弟一人。我竟是到不久前才发现早已被他控制,那破开护山大阵阵眼的虎符有半枚还是我从师尊处偷去给他的,当真可笑、当真可悲啊!”

    玉止戈垂头不语,兰若素说的不然,姜子虚这个人,说到底他也是没有看透的。

    世间没有无来由的爱与恨,然而他却真的没有从姜子虚身上找到任何端倪,这个人的憎恨,就像是一种本能,融入骨血,浑然天成,连他也不能动摇分毫。

    兰若素忽然紧紧地捏了一下手,脸上显出一些焦躁,半晌才下定决心哑声道:“小师弟,这话我本不该说。只是这世上,能阻止姜、代掌门的唯有你一人,我求你——放过秦师兄。”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