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 > 第352章 番外85:修理罗伊

第352章 番外85:修理罗伊

作者:love小叶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很多年以后,成唤一直都记得这一幕。

    喧闹的机场,穿梭的人群。

    有相聚重逢的喜悦,也有离别的悲伤。

    可是这一刻在成唤眼中,心中,周围是一片安静的。

    他能够感受到的,只有怀中温热娇小的身躯,只有这个没有任何原因道理,走入他心,让他爱上的女孩子。

    那个拥抱的时间其实很短,大概只有几秒,甚至季七月被放开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被拥抱了。

    “兄弟,照顾好你女朋友!”成唤清朗的声音响起,同时伸手锤了一下顾臻的肩膀,然后转身,走了几步拎起自己的行李袋,大步离开。

    这一次,他没有再做任何停留。

    “那个,这是什么情况?”何嗣炀勾住郑岩的肩膀,悄声问道。

    他们一直都知道成唤喜欢这个叫季七月的女孩子,因为成唤从来没有掩饰自己的喜欢。甚至为了这个女孩子,他们也出手帮过忙。

    可是,在季七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他们另一个冰山好兄弟顾臻的女朋友之后,他们又是清楚的看过成唤的落寞。

    “这还能是什么情况?”郑岩冷哼,“借着回去继承家族生意的借口,独自舔伤口去了呗。成唤不就那样,兄弟在他心里那么重,你还真指望他和阿臻去争不成。”

    “那倒是。”闻言,何嗣炀无奈的摇摇头,“不过我是真舍不得他啊。”

    “别告诉我你爱上成唤了?”郑岩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何嗣炀。

    何嗣炀被他说得脸色又青又白,给了郑岩一个手拐,他在对方的闷哼声中扬长而去。

    “阿臻,我和老何先走了。”郑岩对顾臻说道。

    顾臻微微点头,凤眸落在眼前的女孩子身上。

    季七月一直看着成唤的身影不见,这才收回视线,只是,她不敢回头,因为她明显的感受到一道凌厉的视线在自己背上逡巡。

    咬了咬下唇,她深吸一口气转身,欲擦过他身边往机场外走。

    刚走了几步,顾臻便伸手握住她的手腕。

    “我送你。”他侧目看着她,沉声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季七月的话还没说完,顾臻已经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往机场外走去。

    上了车子,顾臻探身过来要给季七月系安全带。

    季七月赶紧先他一步扯了安全带。

    顾臻凝着她半响,启动了车子。

    黑色的宾利滑出机场行驶在路上,顾臻目视前方,偶尔视线会一偏,落在身旁的人身上。

    她始终看着窗外,眼角眉梢都是淡淡的轻愁。

    犹豫再三,他只能握紧了方向盘。

    季七月只请了一个上午的假,送完成唤,她还要回世博上班。

    顾臻也知道,所以直接开车载着她回到世博。

    “我先上去了。”

    车子刚停下,季七月便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

    “小七。”顾臻忍不住叫住她。

    季七月一怔,手还搭在车门上,身子保持着要下去的姿势。

    “没事,上去吧。”过了一会儿,低沉的男声响起。

    季七月心中失落,苦涩一笑,她下了车,往世博大楼进去。

    刚进财务部,迎面小亚和另外两个女同事就迎上来。

    她们知道季七月今天请假去送成唤了,其实她们都想去,可是也不能全部请假,季七月就算是她们的代表了。

    “七月,成经理走了?”小亚轻声问道。

    季七月点点头,就看见三人红了眼睛,她赶紧说道:“成经理说了,以后有机会,他会回来看大家的。”

    “嗯。”

    三人点头,除了小亚,其余两个同事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继续工作了。

    小亚挽住季七月的手臂,把她带到一边,“你今天上午去送成经理还不知道,新任的财务总监过来了,是个女的,好厉害的样子。上午开了会,她来了一个好大的下马威。”

    “是吗。”季七月点点头,拍了拍小亚的手背,“没关系,我们只要好好工作就没问题的。”

    “嗯,这个倒是,只不过好想念成经理啊,这个财务总监,我有预感,她是个女魔头来的。”

    “呵呵。”季七月低笑,“去工作了。”

    一天的工作结束,季七月回到家里,刚打开门进来,松子就热情的迎接过来,蹭着她的腿,“嗷嗷”的撒娇。

    季七月把挎包放在鞋柜上,换了鞋子,然后将松子抱起。

    “回来了。”安然从客厅走出来,笑着说道。

    季七月朝她微笑,抱着松子进来,“晚上想吃什么?”

    “今天别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安然说道,“我明天要走了。”

    “你又要走了?”季七月惊讶。

    刚刚送走成唤,她本来就有点难过,现在安然又要走了。

    “怎么了?我的小七月。”安然搂住她的肩膀,手指捏起季七月的下颌,凝着她水雾蒙蒙的眼睛,“这么舍不得我啊?”

    “嗯。”季七月闷声点头,主动抱住安然的脖子,“舍不得你。”

    “哎呀,难得我家小七月这样撒娇啊。”安然宠溺的摸着季七月的头发,犹豫着,她低声问:“你和顾臻还没和好?”

    提到这个,季七月眼神一暗,放开安然,她轻轻摇头。

    安然蹙眉,拉着季七月坐在沙发上。

    “我早就看那个罗伊不顺眼了,总是缠着顾臻,厚脸皮的样子让人不爽的想要凑她。要不是我家和她家有合作,我真是忍不了。”

    话语一顿,安然看了看季七月的脸色,又是说道:“不过小七,你生气归生气,如果顾臻主动向你示好,你给他个教训就算了吧。我绝对不是让你示弱的意思,只不过现在罗伊在,你别让她有机可乘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就别操心了。”季七月笑着说道。

    安然不放心的又嘱咐了几句,两人这才出去一起吃饭。

    第二天一早,安然就离开了。

    这一次她要飞很多地方,估计又要离开很久。

    如常的上班,下班就是回家做饭和松子玩闹,季七月的日子过得很平静。

    周六的时候回了季家吃饭,陈永宁、季栋和季翔都问起了顾臻,问他怎么没一起来,季七月以顾臻有事情要忙为由,总算是糊弄了过去。

    ……

    顾家。

    “喂,你到底走不走?!”唐骐立在沙发边,抱肩冷眼看着罗伊。

    “我不想和你出去。”罗伊蹙眉说道。

    唐骐冷哼一声,不屑的撇嘴:“那正好,要不是我妈吩咐我带着你玩,你以为我想理你!”

    说完,唐骐转身就走。

    罗伊气恼的站起身,朝他的背影低吼:“小三子!你给我站住!”

    “小三子也是你叫的!”唐骐冷冷回头,一字一顿。

    罗伊一瞬间愣住,唐骐的神情,居然有几分像顾臻,让她不由得心中一寒。

    “你欺负我,我要告诉顾大哥!”罗伊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要拨出号码。

    “你给我放下!”唐骐一个箭步过来,夺下罗伊手里的手机,“你干嘛总是缠着大哥!他有女朋友了!你想做第三者?!”

    “你管不着我!”罗伊大吼,抢过手机往外跑去。

    “怎么了?”听到声音的唐妤和顾逢时从房间内走出,唐妤问道,“小三子,你又和伊伊怎么了?”

    “没事!”唐骐闷声说道,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耙了耙头发,“妈咪,罗伊到底什么时候走啊!她烦死人了!”

    “小三子。”唐妤轻声责怪,看了眼顾逢时,她走过来坐在唐骐身边,“伊伊比你小,你要多让着她。”

    “我让着她?谁叫她总是缠着大哥!”

    “这……”唐妤也是知道罗伊喜欢顾臻,轻轻叹息,她看向顾逢时,“阿时,你说呢?”

    “果果自己能处理。”顾逢时沉声说道。

    罗伊从顾家冲出来就有些后悔了。

    这几天她在顾家建立的都是乖巧可爱的形象,现在自己这样跑出来,唐骐还不知道要怎么说她坏话呢。

    烦躁的踢了踢路边的石子,她望着前方,眼神一暗。

    既然都这样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顾大哥是她的,她不能让别人抢走。

    低头从手机上找到号码,她拨出电话去。

    “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

    洗好了衣服又晾好,季七月正在厨房准备午饭,突然,门铃声响起。

    她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走去开门。

    松子跟在她后面,摇晃着小尾巴。

    打开门,看见门外站着的人,季七月愣住。

    “季小姐,你好。”罗伊微笑开口,不再叫她七月姐,而是季小姐。

    季七月眉心轻蹙,懂事的松子立刻判断出她不喜欢这个人,从季七月身后窜出来,松子竖起尾巴朝罗伊叫。

    “汪汪汪!”

    “啊!”罗伊最怕狗,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大步后退。

    季七月赶紧叫住松子:“松子,回屋里去。”

    松子这才偃旗息鼓,得意的蹭了蹭季七月的脚踝,它晃悠着小尾巴往屋里走去。

    “罗小姐有事吗?”季七月淡声问道。

    罗伊平静了一下心情,咬了下嘴唇,嘲讽开口:“季小姐都不请我进去坐坐?”

    季七月实在不想应付她,可是又顾虑到各种情况,只好侧身请她进门。

    罗伊微笑,大步走进。

    请罗伊坐在沙发上,季七月倒了杯水出来给她。

    “有什么事,你说吧。”

    罗伊抱肩,抬眸看着季七月,“要多少钱你才能离开顾大哥?不要说你不是为钱,你们这种出身,攀附顾大哥不就是为钱?”

    季七月要用尽全力才能压制住心里的怒火,纤细的手指在身侧握紧,她冷冷看着罗伊,一字一顿:“我是不是为钱和他在一起,与你无关,你以什么身份跑到我的家里来和我说这些话?罗小姐,在我还能好好和你说话的时候,请你,从我的家里出去!”

    因为季七月有着良好的教养和素质,才克制住自己没有把出去说成滚出去。

    可这番话对于罗伊这种大小姐听来,已经足够难听。

    “季七月!别给你脸不要!”罗伊站起身,满身的阴霾。

    此刻没有别人,她也不需要做样子给任何人看,直接把自己最原始真实的一面暴露。

    “你信不信?我有的是办法和手段让你在宣城待不下去,还有你的家人!”

    “是吗?”

    低沉冰凉的男声蓦然响起。

    刚才两个人情绪都有点激动,居然谁都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了。

    “嗷嗷”松子欢乐的冲上去蹭着来人的裤脚,显然和他不是一般的亲密。

    罗伊已经傻掉了,整个人无法动弹和思考。

    他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她说了什么?

    全部,全部难听的话都被他听到了吗?

    “罗伊,你太让我失望了。”顾臻冷声说道,视线落在季七月身上。

    后者别开头,没有看他。

    凤眸一暗,他走上前几步,却是站在季七月身边,握住了她的手指。

    他的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季七月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开,只好作罢。

    “你怎么会来这里?”顾臻沉声问道。

    罗伊背后冒出冷汗,眼珠一转,她怯生生的说道:“我,我本来是想来和七月姐姐道歉的。”

    她说的楚楚可怜的样子,而且完全就是颠倒是非。

    顾臻抿唇不语,眼神很是凌厉的看着她。

    罗伊握紧手指,接着说道:“只不过后来我,我和七月姐姐一言不合才吵了起来,七月姐姐要赶我出去,我一时气愤,才,才说了那些难听的话。顾大哥,你相信,我不是故意的。”

    顾臻还是不说话,只是沉眸凝着罗伊,似乎在判断她话的真假。

    就是这样的态度让季七月的心彻底冰凉。

    几句颠倒黑白的话就让他相信了吗?

    刚才她所受的羞辱现在看来还是因为自己要赶她出门吗?

    她真的想上去撕掉罗伊虚伪的面具。

    她真的不明白,小小年纪的她为什么城府这么深。

    用力甩开顾臻的手,季七月已经不想再听下去,如果这里不是她的家,她早就摔门走了。可既然这里是她的家,那么就只能请他们离开。

    “请你们离开。”季七月轻声说道。

    她说的是你们,不是你,那就是连顾臻一起驱赶。

    罗伊眼睛里闪过亮色,抑制住心内的欣喜,她咬着下唇,委屈的说道:“七月姐姐,你不要生我的气了,我刚才的话都是气话,我……”

    “你闭嘴!”季七月终于忍不住低吼出声,“罗小姐,何必要装呢?既然你要装,与我无关,那么请你离开我的家,你爱上哪儿装上哪儿装去!”

    “我装什么了?”罗伊更加委屈,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七月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

    全身都好像处在火里,季七月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真的是,愤怒到了极点。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

    厚颜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而最令她难过的是,顾臻居然一直一句话也不说。

    “顾大哥,我不舒服。”掉下两滴眼泪,罗伊低声说道。

    顾臻忽然勾唇,然后展臂搂住季七月的肩膀。

    “放开!”季七月低吼,大力的挣扎着,眼眶通红的瞪着他。

    顾臻心疼,轻声诱哄:“好了,小七,乖。”说完,他转头看向罗伊。

    “你走吧。”

    罗伊一怔,看着顾臻样子,她还是知道进退,今天能够这样收场已经很好了。

    顾臻那边,她会找机会解释清楚。

    “我知道了,顾大哥,那我先走了。”

    罗伊说完,抬步往门口走去。

    季七月绝望的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突然,温热的指腹揩上她的眼角,接着顾臻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我说的是你离开宣城,回凉城去。”

    “什么?”刚走了几步的罗伊就好像被人打了一棍,楞在原地。

    回头,她不敢置信的看向顾臻,挤出一抹僵硬的笑:“顾大哥,你,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让你回凉城,你听不懂吗?”顾臻的声音冷的刺骨,每一个字都带着冰冷的寒气。

    罗伊又气又急,身子直哆嗦,“顾,顾大哥,你要赶我走?为了她!”指着季七月,罗伊低吼:“就为了我说了她几句吗!”

    “是为了小七。”顾臻大方的承认,“但你还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罗伊,本来我给过你机会,看在我们的情分上。如果你今天不来找她的麻烦,或许我还会给你留足面子,但现在,”

    顿了一下,他说道:“以后不要再来宣城了。”

    “顾臻!”罗伊大叫,眼神阴毒的瞪着季七月,“啊!”她忽然发了狠,发了狂,直接朝着季七月扑过来。

    季七月下意识的闭了眼睛躲进他怀中,预想中的一切却都没有发生,只有一声清脆的声音。

    “啪!”

    睁开眼睛,就看见罗伊的脸颊偏向一侧,而顾臻的手臂还抬起在空中。

    “你打我?你敢打我?”半响,罗伊扬声叫喊。

    她的头发凌乱了,脸上又是泪痕又是五指痕迹,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凤眸晦涩,顾臻凝着罗伊,开口:“带进来。”

    他话音刚落,就有四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押解着另外四个男人走进来。

    这一刻,罗伊面如死灰,牙齿甚至颤抖出声音。

    “你想做什么,不必我说了吧。”冰冷的眼神,冰冷的话语,高大的身躯让人顿时倍感压力。

    “……”

    罗伊无话可说。

    “你敢动这样的心思,就别怪我,罗伊,你何时变成这样,我不在乎,或者你变成什么样都与我无关,但是若你敢动她,哪怕是心思,我也不能容你,懂?”

    他的话,她懂。

    罗伊苦笑。

    他还是给她留了面子,或许是看在她母亲的份上。

    “现在,你走吧,不要让我再见到你。”顾臻说完,摆摆手。

    所有人都退出公寓。

    罗伊最后深深看了季七月一眼,低低的喃:“季七月,我好嫉妒你。”

    一室寂静。

    顾臻搂着季七月走到沙发那里坐下,松子乖乖的趴在沙发边的地毯上,把自己蜷缩成一个肉球,只是眼睛不时的望着两个主人。

    “吓到了?”顾臻揉着季七月的头发,轻声问她。

    季七月抬眸望着他的凤眸,轻声说道:“我看不懂你了。”

    顾臻闻言,脸色微变,伸手将她搂到怀中抱紧,他吻着她的发顶,沉声开口:“罗伊的母亲和我父亲是朋友,我父亲曾经欠过她母亲的人情。罗伊从小就有哮喘病,但这是一个秘密。有一阵子,她母亲在生意上得罪了人,怕罗伊遭到报复,就把她送到我家里来,托我父母照顾。”

    那时候的罗伊是真的很乖巧,跟在他身后叫他哥哥,他也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疼爱。

    “有一次,我在学校惹了一些仇家,那些人把我堵在巷口,罗伊吓得哮喘病犯了,但还是强忍着叫了人来救我。那些人带了刀,如果不是罗伊,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我欠她一条命,所以一直容忍她。”

    “那这一次,你为什么不忍?”

    握着季七月的肩膀,顾臻沉眸凝着她,“你是我的忍无可忍。”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love小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ve小叶子并收藏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