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39章 气她任性

第039章 气她任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月浅不想他插科打诨,重生回来后她信佛,如若不然,她早已是一堆白骨了,推辞道,“还是算了,别犯了忌讳。”

    文博武专心喂小七吃着米糊糊,没吭声,猎物已经洗出来了,不熬汤也是要吃的,一碗米糊糊见底的时候,小七一只手抓着竹栏,一只手举过头顶,双眼没了神采,文博武就着边上的巾子给他擦拭了嘴角,掀起旁边的被子给他盖好,转身,这才看着沈月浅道,“这是南山寺别院,正经烧香拜佛的地方在山上,不会冲撞了佛祖。”

    沈月浅一怔,回味过他的话来。

    南山寺在山顶,寺后只有几处屋子供远道而来的人暂住,半山腰的宅子却是专门为京中达官贵人准备的,南山寺最出名的便是四季初始的头柱香,那几日前后,京里边烧香拜佛的人皆会来这里,一早上山排队,她和周氏为测算小七性别的时候来过一次,住的是山上,对半山腰的宅子也只是远远见过,靠山而立,隐在高大的树木间,却是一次没来过。

    文博武已搁了碗,窗外的雪听了,风卷起地上的雪,呼声整天,而树木上的积雪却一动不动,“放心吧,方丈不是一般人,对这种事不会介意的。”

    沈月浅还能说什么,见小七像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不时砸吧着嘴唇,睡意来袭,她双手撑着身子,想缩回被窝里睡一觉,身子往下挪了不到半分,手上覆盖了双宽厚的手,比起她的手,那双手宽得多,冰凉的触感蔓延她全身,鼻尖是他平稳的呼吸,她稍微抬头,鼻子就会触碰到他双唇,不知所措的红了脸,脸上烧得厉害。

    “不动,我帮你。”文博武抓起她的手,掀开她腿上的竹叶条纹被子,一只手穿过她大腿,一只手托着她腰肢,慢慢抬起,轻轻放下,扫过她一马平川的胸,目光黯然,她才十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沈月浅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盖好被子后,双手又将被角往上提了提,想要遮住晕红的脸,还好文博武没拦着,脸捂在被子里,不觉得透不过气,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均匀的呼吸声传来,文博武拿起她捏着被角的手,缩进被窝,起身关上窗户,从书架上取了本书慢慢看着。

    他从小不爱文人那套空口说白话大言不惭,识字不过是明理,所为的才子才女不过浪得虚名,上了战场,并不会因为你有才敌人的刀剑便射向别处,可他知道错了,沈月浅喜欢读书,对才子佳人憧憬得很,上辈子的宋子御皮囊不如他,地位不如他,可沈月浅却宁肯守着宋子御也不愿向他诉苦!终究是他戾气太重的缘故。

    周氏到的时候天已擦黑了,风尘仆仆地推开门,发髻肩头残着些许白雪,屋子里掌了灯,她推开门的时候便看见一大一小的床上,一双儿女面容安详地躺着,她压低的脚步,进屋后才看见窗边椅子上坐着一人,“文大少爷,真是麻烦你了。”

    “夫人来了?”文博武起身,规矩地作揖,转身瞄了眼睡得香甜的两人,这才发现天都黑了,“两人睡了一下午了,估计该醒了,我让人传膳,您来了,我也回了。”

    虽他舍不得,也知道再留下来就是坏了规矩了,朝周氏点了点头,收起手里的书退了出去,门口,见丁薇提着裙摆匆匆越过拱门跑来,他蹙了蹙眉,直直走了过去。

    丁薇本要和周氏一道来看沈月浅的,奈何丁夫人要她回屋整理仪容后再来,没有法子,回屋简单收拾两下她才急急来了,低着头,见视野里多了黑色暗花鞋面,她松手抬眸,身子瞬间僵掉,尽全力地扯了扯嘴角,“文大少爷好。”

    文博武丢下一句“轻点声”头也不回的走了,丁薇去杵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亲耳听文博武吩咐将杀沈月浅的人剁成肉酱的那种恐惧又蔓延到心间,她本无意偷听,文博武在走廊和小厮说话,她要过去的话势必会碰着,故而,侧身躲在一处雪丛中,然后,就听到了这句让她瑟瑟发抖的话,这些时日半夜常做噩梦,梦里是一张砧板上,文博武身边的小厮面目狰狞提刀乱砍的场景,而砧板上血淋淋的一坨早已分不清楚是身子还是头……

    沈月浅醒来见着周氏,撒娇的叫了声娘,周氏回去好几日了,她想念得紧。

    周氏何尝不想她,抱着她的头轻轻落下一吻,“老屋那边的事结束了,我打算和方丈商量商量,今年过年我们就在这边过了。”沈月浅的伤口经不得颠簸,索性等她伤口好了再回京。

    在哪儿过年都一样,沈月浅蹭着周氏的手臂,周氏忙按住她身子,提醒,“娘身上全是雪,过会……”下了马车后她走得急,树梢零星落下的雪层打着她了也浑然不觉,若不是肩头滴落一滴水滴在她脸上周氏还没察觉。

    退后一步,解开身上的大衣,搓了搓手,待暖和了才在床沿上坐下,和沈月浅说话。

    “浅姐儿。”

    听到唤声,沈月浅和周氏才发现丁薇已到了床边,她上上下下地盯着丁薇看,会心笑道,“薇姐姐来了?你走路怎么没个声音,我和我娘正说着过年的事呢。”

    丁薇有苦难言,一路上她提着裙摆,像做贼似的声音轻得不能再轻,文博武的话,她反驳不起。

    “我担心吵着你了,身子好些了没?”

    那日的事太过血腥,皆不想再回忆,丁薇在床前坐下,挑了几样趣事说,“文昌侯府的宋安雯你还记得吧,上次从周府回去便被老侯爷进了足,半个月后放出来,脸还是那张脸,眼睛还是一条缝,身上的肉多了两圈不止,前两日在宴会上见着她,她又与人起了争执,那户人家的小姐也是个牙尖嘴利的,嘲讽她“催肥肉过肥年”气得她当场哭了起来,告状说人家骂她是猪,那位小姐无辜地说她对号入座,文昌侯府又丢了脸,回去后指不定会被禁足多久呢……”

    那位小姐确实暗指她肥得像猪,过年杀猪是乡下的习俗,有些偏瘦的猪临近年关,主人家会使劲的催肥,以便过年有足够的肉吃,宋安雯不该大声嚷嚷出来,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当面指责人家又是一回事,这种事,所有人都听得出来可都不会承认,谁沉得住气谁就赢了。

    沈月浅听得好笑,咧开嘴,笑得胸口一抽一抽地疼,脸上又是笑又是哭,好不精彩。

    周氏也好笑,忙给她顺气,“好了,别笑了,别又把伤口震开了。”

    沈月浅在宋安雯手里吃了许多闷亏,听着这个,能不让她高兴吗,笑了许久才停下,伤口果真又震开了点,沈月浅感觉到纱布湿了,咬着牙没吭声,说出来周氏又该担心了。

    丁薇知道了分寸,也不敢挑些有趣的事说了,言简意赅讲了最近京里发生的大事,有风声说太子纳侧妃的日子冲撞了太子妃,有人上奏说四位侧妃的生辰八字该重新测一遍。

    沈月浅若有所思,上辈子太子妃也是用这样的法子,成功打压了其他三位侧妃,洪素雅不在京城也算躲过一劫。

    “雅姐儿就住在不远的院子里,洪家也在封口浪尖,她不好来看你,洪老夫人一定要我转告你别多心,你的好,她们全都记着。”丁薇也不知沈月浅做了什么事帮了洪家一把,不过,洪太夫人脸上的表情凝重,不像是随口胡说的。

    沈月浅没多想,“谢谢她老人家挂念了,我不会多想的。”

    用过晚饭,担心打扰她休息,周氏抱着小七走了,洪素雅有话和沈月浅说,故而多留了一会儿,“浅姐儿,我大哥和你表姐的亲事出了点问题,我娘和祖母现在也烦着呢。”

    两家人都交换过庚帖了,谁知半路杀出个陈咬金来。

    沈月浅晃神,“怎么了?”

    不知你记得承恩侯府不?就是长公主下嫁的吴家,长公主看中了你表姐,想让膝下的三儿子娶你表姐,长公主甚得太后喜欢,承恩侯府虽没有实权,京里的人谁敢在他们头上撒野?我祖母亲自上门和长公主说过,谁知,长公主说没有正式提亲便做不得数,我祖母也为难,我祖父的意思是承恩侯府欺人太甚,要参长公主一本,被我祖母拦下了。

    长公主毕竟是皇家中人,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皇上哪会为了贵央侯府和周府的事斥责自家人,自家大哥这几日也郁郁寡欢,丁薇看得出来,大哥也是喜欢周淳玉的。

    吴炎辰好男风,这件事在京里还没有传开,不过,沈月浅却是清楚的,丁太夫人的态度叫她寒心,两家已经交换了庚帖,说出去也是承恩侯府站不住理,哪能因着长公主的地位就缴械投降?

    丁薇见她蹙着眉头,也知道自家祖母这事上不对,“祖母估计是怕断了大哥的前程,京中的几位长公主,有爵位的只有承恩侯府,我大哥为了这件事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不出门了。”

    沈月浅不料还有这件事,上辈子,周淳玉和丁家有没有这一遭她并不知情,不过和承恩侯府的亲事却是真的,且后来落到那样的下场,她一时半会也不知怎么和丁薇说。

    “我与你说这件事也是真找不到和谁说了,雅姐儿自顾不暇,我娘和祖母又不听我的,这次来,说是陪我来探望你,实则是祖父和祖母因着这件事关系闹僵了,府里人心惶惶,祖母一怒之下才来的南山寺,你不会觉得我不够情义吧?”丁家和周家的事除了承恩侯府,外人并不清楚,之前丁薇就没瞒着她,这时候说出来有个人听着她心里也舒服多了。

    沈月浅心不在焉地摇了摇头,“怎么会,你能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这种事毕竟不是我们能过问的,你也别和你祖母怄气。”从她的语气中不难看出丁薇也是不赞同丁太夫人做法的,如果周家和丁家交换庚帖后最后又与吴家说了亲,丢脸的还是丁家,周家没有爵位,又是女方,如果丁家说这门亲事作罢周家能说什么?

    周淳玉聪明伶俐,其中利害也捋得清楚,她不敢想象,如果上辈子周淳玉便是先和丁家说亲最后进了吴家的门,那周淳玉是怀着什么心情走过来的?

    她使计嫁入文昌侯府后才知道原来它早已孤苦无依,而周淳玉呢?兄弟姐妹众多,却没人能帮衬她一把,比她能好到多少?甚至,可能连死都不能死,周家的名声不能毁在她手里,周淳玉比谁都看得清楚,再看丁薇时,眼底闪过别样的情绪。

    “浅姐儿,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也希望玉姐儿当我嫂子,可是,我祖母下了令,说谁要是不听话她就当场自缢,我大哥……”丁薇也不知如何说,她想如果她祖母像沈太夫人那样讨厌就好了,这样,起码她还能忤逆她,可沈太夫人不是那样的人,一直以来,对府里的人极好,为此,她才更过不去心中那道坎。

    收回目光,沈月浅觉得她想多了,丁薇即使想帮忙也是有心无力的。

    丁薇走后,沈月浅依旧平静不下来,她对丁家的人和事没多少印象,只记得丁薇嫁给了七皇子,夫妻伉俪情深,王府也没侍妾,第一次见面她以为丁薇手段了得,深交后才发现,心思单纯得和三岁孩童般,或许,便是这份单纯打动了七皇子吧。

    想着事,有人进了屋她也没发觉。

    “伤口是不是裂开了?”

    听到声音,沈月浅神色迷茫的抬头,四下一看,“你怎么进来的?”虽然这些日子一直受他照顾,毕竟男女有别,若是传出去,两人的名声都不好了,沈月浅看向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的,心里疑惑得紧。

    文博武一脸郁色,鲁妈妈说屋里传来小笑声他便猜到了,掀开被子就要解沈月浅的衣衫,吓得沈月浅只往后退,“你要干什么?”

    文博武挑了挑眉,一手捞过她,固住她的身子,强行探向衣角的绳子,一本正经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她还这般小,他纵然想干什么也没法干。

    两人拉扯间,干涸的血迹上又染了层新的血,文博武你动作慢了下来,俊美的脸板了下来,“冬日伤口本就恢复得慢,你自己不小心些,过年的时候都好不了。”

    沈月浅无言以对,小媳妇状的低着头,细长的眉微微蹙起,模样委屈极了。

    她这样,文博武倒觉得自己过了,一层层取下纱布,轻声哄道,“别皱着脸了,我语气重了,不对。”顿了顿,继续道,“你不是想看雪吗?换了纱布我抱你出去看看如何?”

    他让人留意着周氏,待周氏屋里的灯暗下后才来的,她说想看雪他便一直记着,如今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