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64章 厚颜无耻

第064章 厚颜无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博武熟门熟路进了梧桐院,门口的丫鬟已经撤走了,玲珑在门口守着,给她行礼,小声提醒沈月浅已经睡下了,文博武看向枝头悬挂的月亮,收回目光,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从庄子一别两人就没再见面了,一是太夫人盯得严,二则将军府在风口浪尖上,不将事情处理好了,见着她心里不舒坦,好在,事情都解决了。

    床头亮着微弱的光,越过屏风就见着凸起的被窝下她清秀的小脸,文博武放轻脚步,缓缓坐在床沿上,随即,随即,被子里的人翻身朝里睡去,留出一头乌黑亮丽的发对着他,文博武笑出了声,“没睡的话睁开眼我们说说话。”

    庄子上的事却是是他孟浪了,可是,他不会觉得自己错了,左右是他的人,旁人不敢说什么,久久不见动静,文博武探进被子,手还没碰到她的衣服就被她躲开了去。

    文博武像哄小孩子似的掰过她的身子,强行固住她的脸不让她躲开了去,接着倾身往下,四唇相对,沈月浅睁开眼,怒不可止地瞪着他,如扇的睫毛浓密细长,恰巧与他相触。

    文博武浅浅一吻就挺直了身子,目光含笑,得意道,“没想到你喜欢这种方式。”

    沈月浅羞赧得脸色发烫,偏生还说不出反驳的话来,眼里怒气冲冲,看在文博武眼里则是秋水剪瞳,黑白分明,他手穿过她后脑勺!网上一带就将她拉了起来坐好,愉悦地扬了扬眉,说道,“明日去南山寺待的时间会长一点,我让人将丁丁送过来。”

    沈月浅垂头,不言不语,文博武脸颊的笑爬上了眉梢,“你等着,倒是我两的事情也快了。”沈月浅年后就十四岁了,今年定亲,婚期定在后年刚好十五岁,文家的人不会多说什么,他:等得起就好。

    沈月浅脸色愈发红润,横着眉凝视他,“我身边还有谁是你的人,我要将他们全部换了。”一群不听她话的人,以后遇着相同的事情是不是仍只顾着她?和周氏一切也不管周氏的死活吗?

    文博武心思一沉,没想这么快被她发现了,插科打诨道,“我明日去南山寺实则祈福,你不想听听?”

    沈月浅对他的事情不感兴趣,她这几日一直耿耿于怀,周淳玉不说,可心里难免会有疙瘩,如果周淳玉没有被文博文救下,她会一辈子都过意不去,沈月浅固执地又问了一遍,文博武凝眸道,“他们都是跟在我身边的人,以后也是你的人,现在不过是早点来伺候你罢了,他们要是伺候得不好,你随便惩罚,别留情面就是了。”

    意思是要换人,是不可能的了,那些人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重生回来后他就选了人出来准备伺候她,怎么会因着她的话就将人撤走,撩起她额前的一撮头发,耐心道,“让他们伺候你,我在外边安心些,听话。”

    语气让沈月浅别扭地移开脸,恰好贴在他泛着凉意的手掌,身子一颤,恼怒地抬手推开他手臂,“我自己我能照顾好,不用他们。”铺子的掌柜是个老实可靠的,她托掌柜买了一批人训练着,以后顶了福禄福寿的职。

    文博武斜斜地垂了她一眼,“你要是能照顾好你自己,去南山寺的时候就不会受伤,从庄子回来若非有他们护着你能安然无恙?这件事没得商量,辰屏侯府现在没引起大家的注意罢了,有朝一日,辰屏侯府崭露头角,有人会想方设法地往里塞人,你确定你有这个能力将府里看管得滴水不漏?”不等沈月浅回答,他自顾答道,“我有,我能护着你,也能护着你娘和小七,阿浅,这件事上不得任性。”

    沈月浅被他说得一愣一愣,前一刻还宠溺,后一刻已板起脸像严肃的夫子似的,沈月浅撅了撅嘴,三言两语将路上的事情与他说了,像是急于告状的孩子,语声急切。文博武听后脸上没什么波澜,垂着的眸子往上抬了抬,如实道,“他们做得不错,当时情形不明,若是敌人调虎离山,目标是你或者是小七,人走去帮周小姐了,你和小七怎么办?”注意她抿着嘴唇,一脸不快,文博武话锋一转,“不过,这件事他们也却是不够卖力,在军营多年,连对方多少人都估计不出来,明日我再找一个人,下次遇着同样的事情,他定能分辨出对方实力。”

    沈月浅张大了嘴,没料到他能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她再说什么估计在他看来都是无理取闹,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有他一句话她可以确认一件事,他对周氏和小七的重视不比她少,想开了,这才问起他去南山寺的事情来,“你去南山寺做什么?”

    文博文的职位已经差不多定来了,入翰林院,官拜从四品,在京中,这样的官不少,可是能一入翰林院就如此官职的人还是少见,上辈子,文博文之前也是从文,文博武死后,大将军府的重担全落在他身上他才阴沉下来,性子大变。

    文博武得意地挑了挑眉,终于知道关心自己了,“我和南山寺的方丈约了有事情要谈,不过,我祖母和娘不清楚里边的情况,你也别说漏了嘴,回来后,我两的事情差不多就定下了,阿浅,等我。”

    他言辞凿凿,沈月浅心中疑惑,文博武不是迷信鬼神之力,去南山寺住一阵子祈福的事情还真是少见,尤其,他话里的意思是文家人不清楚缘由,“是不是遇着什么麻烦了?”想到后边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闹了个大红脸,什么算定下了?

    见她明白了意思,文博武笑了起来,俊美的脸好似镀了层金光,叫人移不开眼,这时候窗户边传来响动,文博武揉揉她的头,笑着走过去推开窗户,探出半边身子,转身回来时,手里多了一盆花盏,花朵洁白如雪,花蕊隐隐偏黄,鼻尖萦绕着一种若有似无的香味,味道淡,可沈月浅眼里冒起了精光,这种味道,她闻所未闻,惊讶地掀开被子要下地,被文博武叫住了,“话是打猎的时候发现的,不知道是否养得活,害怕告诉你空欢喜一场就没说,今日想起来给你捎过来了,如何?可值两盒脂粉?”

    沈月浅不知道他知道这件事,不好意思,直起脖子望向桌边的花盏,蹙眉道,“要不要先让人搬去花房养着,会不会两天就焉了?”之前开的花便是如此,有宴会倒也罢了,没有宴会两三天翻新一次土太过浪费了。

    文博武得意地挑了挑眉,“送给你的东西自来都是好的,城东有间花铺子,明日让大山和福禄福寿走一趟,那里还有许多,你打算如何谢我?脂粉我是用不着的。”

    那日晚上从余家姐妹口中知道她们白天上山竟是为了能寻到不知名的香味的野花换沈月浅铺子里的脂粉,他来了兴趣,沈月浅的铺子他暗地吩咐人打过招呼,生意还算兴隆,前边有他的成分,后边是大家觉得效果好真心想要购买,她的铺子在京里地段不错,生意也渐渐走上了正轨,推出新的不同味道的脂粉肯定会让铺子的声音更上层楼的,想明白了,他又笑了,一本正经地问道,“你想要怎么感谢我?”

    好的商人一眼就能看出赚钱的法子,沈月浅眼力好,文博武也不和她卖关子了,讨要报酬。

    沈月浅不上当,硬着头皮的抬起眼睛,脸颊泛红道,“报酬不是给了吗?”

    文博武被她脸上的娇羞迷得情不自禁地垂下头来,阴影打在她光洁的脸上,看不清楚神情,沈月浅也是大着胆子说的,连续两次强势的亲吻她,不算报酬算什么?

    文博武回味过来,如画的眉眼尽是不怀好意的笑,蹲下身子,再次贴身上前,沈月浅一个不察,被她扣住了后脑勺,被迫的接受他的狂风骤雨,好半晌,身子无力地倒在床上,听他没脸没皮道,“这样的话才算得上报酬,我从南山寺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能坚持久点。”她的身子太过敏感,很容易就软了下去。

    出门的时候,交代福禄福寿让妆娘子多给小姐调养一番,迎着夜色匆匆忙回去了,文贵守在院子里,瞅见他的身形后,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今晚,府里所有人都来过了都被他挡了回去,他不确认太夫人和夫人是否还容得下他,苦着脸唤了生少爷,文博武点头,走到石阶上才扭头问他,“今日都有谁来过了?”

    文贵一五一十说了,夜凉如水的晚上,他额头浸着密密麻麻的汗,道,,“少爷,您总算回来了,太夫人放了狠话,说是封掉将军府所有的门不让您出去,将军和夫人也来过了,说过些日子强行将您的亲事定下,您看这么办?”

    屋子里灯火通明,文博武轻描淡写地瞄了他一眼,桃花眼中满是不在乎的戏谑,文贵立即乖乖闭了嘴不说话了,太夫人过几日会在大将军设宴,摆明了要给文博武介绍女子了。

    太夫人中意文家,夫人中意宁家,两人性子不对付好多年,这次的事情估计又要闹上好一阵子了,尤其文家和宁家几位小姐互看不爽,这次的宴会别闹出什么丢脸的事情才好。

    另一处,宁氏真的气急了,她是文博武生母,文博武亲事理应由她说了算,太夫人竟想飞一杯羹,太夫人想补偿文家的心思她明白,凭什么拿他儿子的亲事去还债,当年已经发生的事算不得将军府占了便宜,即便占了,将军府也不欠文家什么,太夫人自己心里过不去那道坎罢了。

    当时的将军府已有落败之势,太夫人和当时的皇后关系好,皇上也跟着赏赐了不少东西,之后,博武被皇上册封将军,文家一直认为是文太夫人的关系,文家才有现在的运势,因此没少冷言冷语,文太夫人心里过意不起,对下边的侄女,侄孙女从未发过脾气,一贯的温和着脸,弄得文家愈发没了规矩,宁氏心中的不满已积压好些年了,此时更是升到了极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