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55章 三十三天

第55章 三十三天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

    华桐脚步从容地行走在黑暗之中,僧袍在脚边如同水波般鼓荡开来,隐隐起伏着一些仿佛稚子涂鸦般拙劣不堪的绣纹来。

    百鼠已经跑出了很远,然而他却并不急于追赶,那是一只无足轻重的小老鼠,哪怕跑得再快也终归不是老猫的对手。

    华桐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不曾有这样悠闲轻快的时候了。

    是的,轻快。

    哪怕这里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神鬼窟,但在华桐眼里,也仅仅一个是不那么适合散步的地方而已。

    华城不明白他心通的厉害,他的师傅也不明白,密宗的每一个人都不明白。

    他们只当这是一门传承久远、徒剩下只字片语的古法,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用意义,他心通的秘本在密宗中人人都可借阅揣摩,其鸡肋程度可见一斑。

    华桐是千百年来修成他心通的唯一一人,然而越修炼,却越觉可怖。

    这并不仅仅源于术法的威势绝伦,更源于他对其后真相的隐隐猜测,仿佛有一只亘古的眼睛藏身于冥冥天道之中,冷冰冰地看着他,只等他不自量力地投入罗网之中。

    静默的黑暗总是让人忍不住思绪沉淀,以至于曾经在记忆中刻骨铭心的、一闪而过的各种东西通通浮现上来,华桐蹙着眉头,觉得有一些烦躁,因而连心眼也微微凝滞,并不曾第一时间注意到脚下踏出一步,场景骤变。

    “你是什么人!”乍然出现的熔炼月光险险将华桐唬了一跳,年轻僧人猛然抬起头看向伫立在十丈开外的一名少年,他的眉目那样冷漠安静,以至于华桐甚至产生了一种眼前落下一片无声清雪的错觉。

    玉止戈拢着肩头赤元乾坤榜化成的苍洁法衣,神情漠然道:“这话原该我问你。”

    华桐脑海里闪过许许多多的念头,最终灵光一闪,愕然道:“你、你莫非是一名飞仙!”

    玉止戈眯起眼,仿佛从华桐震惊无比的语气和这个奇怪的称呼中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

    他甫一睁眼,便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神鬼窟坚硬无比的殷红色沙地上。

    他身上的伤势极重,肉壳尚有鸿蒙宝葫稳着,神识却近乎崩裂,若非恰巧昏死在这密金大天荼罗之下,只怕此时早已魂飞魄散。

    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姜子虚算计好了的,还是他玉止戈当真命不该绝......

    玉止戈微微扬起手臂,衣袖落下半截,右腕上的灰色刺青几乎已经扩散到了整条小臂,两枚细长的金色小篆熠熠生辉,看上去无比玄奥、奇异。

    “你果真是个飞仙!”华桐轻呼道,这一向稳重淡薄的年轻僧人一下失了佛心,神情无比复杂,“如今这世道,怎么还可能出现飞仙!你是什么人,从哪个小世界来?”

    玉止戈放下袖子,只当不曾听见华桐口中一连串的疑问。

    这和尚的反应已经让他确定了如今所出的位置——三十三天。

    他恐怕是数万年来第一个顶着真婴境后期修为飞升的人世间修士。

    “这里是什么地方?”玉止戈淡淡道。

    华桐禁不住后退了一步,颇为警惕地打量着眼前这名看上去无比年轻的飞仙。

    从自己看到他起,此人就没有出现过哪怕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简直像极了一尊无情无欲的佛像,倘若放在旁的上界修士身上,倒也算不得什么,但对这样一个适才飞升到新环境的修士来说,这种超出常人的冷静和淡漠就未免使人觉得有些可怕了。

    这必然是一个杀过许多人的修士,道心如赤沙境最硬的岩石一般难以撼动。

    玉止戈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冷芒闪烁,他的脸孔极冷,仿佛已经连说话的兴趣都消磨殆尽,只是一个闪现,这根细长的手指便轻轻点在了华桐额心。

    一股沛然磅礴的神力陡然冲入年轻僧人的识海,华桐倏的睁开了眼,融金一般的眼眸如同两柄淬血的弯刀,狠狠向着这股力量斩去。

    玉止戈冷嗤一声,额上缓缓浮现出一枝摇曳伸展的柔嫩花苞,微微拂动间,金光如海。

    密金大天荼罗本就是密宗至宝,故而哪怕华桐的他心通秘法十分厉害,竟也难以匹敌,如渊如狱的神力一下便冲毁了他识海中厚重无比的壁障。

    “你如今的做法,未免偏于魔修,唯恐失了道心。”待玉止戈收回法力,翁仙便忍不住开口提醒,语气中颇有些不赞同之意。

    玉止戈漠然道:“天道便是自在,只要我守得住,何事不可为。”

    翁仙被噎得险险暴跳如雷,然而他总比旁的人要更明白一些玉止戈的心思。

    姜子虚对他果真还是与众不同的,眼见着嫡亲的师兄死在跟前自己却无能为力,勿论是谁,总归要生出心魔。

    玉止戈如今只是更多三分戾气,行事尚且还留有一线,已然算得上极好的结果了。

    迟疑片刻,翁仙仍是劝道:“我看你那师兄本事不小,不提竟果真斩断了天道送你飞升造化,竟还能够早早算计好了这密金大天荼罗所在......以他的能耐,只怕未必便会殒命于长生秘境......”

    玉止戈不答,眼中却陡然生出几分冷意,扬手一招,青玉色长剑如疾雷电光朝华桐来时的路激射而去,黑暗中传来一声压抑的闷哼,一名身形干瘦的黑袍人从角落里滚出,长剑贯穿了她的胸口,留下了两个豁亮的血洞。

    半躺在地上的华桐只觉浑身发冷,只觉得这名飞仙大概已经不是杀过很多人,而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不世魔头。

    玉止戈将百鼠同华桐一般如法炮制,毫不避讳地从她胸口取出那片人皮同一枚紫金色令牌,转身便要离去。

    华桐连忙叫道:“大人留步!大人!神魔窟中尚有我几位师兄弟,若大人遇上,还请大人饶他们一命!”

    玉止戈脚步一顿,微微侧过头,淡淡道:“你有何资格要我饶他们性命?”

    华桐苦笑道:“小僧拙劣,并没有拿得出手的宝物。除了这身修为,还望大人不吝。”

    玉止戈漠然道:“你是密宗中人。”

    华桐闭了闭眼,半晌才口气艰涩道:“......从此再无密宗华桐!”

    “这和尚倒是有些意思。”翁仙仿佛觉得十分可乐,不由在玉止戈脑海中轻笑出声,“不过他说的确实不错,若放在古早,他这样的天资至少能与古之大帝媲美。你如今在三十三天举目无亲,倒不妨将其收入麾下,也算是一个助力。”

    玉止戈淡淡道:“如此心性,恐怕招祸。”

    翁仙咋舌,思及这华桐竟是愿意为了几名陷害于他的师兄弟放弃自由之身,委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格老子滴,果真非得这样的奇葩才能参悟透他心通不成?

    华桐见玉止戈抬脚就走,仿佛也没有答应的意思,心里不免苦涩无比,然而想到临出山门时师尊的谆谆教导,又不肯轻易放弃,因此勉力从地上爬起,踉踉跄跄地跟在玉止戈的身后。

    所幸他心通威势不凡,只这一会儿的功夫,华桐已觉出自己好过了许多,玉止戈也须得边走边研习那副神鬼窟地图,二人一前一后,倒也不会差的太远。

    玉止戈和华桐走出神鬼窟之时已是凌晨,艳红如火的日轮在地平线上微微显出头角,将铅黑的天空照亮一片。

    沙漠的昼夜温差向来极大,如今却是一天里少见的让人觉得舒服的时刻,固然身为一个冷热不侵的修士,乍一接触到这样清淡的、使人生出暖意的日光,也不免会有一种幸福愉悦的感觉。

    玉止戈凝视着天际微微出神。

    他一向是道心坚定的人,然而之前所经历的一系列事情却使他心中大起大落数次,乃至于戾气丛生、心魔隐现。

    如今看到这样的场景,他心中才总算有了一些实感。

    无论愿不愿意,他都已经来到了三十三天。

    无论昨日发生过什么,他的道心依然通透坚硬,绝无更改。

    何况姜子虚......

    玉止戈垂下眸子,手指一搓,一朵细小的血色火焰在指尖灼灼燃烧,四周温度倏然暴涨,华桐额上热汗淋漓,近乎惊悚地看着这朵十分不起眼的火花。

    “这是何物!缘何如此霸道!”

    玉止戈微微勾了勾唇,这自然是他那好师兄的馈赠之一,姜子虚给了他这样多的好处,便果真愿意一死了之?

    师兄,我说过的,你不会死。

    ......

    “将军,百鼠的魂灯熄了。”一名面白无须、头戴山河巾的文士在棋盘上随手摆下一子,神情惬意地说道。

    “死在赤沙境?果真是个废物。”姬镜水眯了眯眼,修长手指间碾着一枚玉质的黑色棋子,他素来爱执黑先行,一如他的兵道,生杀予夺、蛮横无匹。

    白刹那恭敬道:“将军说的是。”

    姬镜水仿佛玩厌了那棋子,随手扔在棋盘上,却连同那桌上的棋盘、棋盘上诸多棋子都化作了一团飞灰,青年微微拢起两条如同折刀般的浓眉,淡淡道:“她要偷的是密宗的东西吧。孤对那宗生物也有些兴趣,明日便叫留白拔营,去替孤取来。”

    白刹那皱眉道:“密宗毗沙门尚在,这恐怕......”

    姬镜水轻声道:“军师以为孤是在同你商量吗?”

    白刹那浑身一抖,再不敢多说,连忙应是而退。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