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38章 北水之帝

第38章 北水之帝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

    敖苍生冷哼一声,手中长枪急转,枪花宛然,如凤凰点头一般在那青色手印上连点几下,灵光登时如水银泄地,形成无匹之势向三千菩提倒转而去,敖苍生持枪傲然立于其中,身姿伟岸如一尊绝世神魔。

    “阿弥陀佛。”神菩双手合十,抬头慈悲一笑,如同明镜台一般的双眼却泛出蒙蒙光辉,三个蕴含莫大佛意古字从中旋转着飞出!

    “嗡嘛呢!”

    这三个古字通身散发着磅礴佛光,整个金殿中梵音阵阵、佛光滚滚,仿佛有千万尊佛陀合掌吟唱,其势之大,将一方天宇都碾压挤碎!

    “六字大明咒!提灯,你怎么敢!”

    敖皇大惊失色,若非还顾及着仪态,登时便要从金座上“腾”的站起。

    这六字大明咒乃是西金部洲小须弥山的不传之秘,其象征意义重大,向来只有历代佛主才能得其传承,庭下这个三千菩提,莫非真有那样高的资质?

    一时间,金殿中人心攒动,不少性子暴烈桀骜的甚至当场便生出了重重杀机,要将这个还未成长起来的大敌扼杀在摇篮之中。

    敖苍生怒喝一声,长枪向前猛力一圈,划出数个极完整的道圆,道圆中玄黄之气弥漫,有若万钧之山狠狠压在三个古字之上,佛光与灵力互相倾轧,周遭的整片空间不断坍塌、重组,一个修士躲避不及,竟是惨呼一声,直接被卷进了崩碎的空间中绞成了漫天血肉!

    “师弟以为如何?”姜子虚右手轻轻搭在玉止戈肩上,神情闲适,仿佛眼前正在上演的并不是两名绝顶修士的斗法,而不过是两只蝼蚁所进行的无聊的争斗罢了。

    “可堪一战。”玉止戈目光紧紧盯着场中游走打斗的二人,顿了一顿方道,“若是拼生死,他们——不如我。”

    作为一个末法出身的修士,玉止戈有绝对的自信无敌于同阶之内,更不要提神菩与敖苍生两人离婴境尚有一步之遥!

    姜子虚失笑,耳侧忽然风声大作,他的脸上仍保持着漫不经心的神色,如同白玉般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伸出抵住袭来的枪尖与掌印,眼眸宛若春日晴空,唇角缓缓勾起:“二位道友,这是何意?”

    神菩合掌笑道:“我佛慈悲,小施主与我有缘,今日合该一战。”

    敖苍生则更是直接:“滚开,让他出来!”

    姜子虚轻轻叹了口气,手指回抽,广袖轻拍,灵气顿时涌起大浪,看似轻柔温和,实际上却是刚猛无比,狠狠地将神菩与敖苍生拍飞出去,一左一右落在了敖皇身侧。

    敖皇双手一展将二人稳住。

    神菩面上金光闪现,额后升起一圈璀璨神环,这神环仿佛经受着极强的冲击而不停颤动着,神菩想要捏印加持这神环,却委实低估了姜子虚的实力与对他而起的杀心,最终那神环哀鸣着化作齑粉消散而去。

    眼见师尊赐予的护命宝贝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破坏了,神菩终于失了一贯的慈悲之态,面上狰狞狠戾,心中急火攻心,口中竟是“哇”地喷出一口鲜血,眉心间的菩提树也黯淡了下去。

    敖苍生面色一阵涨红,却硬生生将那口淤血吞咽了回去,他手中的龙玄黄枪身上裂开了数道纹路,连枪尖都崩飞了一角。

    这是一柄有灵的枪,方才正是它挡在敖苍生跟前承受了大部分的攻击。

    故此真要说起来,敖苍生此时的状态反倒要比神菩好上一些。

    眼见三子尚有余力试图反击,敖皇黑沉的脸色才好看了些,朝姜子虚一抱拳:“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姜子虚摇了摇头,温和道:“敖道友客气。无以规矩,不成方圆,如今的小辈,却是远不如我们当年,还望道友好生管教,否则免不了要在秘境中惹出祸端。”

    敖皇心中一冷,姜子虚这话已经是摆在台面上的威胁了。

    按照长生秘境的规矩,无我境和真婴境修士在其中是有各自的活动界限的,只是姜子虚这个人并不能以常理揣测,保不齐便有越界杀人的手段,若是果真如此,敖苍生只怕危矣!

    敖皇只是眼睛一转,便对之后种种可能做出了推测。

    诚然,他是绝不可能信任姜子虚的,但是以此人的实力,放弃与他结盟又实在过于可惜。

    周坤子曾算出,此次长生秘境中将出现一件对他乃至整个敖氏皇族都极为重要的东西,这是一份机遇,也是一种挑战,无论如何,敖皇都不可能放弃这件东西。

    不过转瞬之间,敖皇心中便有了定计,他的手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将蠢蠢欲动的敖苍生拘禁在身后,微笑道:“道友说的不错,之前是朕疏忽了,此三子顽劣不堪,稍后我必定会严加惩处。”

    敖苍生登时怒目而视,颇为不甘地在他手底下挣动着,奈何二人实力差距过大,他的反抗之于敖皇,不过如蚂蚁挠痒痒一般。

    神菩是个聪明人,他的聪明不仅仅提现在悟道上,更是以离世之身揣摩透了这红尘中的千万阴私孽根,敖皇的态度令他心生警惕,故也在脸上摆出了一副虚心受教的神态,倒是令想要借机除掉他的敖皇略有失望。

    大周神朝在中土部洲位高权重,但也不是人人都愿意卖他面子,之后又零零散散来了一些小派掌门和无名散修,多是想要攀攀关系分杯羹喝,敖皇也来者不拒,席上虽然各怀心思,吃喝倒也热闹尽兴。

    “师弟以为敖皇此人如何?”姜子虚盘坐在玉石榻上,眸色温润,黑发披散,宛若神仙中人。

    玉止戈半阖着眼,淡淡道:“够狠、够阴、够聪明,为王者,不拘小节。”

    姜子虚笑得有些不可遏制,连肩膀都轻轻耸动起来:“师弟倒是难得对人高看一眼。我却是觉得此人十分不行,大约是皇帝当久了,做惯了那虚与委蛇的一套,连修士间最根本的东西也忘光了。”

    玉止戈默然。

    什么是修士间最根本的道?

    也许在这大世中体现得还不够明显,但像玉止戈这样来自末法时期的修士却是将这道刻入了骨血,演化到了极致的。

    弱肉强食,强者为大!

    修士走的,就是这样一条注定铺满血腥与杀戮的修罗之道,长生路上,没有人会与你同行!

    姜子虚只是这样轻轻提点了一句,玉止戈便若有所悟。

    道心之上,轰鸣如雷,似有一些如水晶般剔透、似精金般坚韧之物从其中一点点凝聚而出,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大道的雏形,修炼到极致,将成为世间绝顶的攻伐大术,无物不可破、无人不可斩!

    玉止戈缓缓地闭上了眼,长生秘境开启在即,他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姜子虚颇有些着迷地看着玉止戈沉凝如玉的侧脸,过了一会儿便似乎十分高兴地笑起来。

    他的小师弟,是这样惊才绝艳、天赋超凡,总有那样一天,连这天地都要匍匐在他的脚下,到时候的自己,又该在何处呢?

    长生秘境开启这天,中州太行上里里外外挤满了修士。长生秘境千年开启一次,对于这其中的许多人来说,即便没有资格进去,但今日所见也足以成为他们余生的谈资了。

    “敖皇到了!快看,那就是我们中土部洲大周神朝的真龙天子,无我境中期,无我境中期!哈哈,敖皇一出,天下谁与争锋!”

    “他旁边那是......易门掌教周坤子!传闻他精通周易术数,最擅长推演天机!不得了,长生秘境中的宝贝岂不要全被敖皇拿走了?”

    “让开让开,我北水部洲帝释天大人与飘渺阁别梦仙子架到,识相的都把路让开,否则可别怪我们不留情面!”

    “这是什么人,竟敢在这种场面霸道至此?”夏云歌被人推搡了一把,心中难免不痛快,不由恨恨出声。

    苏合看着不远处渐渐行来如压城黑云一般的华盖,微微起眼睛,轻声道:“可与尊主为敌之人。”

    这下不仅是夏云歌震惊地瞪大了眼,连木讷呆板的薛敬也看了过来。

    苏合拍了拍薛敬的肩膀,将他头上的兜帽越发拢严实了一些,贴着他耳朵呢喃道:“传闻这个帝释天最喜爱拉拢上古血脉后裔,他修炼的乃是一种极为邪门、以血脉为基础的功法。阿敬你身上的异象最明显,待会儿进去时,切记不要露出马脚。”

    薛敬如爬行动物般浅色的眼珠微微动弹了一下,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高兴意思,他顺从地点了点头,整个身形渐渐虚化,几乎隐没在众多修士之中。

    夏云歌对苏合的不搭不理显然极为气愤,同样望着那顶气势惊人的华盖,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的眼中飞快划过了一丝诡谲之色。

    “那个人,很强。”

    玉止戈皱了皱眉,目光凝重地看着渐渐靠近的帝释天一行人。

    这显然是一个极度重视排场的人,乌云般的华盖一定接着一顶,两侧既有几十个侍从、道童,更有数名模样秀丽的男女,帝释天揽着一个黑衣女子端坐在一顶金色肩舆之中,显得华贵无比。

    姜子虚摸了摸他的头发,柔声道:“师弟不必忧心,你只消保全自己,我自有必胜的把握。”

    玉止戈微微颔首,顿了顿还是说了一句:“你二人相斗时,必不可叫别人看见。”

    姜子虚一愣,低头便见玉止戈似乎颇有些不高兴地扭过了头,心中登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和暖意,那些愈加忍耐不住的杀心和阴霾也因此而消散了许多。

    几乎是有些克制不住,姜子虚反手把玉止戈搂进了怀里。

    对于成年修士来说,这实在是一个过于亲近的姿态。

    玉止戈怔了一怔,有些想要推开,但这个人身上的气味和温度是如此熟悉,竟是罕见的并没有让他生出哪怕一丝一毫的防备心。

    “师兄,这样不好。”

    想了想,玉止戈还是垂下了手臂,他直觉姜子虚有哪里不对,正是这种不对使他选择了放任。

    姜子虚最后狠狠环了一下他的腰,在他耳边轻声道:“好阿止......”

    等二人恢复了常态,帝释天的队伍也已经到了眼前,他并不曾走下肩舆,只是慵懒地倚靠在软垫上,一边把玩着怀中女子丰腴的胸部一边淡淡道:“你便是敖皇?”

    敖皇神色一冷,他是世间仅存的几尊无我境修士之一,虽然成名于数百年前,但由于其身份的特殊性,不敢说天下无人不识君,至少在修士间混个脸熟也是应当的。

    帝释天竟然能作为北水部洲的领袖前来,自然不可能不认识他,他这样的做派,倒是与当初的自己有些相似,这是一个赤--裸--裸的下马威!并且比之玉止戈更加过分,几乎是当着整个修真界落了他的脸面!

    敖皇手指一动,便打飞了那顶巨大无比的黑色华盖,冷喝道:“无耻鼠辈,何不敢露出脸面,叫朕瞧瞧!”

    帝释天登时立起,他的身形极高,如一柄擎天之剑,此时那顶黄金肩舆也显出了不凡来,周身显化出无数彩砂,如恒河星尘,遍布周天,这星砂一出,此地修士顿觉身上沉重无比,似乎整个人都被下压了几寸!

    “本帝倒要看看,你这萤火之光,如何与皓月争辉!”

    帝释天一开口,便引起了天下哗然。

    世上已经无帝这是谁都不知道的,人人都认为长生尽头便是成就帝位,这帝释天尚未飞升便敢开这样肆无忌惮,若非实力绝强,大概就是脑子里进了水。

    但只要看着帝释天黑发狂舞、浑身灵力澎湃到宛若实质的模样,任谁也知道这不是个疯子,更不是个傻子,他只是对自己,自信到了极点!认为他必将成帝!

    眼看敖皇与帝释天之间的争斗一触即发,沉默了许久的翁仙突然惊疑道:“小子,快让你师兄阻止他二人。这帝释天,有奇异之处!”

    玉止戈双眸一凝,立时发问:“何解!”

    “待我再推演一二。他身上有蒙蔽天机之物,我还需要一些时间。”翁仙语速飞快地说道,玉止戈从未见过他如此急迫的样子,但他的语气里似乎又蕴含着一丝喜意,如今他二人也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虽然这要求看似十分无礼荒唐,玉止戈却仍是打算赌一把。

    “师兄。”

    玉止戈尚未及开口,姜子虚就点了点他的脸颊,轻笑道:“师弟的要求,我自然无有不应。”

    “你——”

    玉止戈心中一冷。

    姜子虚是怎么知道翁仙存在的?之前他为何从不曾提起?

    姜子虚弯起眼睛,声音柔和宛若春风拂动的泠泠碧水:“嘘——只要他还有用,我便会当做自己不知道。”

    这话说完,他便缓步向帝释天与敖皇之处走去,他的身形颀长挺秀,背影却显出一丝淡淡的孤寂之色,普天之下,似乎并没有他的归处,他活得这样虚假,以至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般。

    玉止戈抿了抿唇,小跑几步追了上去,第一次主动伸出手握住了姜子虚的,迎着那青年惊讶的神色,玉止戈神情认真而严肃:“我与你同去。”

    “阿止乖。”姜子虚浅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就好像他们当年,所有的一切都极美,所有的人事物都不曾改变。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