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35章 那个女子

第35章 那个女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

    牢房里突然沉寂了下来,秦非莲僵立着,仿佛有些不知所措。

    玉止戈的这句话就好像一把尖锐的锥子,忽然凿开了他脑中那些想了几个月、根深蒂固到近乎偏执的思想,但这并不是太好的事,这座暗牢是那样的可怖,如果连这最后的执念也失去了,他该拿什么来维持自己如今脆弱无比的性命?

    他虽然疯了,但有一些东西总还是很清楚的。

    他想要活着,而玉止戈却不一定愿意。

    “你说的对......”秦非莲幽幽道,他的眼底甚至有一些惨烈的意味,哪怕他当初成功了,姜子虚难道就会放过他?

    那是一个疯子。

    他的手段,比这暗牢中的黑水还要使人骨头发冷。

    玉止戈淡淡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问你一句,你当年在苗王山滞留数月,可是查清了头尾?”

    秦非莲看了看他,满是伤痕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古怪的神色:“你不说......我倒要忘了......玉止戈,你究竟是什么人?”

    玉止戈拨弄了一下手上的烛龙环,眼神停留在烙印在手腕中的灰色刺青之上,漠然道:“这与你无关。若是你还想活命,便将你所知道的都告诉我。”

    秦非莲被他的态度激怒,又是一通叫骂。

    如今他下了暗牢,反倒恢复了一些本性,不再如当初一般惺惺作态、佯装沉稳,玉止戈耐心地等他骂完,又认认真真地用他的性命威胁了他一遍,方得到了秦非莲不情不愿的回答。

    他当年逗留南火部洲,倒并不是因为查清了头尾,只是由于结婴失败,在苗王山中养了一阵子的伤。这样的丑闻他自然不愿说与玉止戈知道,相比玉止戈入门五年修为便连着跨越了两个大境界,作为大师兄的自己却一次次结婴失败,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十分讽刺、十分叫人难堪的事情。

    玉止戈有些失望,秦非莲忽然顿了一下,才有些犹豫地说道:“不过当年我曾深入苗王山玉脉看过,罗睺十方杀阵并未崩塌,里面的尸体数与常家逃走避难的人数似乎有些对不上号......就道龄来看,常一鸣一辈和几个有灵根的子弟并不在其中......”

    玉止戈眼睛一亮,照这么说来,常一觉很有可能仍然活着,这个人是一切的罪魁,找到他,必然也能顺藤摸瓜找到那半婴修士!

    玉止戈正要说话,脚边的无心灯焰却忽然猛烈摇晃起来,灯油如同沸腾,他脸色一凝,转头厉喝道:“谁!出来!”

    暗牢中忽然爆发出了极为庞大的灵力,灵光虽被黑暗所吞噬,气势却丝毫不减,黑水因此而哗哗作响,秦非莲也有些站立不稳,眼神惊怖地看向黑衣凛然的玉止戈。

    这个人,比之斩龙台上,竟然强了不止一筹!哪怕是胡不归再次复生,在他手底下恐怕也走不了几招!这怎么可能!

    一个白衣身影跌跌撞撞地从角落里摔了出来,她捧在怀里的一盏紫色小灯滚到了地上,滴溜溜地滚到了玉止戈脚边。

    玉止戈弯身拾起那盏灯,发现这盏灯的灯芯部位被尸油腐蚀得极其严重,连其上灵光都若隐若现,显然哪怕自己不喝破她,这灯也支持不了片刻了。

    玉止戈不由看向脚边已然平静下来的无心灯,青铜黯淡,形似莲花,只觉这灯盏实际并不如引路修士说的那般简单。

    “白雪颜,你缘何至此?”玉止戈看着地上艰难起身的白衣少女,她的左手不自觉地瑟缩着,她不知道这尸油的厉害,从指间到肘部都被侵染得一片漆黑,这本是一个绝色的女子,有倾国倾城之姿,如今身上却有了难以掩饰的瑕疵。

    白雪颜越发抖得厉害,轻声道:“我来救大师兄。”

    秦非莲身形一顿,眼神奇异地看着这个如冬月素雪一般的少女,心中生出一些似喜非喜、似悲非悲的感觉来。

    玉止戈不置可否,只是把玩着手上的紫色灯盏,淡淡道:“你怎么救他?”

    白雪颜凄声笑道:“我洛水白家本有一宗厉害的法门,可献祭自身一部分血肉获得百倍战力。只是如今,说什么也晚了......师叔要杀便杀,只求让我同他,死在一块儿!”

    玉止戈看着这个女子,她的眼眸如秋水长天,嘴唇却苍白如雪,这是一个极美的女子,她此刻毅然决然的神情更是凸显出一种矛盾的刚性,这使得她身上的瑕疵不在为人所重视,而只能看到她的美、她的不顾一切。

    玉止戈想了想,才认真道:“你救他,是要后悔的。”

    白雪颜摇了摇头,咬着嘴唇道:“哪怕要背叛师门,被天下人追杀,我救他,也是心甘情愿。”

    玉止戈淡淡道:“把那宗法门交给我,我便会自行走出这座牢房。我今日来,本也是受人之托要救他一命,可是我实在是讨厌他,如今你来,正好解决了问题。”

    秦非莲一时不敢置信,激动得浑身发抖,锁链哗啦啦地响动着,他喘着粗气喝问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难得要让我出去后再杀了我吗?你又是谁!是谁派你来的!”

    “我要杀你,又何必那么麻烦。”玉止戈淡淡道,“世间有两个女子喜爱你,愿意为了你做很多事情,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你的心里,应该敞亮一些。”

    他的口吻很淡,神色却有些严肃,白雪颜颇为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拉起脖子上系着的一根红绳,将上头的雪白骨片取下来递给玉止戈:“多谢师叔大恩,小女子定会铭记在心。”

    玉止戈收好骨片,提起无心灯走出牢房,嘴角微抿,眼神凉薄冷漠:“你要后悔的。”

    玉止戈站在牢房之外,无心灯外的黑暗如水一般沉冷阴森,牢中忽然爆发出一种强烈的灵光,这灵光是那样的璀璨和灼热,甚至连这暗牢之中的黑暗也压制不住。

    他怀里的骨片微微发热,似乎有所感应。

    “师弟。”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柔和清润的嗓音,在这黑暗之中就像突然涌生了一朵灵泉,开出了一枝灵花,带着数不尽的风雅之意。

    玉止戈不曾回头,只是淡淡道:“你放她进来的?”

    姜子虚轻笑一声,缓步走到他身边,手上也提着一盏无心灯,轻轻握住他的手叹道:“她那样可怜、那样处心积虑,我忍不住生了恻隐之心,相信师弟也能理解。”

    玉止戈垂目敛眸,轻声道:“她要后悔的。”

    这是他今晚第三次说这句话,就好像注定了一些必然要发生的事。

    姜子虚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轻笑道:“师弟说的,总是对的。”

    隔了很长的时间,久到玉止戈手里的那盏无心灯都快要熄灭,一个白衣身影才踉跄着从牢房里走出来,她的白衣染满了血,极艳,极美,就像开出了一整片花。

    白雪颜的脸色几乎难以形容,似哭似笑,状若疯狂,没走几步,她便跌倒在地上,牢牢盯着自己仅剩的右手,忽然把这只是狠狠往地上砸去,骨骼破碎的声响清晰而刺耳,很快那只如冰雪雕琢的手便被摔得血肉模糊,她浑若未觉,似乎要将这只手磨灭成灰才感到快活、高兴。

    她方才,就是用这只手杀死了秦非莲。

    本来一切都那么好、那么完美,她献祭了自己的左手,成功斩下了秦非莲身上的锁神链,他二人离自由只差一步之遥。

    自己却突然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将一柄匕首捅进了满脸欢喜的秦非莲体内,残忍地把他的心脏都绞碎了。

    那个人不甘和愤恨的眼神几乎直直撕裂了她的脑海,她疯狂大叫起来,暗牢中永恒的黑暗却吞噬了她的悲伤和痛苦,秦非莲死在她的怀中,死在离自由仅有一步之遥的地方。

    “是你!是你!你不肯放过他,你骗了我!”白雪颜忽然暴起,咬着牙狠狠地向玉止戈冲来,她极美的脸上满是疯狂、憎恨,她所爱的人被自己杀死了,这是她不愿意承认的,玉止戈仍然停留在这里,再加上他出来时说的那句话,这让她满是痛苦和冷意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丝光。

    是这个人杀了秦非莲,只要杀了他,自己也就可以去安心地去找大师兄了!

    姜子虚手上的无心灯轻晃,白雪颜便被无形之物狠狠抽飞出去,这个一向温柔和善的青年仍然含着笑,轻声道:“你错了,是你杀了他。”

    白雪颜抱着头蜷缩成一团,浑身不可遏制地发着抖:“不是我、不是我......”

    “师弟,我们走吧。”姜子虚不再理会她,伸手牵着玉止戈往来时之路走去。

    玉止戈又看了那女子一眼,才转身跟着他走出了这满是压抑的暗牢。

    “你就这么恨秦非莲?”回到小院中,明亮的日光洒满了全身,玉止戈才觉得浑身又添了一些暖意,披散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趴在石桌上懒洋洋地问道。

    姜子虚摸了摸他的脑袋,轻笑道:“我自然是恨他的。但这是他的命数,我只是在该做的时候做了正确的、合乎心意的事。”

    姜子虚的话听着似乎是有些道理,但究其根本却不过是绕了个圈子避而不答。

    玉止戈微微摇了摇头,秦非莲已经死了,再说其他的未免显得无用,只是可惜了那个女子,她终究是后悔了,并将带着这种后悔在那座暗无天日的地牢中度过余生。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