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13章 玲姐和离

第113章 玲姐和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着话,门口的丫鬟就说周家四夫人来了,未等沈月浅说话,小高氏就冷哼出声,“现在知道以四夫人自居了,刚搬出去的时候旁人叫她一声四夫人她心里还不乐意,如今巴巴的赶着人称呼一声四夫人,何苦呢?”孩子的洗三,文家只请了几户人家,尤氏如果收到请帖的话早就来了,绝不会等到这个时候,念此,小高氏愈发看不上尤氏了。

    屋子里的人都不想门和尤氏说话,坐着没动,沉思片刻,周淳玉起身站了起来,“你们吃着饭,我出去看看。”来者是客,尤氏又是她四婶,身为文家二少夫人,她不出去的话传出去损害的她的名声,高氏跟着起身,“走吧,我们也回了,正好和你四婶一起回。”高氏面上不动声色,余氏默默松了口气,周淳玉出去见尤氏两句不和,尤氏一句话就能害了周淳玉,高氏则不同,笑嘻嘻地上前挽着高氏手臂,温和道,“也好,看过浅姐儿和三个孩子,心里没什么担心的了……”

    周氏送一行人出门,门口,尤氏面容憔悴,一身墨绿色襦裙穿在身上,不显年轻,反而平添了老气,见着周淳玉来了,面无表情的脸渐渐浮现一丝笑容,“玉姐儿来了?”

    随后,留意到周淳玉身后的高氏后,脸上的笑微微一僵,“娘也在?”

    高氏目光落在她嘴角的淤青上,渐渐染上了冷意,尤氏也反应过来,抬手轻轻搭在嘴角的淤青上,眼眸氤氲起水雾,泪光闪闪道,“娘,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什么事回周府说,今日是文家的喜事,堵在人家门口像什么样子?”文家其他客人大概走得差不多了,否则遇着其他客人,旁人会怎么看待周家,周淳玉毕竟是文家二少夫人,尤氏不是来找事的是做什么,难怪高氏没个好脸色了。

    尤氏吸了吸鼻子,理了理微微凌乱的衣衫,声带哽咽道,“娘,您可要为我做主啊。”和周伯游成亲十多年,大小事周伯游都听她的,哪怕心中再不情愿,她稍微软着性子周伯游就会任由她说了算,像动手打她的事情还是生平第一次,周伯游也不想想,她之所以那么做还不是为了他的前程,有承恩侯府帮衬,年底吏部考核他才会轻易通过,过两年根基稳固了再和承恩侯府算账也不迟。

    小高氏鄙夷地挑了挑眉,反唇相讥道,“娘能为你做什么主,当初分家的时候可没见着你给过谁面子,跑到文家来哭委屈,你心里倒是个不怕丢脸的,真以为娘拿你没办法了?”

    小高氏也看到她嘴角的淤青了,心中鄙夷更甚,“和四弟动手了?四弟自来都是好说话的性子,我进门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他跟谁红过脸,没想着这次他动手了,得被气得多厉害啊。”

    小高氏在尤氏跟前吃过嘴上的亏,如今能损对方两句,她心中当然觉得舒坦了,斜着眼又添了两句,“不过四弟也是个会疼人的,否则四弟妹现在也不好意思出来见人了。”讽刺周伯游下手太轻了。

    尤氏面色一白,低着头,不理会文小高氏的挑衅,脸上的情绪尽数被苍白遮掩,小高氏讨了没趣,脸上还始终挂着笑,神色难掩嘲讽,提醒高氏道,“娘,我们还是先回家吧,四弟估计下衙门了,让小厮去知会一声,就算是分家了,娘和爹还活着了,就算丢脸也不能丢到别人家门口,否则说出去,府里的姐儿怎么说亲啊?”

    周淳涵亲事不错,小高氏可谓是挺直了脊背,一点也不担心旁人说三道四,何况此时还有余氏在,如果说周氏和尤氏的恩怨还有消散的一日,当年尤氏对周淳玉做的,余氏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尤氏的,平时不怎么和尤氏说话不代表心里对尤氏没有抱怨,小高氏会看人眼色,每次说起尤氏,她都没有好脸色,高氏训斥她说话没个把门的地时候,余氏会在旁边帮她说两句,明显就是偏帮的意思,小高氏怎么会看不清这些,她也看清楚了,余氏在的时候和尤氏过嘴瘾她才会赢。

    高氏果然责备了她一眼,小高氏厚脸皮的咧嘴笑了笑,她们是一家人,高氏才不会真的和她生气,果然,高氏下一句就顺着她的话道,“来人,去请四少爷来一趟周府。”

    尤氏双手紧紧拽着衣衫,低头不语,等高氏上马车后,她本要转身朝自己的马车走去,谁知,帘子被人拉起,小高氏等得意洋洋地瞥着她,“娘让你上马车说话,快点,我们等着呢。”

    尤氏面容仍旧惨白,坐上马车,小高氏难得别开脸没对她冷嘲热讽,马车里人多,尤氏透不过气,不一会儿一张脸微微红了起来,高氏才缓缓开口问她,“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虽然不是老四的生母,自小看着他长大,他什么性子我也是明白的,你三嫂说话直,可话里的意思没差。”

    尤氏微微颔首,眼眶通红,抬手掖了掖眼角,“老爷说要和我和离,嫁给他多年,我忙前忙后,甚至跟着他外放吃苦,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如今为了玲姐儿的事情竟然要和我和离,娘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高氏不动声色地瞅着她,语声和煦,“玲姐儿毕竟是老四的孩子,哪希望自己的孩子一辈子委身在那种地方的,当初你兴致勃勃想要和承恩侯府说亲,我虽然反对,可你们才是她的爹娘,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我也不好说什么,分家后,我如果再指手画脚说什么,传出去就是我的不是了,局外人也只能劝,实在劝不住,我也没有法子。”

    尤氏眼角缓缓落下两行泪,她当初不过是认为靠着长公主,尤家回京后,互相帮衬,周家就是拖油瓶子了,谁料想之后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会发生那样的事情,长公主被承恩侯禁闭在院子里,平时脸人影都看不到更何况是帮忙了,尤家那边,如今的条件连她们都比不上,哥哥来信又让她送些钱回去,尤家那边乱糟糟的,更多的不是帮衬她而是要她帮衬,尤氏是指望不上尤家了,周伯游这两年是关键时期,稳住了脚跟,之后不愁没有上升的机会,尤氏当然不会让周纯玲在这时候和离的。

    高氏不管尤氏听进去没有,她年事已高,下边的事情是真的没办法管了,何况周伯游是分家出去的,见尤氏哭得可怜,高氏也不便多说什么,周伯游和尤氏的事情就是闹得满城皆知和他们也没多大的影响。

    回到周府的时候周伯游已经回来了,相比较于尤氏的楚楚可怜,周伯游则神清气爽得多,见着高氏还上前躬身施礼,嘴角挂着得体的笑,“娘让人叫我过来可是想说玲姐儿的事情?”

    周伯游脑子不笨,尤氏在京城除了老宅这边没有人愿意听她说话,之前和承恩侯府二夫人因着尤家那边的嫂子有两分交情,尤家出事后,人避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和她扯上关系,故而,周伯游面上并没有多大的诧异,待看到尤氏从马车上脚步缓缓地下来时,周伯游脸上有片刻的失神,和尤氏成亲后甚少有看见她哭的时候,而此时呢?眼角的泪还没有干,明显是哭过的原因,周伯游身子一颤,心微微犯疼,尤氏平时算计他都睁只眼闭只眼,很多时候也会在旁边出谋划策,不过紧限于对象是别人,玲姐儿是他和尤氏的第一个孩子,哪会愿意看着她在承恩侯府吃苦受累,尤其吴炎辰还是那样的性子。

    坚定了心中想法,周伯游不畏惧高氏说什么,这个母亲从小对他们庶子还算不错,对院子里的事情只要不是闹得难堪她是不太愿意管的,周伯游明白高氏的性子,故而,心情极其放松,好似久了没有回家看望母亲的孩子似的,走在高氏身后,不时和高氏说两句话,尤氏走在最后边,脸上难掩落寞,什么时候周伯游和周太夫人也能有说有笑了?

    回到院子里,高氏简单问了两句,周伯游和周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其中和尤氏吹了十多年的枕边风有关系,周伯游也不会个不给周太夫人面子的,说了玲姐儿在承恩侯府的情形,“玲姐儿在家里就是个温顺的,到了承恩侯府对长辈孝顺,谁知,吴家三少爷性子暴躁,不给玲姐儿脸面在府里养小倌不说,玲姐儿不过抱怨两句就被他打得不成人形了,身为父母,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受这样的苦楚。”

    承恩侯府的事情高氏早就知晓其中缘由,调转视线,落到一旁暗自垂泪的尤氏身上,叹了口气,“什么事好好商量,你动手干什么,是人都要面子,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读的是圣贤书,大道理你知道得比我多,什么事该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玲姐儿的事情我也难受。”

    高氏说的话多,丝毫不提尤氏告状的事情,周伯游细细听着,高氏不说其中深意,周伯游斟酌许久,问道,“娘怎么看玲姐儿想要和离的事情?”

    承恩侯如今不管事了,吴家大少爷是个明白人,在中间劝过几次,不想承恩侯府的名声越来越坏,还允诺了他一些好处,在京中为官,周伯游渐渐明白一些事,只有一家人齐心携手将来才有翻身的机会,如果这次玲姐儿的事情不解决了,即便将来他升了官职,在外人看来,他仍旧是个卖女求荣的父亲,周伯游不想借着玲姐儿的一生往上边爬,尤家的事情打击的不仅仅有尤氏,还有他,安于现状容易满足才是最正经的事情,赚再多的钱到头来没有福气享用,再努力都是一场空,周伯游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后才会帮着玲姐儿要求和离一件事。

    高氏面上微微一笑,为官久了,周伯游也开始学着那些法子想要引出她的话了,高氏面上看不出情绪,敛目沉思道,“你们是玲姐儿的父母,当时成亲的时候就是你们做的主,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自己有数就行,我年纪大了做事糊涂,别一不小心害了玲姐儿一辈子。”

    当时玲姐儿成亲的时候她们没有过去添妆,余氏因为周淳玉的事情当然不会过去找晦气,之后两家更是不曾走动,逢年过节,周伯游和尤氏都没带着孩子回来看她,等高氏回过神,尤氏已经想要重新回到周家了,她当然不会答应。

    周伯游心里猜到高氏不会理会这件事,脸上仍旧带着和煦的笑,“沈娘说的也是,这件事无论如何我都会帮玲姐儿和离的,接回来养她一辈子都不会让她在外边受委屈。”

    当时的亲事也是尤氏一手促成的,那时候干系重大,他得罪不起长公主只能认下这种事,谁知道后来发生这样的事情,周伯游心里不后悔是假的,在衙门的时候他都被人指指点点,他故作看不见,实则心中也难受,玲姐儿如今的遭遇是他们当父母的一手造成的,心中哪会好过。

    尤氏低着头,周伯游说什么她都没有抬起头,玲姐儿的事情他自然有了决断,她再说什么都是多余了。

    从周家出去的时候,尤氏走在周伯游身侧,夫妻两难得走在一起寻不到话说,周伯游叹了口气,多年的谋划最终成了一场空,那种感觉好似眼前布满了白霜,看不真切,连着心中的那点期盼都没有了,平时做事也没了动力,“玲姐儿的事情我已经和吴家大少爷说好了,玲姐儿还年轻,回来我们养着她就是,玲姐儿的性子温和,以后遇着合适的再说吧,对你动手是我的错,以后还是安安生生过日子吧,尤家那边需要我们帮衬的就尽量帮着,我想要再往上升一升估计是难了。”

    朝堂上风云变幻,没有人脉寸步难行,虽然他尽量在朝堂走动,却因为尤家受了牵连,许多人避他如蛇蝎,周伯游也想清楚了,一辈子安安静静过下来算了,平平淡淡才能长久。

    尤氏抬眸,眼角周围还犯着红晕,声音微微哽咽,“老爷如此说了,待会我就派人去承恩侯府将玲姐儿接回来。”

    “嗯,明日我们好好庆祝一番,之前的日子就当是一场梦吧。”早前二皇子有意拉拢他,周伯游装作不明白的样子,他当然清楚跟着太子才对自己的前程有帮助,奈何太子根本看不起他,“外边的事情有我,你好好在家里享福就是了。”

    尤氏听出他话里的疲惫,不知为何,鼻子酸得厉害,红着眼眶,点了点头,“好,都听您的。”或许一切都过去了,尤家没了往日的繁盛,一切都回到最初的时候,尤氏面如死灰,多年的目标没了方向,尤氏身子一软,直直地往后边倒去,周伯游大惊,忙伸手扶着她,叫身边的丫鬟去请大夫。

    沈月浅从周淳玉嘴里听到这事也唏嘘不已,“之前多厉害的一个人,听我娘说起,不过短短两日光景,额前的头发就白了,四叔守在床侧一步都不敢离开。”尤氏和周伯游关系好,周伯游从外边回来可以说一步登天,之后也没和尤氏闹过,尤氏晕倒的两天里,周伯游面容也憔悴了不少。

    “四舅母就是看得太明白,才舍不得手中的权势,如今什么都没有了,指不定将来会安稳地过日子。”周纯玲今时地地步是尤氏一手促成的!怪不得别人,沈月浅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尤氏如果不是算计太多,周纯玲的日子不会差。

    周淳玉赞同她的说法,叹息道,“我娘说之后四叔又提了一次会周家的事情,祖母没有答应,祖父也发话了,说既然分家了,就是两家人,别整日惦记着回来的事情。”周老太爷为人刻板,心中还记着逢年过节尤氏和周伯游没有回来看他,自然不乐意周伯游说分家就分家,说搬回来就搬回来。

    “四叔的官职今年真的保不住了?”

    周淳玉点了点头,“我也是听人说的,估计是难了。”否则尤氏不会处心积虑拖着周纯玲,余氏的信上说,当天晚上周纯玲回家后抱着周伯游嚎啕大哭,除了脸上能看,身上一条条红印子,淤青没有消散过,周伯游请周伯槐几人过去说话,意思是要去承恩侯府讨一个公道,否则将来周家出嫁的女儿嫁出去受人欺负都没有人帮忙出面。

    余氏拉着周伯槐没答应,说四房的孩子和大方二房三房不同,理应周伯游自己看着办,周伯游性子软,最后也不了了之,却是不准周纯玲照顾尤氏,让她休息养好身子再说。

    女怕嫁错郎这句话说得一点不假,能嫁给一个托付终的人更是难,沈月浅愈发珍惜眼下的日子,这两日文博武的信又中断了,沈月浅担心他出事,忍不住向周淳玉打听,周淳玉也摇头不知,“外边的事情我甚少打听,大哥和爹的事情我知道得还没你多,你也别操心,大哥既然说了满月前会赶回来就一定不会食言的。”

    周淳玉说的实话,文博文最近忙得不可开交,两人坐在一起安安静静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何况是说几句话了,“大哥做事有分寸,说来也奇怪,大哥不在,你们还经常写信,他人就在府里,我两要说上一句话比做什么都难。”

    沈月浅失笑,三个孩子放在旁边的摇床上,穿着一身兔子样式的衣衫,喜庆不说,衬得脸愈发白皙滑嫩了,沈月浅偶尔给孩子喂奶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轻轻捏捏他们的脸,手感滑嫩,她爱不释手。

    周淳玉出门的时候遇着玲珑进屋,手里拿着信封,周淳玉回眸朝沈月浅笑道,“大哥的信不是来了吗?你啊,别担心大哥,好好坐月子,养好了身子才是。”生完孩子沈月浅也不见人胖起来,她总说肚子上的一圈肉下人,周淳玉是不太相信的。

    沈月浅留意到玲珑手上的信封,面上一喜,“二弟妹没事的话先回去吧,和娘说不用担心这边。”洗三上跑进来一名丫鬟被处死了,文博文給的理由是想要钻进书房窃取军中机密,被发现后当场处决,宁氏知道人实在是在雅筑院出的事,这几日忙着清点府里的丫鬟小厮,有问题的全部剔除了,生怕这边有个闪失,弄得沈月浅心中过意不去。

    玲珑将信拆开递给沈月浅的时候顺便说了件宫里的事情,“今日皇后娘娘让大夫人进宫了,回来后大夫人脸色不太好,让龚大夫再去给文太夫人把脉,谁知,龚大夫说太夫人被掏空了身子,活不过半年了。”

    文太夫人昏迷后问齐氏要方子,文太夫人人醒过来了,却因为昏迷的时间太长,脑子愈发迷糊了,走到院子里都走不回去,昨日丫鬟在走廊拐角的一处树丛中找到太夫人,太夫人倒在中间睡着了,醒来后说她不记得回屋的路了,丫鬟心惊,走廊连着屋子,顺着走廊走就是了,文太夫人怎么会不知晓。

    如今又诊断出这样的结果,宁氏心中如何好受,沈月浅也蹙眉,“龚大夫没有法子了吗?”沈月浅突然想起南山寺的方丈,可惜文博武不在,否则带着太夫人去南山寺一趟让方丈帮忙诊治,指不定还有好转的迹象呢。

    玲珑摇头,宁氏去宫里发生了何事她也打听不到,宁氏身边的丫鬟口风紧,她要是做得过了,宁氏心里该不高兴,所以,玲珑甚少去问宁氏身边的人打听消息,生怕一不小心露出马脚来。

    “拿今日下午的时候,你让三个奶娘抱着孩子去太夫人院子给太夫人看看,让她老人家高兴高兴。”文太夫人心心念念的就是她的肚子,问玲珑,“太夫人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三位小主子洗三的当晚……”文太夫人醒过来得第一件事就是问齐氏人哪儿去了,之前一直是齐氏伺候她的,文太夫人当然明白她是被谁下的毒,问完这句人就变得迷糊起来,之后再没说过要惩罚齐氏的话,龚大夫说药效大,已经亏损了她的身子,吃再多的补品都补不回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