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40章 有缘无分

第040章 有缘无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月浅并没有因着他的话放松了身子,身子绷得直直的,他的指腹带着凉意,若有似无的刮过着她肌肤,身子愈发僵硬了,脸上不自然地烧了起来,低着头,按住他双手,低若蚊吟,“我自己来吧。”

    纱布顺着胸口最后缠过肩头,肩头的纱布被他解开,剩下的她能自己来了。

    久久没见他动,沈月浅脸色愈发烫了,文博武见她耳根都红了,也不再逗她,松开手,转身给她拿新的纱布,方丈医术不输宫里的太医,说她身子骨没什么问题了,等着伤口愈合就好,故而,也没开药。

    打开柜子下的抽屉,拿出叠整齐的纱布,瞥了眼角落里的花样子,心中一暖,她最喜欢刺绣,上辈子他央求了许久都没能从她那讨到一件衣衫,她说男女有别,她的一针一线只会给身边的亲人,每每看到宋子御穿着她一针一线绣出来的衣衫出入青楼时,他只想上前杀了她,时光倒退回去,再强人所难宁肯她狠他,他也要绑着她在身边,幸好,佛祖给了他比时光倒退还珍贵的东西给他。

    转身时,她已将解下来的纱布扔到了地上,整个身子藏在被子里,脖子枕着被角,忐忑不安的等着。

    知晓她的别扭,文博武将纱布搁到被子上便别开了脸,待听着后边的声音差不多了才转过身来,剩下一截纱布露在外边,眼含春水地望着他,文博武弯腰,拿着纱布往穿过她腋下,从肩头饶了两圈后,在肩头打了个活结,替她拉上衣衫,“你别动,外边风大,穿严实了再出去。”

    给沈月浅裹了好几层衣衫,又在外披了件雪白色狐裘,文博武才歪腰抱起她。

    沈月浅略有犹豫,“我还没穿鞋。”

    “不走路,穿不穿无所谓。”说着,文博武已抱着她起身,她侧着脸,不时擦着他肩头,一点也不觉得冷,“外间风大,埋着头。”

    沈月浅乖乖照做,他怀里有种淡淡的花香,和上次她闻到的一样,好奇便忍不住问了出来,“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声音瓮声瓮气的,文博武不由得放慢了脚步,“法林寺那边我们摘了许多野花,我闻着味道不错就让花匠想法子晒开用药材保持着它的香味,回府后做成荷包带在身上,你要想要的话……”

    “不想要,我随意问问。”这种味道太过独特,被人知道了,两人就真的说不清道不明了。

    文博武并未被她的话气着,走了一会儿,沈月浅感觉上了台阶,之后又走了一会儿,然后,身子一轻,落入一片柔软中,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文博武。

    亭子周围点满了灯,而她躺在一张床上,周围是被灯火照的晶莹剔透的雪人,“你怎么做到的?”不由得,声音高了八度。

    文博武在她旁边坐下,紧了紧她的被子,确认不会有风灌进去后才将目光落在那些藏着烛火的雪人上。

    “文贵想的法子,见寺里的几个小和尚贪玩,拿雪做了拱门出来,便想出了这个法子。”

    各式各样的雪人,小猫小狗,还有雪人堆积的屋子,中间被掏空了,亮着烛火,通明透亮,沈月浅嘴角噙着笑,一个一个数着,不远处还有身影在晃动,估计正在点燃烛火。

    文博武直起她的身子让她靠在他怀里,目光移向亭外,鹅毛般的大雪落入光中瞬间染了层晕红的光泽,好似轻柔的羽毛,缓缓的铺在地上。文博武垂眸看她,如扇的睫毛下双眼波光潋滟,鼻梁小巧□□,粉红的唇自然的舒展开来,神色舒心愉悦,他低头,下巴顶着她的头,一些话再也忍不住脱口而出,“阿浅,待你出了孝期嫁给我可好?”

    三年后她十三岁了,京里的女子差不多都那个年纪说亲了,那时候,他也十八岁了,更有能力护着她,不会再让别人有机可趁,毁了两人一辈子。

    八角飞檐的亭子里,他的声音像是被风吹散的雪,缓缓的随风飘散开来。这样的话,她听到过两次,上辈子,文博武帮皇上巡视边关临走前也说过,那时候,他拉着她靠在走廊上,板着脸,一脸凝重,“阿浅,若我回京你家里还没给你说亲,我就娶了你算了。”

    他的话,沈月浅并未放在心上,沈府当然想攀上将军府,可连长公主府的郡主都拒绝的将军府,她哪敢奢求,不等她回答,文博武便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开,之后的日子里想起来,沈月浅都不记得是不是她的错觉。

    文博武双手穿过她腋下,抱着她,又重复了一遍,语声低沉轻柔,一字一字地落在她心里,沈月浅叹了口气,表情有些忧伤,“无媒苟合,说出去,将军府的名声就没了。”

    哪怕没了沈府,她和他之间的悬殊也太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们从来都做不得主。

    文博武却误会了她话里的意思,以为她担心旁人乱嚼舌根,紧了紧手上的力道,“你什么都不用担心,照顾好自己,等着我娶你进门就好。”文太夫人和文夫人的意思他明白,那些大家闺秀真能入得了他的眼,上辈子,他不会临死都没娶妻生子,认定了一个人,再看其他皆是路人。

    雪人慢慢融掉,融掉的时候旁边又会多出一座其他雪人,可能是不忍辜负这份美好,鬼使神差的,沈月浅眨了眨眼幅度小,一直抵着她头的注意着她的文博武哪会感觉不到,惊喜蔓延全身,他双手不自主发抖,面上一派平静,“谢谢你。”

    谢谢你给我机会弥补上辈子的遗憾。

    到了亥时,沈月浅的身子撑不住了,倒在她怀里睡了过去,文博武眉梢淌过难以言语的喜悦,指腹摩挲着她稚嫩的脸颊,往亭外挥了挥手,不远处的文贵得到指示,满头大汗地瘫坐在地上,这两个时辰,他累得够呛,拍了自己两耳刮子,昨日就不该瞎提议在雪人肚子里点灯,祸从口出,祸从口出……

    其他几人也都累得不轻,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哀怨道,“谁给大少爷想的这个法子,能博佳人开心是不错,可雪遇着火融得这般快,亏我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停地堆着……”

    文贵悻悻然地附和,“是啊,也不知谁出的馊主意,被我知道了看我不揍他一顿。”

    沈月浅醒来时,天已大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完全不记得了,周氏见她醒了,放下小七,问她肚子是不是饿了?“今早文家大少爷有事回京了让我给你说声,薇姐儿来看过你,见你睡着又走了。”

    沈月浅一滞,想到昨晚文博武的反常,真符合他的性子,上辈子也是这样,说完类似的话便两年不见影了。

    “娘知道表姐的事情不?”周氏和余氏关系好,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周氏明白是丁薇与她说的,扶着她起身躺在靠枕上,叹息道,“虽说承恩侯府想要和周府结亲,这件事还是看丁家的态度。”她心里对丁太夫人微微有些失望,京里边乱着,她却躲清闲来了,见沈月浅若有所思,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这种事我们也只能干着急,却是没有法子的,你表姐……命不好……”

    周淳玉姿色出众,聪慧灵动,奈何遇着这种事,不是说承恩侯府不好,可长公主仗势欺人,强取豪夺的做法让周府如何能将周淳玉嫁过去?

    沈月浅明白她的意思,丁家若不想结亲,周淳玉只能乖乖嫁进承恩侯府了,吃了饭,告诉周氏想休息了,等周氏一走,她让玲珑进屋,“你把福禄叫来,就说我有急事要他做。”

    大山块头大,出入容易引起周氏怀疑,福禄身子矮小,身手不凡,该是个机灵的。

    福禄来得快,沈月浅开门见山说了意思,“你想法子去周府递个信,说我有法子助她摆脱当下困境,务必让她来一趟南山寺。”周淳玉性子刚烈,上辈子吴炎辰出了事,纵然她怀着吴家孩子,杀子之仇,长公主怎么会放过她?

    若她记得不错,上辈子长公主并没有急着定下周淳玉,定是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让长公主对周淳玉有了其他想法。

    福禄没有多问,恭敬地退下后,沈月浅才仔细回想上辈子承恩侯府还发生了什么,不下水不知水流湍,越是有声望的人家消息越捂得严实,想了半天除了吴炎辰好男风真没听说其他。

    下午,丁薇来的时候沈月浅见她神情恹恹,微微笑着问道,“怎么无精打采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她并未说周淳玉会来的事,毕竟,这件事不再是单纯的嫁娶,还牵扯到两府子孙的前程。

    丁薇在椅子上坐下,萎靡道,“祖母说待会就回了,大哥在京里闯了点事,回去后,只怕和周家的亲事也会告吹了。”实则,丁太夫人已经决定回去就换回两人的庚帖,以后双方各自嫁娶。

    沈月浅沉思片刻,半眯着眼眸,“丁太夫人想清楚了?表姐性子端庄大方,品行良善,换回庚帖,我表姐就要嫁进承恩侯府了。”她以为丁太夫人会拖着些时日,这些时日里,她能想法子黄了承恩侯府的念头,没想到,丁太夫人等不及了。

    丁薇红着眼眶,咚的声跪在地上,“浅姐儿,别怪我祖母,我祖母也是没法子了,我大哥从家里偷偷跑出去找吴三少爷,将人打了,长公主说要是我祖母不答应,她就进宫找太后告状,太后不知道外边的情况,黑白都长公主说了算,我大哥,现在人还在刑部……”这件事她也是刚听到了,丁府已乱了套,她大哥是长子,哪能因为这件事就给毁了?

    沈月浅不料丁辉峻会选择这种解决方式,心里对丁家人不满的态度也没了,或许这就是天意弄人。

    “我没与你说,我大哥心里对这件事亲事该是欢喜的,得知承恩侯府横插一脚后,他便茶不思饭不想,我祖母担心他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来,将他软禁在屋里,我祖母来寺里也不是临时起意,而是以死逼着我祖父,我祖父性子憨厚最是重承诺,他心里也认定了玉姐儿当我嫂子,若他拿这件事弹劾长公主,我祖母就死在南山寺,一了百了……”丁薇趴在地上,失声痛哭,她也不明白为何好好的一件事会变成这样,是她们对不起周家。

    沈月浅一时失了言语,张了张嘴,最后叫来玲珑,“快扶丁小姐起来吧。”

    丁薇哭得妆容都花了,不顾形象的抹了抹泪,梨花带雨的望着沈月浅,“我要回了,祖母和娘还等着,浅姐儿……”丁薇哽咽地叫着她,“以后,我们还会是朋友吗?”

    祖母说她和沈月浅的情分并没有那么深,时间久了关系就淡了,可是,她真的从心底把她当做朋友,因着这件事,洪素雅看她的目光也变了,她唯一的朋友就她们了。

    沈月浅为之动容,浅浅的回以一笑,“会的,你是你,你祖母是你祖母,我想我表姐也会明白的。”

    丁薇的眼泪又开始流了,“谢谢你,浅姐儿,谢谢你。”

    沈月浅一怔,昨晚,文博武也和她说过谢谢,她不过遵循自己的心意,何须用得着谢她?

    丁薇一走,周氏就来了,估计刚才一番话她也听见了,“贵央侯府老侯爷德高望重,丁太夫人也有自己的考量,这种事,怪不得谁对谁错,都是命罢了,丁大少爷心里只怕也是有你表姐的,两人有缘无分。”

    这边是盘根错节的京城世家,官大一级压死人,可怜了周淳玉。

    沈月浅对这番话深有感触,联想上辈子她的所作所为,不就为了所谓的权势想要高人一等么?傍晚的时候,文贵抱着一团毛茸茸的毯子来了,周氏往她身后看了一眼,没见着文博武人影,文贵会意地解释道,“大少爷已经回京了,路上捡着条小狗,念着小姐在寺里日子无聊,差奴才送来。”

    蹲下身,拿开手上的毯子,一只纯白色的刚到人脚踝的小狗跳了下来,迈着四只腿往屋里跑,双腿攀过门槛的样子甚是笨重,周氏笑道,“替我谢谢你家大少爷了。”

    文博武将沈月浅当作救命恩人地护着,周氏感念他一番心意,“桂妈妈做了些野味,给你家大少爷带些回去吧。”

    文府那样的人家,她若上门道谢只以为她谄媚巴结了,周氏不想被人看轻,文博武对阿浅好,她记着这份恩情就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