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憾江山,倾城冰美人 > 327:番外,冷幽璃(7)

327:番外,冷幽璃(7)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寒烟凤眸中迅速的略过一丝锐利的光芒,我清晰的捕捉到了,心脏一缩,知道她心中对我的防备肯定又上升了一个阶层。

    “你不是需要他吗?独孤夜的伤,可等不了那么久。”

    我依旧静坐在轮椅之上,这次没有拐弯抹角的含蓄,而是直接,威逼利诱。

    我看她的眸子清浅,冷静,凉薄。

    像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般,云淡风轻的连眼都没眨一下。

    *

    呵。

    冷寒烟轻笑,果然,这冷幽璃不是一般人,独孤夜的伤势如此隐晦,他也能知道,不仅知道药引,还能算计到她会为他寻药。

    在这诺大的天下棋盘上,不知这位才华横溢,名满天下的芝兰玉树,又扮演着怎么样的一个角色?

    想来,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狠角色。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

    冷寒烟不屑,这解药天下又不是仅此一处,夜色皇族的神丹,昆仑山的神貂之血,还有北藩的万蛊之王,都可暂时稳定独孤夜的毒素,让师娘解蛊毒。

    “就凭夜色的神丹早已经一颗不剩,如此,你还不答应吗?”

    我看着冷寒烟,若是认真看我的眼,可以看见那一闪而过的笑意,甚至是,戏谑。

    若不是有完全的把握,我不会威胁她,毕竟那样,得不偿失。

    我做事,向来是万无一失。

    可……这大概就是独孤夜和他之间的区别吧。

    独孤夜用无数的不确定去赌她一颗心,他却在衡量如何才能万无一失的获得她的心。

    失之毫厘,落后千里,不知现在想要挽留,还来不来得及?

    “你……”

    *

    冷寒烟娇嫩如蔷薇花瓣般的红唇微微一抿,有些纠结,不知道冷幽璃所言是真是假。

    若是夜色国神丹真的已经悉数用尽,那她的确只能求助于冷幽璃。

    她的名声,已经被早前那些莫名其妙无中生有的传闻,引得天下百姓关心。

    与风无忧菱湖相会,三个月风言风语满暮色,人人都以为她和风无忧有什么特殊的羁绊,其实一丝也无。轩辕北野的主动暧昧,登门求见,引得大家议论纷纷,非议满天。

    平熙帝的宴会之上,轩辕北野,独孤夜等人的主动示好,和墨玄哥,风无忧等人的问候,也引起了不少的狐疑。

    最后和钰哥哥一个令众人误会的婚约更是瞬间传遍了天下。

    要是知道她早前其实还有一个解除了婚约的未婚夫,尉迟世家的少主尉迟熙,和现在一个假意传婚讯的冷幽璃,也不知会乱成什么样子。

    “决定好了吗?”

    我静静的看着冷寒烟变幻莫测的表情,看着远方天穹渐渐变得有些明亮的天空,唇角慢慢染上了一股势在必得的弧度。

    独孤夜,就看着一江山美人之争,你我谁胜谁负。

    我用生死之药,换你无忧,换一个天下皆知的与她的婚约。

    *

    冷寒烟不理会冷幽璃的话,绣眉微微挑起,沿着水滨上的一条木质小路缓步走着,眼里浮现了深思。

    “容我在想想。”

    我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说话,微微的颔首,几不可闻的又在木轮椅上打着幽幽的节拍,没有再看冷寒烟想想。

    温润闪烁着流光的龙凤玉佩的凤配在冷寒烟走动之间,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浅浅的看了一眼。

    眼眸却一寸一寸的深沉凝结,冷寒烟殷红色红裙上的那块晶莹剔透的凤佩,这块凤佩,他似乎在独孤夜身上看到过相似的另一半龙佩。

    若是没有猜错,这块是绝色皇族历代相传的帝后信物,脑子忽然有些乱,也许,独孤夜对她的感情,的确,比我深厚。

    此等贵重之物,竟然倾囊相托,独孤夜,到底知不知道凤佩的价值,亦或者他知道,只是冷寒烟的地位在他心里比一切都高?

    那么我呢?

    若是没有得到她的倾心相许,他会不会无一丝保留的爱一个人?

    不会。

    答案竟然是不会,无穷无尽的惶恐之感涌上心头,一种永远也无法逾越而过的高山似乎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

    青黛色的天空已经亮了起来,清晨水波泛起了一层厚实白蒙蒙的薄雾,像是仙气一般,将这个水中心的木屋笼罩其中。

    “我答应。”

    清脆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和凝重。

    “和我传出婚讯和下地狱有的一比,恩?”

    看着她视死如归的表情,我不知该怒还是该笑,在认清她对独孤夜那深厚却不自知的感情时,我不知此刻,该进还是该退。

    冷寒烟摇头。

    “那你不用这样一幅不情不愿的表情。”

    啊?

    冷寒烟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传婚讯的人不是她想要成婚的人,她细思慢想,将前因后果理顺,想好退路不应该吗?

    这夜色国皇室的一窝狐狸窝,若是不小心,落进了自家人设计的圈套中,怕是连爬都爬不出来。

    钰哥哥都已经腹黑的骗过了她一回,看在是胞兄的份上也就算了。

    若是再被冷幽璃算计一回,那叫做什么事啊?

    *

    “你放心,这只是暂时的,等到时机到了,我会澄清解除一切流言。至于神貂之血,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我会派人送给你。”

    等到婚讯传出,他便把神貂血给她,再找一隐蔽的角落,去解毒。

    哪怕失去了神貂血他的解毒过程会难上三倍不止,他很可能留下隐疾或者就此离世,他也不愿意独孤夜活得那般滋润。

    没有任何的艰难险阻,就能抱得美人归。

    冷寒烟点头。

    这点她倒还是不怕的,若是他不给,她不会上门要吗?

    “你就不怕我订了婚约,然后反悔,不给你神貂之血?”

    我暗黑色的眸子飞快的略过了一些什么,清冷凉薄的声音传来,带着疑问。

    希望从她嘴里听到不一样的答案,哪怕,那只是敷衍。

    可惜,我失望了。

    *

    冷寒烟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

    “你可以反悔,我不可以悔婚吗?真是……笨”

    要是他敢反悔,她就算排除暗影血卫血洗璃王府,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到神貂之血。

    从来没有人在戏耍她,让她吃这么大一个亏,还能安然无事的。

    无论这个人……是谁。

    *

    “笨?”

    我比夜还深几分如墨一般暗沉的眸子里流露出了意外,从出生到现在,倒是第一次有人,敢说我笨。

    而且,到现在,还安然无事,好好的活在世上。

    “怎么,不给说?”

    冷寒烟凤眸一挑,满眼挑衅的意味,一副事实就是如此的模样。

    别以为她不知道,要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惊天秘密,依照冷幽璃这权势地位来说,怎么会还要劳烦她来配合着演这一出人尽皆知的假戏?

    只是不知道,这看戏的人究竟是谁罢了,不过能让冷幽璃这不理世俗纷争的人都如此忌讳,怕是不是什么好事。

    那她当抢使,就别怪她不留情面。

    而且,这婚约一出,独孤夜怕是要炸毛了,看来她得快些派人去传个消息了。

    不然,依照他的脾气,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

    “随你。”

    我细细的看着她眼里的满不在乎,心痛如麻,却仿佛早已经习惯。

    人心真是一种复杂的东西,越是在乎,竟然越不希望真心被践踏,被同情。

    轻飘飘的两个字散在风中,随意的让人一腔不满都变成了强词夺理一般。

    “虽然婚约是假,但是信物还是要给的,这个,接着。”

    不理会冷寒烟是否会接下,我手一甩,一个精致小巧的玉瓷器迅速的飞向冷寒烟。

    凌厉的劲风含着杀气,冷寒烟瞳孔一缩,不接,则伤。

    冷幽璃,真狠。

    啪的一声,古朴花纹雕刻的玉瓷器稳稳的夹在了冷寒烟的两指之间,一动不动,稳得惊人。

    *

    “下次能不这么简单粗暴吗?璃王殿下手不能挑,肩不能扛,还能如此天赋神力,真是让我佩服。”

    冷寒烟向来冷静的凤眸也染上了微微的怒气,冷冷的嘲讽着冷幽璃,却出口不带脏字。

    “不好意思,手滑。”

    我忍住内心的气愤和莫名的滔天醋意,冷冷的抛下一句话。

    *

    滑你妹啊。

    忍住爆出口的冲动,冷寒烟低头看了看玉瓷器,挑眉,虽然做工很精湛,但是以这个当做信物,也太简陋了一点吧?

    难道是别有乾坤?

    嘴角一挑,修长白希的玉手微微的探进了瓶口,幽幽的掏出了一串柔滑冰凉的珠子。

    看见珠子的模样,见惯了锦绣山庄神奇珍宝的冷寒烟也挑了挑眉头,有些意外。

    “随候明月?”

    冷幽璃看着冷寒烟那意外却并无太大波动的模样,点了点头。

    “不错,还算识货。”

    随候明月,也有一意,乃是君心如月,日日如一之意,只怕,她不能意会。

    不管她知不知道意思,他送的礼,总不能被独孤夜比过去不成。

    这随候明月虽然比不上独孤夜的凤佩珍贵,却是当年母妃唯一遗留下来的遗物,他珍之若宝,如今,给了她,自然是将她当做了今生挚爱。

    *

    冷寒烟上上下下的抚摸着手中凉意袭人的珠子。

    她在现代阅读古籍,看到班固的《西都赋》这一华章中提到过随候明月这个词,指的是一种琉璃珠,多为西周时随国的君王所佩戴。

    光滑如月,莹白素洁,是及其珍贵的一种装饰品。

    而这一串随候明珠也是如月色一般明亮,染上水光,径盈寸,纯白而夜光,可以照亮黑暗。

    “如此,便多谢。”

    既然是好东西,不收白不收。

    她是商人,这一点,她可是时刻紧记。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既然我已经知道想要知道的消息,就不在府上打扰了。有事情叫你属下来找我,传信到锦绣山庄的暗庄。我相信璃王殿下这点实力,还是有的。”

    说完冷寒烟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个红的有些惊艳的背影,飘扬潋滟的衣角被薄风吹动着,不知晃了谁的眼。

    我微微放下暗黑色衣袍下想要挽留的手,捏成细拳,微微叹了一口气。

    莫非,正如书上所些,情字,最是勉强不得?

    可是,放不下,又该如何是好?

    ……

    ……

    刺眼的光打在眼上,有些夺目,我微微眨了眨睫毛,没有立刻睁开眼。

    “你终于醒了,阿璃。”

    “我睡了多久?”

    嘶哑的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

    “如果我说你沉睡了半年,你信吗?”

    我微微睁开暗夜一般的眼,无视周围奢靡的宫殿和摆设,遥望窗外,秋风抚黄叶。

    入梦前刚入夏,如今却是秋末之景。

    自然是信了,却没想到一梦黄粱,竟然半年里都是她。

    “虽然冷寒烟成婚有孕,你也无需受如此大的刺激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且看开些。”

    我捏紧了手,又放下。

    “夜色皇位本早该传与你,你忽然入梦不醒,国君可是急到不行,若不是国事出事,说你无碍,怕是夜色也要起不少动荡。”

    我微微颔首:“无事了。”

    凌烨桀一脸不信:“怎么可能无事,你当初知道冷寒烟怀孕有子之时,可不是如此神情,那紧张的,我都怀疑你会不会动了杀心。”他生怕这璃王殿下一个想不开,就去了解了那独孤夜去。

    我脑中一阵刺痛,却陷入空白之中。

    “你,说什么。”

    “不会吧,阿璃,你莫非不记得你当初昏迷之事?”

    凌烨桀惊讶之中带着一点试探,又有着一些意料之中的恍然大悟。

    我摇头,不断回忆,却是一片苍茫,一旦细想,但是刺骨之痛。

    我知道,定然是哪里出了问题。

    微微咬了咬唇,锐利的眸子落在了凌烨桀身上。

    “说,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凌烨桀的眼神有些闪躲,雪白色的衣袍宛如仙人,可是那表情,却是如同妖媚一般的复杂。

    *

    知道他不愿多说,我微微勾唇,道:“你不说,本王难道就查不到了?”

    “哎,你,我说阿璃,你就说失忆了,还是如此精明。”

    失忆?

    我抓住凌烨桀语气的漏洞,瞬息之间,仿佛,全部都想通了。

    “你的意思是,我忘记了很多事。”

    凌烨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算我不说,您也查得到,但是殿下,您该知道,当初殿下您解毒本就留下隐患,缺少了昆仑老人特意为你遗留的圣药神貂之血,压抑的毒素进入神经,所幸毅力坚定毅力深厚才挺过一劫,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导致您忽然昏迷,忘却前尘旧事,但是,国师说,这是好事。”

    好事?

    我讽刺勾唇,暗黑色的眸子里是滔天的愤怒。

    “殿下,国师说,此乃天意,强求不得。”

    “天意,好一个天意,让那国师给本王滚过来。”

    凌烨桀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精致出尘的面容上满是为难:“这您就难为属下了,那国师,便是君上有事相求也得一请再请,属下怎么能够有能力求他前来。”

    “那你就给本王滚。”

    “好好好,属下这就滚,不过国君吩咐,您一旦醒来,就将这封信交给您。”

    凌烨桀将信放到床头,一溜烟就跑走了,像是被洪水猛兽追着跑一般。

    我微微闭眼,半响,才伸手接过信。

    “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命中注定,一段错误尘缘成为过往。然这盛世天下,还需你手握权杖。归来吧。”

    我闭上双眼,信落于地,轻缓无声。

    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挂。

    听弦断,断了三千痴缠。

    生生的两端,我和冷寒烟,彼此站成了两端,长活一世,我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但是,她的心里,却没有我的一点痕迹。

    如此,只望余生不想见,了却浮生万里愁。

    也许,我忘了一切。

    对我,对她,都好。

    ——————————————————————

    江南风骨,天水成碧,天教心愿与身违。

    夜色国土,万里尘寰,盛世江山与卿绝。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憾江山,倾城冰美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蔷薇鸢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蔷薇鸢尾并收藏憾江山,倾城冰美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