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叫术士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活捉

第七百九十五章 活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石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徐立权听不懂他在念什么,不由得向身边的娄景中看去,娄景中耸了耸肩,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术法中的咒语其实大部分都是让人听不懂的,也许本身就需要这样的音节,也许是古语,也许根本就是故意不让人明白咒语的意思。

    方石的咒语落下,他身边的光线忽然就消失了,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吞了一样,显得十分突兀和诡异。徐立权使劲眨了眨眼,定睛看去,刚才方石身边那些天光很奇怪的不见了,现在方石似乎正在被一片黑暗吞没,但是方石本身却像是在发光一样,也正是如此,徐立权才能看到方石,这种感觉很怪异,人真的会发光么?

    徐立权觉得书房里的温度正在急剧的下降,不由得再次扭头向娄景中看却,却发现娄景中一脸的煞白,额头竟然出汗了。

    “老娄...”

    徐立权轻声的呼唤,声音有些颤抖。

    娄景中看了徐立权一眼,很快又将视线转向方石,手里却捏紧了一串晶莹的珠子,似乎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嘴里却轻声道:“那些小鬼...不,阴煞之气现在都聚集在方石身边,规模...很吓人...还记得秦陵么?跟那次的那家伙相比也不遑多让。”

    “啊?那,会不会有危险?”

    “应该不会吧...”

    娄景中也没什么把握,不过上次貌似也没事,而且这次还是方石主动招来的,应该没事吧。

    徐立权担忧的向方石看去。他发现这两天他总是在担惊受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石身边的黑暗又忽然诡异的又消失了,徐立权揉了揉眼睛,发现方石身边的天光又出现了,旁边的娄景中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徐立权不用转头去问就明白了,自己没看错,那些小鬼应该是走了。

    徐立权也松了口气,一股诡异的暖流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迅速的充斥了徐立权僵冷的身体,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竟被汗水濡湿了。

    方石扭头冲两人招了招手。徐立权赶紧向窗边跑去,娄景中的动作更快,身影一闪已经到了窗边。

    “在哪呢?”

    方石下巴扬了扬:“泳池边上的不是么?”

    “情况如何了?好像不动了?”

    “困守灵台罢了,跟你当时的情况挺像的。”

    “啊?这就能封印?”

    方石撇嘴一笑:“当然不行了,只不过被一群鬼子在外面守着。他干脆就收缩起来谨守灵台,很快他的精神力消耗殆尽,元神就会被鬼子所伤。”

    徐立权看了看摊在游泳池边上一动不动的黑衣人,又抬手看了看手表:“才三点,还有三个小时才天亮呢,他能撑住么?”

    “切,阵局是我们操控的,想要什么时候停下来就停下来了。”

    徐立权嘿嘿的干笑了一声。按着耳机开始询问周围的情况。

    确认所有的地点战斗都已经结束之后,徐立权才看向方石道:“方师傅,战斗都结束了。但是我们没法确定是不是所有的隐患都消除了。”

    “如果他们还有手段,就只能强攻了吧?”

    徐立权点了点头,方石转身朝门口走去:“我去将阵局停下来,如果你担心,等到将这两人控制住后再打开阵局好了。”

    “这样最好。”徐立权赶紧转身跟了上去。

    娄景中眼睛转了转道:“我去抓人。”

    方石随意的摆了摆手,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娄景中咧嘴无声的笑了笑,转头看向刚才那家伙躲藏的草地。

    ......

    李知孝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痛得让他恨不得将脑袋砍下来,这种痛不仅仅是*上的。更是灵魂中的,他知道自己元神已经受伤了,原本他还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那九子夺魂局忽然变得强大了很多,想不到还能活下来,只是,活下来也未必是好事。

    先不说自己很大的可能已经落进了安全局的手里,单就元神重伤的痛苦就够他受的,更要命的是元神的伤害是很难痊愈的,自己这种情况或许一辈子都没法恢复了,与其活着遭罪受辱,可能刚才死了更干脆。

    可惜的是,现在他死不了,对方不让他死,而且他也没有那种决绝的勇气。

    “很痛苦吧?”

    一个有些幸灾乐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知孝一听就知道是娄景中,为了布置这个陷阱,他可是研究了娄景中很久了,对娄景中的认识可能比娄景中自己更深刻。

    李知孝闭着眼睛:“呵呵,很痛苦,不久之前你是不是也在品尝这种痛苦?”

    “让你失望了,我只是昏迷,并不痛苦。”

    李知孝叹了口气,慢慢的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线之后,迅速的将视线从娄景中的脸上转开,那个冷冷的男子应该是徐立权,安全局的一个幸运小子,坐在一旁的长相看似普通,却散发着一种与众不同气场的人,就是如今华夏举足轻重的大宗师方石吧。

    可惜,自己这次没有成功,只差这么一点,也不知道那公馆下面设置的自毁装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远程起爆失败,不得不强行进攻公馆,结果想要靠震动引爆还是失败,最后自己冒险潜入,想要近距离用无线启动引爆,结果却...

    李知孝看向方石:“你就是方石?”

    方石不屑的扫了李知孝一眼:“是,不过还是我来问你吧,或者,你想要我用些手段,你的元神重伤,其实用移魂术问效果也不错的。”

    李知孝苦笑:“不必了,反正我也失败了,与其默默无闻的死掉。我宁愿将自己的故事留下来,或许还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多少也留了个名字。”

    方石扯了扯嘴角:“公馆地下室的符文阵局和那件法器,还有那九个两命鬼子已经足以让你留名了。”

    李知孝微微一笑:“符纹阵局是我爷爷研究出来的,法器也是他老人家弄来的。可惜,他却因为这件法器和这个阵局而死。”

    方石不露痕迹的冲徐立权笑了笑,徐立权吃惊的看着李知孝,方石竟然猜对了,那个家伙果然作茧自缚了,但是怎么会死了?不是应该被封印么?

    “两命鬼子呢?按照香江的人口基数。想要完成这九个两命鬼子可不简单。”

    “当然,不过倭国的人口基数足够大了,再不够,还有东南亚那么多的人口呢。”

    “这也是你爷爷的手笔?”

    “不是,原本这里的阵局只是木童子。我觉得这跟那间密室里的*符文阵并不相符,所以才让倭人帮忙弄了九个两命鬼子,效果真的不错,只是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栽在自己布置的阵局之下,果然大宗师是没法正面对抗的。”

    娄景中幸灾乐祸的一笑:“你跟你爷爷倒是一个下场。”

    “请不要辱及先人,就算我跟你不是同道,起码的尊重也应该有,你太缺乏风度了。怪不得方石都不要你这个下属了。”

    说完李知孝想要笑,却没想到这个笑容更像是痛苦的抽动。

    娄景中毫不在意的撇了撇嘴:“你也配?我倒是想尊重你,可是你有什么地方让我尊重?尊重你罔顾生灵?尊重你勾结外人图谋同胞?还是尊重你像只癞皮狗一样的躺在我面前?”

    “就凭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就凭你中了招还不自知,差点将自己的主家也陷在这里,我就值得你尊重!”

    娄景中竟然被李知孝说得无言以对,徐立权吃吃的笑了,方石也是抿嘴一笑。

    李知孝得意的扯了扯嘴角,努力的扭动身体。想要坐起来,娄景中沉着脸上前。一把揪住他还有些潮湿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让他坐在了地上,李知孝艰难的盘起腿,这个过程中,他趁机摸索了一下,身上的东西都被搜得干干净净,果然是很专业的手法。

    李知孝抬起头,慢慢的在三人的脸上扫过,最后还是停在方石脸上:“方石,方长老,能给我一个明白么?为什么你能控制这个阵局?这可是邪道诡门的东西,难道你一个正道大宗师连邪道的东西也会?”

    “你着相了,正邪是理念不同,不是道法不同。”

    李知孝眼珠转了转:“原来如此,是我糊涂了,正道原本也不是什么好人,否则我也不用处心积虑的想要给正道一个狠狠的教训了。”

    “你的意思是你处心积虑的设置这个陷阱,只是因为私仇?”

    李知孝狞笑着点头:“难道还能是别的么?我爷爷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家破人亡,不得不背井离乡来到这个鬼地方的,这里面既有政府的压迫,也有正道的加害,我李家虽然出身诡门,但是从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天怒人怨的事情,为什么会如此?既然天道如此不公,我自讨之!”

    说到最后,李知孝声色俱厉,加上他因痛苦而扭曲的神情,看上去真的有些魔鬼的味道,可惜,眼前这三个人都是专门制魔鬼的。

    方石微微一笑:“难道你想否定因果?如果你不承认因果又如何用道法,如果你承认因果,那么你们李家的遭遇只能从你们自己的因果上去找原因,何必委过于人?”

    “哼!说的轻松,家破人亡背井离乡的又不是你,就算是因果使然,难道那些作恶的人就没有责任?难道我就不该仇恨他们?”

    “随便吧,反正我也没兴趣劝你,只是想知道这事的前因后果罢了,你接着说,因为仇恨,所以你想要借助这次的事情报复玄门正道和华夏,这我已经知道了。你又是怎么勾结上倭人的,似乎还不止,昨夜来的客人可不少。”

    “那是他们的事情,我只是想要利用倭人引他来罢了。”

    李知孝的眼神向娄景中扫了一眼,娄景中郁闷不已,恨不得狠狠的给这家伙的臭脸来一下。(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我叫术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穿过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穿过红尘并收藏我叫术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