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37章 情意相通

第037章 情意相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月浅意识渐渐苏醒,她像是被人用绳子捆住了手脚用布盖住了双眼,看不见,动弹不得,侧着耳朵,想听听大家说了什么,声音像隔着墙,听不真切,动了动眼睛,沉重得睁不开,然后,她在心里暗暗记着人进出的步子。

    其中,有个步子与她听到的步伐截然不同,步子缓而沉,像曹植作七步诗时般犹豫,沉重,忐忑,到了床边会驻留很久,走后又等很久才来……

    她有感觉的时候是有人给她擦身子,轻轻的从额头到脚趾,她不好意思的想动动身子,张开嘴,努力的叫了声,“玲珑,玲珑,我自己来……”

    玲珑听到耳边传来一声低哑的嗓音,抬头望了望,什么都没有,又看了眼沈月浅的小脸,眼里蓄满了泪,那日是她胆小怕事,如果下马车护着小姐便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

    沈月浅听到自己能发声了,重重地吸了口气,猛地坐了起来,吓得拿着帕子擦拭脚趾头的玲珑大喊出声,沈月浅左边胸口疼得紧,低头,白色纱布缠绕的地方浸出了血,疼得她呼吸一滞。

    立即,一道黑色的身影冲了进来,沈月浅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被揽入一个宽阔的胸膛,又疼得她一紧,“痛……”

    文博武这才注意她伤口裂开了,轻柔地松开手,朝外道,“去请方丈,三小姐醒了。”扯过旁边素白色的抱枕垫靠在床头,扶着她慢慢躺好,多日疲惫的脸舒展开来,眉峰蹙成了一团,“痛得厉害?”

    沈月浅扯过被子盖好,点了点头,嗓子沙哑得厉害,她以为她必死无疑了,没想到又捡回一条命来,看向窗外,天地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下雪了?我睡多久了?”

    文博武给她掖了掖被角,目光落在白色纱布一团血上,“八天了,身子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玲珑在,文博武按耐住检查她身子的冲动,平声询问。

    沈月浅扭头,扯动伤口又是一阵疼,老实道,“饿了。”

    文博武让玲珑去厨房给她熬碗粥,沈月浅舔了舔干涸的唇,“想吃肉。”

    “不行,你现在身子没好,得吃清淡的,玲珑,往粥里加点菜叶。”文博武拉着她的手,几日光景,本就纤细的手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文博武心里难受,细细摩挲着她指腹。

    听着玲珑的脚步声远了,文博武才抬眸与她对视,眼神深邃而黑暗,晶亮的眸子映着她苍白的小脸,他想说点什么,见她疼得龇牙咧嘴楚楚可怜,又将嘴里的话吞了回去,动作温柔地撩起她额前的刘海,“你要想吃肉,我让文贵去山里打些野味做成腊肉给你留着,待你身子骨好的时候吃。”

    沈月浅点了点头,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她才十岁,不是上辈子被她宠在手心的女子,脸色刷的下更白了,文博武心头一颤,“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见她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眼里尽是泪,顺着眼角慢慢滑下,文博武的心针刺的疼,伸手抱着她,哄道,“不哭,我还在,阿浅不哭。”

    他的死是她一生不能忘记的痛,他懂,眼看着那人向她挥剑的无力感他明白,上辈子两人并非没有情意,是他没有护好她,是他的错,“阿浅不哭,我陪着你,会一直陪着你的。”

    沈月浅哭得厉害,她以为重来一世离他远远的便不会拖累了他,当日若是只有他和文博文,两人骑马定能躲开,是她……“对不起,要是不遇见我,你和文……”

    “我们就死了,是你救了我们,阿浅别哭了。”文博武晦暗的眸子有一滴晶莹的水滑过睫毛,滴落在她发间,消失不见。

    重生一世,不过因着心中执念,那份执念从来都是她。

    沈月浅使劲摇着头,是她连累了他。

    文博武按住她身子,眼中闪过浓浓的自责,“别动,伤口裂开又要时日恢复,别动。”声音夹杂着丝祈求,他宁肯自己忍受那些万箭穿心,也不想看有人伤她分毫。

    沈月浅安静下来,闭着眼,埋在他肩头,不一会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周氏和方丈进屋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男子侧坐在床沿,一腿伸得笔直,一腿呈九十度弯曲,肩头的少女发丝盖住了脸庞,两人一动不动。

    听到脚步声,文博武托起她的身子,轻轻放在床上,扭头,缓声提醒,“她刚睡着,方丈给她把次脉,她伤口裂开了,喊疼。”话完,不忘给沈月浅盖上被子,之后才退到一边。

    周氏背过身偷偷抹泪,她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何时受过这种苦,心里愧疚自责,她抱着小七在家的话,那些人不会听着婴儿哭声叫沈月浅没了方寸。

    方丈抬起她的手臂,食指搭在脉搏处,良久才收回,放下沈月浅手臂的同时文博武立即上前,将她的手捂进被子里,动作轻柔连贯一气呵成,方丈眼中闪过诧异,抬眸,嘴角浮着笑,“小姐人醒过来就好,这些日子别沾水伤口不发炎,过些日子结疤了就好了。”

    周氏松了口气,感激地朝方丈行了大礼,声音哽咽,“谢谢您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衲的本分,夫人客气了。”方丈知道文博武和周氏有话要说,沉默的走了。

    文博武凝视着只露出脑袋的沈月浅,顿道“三小姐是因着救我和博文才受的伤,夫人若是信得过我,您就先回去忙,我留下照顾她,待您忙完了府里的事再来守着她。”

    薛氏死了,薛家人闹上门要沈家给个交代,动静大,上门求周氏回去的人每天都来,她回去处理好了过来以免那些人扰了沈月浅清幽,虽然,那些人连院子门都沾不到,文博武仍不待见他们。

    周氏左右为难,她也想早日将老屋那边的人打发了,“倒是不用劳烦大少爷,我让包妈妈桂妈妈留下,玲珑玲霜伺候惯了阿浅,让她两也留下来,侍卫的话……”

    “夫人回去还需要人手,我与方丈有几分交情,这边不缺人手,您带走就好。”已经失去过两次,他不会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那帮人光天化日在官道上动手想杀他个措手不及,他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虽文博武说不用,周氏仍留了十名护卫下来,走的时候,沈月浅已经醒了,太多天没说话,嗓子低沉了许多,周氏牵着她的手,反反复复叮嘱了许多事,最后红着眼眶回去了。

    她没带小七,老屋那边的事乱七八糟,她害怕小七有个意外,回去的隔日,又遣来批下人。

    周氏不在,文博武从早到晚都在她房间里陪着她,下人们清楚沈月浅的伤如何来的,也没多想,加之鲁妈妈一番话更是打消了下人们的隔阂,对文博武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去了,况且,要拦也拦不住。

    山里的雪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听玲珑说远山近处白茫茫的一片可好看了,沈月浅蠢蠢欲动,和床前维持一个姿势许久的文博武商量,“我想下床看雪。”

    文博武瞥了眼窗外,起身推开窗户,鹅毛般的大雪密密麻麻撒下白色的网,眺望远处,再无其他颜色,他探出身子交代了两句,沈月浅回过神来的时候,文贵和文艺一左一右的抬着堆好的雪人进屋,她沉默了好一会嘴角才浅浅的笑了笑。

    文贵文艺两人放下木盆就出去了,不忘给两人关上门。

    “方丈说你暂时不能下床,伤口结疤了才可以走动。”她伤的地方不是别处,差一点点就没命了,他不敢拿她开玩笑,补充道,“外边还有很多,你喜欢什么形状的雪人我让文贵他们堆。”

    抓起旁边的短棍撑着窗户,缓缓回到床边,顺了顺快盖住眼睛的刘海,温声道,“要不要帮你剪刘海,盖住眼睛是不是不舒服?”

    沈月浅摇头,明明记得上辈子事情的只有她,可是和文博武相处时,两人却极有默契,他知道她的喜好是什么,兔子的雪人,只有他才想得出这个法子逗她开心,“薇姐姐和雅姐姐可还在寺里?”

    那日丁薇怕是吓得不轻,她也是没有法子了,不能看着文博武死在她跟前,都没来得及和她说一声。

    文博武别开刘海露出她光洁的额头,“洪家人还在,丁家来寺里住了一晚就回了,丁小姐说等你醒了她再来看你。”文博武看着桌上沙漏的时辰,提醒道,“该吃药了,我让玲珑端进来。”

    沈月浅最是怕苦,文博武也是清楚的,果真,一说完她便蹙起了眉头,文博武伸手将其抚平,“别皱着,让文贵去山里刨的树根堆里的雪熬的药,加了糖后不怎么苦,你喝一喝就知道了。”

    沈月浅不信,药碗拿上来了,她嗅了嗅鼻子,果真没有浓浓的中药味。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文博武眼神闪过落寞,他唯一骗她的便是上辈子说要好好护着她而没做到,拿着勺子搅拌了几下,抿一小口试了试温度,不冷不热了才舀起一勺送到她嘴边,“张嘴,你尝尝,真的不苦。”

    沈月浅捏着鼻子,动作不敢大了,示意文博武往她嘴里倒,文博武害怕她呛着,勺子沿着她的嘴角一点点往下倾斜,专注的看着她脸上的神情,确认她没有一丝难受后才收回勺子。

    是药都是苦的,不过,以雪熬药又加了糖,刚开始下肚不觉得苦,完了,嘴里弥漫的味道才稍显苦涩,她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吞了吞口水,“再来……”

    一碗药,喝到后边都凉了,文博武叫玲珑端下去温着,隔两个时辰再端来,拿起旁边的温水给沈月浅漱口,说起沈家老宅的事,“你大伯母死后,薛家闹得不可开交,沈太夫人身子好了不少,谁知,你大伯欠下赌场巨额的银子,为了还债,陈氏做主将太夫人名下的铺子田产全部卖了,债还完了,府里剩下的银子也不多了……”

    沈月浅来了兴致,喝过药,喉咙舒畅不少,声音也清脆了许多,“之后呢?”

    “之后要等沈夫人来了才知晓了。”

    薛氏的死在他意料之中,央乐侯府将事情捅开了说便是没想放过薛氏,薛氏死之前受了番毒打,死后双眼鼓得大大的,算是死不瞑目了,尸体还到沈家老屋那边,陈氏看了眼就让丫鬟抬下去扔了,说是给沈家抹黑的人不能留着。

    至于小王氏,庄子上的日子清苦,她哪里受得了,闹了几次见没人搭理便安静下来,他去看过小王氏一次,不怒自威的老人已褪掉身上的贵气,和一般老妇人没什么差别。

    小王氏见着他像是见鬼似的,“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文博武扫了圈屋子里摆设,好以整暇道,“外边都传央乐侯府太夫人贞洁已失,到处打听您的消息,没想到会在遇着您,这种日子哪是人过的,不若我带你回央乐侯府如何?”

    小王氏不知道京里的事儿,闻言,身子直往后退,她不要回去接受别人的指指点点,“走,你走,我是不会离开庄子的。”话说出来小王氏才恍然大悟,她的余生要么在世人鄙夷嘲笑中苟延残喘地活,要么只能在这种犄角旮旯的地儿平平淡淡的活一天算一天,那个高高在上的央乐侯府太夫人已不复存在了。

    “你不想知道谁在背后害你?央乐侯凭借偷听您和那几个流氓的对话以为是沈家大夫人,央乐侯下手不轻,没两天就要了人的命,听说沈家大夫人死后眼睛闭不上,发誓要找冤枉她的人报仇呢。”

    沈月浅没有醒来,他急于给人找不痛快,小王氏运气不好让他想起来了。

    “是你,是你对不对,你为什么来这里?”小王氏从没和将军府的人打过交道,不明白怎么惹着他了。猛然,想起那几位流氓的面孔,惊恐地瞪大了眼,嘴里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是她和王氏找去坏周氏名声的人,怎么会倒戈相向,而眼前之人为什么要报复她?

    文博武立即给了她答案,“有的人得罪不起就要远远避着,在后宅斗了一辈子您还不明白这个理?晨屏侯府不是您开罪得起的,我也只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沈月浅昏迷了,他只想让所有得罪过她的人跟着惶惶不可终日,至于文昌侯府的人,他当然不会放过。

    思绪远了,沈月浅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清,宠溺的笑了笑,“你刚才说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