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59章 窗边盛开的伞花

第59章 窗边盛开的伞花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

    “这个梅含刀......是个什么人?”

    南宫湘手指间夹着一页薄薄的洒金请柬,眼睛眯成一线,脸上透出些许玩味的意思。

    这是一个从指尖到发丝,无一寸不显秀美的女子,然而眉眼却普通至极,穿着一身更加普通的荆钗布裙,宛若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村野妇人。

    堂下的人却并不敢直视她的双眼,只是深深地垂下头,低眉顺眼道:“闻说是——梅家庶子改了名姓。”

    “哦......含刀,这个名字倒是好,上口容易,寓意也恰当。”南宫湘语调平平地称赞了一句,掀了掀眼皮,冷冰冰道,“阆风院,倒是挑了个好地方么,尤大也接了这帖子?”

    “正是,如今梅家得了个仙人的消息早已传遍了全境,尤家只怕也想傍上这座大船,分一杯羹。”

    南宫湘浑不在意地嗤笑了一声:“大船?只怕不过是一叶薄舟,也就能在重叶三千海这样的小地方出出风头,放到别处......”

    堂下的人浑身抖了一抖,硬着头皮道:“梅家的人还在外候着,这约,家主——”

    “去回了吧,三日后南宫湘必携眷亲临。”

    南宫湘搓了搓指尖,那洒金请柬登时化作一撮飞灰飘散,那下人忙不迭转头出去了,仿佛背后有一只极端可怕、嗜血的凶兽正在紧紧追赶一般。

    ......

    “这是什么样的鬼天气,都要入冬了,竟偏生下起雨来,真是冻得人骨头都僵冷了。”尤子谦皱了皱眉,一边嘟囔一边心不甘情不愿地跨出马车来,车辙上放着精致的板凳和脚垫,他十分讲究地磨蹭了两下才踏到了地上。

    管家忙替他披上一件白狐软毛的斗篷,又打过一把油布伞,讨好地笑道:“少爷仔细着脚下,莫踩脏了鞋。”

    尤子谦抱着手臂,哼了一声:“这是谁定下的规矩,来日便把这阆风院的门槛拆了,修一条四乘大道,好叫马车一路开进去,雨雪天再不必沾湿袍子岂不美哉?”

    管家顿时苦了脸,心道这祖宗倒是说得轻巧,哪家铺子是不设门槛的,还叫马车开进去,倘或那马受了惊又该如何是好?

    然而他又十分清楚这纨绔子的胡搅蛮缠功力乃是一等一的,只得一边打着太极一边转移话题。

    ......

    南宫湘吹了吹青玉茶盏里的一点浮灰,粗鄙的面貌被白气蒸的发软发糊,便越发显得没什么看头,然而她的动作又实在优雅得体,浑然天成一般,便不会生出一种东施效颦的可笑感来。

    梅含刀垂头坐在木质轮椅里,神色淡薄明净,目光落在窗外,眼里仿佛映着一些细密冰凉的雨丝,又仿佛什么都没有。

    他们已经这样坐了有一炷香的功夫,然而谁都没有开口,就好像三日前郑重地发了请柬只为了来相对喝一杯茶,然后各自散去,彼此再不相干。

    南宫湘敛下眸子,手指敲了敲桌面,温和地说道:“你为什么要改名字?”

    梅含刀偏头笑了笑:“含刀这个名字不好吗?南宫家主几日前不是还称赞这二字‘上口容易,寓意也恰当’吗?”

    南宫湘瞳孔皱缩,语气也冰冷了下去:“梅含刀,你长本事了。”

    梅含刀抬手替她续上一杯茶,神情专注地凝视着明黄的茶汤在杯中搅出一些细碎的泡沫,托举着深褐色的细长叶片缓缓上浮,似乎这才是天底下一等一有趣的事情,看得都有些出了神。

    “南宫家主谬赞了,那不过是大人随手添上的一些小法术。”梅含刀轻笑道,“比不得南宫家主的本事,十数年来竟无一人知道您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修士。”

    南宫湘皱了皱眉,心中无来由地生出一股子烦躁来。

    这个梅家庶子,古怪的地方未免太多,这样踩着底线的试探自她执掌南宫氏以来许久不曾经历了,然而他的态度又如此不温不火、有恃无恐,南宫湘顾及这他身后那尊大佛,一时也不好发作出来。

    正这时,尤子谦推门进来,这纨绔一向没有什么规矩,又自大惯了,来来去去半点都不拘束,一见雅阁内形同对峙的二人,便大大咧咧道:“哟,这都谈上了啊?少爷我来晚了,理当自罚三杯、自罚三杯,秦叔还不快快拿好酒去!”

    南宫湘冷笑着拍了拍桌子:“尤大,你的教养让狗吃了?”

    尤子谦歪歪斜斜地靠着门,挑着半边眉毛懒洋洋道:“湘姨好啊,我娘去的早,我父亲又横竖不愿意取您,这一来二去的也没人教我,浑说什么教养,少爷我压根不认得这两个字么!”

    饶是南宫湘素来喜怒不形于色,此时也气得不清,梅含刀倒是头回听说这样的事情,心中不免觉得可乐,口中也发出一声轻笑来。

    尤子谦叫他吸引了目光,眼睛亮晶晶地跑到他跟前儿,大声道:“你就是梅含刀?哎呀,长得可真好!少爷我心悦你,咱俩在一块儿耍耍呗!”

    梅含刀淡淡地笑了笑,一指虚点在他额头上,指尖吞吐着一抹冷光,声音极轻地说道:“你再说错一句,便要死了。”

    尤子谦张口欲言,南宫湘却已经极其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梅含刀,你的主子什么时候才来!倘或他不来,也该给个准信才是!”

    窗外的雨丝忽然歪斜了一点,梅含刀抿着嘴唇轻笑起来,仿佛很是高兴,眼睛里的光也变得明亮夺目。

    “他来了......”

    窗弦上传来“咯哒”一声轻响,整片酸枝木雕出的窗户突然猛地朝外大开,一朵青色的雨伞从窗外伸进来,冰冷的雨水顺着伞面滴落在地上,就好像突然有一朵青色的花在这雨丝中盛开,沿着窗户爬进来,点亮了一室风景。

    玉止戈从雨伞后探出身来,神情漠然地扫了一圈雅阁内的三人,并没有开口,只是左手伸进了怀中,仿佛想要从里头拿出什么来。

    南宫湘禁不住屏住了呼吸。

    只是一眼的功夫,她便察觉到这个少年模样的修士十分不简单,她心中厉害无比的师尊放到他面前,只怕也不是一合之敌。

    尤子谦却只是抱着手臂懒洋洋地打量着玉止戈,他的容貌自然比梅含刀要好得多,然而却冷得没有一丝人气儿,这是与纨绔泡妞标准极其不相符的,因此这打量,便只是一种纯粹的打量。

    玉止戈甩手将一团嫩黄扔在了桌上,这才收起了青伞,缓步走到桌边,对梅含刀淡淡道:“谈妥了吗?”

    梅含刀脸上泛起一丝愧意:“让大人失望了。”

    玉止戈微微颔首,仿佛早便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因此也就丝毫不显得失望、沮丧。

    他眯着眼睛看向嘴唇紧抿宛若一个村野妇人的南宫湘与饶有兴趣想要逗弄云恕的尤子谦,半响才开口道:“尤家、南宫家、梅家,如今以白马寺为首敌,倘或我有手段除去此獠,你们便臣服于我。”

    二人浑身一震,面面相觑,许久南宫湘才艰涩道:“你凭什么......有这样的底气?”

    玉止戈垂下眼睛,手中青伞如一阕纸花挥过,窗外的雨丝忽然停驻,如同一枚枚冰针敲击在阆风院的外墙上,顿时砸出了无数个细密的空洞。

    冰霜之气将整间雅阁都冰封了起来,尤子谦震惊地几乎站立不住,然而手指刚一碰到桌面,那坚固无比的红木八仙桌便立时化作了一片白色齑粉洒落在地。

    冰面映衬着玉止戈好看的、如同一对烟水晶的灰色眼睛,少年人的神色认真而干净:“没有凭什么,我只是能够做到。”

    ......

    闻北去如同一具死尸般躺在一堆断壁残垣之中,焦黄的脸庞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机,手掌里紧紧捏着一枚破碎的月轮,他的身体似乎连血都流尽了,整个人都包裹在一层干涸的黑红血壳中。

    闻名三十三天的百穿巷已经毁了,再没有蜂鸣、再没有铃音,这个世间安静地仿若死去。

    然而他却是没有死的。

    这倒并不是说姬镜水不够厉害,心思不够缜密,事实上那个人手段毒辣漂亮,甚至在他的左心口上交叉捅了两刀,确保他已经断绝了所有的呼吸。

    闻北去喉中发出嗬嗬的轻响,仿佛在嘲笑着姬镜水的不可一世。

    他从未想过,这世上有一类人,心脏天生长在右边。

    他也从未想过,一枚已经成灵的法宝,会愿意替主人赴死。

    闻北去想要哭泣,然而体内却流不出任何一滴眼泪乃至鲜血,强烈的情绪冲击之下,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稍稍动弹了一下。

    这是两个月以来,他所能够做出的第一个动作。

    闻北去有些恍惚地想着,若是他能够走动了,便去东边吧,听说那里有许多凡人居住的境域,风景宜人、无波无澜。

    他可以隐匿于凡人之中,过柴米油盐、生老病死的一个轮回,让神墟、须弥山、姬镜水都见鬼去吧,这该死的天下,他再也不想管了。

    倘或只有这样短短的几十年,那些因他而死的人,那些因他而产生的罪孽,想必便不会这么难熬了吧......

    闻北去微微阖上眼睛,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不堪重负的呜咽,月轮的碎片深深地嵌进了干枯的皮肉之中。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