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47章 寺里重逢

第047章 寺里重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大一小说说笑笑的朝院子里走去,路上碰到抱着盆衣衫的玲珑,小七恍然大悟地抬手挠了挠扎着小辫子的后脑勺,“博武哥哥,姐姐和表姐去寺里上香了,天不亮就出发了。”

    明日四月初一,去山上排第一炷香的夫人小姐数不胜数,今天上山却是早了,拿下他莲藕节似的手规矩放好,文博武问他,“你姐怎么今天就上山了?”

    小七从善如流道,“舅母来了,说带表姐上山住一晚,姐姐就跟着去了。”说完,双手环上文博武的脖子,笑得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天真道,“本来我也是要去的,姐姐说你要来叫我等你,”博武哥哥……

    文博武心思一转,意味不明的蹙了蹙眉,信里他说得清楚,沈月浅知道他来还要上山,分明是躲着自己,这三年他已表明了自己的心思,她却心中有着顾忌,算起来,两人有大半年没见过面了。

    玲珑远远地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抱着小七款款而来,顿足停下,认清来人后,欠了欠身子,“文大少爷来了?小姐和表小姐去寺里了。”沈月浅走的时候交代过文博武到了告知他这事,玲珑没想着小七跑出去是等他的。

    文博武微微点头,视线扫过盆里的衣衫,俊朗的脸徐徐绽放出一抹笑,“小七说了,沈夫人可在?”他来的次数多,周氏怕已猜透了他的心思,有意无意让沈月浅逼避着他,时隔大半年才来也有周氏不待见的原因。

    玲珑起身,目光瞄向屋内,“过几日就回去了,夫人张罗着大家收拾行李呢。”

    在寺里住了两年多,孝期满后,周氏就想回去了,小姐到了说亲的时候,一直在这里住着也不是个法子,碰着余氏来接周淳玉,周氏提议上香后一道回京。

    这件事沈月浅信里提到过,“我知道了。”说完,揉了揉小七肥嘟嘟的脸,“走吧,给你娘请安后我们去山上接你姐姐。”

    周氏在屋里整理沈月浅的衣衫,许多是小了不能穿的,裁剪后用作其他,还有小七的各式各样的玩具,屋子里,鲁妈妈包妈妈明月也忙着,见文博武抱着小七进屋,平静的脸闪过一丝诧异,文博武五官愈冷硬,气质愈出众了,站在门口挡住了大半的光,“武哥儿怎么来了?小七下来自己走,不多走走,寺里的和尚还会叫你小胖子的。”

    小七模样可爱,脸上白白胖胖的很讨人喜欢,寺里的和尚喜欢逗他玩,有了好玩的都拿给他,渐渐,他在寺里也算出了名,说起他大家都叫他小胖子,他人小不明白胖的意思,周淳玉和他开玩笑,说他不瘦下来,长大了就和寺里的小宝大师一样,膀大腰圆,大肚便便,之后谁叫他小胖子他就跟人急。

    果然,小七听了她的话立马乖乖地挣扎要文博武放他下来,扑闪的睫毛下眼神楚楚可怜,嘴巴嘟得触到了鼻子,“我不要像小宝师傅,不要。”

    “那以后自己走路不能让人抱知道吗?”周氏搁下手里的衣衫,待小七拥到她怀里后好笑地揉了揉他光秃秃的头顶,“博武哥哥来,你可有给他作揖?”

    “沈夫人客气了,你们这是要准备回京了?”

    周氏点头,拍着小七的头,让他站直了才看着文博武,道,“孝期满了,过些日子小七三岁生辰我想在自己家里给他庆祝一番,对了,武哥儿来可是有事?”

    文博武心中早已准备好了说辞,“今年二弟准备科举,我带着他来散散心。”文家皆是武将,文博文好文这事在京里不是秘密,前两年皇上绝口不提这事,今年来了兴致让文博文下水试试,朝廷重文轻武,武将不得参加科举是常年来默认的惯例,没想着皇上会自己提出来。

    周氏对朝廷的事知之甚少也清楚这个惯例,夸赞了文博文两句,“文哥儿性子沉稳,学富五车,会有好成绩的。”

    两人说了会儿话小七吵着要去山上,周氏瞪他一眼,却没训斥他,悠悠解释道,“再过会儿你姐就回来了,你上山也进不了寺,这两日山上人多,你长得好看别被人贩子拐走了。”

    没到寺里热闹的时候山下小镇都会有丢孩子的事,周氏心里紧张得很,过节都拘着小七在屋里不让他到处走。

    “夫人若是放心我带着小七上去就是,正好我也要拜访方丈。”

    文博武和方丈有交情周氏心里是清楚的,这两年受寺里的照顾多,有事找方丈方丈从未推辞,周氏清楚是看在文博武的面子上,文博武来不探望方丈也说不过去,倒是没想到其他地方,“那劳烦武哥儿了。”抓着小七肩膀,给他理了理领子,“出去要听博武哥哥的话不能乱走知道吗?”

    文博武牵着小七出门后,屋里的鲁妈妈对着文博武的背影感慨道,“文大少爷一点没有架子,对咱小少爷真的好,听说还没说亲呢,文家从上到下怕都着急了,若是他和小姐……”

    周氏出声打断她的话,“别胡说,武哥儿若非觉着阿浅救了他和文哥儿也不会和我们走得近,文家那种人家,能配上得他的小姐少之又少!以后这种话出去不准乱说坏了小姐的名声。”

    鲁妈妈心知说话触到周氏忌讳了,恭敬地点了点头,“老奴知道了。”

    周氏也不是怪鲁妈妈,文博武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沈月浅才十三岁,两人说亲后最早也要等后年才成亲,她心里想多留沈月浅两年,等沈月浅十七八岁的时候文博武已二十出头了,怎么等得了,何况,两人身份悬殊在,文家哪看得上她们?她心里从没想借沈月浅的亲事攀上高枝,只希望那人真心对她好就成。

    文家家世庞大,其间盘根错节,文博武又是长房,身上的担子更重,她不想沈月浅嫁过去吃苦,哪怕,文博武心里或许存了那么点心思,她只当不知道。

    余氏来南山寺主要还是为了周淳玉的亲事,这两年上门提前的不少,可是对周淳玉却是无人问津,贵央侯府那位大少爷已经说亲了,吏部尚书的孙家,周寒轩的岳家,一来二去两府又攀上些关系,余氏心里再不喜也没法子,总不能管到孙家去吧。

    谁知她们天不亮就出发,方丈说后边的房屋住满了,余氏来是临时起意也没留意这点,如此看来,明日只怕是排不上了,余氏脸上一阵失望,转身看向毫不在意的周淳玉以及浅笑嫣然的沈月浅,面露遗憾道,“排不上我这次算是白来了,今日上了香,我们明日就不来了。”

    周淳玉穿了件素雅的灰白上衣,下边系着浅黄色的百褶拖地长裙,衬得一张脸娇俏明艳,余氏心里一叹,她的女儿容貌才华二者皆有,不该这样被人嫌弃,又看向她旁边容貌更出众的沈月浅,叹息更重了,沈家人在京里沦为商户,从原先的老屋搬出去日子过得和乞丐没什么区别,她们虽然分家出来,终究被连累了,已到说亲的年纪,不知以后会怎么样。。

    沈月浅和周淳玉说两句话扭头见余氏唉声叹气地苦着脸,抵了抵周淳玉的手臂,周淳玉斜眼看着她,随后顺着她视线看过去,哭笑不得,这两年,余氏每次来寺里看她就是这副表情,上前挽上余氏手臂,安慰道,“排不到第一炷香就算了,我看着第二炷香也有很多人抢着排队。”

    沈月浅听得好笑,周淳玉越来越会插科打诨了,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桩事看清一个人不觉得吃亏,可能是在寺里心情更容易平静的缘故,她和周淳玉的日子过得潇洒恣意,若是没有妆娘子布置的课业和严苛的规矩礼仪,这样住一辈子也不错,走到余氏另一侧,学着周淳玉的样子挽起她另只手,“大舅母,走吧,一起给佛祖磕个头就回了,我娘行李该收拾得差不多了。”

    余氏被两人闹得没了脾气,“走吧,回京后可要去探望你外祖母,几年没见着你娘,说起你娘说了好几回了。”

    周氏和沈怀渊的亲事周太夫人极力反对,老太爷态度坚持才定下的,沈怀渊死后,周太夫人一直认为是周老太爷害了周氏,说起来哭个没停,余氏劝了几次无果也只能跟着抹眼泪了。

    她们烧了香磕头走出寺里的时候,日头已升高了,照在不觉得灼热反而暖洋洋的,沿着林荫小道慢慢下山,路上遇着很多上山的夫人小姐,有的手里还拎着行李。

    余氏说起周府的琐事来,不可避免会提到丁家,丁家那位长媳和孙思妍是一母同胞的姐妹,避免不了会走动,带着她对孙思妍也不太满意,那时候周丁两家事情闹得大,丁太夫人甚至派人乱传些不利周淳玉的事,周家乃清流一派,周老太爷为人更是重礼仪,外边的人竟说周淳玉是个狐媚子,先去勾引了承恩侯府家的少爷又和丁家少爷藕断丝连,越说越来劲,非要彻底坏了周淳玉的名声她们才甘心,因着这个,她对和丁家联姻的孙家人也多有不满。

    南山寺香火鼎盛,上山的路有两条,一条她们走的林荫小道上,百米有处供人休息的亭子,太阳出来,山里的雾气散了,在亭子里可以清晰看到远处的青山和绿涔涔的湖,而且整片湖泊的形状也看得一清二楚,湖泊呈屋顶形,盛传早先那片湖不是湖,百年前,建造南山寺的时候,要烧瓦,便从那片地上挖土,来来回回,南山寺的屋顶建好后众人才惊觉,那片地形成了坑,加之一年四季的雨水汇聚才有了她眼前的南山湖。

    经过岔路口,沈月浅指着前边的一处亭子道,“大舅母,我们坐会儿再走吧。”那条道直通她们住的院子,道也不担心被人冲撞了。

    余氏心不在焉,想着丁家人心里膈应得慌,沈月浅也看出余氏的不对劲来,以往虽有愁眉不展,她和周淳玉三言两语岔开话就好了,此时听着她的话也只是无精打采的应了声。

    玲霜上前拿出帕子擦拭干净了凳子才起身提醒她们可以坐了,沈月浅趴在亭子的护栏边,山里不知名的野花多,在一簇绿茵下格外吸人眼球,沈月浅眼睛间,指着一处紫色簇成团的颜色道,“大舅母可认识那种花?我与表姐去小镇的时候见有小孩子将花编成花篮,别提多漂亮了,鲁妈妈也会编,不若我让大山下边摘些回来?”

    余氏这才稍微打起了精神,定睛一看,摇摇头,“我以前也没见过,还是别让大山下去了,不小心摔下去就惨了。”见她脸上有了神采!沈月浅才和周淳玉对视了眼,心想,总算岔开话了。

    不料,听到一声清朗的嗓音响起,说道,“那朵花再漂亮也比不上两位小姐的笑靥,不知两位小姐芳姓大名。”

    亭子外,两名男子一身黑一身白的服饰站在台阶上,身如玉树,眉若月牙,英气逼人,此时,正垫脚看着沈月浅身后的那一簇花,手里的折扇啪的声收起来,别在腰间。

    余氏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沈月浅和周淳玉年纪都不小了,此这处亭子只有住半山腰别院的人才经过,住里边的在京里多是有些身份地位,余氏打量着二人,认出其中一人来,“你是文昌侯府世子?”

    去年,文昌侯府老侯爷病逝,她也去了的,远远的看过眼前此人一眼,文昌侯府因着三年前一事在京里名声不太好,老侯爷走后,侯爷身子骨也不太好了,韩家人帮忙求情,皇上让去庄子上的刘氏和宋安雯回来照顾侯爷,宋家子嗣单薄,皇上不能一下失去两个助力,今年,文昌侯身子渐渐转好,帮皇上办的两件差事不错,故而,文昌侯请封世子一事不到三天皇上就应承下来了,文昌侯府在京里的名声也算稍微好了些,宋子御长相斯文儒雅,虽比不过将军府的那两位也算炙手可热的人。

    宋子御恭敬地鞠躬,抬眸,眼神在一身浅粉色的少女脸上滞留片刻才收回,借故看她身后的花,实则余光还是盯着她,礼貌道“晚辈正是,周大夫人也是来上香的?这位是我表弟,说话多有得罪还请周大夫人必要见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