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

    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玉止戈的足迹几乎踏遍了玄胎平育天的每一个角落,看到的越多,他的眉头便皱得越紧,连同荒泽也不能幸免,这一整片大陆都显出了一种可怕的乱局。

    望了望天际那个仍旧在不停旋转着的巨大黑色漩涡,玉止戈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剑光竖直而起,如一道惊雷般一头冲入了翻搅不定的云层之中。

    有很多人看到了这匹如同绸缎般的青光,然而身边频繁出现的异象却使许多人无法分心去思考这道青光所代表的含义。

    至于那些有能力思考的,则是感受到了更为深切的愁苦和绝望,这无疑是另一种异象,只能使他们已经极为悲惨的现状更加不堪。

    ......

    玉止戈驾驭着青色剑光扶摇直上,四周的空气越发湿润而冰冷,他在心中默默地计算着距离,直到大约三万丈的时候,他黑色的衣服已经冻成了几片*的冰片,那种深邃的寒意几乎渗入他的筋脉之内,浑身流转不息的灵气也险些因此而滞涩冻结。

    “翁仙。”玉止戈艰难地叫道,他的眉梢眼角都挂满了白霜,发丝也是白花花的一片,看上去活像一个凡俗世间七八十岁的耄耋老翁。

    他口中呵出的气在一瞬间冻结成冰,被庞大的气流绞碎在高天之中,玉止戈忍不住抖了一抖,他并不是觉得害怕,只是待得越久,这种冷便越难以承受。

    一道柔和的金光从他体内缓缓流出,这光温暖而平和,直到他的全身都被这金光包裹在内时,它便化作了一件极致华贵的金色大袍,其上布满星辰周天,隐约有玄妙火线奔行其中,变幻出种种世间罕见的禽鸟花草乃至功法道韵之意,看上去十分不凡。

    玉止戈拢了拢袍子,顿觉手脚生暖。

    翁仙讽笑道:“若是没有我,你岂非要冻死在这漩涡之中?可怜元蝉子一世英名,要是知道他用以成帝的宝贝被你当做一件衣裳披在身上,指不定便要从黄泉尽头爬回来与你拼命!”

    玉止戈并不搭理,只是抬头仰视着漩涡最深处那片如同水晶般的薄膜,这薄膜看上去十分奇特,漩涡中到处都是漆黑一片,除去呼啸的朔风和几乎凝结成实质缕缕白色霜气再无其他,然而这薄膜上却清晰地凸显出了一整个界层的模样。

    这是一个与玄胎平育天截然不同的界层。

    其中似乎有许多的读书人,无论男女,大多都是作长袍大袖的书生扮相,人人手里捧着一本书,似乎世间再没有其他能够影响他们的心神。

    这个界层同样也不平静,受灾情况似乎比玄胎平育天更重一些,然而大多数读书人都没有作出反抗,他们的力量实在太过弱小,面对那些食人的凶兽、恶禽或是突兀出现的时空裂缝即便反抗也起不到丝毫作用。

    透过这层薄膜,玉止戈清楚地看到了他们的天空上同样挂着一个黑色的、宛若深渊的巨大漩涡,然而与玄胎平育天不同的是,每死去一个读书人,便会有一股奇异的清气上升投入那片漩涡之中,使得这漩涡的飞速运转也会稍稍停滞一丝。

    因为每一息死去的人实在太多,这个界层中的漩涡竟然保持住了一种微妙的平衡,静静地悬挂在天际,就像在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最后一个人的死去。

    “这是——元明文举天!”

    玉止戈脸上现出惊色,眼前所见的惨状几乎让他的心中生出一种可怕的不祥之感,这种不祥甚至让他即便是披上了赤元乾坤榜所化的法袍,仍是感觉到了彻骨的冷意。

    翁仙凝重道:“传闻上古之时,水神共工怒触不周山导致苍天塌陷,天河之水注入人间使生灵涂炭,女娲炼制五彩石修补天际,折神鳖之足支撑四极......如今有人抽走了融雨,这长生秘境内的天,恐怕是要塌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地陷还可能发生在身边,然而天塌却是一种甚至从未在脑中想象过的场景。“杞人忧天”在以往总是被人当成一则笑话来听,然而当这件事真正发生之时,也许就不会再有人想着让高个子去顶上了,因为这是一种倾天大势,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玉止戈的嘴唇微微发白,眼中划过一丝决然,再没有回头看那薄膜一眼,身形便如一块坠入深海的铁块般从高空坠落,因为速度太快,甚至在这黑色漩涡中刮荡起了一种刺耳的尖啸。

    ......

    “仙师,您终于回来了!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慕容翎在玉止戈的身形刚刚落地便迎了上去,他的神色焦急而惶然,玉止戈神情冷漠地扫视了一圈,发现如今这个小院中几乎站满了人,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与慕容翎如出一辙。

    玉止戈收起长剑,统共就说了两句话。

    “天要塌了。”

    “通往上层的路在哪里?”

    慕容翎顿时长大了嘴巴,模样看上去就像一条可笑的大眼泡金鱼。

    然而谁都不会在此刻注意到他的形象全毁,大多数人都是以同样的姿态面对着玉止戈,就好像眼前这个人突然长出了一对尖角或者一条尾巴那样奇怪和不可理喻。

    玉止戈有些烦躁地皱了皱眉,他再度抬头看了看天际,元明文举天的状况不知道能支撑多久,他本来就不是古道热肠的人,这会儿就越发没有闲心同他们解释如今发生的乱局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以及再耽搁下去他们将面临怎样的后果。

    钟无琴和常珩是人群中唯二保持着镇定神色的人,虽然心中同样震惊无比,然而对于玉止戈性格的熟悉使他们更清楚一点。

    这个人不会撒谎。

    “大人,只要有十块以上的城主令牌,就能打开通往上界的道路!”钟无琴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人,高声喊道。

    玉止戈目光一凝:“你可有全界地图?”

    钟无琴恭谨道:“城主书房中便有一幅,大人不妨先去准备,小人即刻为大人取来。”

    玉止戈微微颔首,再不顾及脸色铁青的慕容翎与其他诸人,身形几个闪现便消失在了院中。

    ......

    “城主,他根本不把我们的死活放在心上!”

    “就是啊,城主,这下我们可怎么办?”

    “城主,不能让他走,一定要让他留下来保护我们!”

    玉止戈一走,小院中便炸开了锅,许多人的脸上都呈现出了浓重的惶恐之色。

    他们之中有一些是官吏,有一些是富商,更有一些是军中统领,他们都还年轻,尚未享受够荣华权势,哪里甘心就这样死在这场飞来横祸之下!

    慕容翎脸色阴沉得几乎拧出水来,他自问待玉止戈不薄,然而事到临头那劳什子的狗屁仙人竟然要丢下他一人独自逃命,这算什么?

    只当他那些好东西喂了头白眼狼吗?

    想都别想!

    “父亲,女儿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慕容冰汀苍白着一张脸,一双漆黑的眼睛却隐隐闪现出恶毒之色。

    她的脸上、手上甚至还沾着一些灰尘,方才钟无琴正是一把推开了她,使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摔了个踉跄,这名鸿鹄鸟一般的城主千金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这样对待过。

    尤其是给了她这个难堪的还是曾经让她不屑一顾的钟无琴,这种突来的恨意几乎使她的心脏都化作了一汪毒水。

    慕容翎的神色稍微柔和了一些,扬了扬下巴:“汀儿不必拘束,在场的都是咱们相熟的叔伯,你讲便是。”

    慕容冰汀将额前一缕碎发挽到耳后,微微抿了下嘴唇,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依小女所见,这个仙人不曾来我什刹城时,百姓安居乐业,人间风调雨顺,一切安好。他来了,却......”

    慕容冰汀的未竟之意几乎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变了脸色,一个肩背宽阔的红脸膛大汉猛地一拍手掌,咬牙切齿道:“侄女分析得好啊!都是这个人,要不是他,我们哪里会遭逢这样的劫难!世兄,若不杀他,难以平息苍天之怒啊!”

    他的话立时引来了许多附和的声音,场面一时激愤,喧哗之声十几丈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慕容翎脸色变了几变,想到方才玉止戈冰冷的言语,又想到最近钟无琴厉害了许多的身手,他的眼中掠过一丝极强的恨意和灼热,大声道:“各位请听我一言,之前都是我信错了人方酿成如此人间惨剧!如今我就要为我的过错赎罪,绞杀妖人,替天行道!”

    “对!绞杀妖人,替天行道!”

    众人各个面红耳赤地高声嚎叫起来,他们的神情兴奋而疯狂。

    为即将亲手斩落一个仙人,为即将逃脱丧生于此的命运!

    躲在墙外的常珩望了望天际,神情宁静地微笑道:“真是一群可悲的蝼蚁啊......”

    ......

    玉止戈所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多,长生秘境是一处宝地,而作为盘踞一城的地头蛇,慕容翎的私库中其实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虽然甚至连他自己也讲不出个名堂,但对此刻的玉止戈来说,这种保障,能多一分便是一分,总归对自身没有坏处。

    “东南角落,那套阵旗应该有些来头,上面有一丝无我境修士的气息。”

    这会儿翁仙就像一个法宝探测机一样雷达全开,神识一扫之下,所有法宝几乎无所遁形,这时便不得不称赞一句老化石的好了,虽然被封印在赤元乾坤榜中千万年,但这世间,还真是少有他不认识的东西。

    玉止戈将慕容翎的私库洗劫一空,正琢磨着是否还要去其他地方一观,门口传来的嘈杂声却忍不住使他皱起了眉头。

    私库大门被人一把拉开,门内影影幢幢似乎有许多人。

    天光还很亮,他们每个人手里却都高举着一个火把。

    就好像要照出这日光下所有的阴影、邪魔一般。

    玉止戈眯了眯眼,目光缓缓地落在了领头的慕容翎身上。

    “妖人,交出你的功法和宝贝,我便留你一条全尸!”

    慕容翎大吼道,双眼赤红充血,活像一个真正的邪魔。

    ......

    “无琴。”

    钟无琴正急速奔走在城主府中最有名的千回长廊之上,一个低低柔柔的声音却冷不丁叫住了他,就好像历史重演一般,钟无琴回过头,慕容冰汀便直落落地站在他眼前。

    只是与上次不同的是,此刻她脸上维持的并不是那一副柔弱歉疚的虚伪面孔,而是一种让人心生厌恶的高高在上之感。

    钟无琴眸光微闪,稍微抓紧了一些手指:“大小姐。”

    慕容冰汀冷冷一笑:“我知道你很急,只是我觉得你应该听完我的话,再看看赶过去是不是还有意义。”

    钟无琴神色微变,阴着脸道:“大小姐是什么意思?”

    慕容冰汀款款走近,她的身姿高挑秀美,行止也是从小培养的,曼妙规矩得几乎挑不出一点错处,只是看着,便叫人觉得赏心悦目。

    走到离钟无琴极近的地方,慕容冰汀“噗嗤”一笑,伸出葱管般的手指轻轻抚上钟无琴俊美的侧脸,吐气如兰:“他就要死了,你一心崇拜的那个人,很快就要死了。你绝猜不到,是我一手促成了这样的事,谁叫你要推开我!谁叫你敢不把我放在眼——”

    她的目光忽然凝滞,不可置信地俯下头颅,一抹冰冷的利色在她的小腹处微微显现。

    这本该是一把手掌长的无柄匕首,此刻却全部没入了她的血肉之中。

    她认得这把匕首,这是她幼年和钟无琴订下婚约时,慕容家与钟家交换的信物。

    直到钟家家道中落,慕容家解除婚约,钟无琴卖身为奴,她也再没有见过这把奇特的无柄匕首。

    钟无琴退开了几步,脸上带着一种微妙的、叫人胆寒的笑意,轻声道:“这是我曾想过的最不好看的结局。我并不愿意它发生,然而当它到来之时,我发现我也没有这样讨厌它。”

    慕容冰汀如一只被折断翅膀的鸿鹄鸟般跌落到地上,她感觉到体内的生机正在飞快的流失,而眼前却闪过了一些她从前很少想起的画面。

    她也曾追在这个人的身后,叫他一声“无琴哥哥”。

    她也曾羞涩待嫁,只要一想到能与他厮守终身便觉得此生无憾。

    慕容冰汀茫然地睁大了眼,哆嗦着嘴唇想要再开口一次,钟无琴却俯下身冷冷说道:“而且我要告诉你一句,他不会死,大人他,不会死在你们这些蝼蚁手下。”

    ......

    玉止戈神情漠然地看着几乎冲到跟前儿的慕容翎,就像在看着一只跳梁小丑拙劣的表演。

    慕容翎被这种淡漠彻底的激怒了,他觉得自己被这个人所深深地蔑视着,他看不起他,他觉得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拙劣的表演。

    “妖人,拿命来!”慕容翎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再也顾不上那些宵想了许久的功法与宝贝,举起手中的火把便朝玉止戈脸上砸去。

    一道使使人惊艳的青光在虹膜上拖曳下了迤逦的影子,慕容翎面容狰狞狂热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泼洒在半空,就像凭空生出一枝艳丽的火红梅花。

    玉止戈长剑斜指,神色冰冷,声音如金铁交击:“还有谁来,我一并送他一程。”

    温热黏腻的血液顺着青玉色长剑缓缓滴落,那梅花开谢了,红艳的花瓣落到地上,沾染尘灰,便透出一种腐烂的、死亡的意味。

    场面突然就静了,火把静静地烧着,他们每个人,都被这种毫不留情的果决吓破了胆。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