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叫术士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失去的镇派法器

第九百三十九章 失去的镇派法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我叫术士》更多支持!崂山派的人终于还是来了,而且直接找到了方石的家里,显然这位远道而来的史长老是想要以私人名义到访。

    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史长老来的目的不是想要替江钟曦向方石求情,以拯救江钟曦的小命,他此来更多的可能是来试探一下方石的态度。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作为半个女主人的夏雨瑶连茶水都没给他斟,只是用纸杯倒了一杯白水放在史长老面前,弄得史长老很没面子,却又发作不得。

    方石见状却像是没看到一样,私下还冲夏雨瑶竖起了大拇指。

    “史长老,请问你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史长老收起心里的不快,堆起一脸的笑容道:“方长老,在下冒昧到访主要为了两件事情,一是为门下弟子胆大妄为冒犯方长老一事道歉,这事我们一定会严厉处罚该弟子,必不会让玄门同道失望。”

    方石与夏雨瑶交换了一个眼神,撇了撇嘴道:“史长老言重了,年轻人嘛,难免都会有冲动的时候,我到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如果我们连犯错的机会都不给他们,那未必太过不近人情了,也不是做为上之道。不过...”

    史长老听方石说的客气,心里刚刚松了口气,方石却一个‘不过’又让他的心提了起来。

    “不过,江钟曦真的只是代表他自己行事么?史长老莫非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

    史长老一滞,脸上顿时有些发热,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他的脸皮早就练得奇厚无比了,既然脸已经有些红了,史长老干脆将计就计。直接装出一副委屈暴怒的样子出来。

    “方长老何出此言!你这是在质疑我们崂山派的清誉么!?”

    方石对史长老的做作根本就不在意,随意的摆了摆手道:“史长老认为是的话那就是了。江钟曦一个门人子弟,安敢以一人之力为伊利亚这个异族宗教人士奔走?史长老,你不会告诉我你们崂山派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吧?”

    史长老早就料到方石会在这方面做文章,所以也早有准备,闻言几乎想都不想就回道:“方长老,此事我们当然知晓,这个伊利亚之前还曾经在我崂山派学习过几个月时间道法,我们怎么会不知道此事?”

    “那就对了。江钟曦是贵门弟子,伊利亚是贵门客人,他们两个来鹏城向我提出赌斗约战难道跟贵派无关?这种解释史长老觉得我会信?”

    史长老一脸的苦笑:“并非如此,伊利亚南下的事情我们自然知道,她对我们说是要南下香江参加一个教会的仪式,并邀请了我派前去观礼,原本我们不打算前去观礼,但是伊利亚身份特殊,我们却不过情面,所以才让江钟曦这么一个不出挑的弟子作为代表。敷衍一下而已。至于其他的事情,则都是他们擅自做主,我们并不清楚。直到事情闹开,我们才知道这两人竟然胆大包天,不但想要让一个异族进入七星学院,更狂妄的向方长老发出赌斗挑战,这都是我们管教不严之过啊!”

    夏雨瑶闻言脸色更差了,这是要彻底将江钟曦抛弃的节奏了,真想不到崂山派的人竟然如此对待门人子弟,真是让人齿冷。对于史长老的辩解,夏雨瑶是一个字也不信的。不论是江钟曦想要帮助伊利亚进入七星学院,还是江钟曦提出以命相赌的赌局。这绝不是一个门人子弟敢于擅自决定的事情,要是背后没有门派掌权者的指使就怪了。

    方石心里倒是没有夏雨瑶的感慨。在方石看来,这种行为本身并不奇怪,在门派利益面前,牺牲一个门人子弟对这些古老门派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更何况,江钟曦自己平时狂妄自大,自有取死之道。当然了,那些在江钟曦背后搞鬼的崂山派掌权者们,也一样要有所回报才对,不能只让江钟曦做个替罪羊就了事。

    对于史长老那一番无耻的解释,方石只是报以一笑,然后就将话题岔了开去。

    “说到伊利亚,贵派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允许伊利亚进入贵派学习?”

    史长老见方石转移了话题,心里终于松了口气,只要将这件事含糊过去,将江钟曦这个替罪羊解决掉,那么跟方石的关系就好办了。

    “让方长老见笑了,其实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们自然知道勾连外邦是欺师灭祖之罪,哪敢真的向外族之人教授绝艺,伊利亚在崂山派几个月,不过是在学习道藏和术藏罢了,涉及术法、术数和阵局之类的东西,我们绝对不敢泄露分毫,这点请方长老放心。”

    方石耸了耸肩:“我又有什么不放心的,你们做了什么自有因果报应,哪里用得着我操心。”

    “咳咳...方长老言重了,言重了,我们绝对不会做那种傻事。”

    方石抿嘴一笑:“所以,你们就将她打发到我这里来了?”

    史长老一怔,随即叫起来撞天屈来:“方长老真是误解我们了,我刚才也向方长老解释过了,伊利亚想要入学七星学院的事情,还有江钟曦这个狂妄之辈向方长老挑战的事情,我们都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才知道的,这些事情这两人一直瞒着我们行事。也怪我们太过相信江钟曦了,谁知道一个大意之下,竟然就酿成了大祸,幸好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否则我们崂山派可真是要名誉扫地了。”

    方石笑眯眯的看着史长老表演,史长老说着说着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眼神不由得有些飘忽,好不容易将这长长的一段话说完,心里却越发的心虚了。

    “这么说,伊利亚想要进入七星学院的事情贵派并不知道。也不赞同了?”

    史长老稍微迟疑了一下才点头道:“是的。”

    方石勾了勾嘴角,戏谑的问道:“那史长老可敢用崂山派的清誉发誓,证明这事贵派确实不知情?”

    史长老张了张嘴。这不合规矩啊!哪有逼人发誓的道理,这分明是不将崂山派放在眼里嘛。看着方石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史长老发现在方石确实有看不上崂山派的本钱,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敢为了方石这句话而翻脸。

    甚至别提翻脸了,史长老想要推诿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可如果这个誓言不敢发,那刚才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岂不是都要露馅了!

    “这...方长老,你这是强人所难,难道方长老不相信崂山派么?”

    “史长老。平心而论,如果我们两人易地而处,你相信刚才你说的那些话么?”

    史长老终于老脸一红,对方石的质问无言以对。

    纠结了半晌,史长老才叹了口气道:“方长老,不是我有意相瞒,实在是这事涉及到了师门长辈的一些不光彩的事情,身为弟子,当然要为尊者讳,希望方长老能够理解。”

    方石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个倒是能够理解的。但是史长老你也要理解一下我,凭什么我要遭受这个无妄之灾呢?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也只能将此事视为崂山派想要跟我。跟青城山开战的信号。”

    “不,绝无此事,我崂山派数千年道统,清誉卓著,绝不会为了一个外族女子而跟玄门同道开战。”

    “所以,你欠我一个解释。”

    史长老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开口道:“好吧,只是这事希望方长老不要外传,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方石迅速的扭头冲着夏雨瑶笑了笑,眼神里尽是得意。他又猜中了,秘密果然会自己跳出来的。

    “这事要从差不多两百年前说起。当时我派内出现了一个欺师灭祖的家伙,他因为妒贤嫉能被师长责罚。心生不满,于是找了个机会将我崂山派的镇山之宝‘照妖镜’给盗走了。”

    “照妖镜?”

    夏雨瑶吃惊的问道,不过她下意识的问出口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来是因为自己打断了史长老的叙述有些不礼貌,二来则是有些少见多怪,玄门中给法器起名字都是唯恐名字不够响亮不够吓人,因此听到这个照妖镜的名字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惊讶,说不定那只是一个功效很普通的法器。

    对于夏雨瑶的插嘴史长老并不在意,也不敢在意,生怕引起方石的误会和反感,于是他反而笑着解释道:“没错,就是照妖镜。”

    夏雨瑶歉意的笑了笑,抬了抬手示意史长老继续讲下去,夏雨瑶相信史长老一定会讲解什么是照妖镜。

    史长老喝了口白水之后继续道:“这个叛徒偷走了照妖镜之后,我门中长辈立刻就进行追捕,不过这个叛徒差一点就会成为掌门继承人,真本事还是有的,而且他对我派上下都非常熟悉,他想方设法的避开了围追堵截,甚至还毫不留情的伤害了不少自己的同门,最后,这个叛徒竟然就此销声匿迹不知所踪了。”

    方石点了点头:“失踪了?恐怕是跑到境外去了吧?”

    史长老苦笑着点头道:“方长老明见万里,这个叛徒确实是跑到了国外,可惜,那时候我们华夏玄门还没有将势力范围伸展到世界各地,结果竟让叛徒逍遥法外四十多年,等到我们的前辈找到机会,去国外找到这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个叛徒早就因为受伤和走火入魔的双重影响之下变成了废人。”

    “啊!”夏雨瑶低声感叹了一声,随即问道:“那贵派的镇山之宝呢?”(小说《我叫术士》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我叫术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穿过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穿过红尘并收藏我叫术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