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

    常珩拨了拨身前不怎么旺盛的火堆,目光微微呆滞,有些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落到这步田地的。

    “喂,钟无琴,你说大人会不会就这么丢下我们先走?”

    隔了半晌,常珩终于放弃了这无谓的举动。

    这里是虚明堂曜天,天水化作雨丝蒙蒙飘落,四处都是冰封的人像,此刻,连这火焰也冷得像冰一样了。

    算上玄胎平育天,这已经是他们跨越的第九层天,整整二十四万里,常珩早已从最初的震撼变为如今的麻木。

    玉止戈就像是横亘在他心头的一座山岳,当差距太大之时,他反倒生不起当初那般扭曲嫉妒的心思来。

    钟无琴用内力化开手中的冻肉,笑了笑:“你不要瞎想,大人说过不会,那便不会。”

    常珩恹恹地撇了撇嘴,抱着膝盖兀自怔怔地望着那一豆火苗出神。

    他从一开始便很看不上钟无琴对玉止戈的盲目崇拜,然而现在倒是有些羡慕起来。

    实在是太冷了,冷得他连活下去的信心都找不到。

    哪怕他是法器之身,在这样宛若极寒的冰冷中也是要冻坏的。

    左右还不如钟无琴,至少他有着必活的信心和强韧的意志,这一些都是能使他在寒冷中坚持更长、更久的依仗。

    常珩神色茫然地抬起头,眼睛里空洞洞的,细密的雨丝砸落在他的灵力护罩上,凝结出一片又一片细小的六角冰花。

    那样美,却又——那样危险。

    “你若是想断掉一只手,不妨继续。”

    冷漠得不带丝毫人气儿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常珩一个机灵醒过神来,却发现不知何时伸出了右手,无名指虚虚抵在灵光壁上,一朵细小的霜花低落在指甲上,冷得连心脏都快冻结了起来。

    “大人!”钟无琴仰起头,有些高兴地叫道。

    玉止戈点了点头,随手扔下肩上扛着的约莫有两三人高的一只鹿形凶兽与一大把碧绿色的叶片,淡淡道:“你处理一下,给云恕也准备一份。”

    钟无琴看着那头硕大的雄鹿与绿叶间几支瘦骨嶙峋的金色小参,心中骤暖,高兴道:“大人不如一起吧,这些都是御寒暖胃的好东西,在这样的天气里能热热地喝上一碗,也是一种享受。”

    玉止戈摇了摇头,将吊在肩头半死不活的雏鸟云恕随手扔在火堆边上,漠然道:“越往上走越危险,我如今不过恢复了十之七八,若是不再加紧些,恐怕难以抵达上八天所在之处。”

    常珩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砸吧了下嘴,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他踢了踢脚边正一心一意处理鹿肉的钟无琴,粗声粗气道:“你主子上赶着去送死,你怎么也不知道拦他一把?”

    钟无琴随手切下一片鹿肉,他似乎极为擅长这样的细工,每一刀都是沿着鹿肉的脉络切下,滴血不沾,片片飞扬在空中,就像盛开了无数的兰花,半点瞧不出这事儿本来的污秽血腥,反倒叫人觉得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听他这样说,钟无琴的手下也没有停顿一分,他的神色很淡,与以往常珩所见过的那些生动表情都不同,便让他心里忍不住地升起一丝恐慌来。

    “大人他不会死,只是一场小雨而已,大人怎么会死呢?”

    他轻轻地笑了笑,端起一盘片好的鹿肉倒进一直滚热着的大锅里,金色小参也被他手脚利索地收拾干净扔了进去一同熬煮,雏鸟云恕一点儿也不怕烫,两个翅膀扒拉着锅沿,恨不得把整个小脑袋都埋进去。

    常珩看着这一人一鸟认真严肃的表情,突然觉得问出这些话、做出这些事的自己活像个得了癔症的神经病。

    ......

    这是一座约莫有一万多丈的雪山,极高,极险,最深处几乎探入云端,就像一名头戴冰雪旒冕的帝皇。

    玉止戈有些艰难地爬行在山路之上,脚踝没进松软的雪层里,皮肉与冰雪黏连着,因为此时收敛了全部的灵力,完全化作一个凡人,所以每走一步,都像踏行在刀尖。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的痛楚了,这让他不禁想起过往的一些事。

    珠穆朗玛峰的雪线上同样终年飘扬着飞雪,他那个时候修为还很低弱,甚至都不及御剑飞行的地步,然而为了替寿元将近的师傅求取一颗千年雪莲子来炼制地魄丹,他也没有更多的选择。

    行走在那样的雪山之间,冰冷反倒成了其次,最叫人难以忍受的是眼前一成不变的白色和连大声喊叫也不能、仿佛永无止境的孤寂。

    玉止戈已经记不太起当年的心情了,大约是因为太年轻,便远没有现在这样的心境和性情,他曾经数度崩溃,若非心中始终有一念支撑,只怕还没走到半道便要夭折了。

    后来的后来,攀爬雪山就成了一种锤炼他的心境和灵力的方法,很多人都畏惧死亡,然而却不知道直面生死往往是提升修为的最佳捷径。

    玉止戈眯了眯眼,重新拢紧了被风吹开的衣襟,他很少回忆过去的事情,倒并不是因为记性不好而忘记了,而是觉得没有必要。

    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

    他所能看到的,始终只有前方这一条窄路。

    风雪越发大了,天上甚至开始坠落一些半凝结的晶体,玉止戈的脚印渐渐消失在雪山深处,再难以觅得踪迹。

    .......

    “尊主,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

    苏合半跪在玉止戈身前,他的神情很恭敬,穿着一袭十分洁净的白袍,额上扎着彩羽编织的长穗,就像一名传承久远的古老祭祀。

    姜子虚负着双手,兴味索然地看着脚下奔腾的天水,轻声道:“苏合知不知道,这里的水最终会流到哪里?”

    苏合犹豫了一下:“尊主抽走了四柱之一的融雨,天便崩塌了一角,这些天水顺着流下去,最终会淹没三清天以下的所有界层。”

    姜子虚眼神柔和,手指轻轻搭在玉质栏杆上,就像一件品相完美的雕件儿,轻声道:“天水至阴至寒,那底下的人,岂不是全死了?”

    苏合垂下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这样的话。

    对于无我境修士来说,长生秘境内的天水其实是一件至宝,既可以用来锻造法宝,又可以用来洗练肉身。然而对于人来说,天水无疑是世间最可怕的毒物,尤其是凡人,只要指甲盖大的一丁点儿,就能将他们由内而外的冰封起来,并再无解冻的可能。

    “......尊主可是忧心玉大人?”

    苏合小心翼翼地问道,姜子虚虽然从不曾为难过自己,但他总是十分害怕的,这世间害怕姜子虚的人有很多,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他的可怕之处。

    姜子虚笑了笑,眸中划过数道青光,就像在眼中开出了烟花。

    他摸了摸额角,唇边含笑,眼神却阴沉得可怕:“小师弟是不需要我担心的,他来的,比你们想象的,要快得多。”

    苏合抿了抿唇,疑惑道:“那尊主是为了何事——”

    他的话被姜子虚打断了。

    青年捏着他尖细的下巴,姣好的面容离得极近,近得几乎能叫人看见他眼瞳中一抹若隐若现、宛若兽类的竖瞳,苏合呼吸一紧,便听见姜子虚在他脸侧近乎耳语的呢喃道:“苏合既有上古大巫的血统,何不替我演算一卦。这样一来,我忧心的事,苏合便都知道了......”

    苏合的眼珠在眼皮底下疯狂颤动,哀声道:“苏合不敢,请大人恕罪!”

    姜子虚脱手放开他,缓步迈下台阶,风中传来一声略带笑意的轻叹:“苏合的胆子要学着变大一些,如今万事,总是要倚靠你的......”

    “阿合,莫要惹尊主生气。”薛敬从角落里走出来,爬行动物般透明的眼珠里有着微微的不赞同之色,他伸手扶起苏合,就像捞起一只小鸡仔,单从场面来讲倒是十分好看。

    苏合喘着气趴在他肩上,苦笑道:“只要想到死了那么多人......我的心里......仍是有些难受......”

    薛敬淡淡道:“总是要死的,不在乎多一时少一刻,阿合你不该看得那么重。何况你忘了他们是怎么对我们的,没有尊主,我们不可能活得下来。”

    许是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往事,苏合的眼眸很深,然而面上只是笑笑,由着薛敬把自己扛下了楼。

    .......

    雪山顶上的风景很美。

    大概是从没有人能爬这么高,这里的雪莲便长得十分肆意自由,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植物花草,清淡冷冽的香气混合在一块儿,让人觉得很好闻,也很幸福。

    雪山顶上没有雨,日轮仿佛近在咫尺,玉止戈遥望着苍凉美丽的碧蓝色天空,顿觉灵台上最后一丝尘埃也被清扫干净,因为通身绽放出如冰雪、如琉璃的无瑕宝光来。

    他的修为禁锢,终于在这一刻,完全脱落了。

    真婴境后期修士的莫大威能仿佛震慑住了整座雪山,四下里寂静一片,雪莲微微颤抖着弯下柔软的腰茎,其中浮现出许多个半透明的、若隐若现的蓝色精魂。

    看着这些飘飞而出、几乎挤满了雪山之巅的蓝色精魂,玉止戈拧着眉毛,隐隐地想起古书中曾看过的一段话。

    色界中有色有欲念,人民男女交接,胎生后代;无色界中则有色无*,男女不交接,人民直接由气化生。

    看来这样的由天地清气滋养出的精魂,才是这无色界中真正的主人,至于山底下那些凡人,大概不过是仗着数目众多,鸠占鹊巢罢了。

    为首的蓝色精魂约莫有小臂长短,它的眉目十分精致美丽,双目微微闭着,鬓边簪着一小串用雪莲花和雪莲花叶串成的饰物。

    “你是什么人?”玉止戈掩在袖中的手指稍稍收紧了一些,不动声色地问道。

    那蓝色精魂歪着头想了想,挥了挥手,便有另一只精魂捧着一朵手掌大小的雪莲花飞到玉止戈面前。

    玉止戈挑了挑眉,随手把雪莲花塞进口中,那蓝色精魂似乎对他的举动十分满意,再张口时,便发出了一阵如清风吹动风铃般清脆的声响。

    “人类修士,离开这里。这座天,就要覆灭了。”

    玉止戈扫视了一眼这些蓝色精魂,似乎每一个都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然而它们的脸上却十分平静,就好像即将崩塌下来的并不是天,而是这雪山上一块拳头大的冰雪。

    那蓝色精魂似乎看出了他的意思,静静地笑道:“我等本就诞生于清气,如今再回到清气之中,便是一个十分圆满的轮回。”

    玉止戈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在下告辞。”

    “且慢。”就在玉止戈拔脚要走的时候,那蓝色精魂却叫住了他,它的脸上透出一种淡淡的忧愁,“你还是要去穿越天水吗?”

    玉止戈掀了掀眼皮:“这是我唯一的活路。”

    “你只是不愿意就这样离开。我看到你的道心,无坚不摧,无所畏惧。”蓝色精魂笑了笑,“你不要对我这样戒备,我是来帮你的,我会给你一些东西,让你好安全地穿过天水。”

    玉止戈猛地抬起了头,眼神灼灼道:“我要三个人的。”

    蓝色精魂怔了一怔,轻声道:“你容我与族人商量一二再做决定。”

    所有的精魂都开始讲话,就像一盏盏蓝色的风铃在清冽的山岚间微微摇曳,极美、极清澈,不单不叫人觉得吵闹,反而像能够洗涤干净心中所有的喧嚣和浮躁。

    这些世间的清气,就像是世间极阳的善面,因为喜爱、因为变不成那样,便叫人越发垂涎、越发想要握在手中。

    “我可以给你三人份的东西。”

    蓝色精魂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显然他的族人中还是持善的占了更多。

    玉止戈轻声道:“你要什么?”

    “什么?”蓝色精魂又是一怔,仿佛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

    玉止戈看着它,又重复了一遍:“你要什么?我可以为你取来。哪怕你已经回归于清气之中,但总有第二个轮回,我便为你找到能保留两个轮回的东西。”

    “......这世间,从没有像你这样的人,勿论修士或凡人,他们总是贪得无厌。”蓝色精魂轻声道,三枚冰蓝色的菱形晶体缓缓飞到玉止戈面前,每一个里面都冰封着一只面目宁静祥和的蓝色精魂。

    玉止戈将三枚晶体收入手心,便听见那蓝色精魂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怅惘地说道:“我听闻大罗天中有一种望仙花,能开很多很多年,仙人不死,它便不死。我从没有见过望仙花,只是大约要比我这雪莲美上许多,我想见一见。”

    玉止戈认真道:“我会为你取来。”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