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30章 离开京城

第130章 离开京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月浅面色不安地来回踱步,听到脚步声,见文博武神色如常进了屋,沈月浅往他身后谈了谈,担忧道,“书籍是玲珑在外边寻来的,前几日我身子不舒服,不好和龚大夫说让玲珑去外边找了命老大夫,不想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沈月浅双手还打着颤。

    “别担心,不是什么大事。”文博武去摇床瞥了眼三个孩子,没受到外边影响,睁着眼睡得酣甜,沈月浅凑过来,视线落到三个孩子身上也渐渐安定下来,孩子没事就好。

    伸出手扶着摇床上栏杆,才看着手指通红,白皙的手指间,红通通一片,文博武也看到了,拉起她的手,蹙眉道,“怎么如此不小心?”定是烧毁书籍的时候烫伤了,捧起双手凑到自己嘴边,小心的吹了吹,“我让龚大夫送点药过来,皇上中毒,消息怕是传开了,你在府里看着孩子,外边的事情有我呢。”不得不说,禁卫军真是给了他惊喜。

    “禁卫军的人都来了,是不是要变天了?”上辈子太子顺利继位,没有其他皇子和杜家的事情,京城一片安宁,哪像这辈子,一桩接一桩,事情不消停。

    文博武搁下她的手,改为环着她腰身,“变天是肯定的,你不要担心,待会娘会过来帮你照顾孩子,这几日上门打探消息的人多,沈家那边我安排好了,岳母来的话你再和她说一声就是了,正统领的意思太子那边出了事,我先入宫一趟,你让文贵收拾两身衣衫,最近估计回不了了,遇着事情去后门找文韬。”

    文博武面上不急,沈月浅却听出事态严重,半分耽误不得,点了点头,脸上已经恢复了镇定,眉宇还多了坚韧,“你先进宫吧,之后就让文贵将你的衣衫送来,对了,我让玲珑去铺子一趟,掌柜心思通透,一点就通,总不能将一大家子牵扯进去才好。”

    文博武沉默不语,对方冲着文家来的,沈月浅的铺子不过是个说辞罢了,想了想,抬脚往外走去,禁卫军不动声色就冲入了将军府,中间的弯弯绕绕有得去朝堂争论呢,杜家此举只怕也是狗急跳墙了,错过了这个时辰,之后就没杜家说话的份了,文博武阴沉地挑眉,安抚好沈月浅才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院子外已经没人了,禁卫军好似一阵风似的,来得快走得也快,院子外的藤蔓被扯断了,盆栽也散落在滴,干净的门口好似狂风暴雨席卷过似的,快到垂花厅了,文贵才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神情忐忑,走得急,气定神闲的脸上竟有些狼狈,“主子,查清楚了,禁卫军今日没在宫里当差,就在我们背后一条街候着呢,刚开始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巡查街上的各种香料铺子,您回来后,他们就来了将军府。”

    文贵心中这次处了文博武逆鳞了,一家人在院子里,不动声响被禁卫军攻打进来,正统领养尊处优惯了还好说,真要换成杜家一帮人,只怕要血流成河了,文艺低着头,“主子,今日是奴才没有办好……”杜家的事情闹起来后,文博武就在府外派人守着,今日半分没有得到消息,而那些人手一直是他在管着,出了事,他难辞其咎。

    文博武侧了侧头,眼神深不可测,“认错的话我暂时不想听,你回雅筑院,大少夫人有事情吩咐你。”书籍烧毁了,对方肯定还有其他等着,书籍的事情,沈月浅想赖也赖不掉,收回目光,文博武想起京外军营的事情,“你让文忠去一趟军营,准备好了。”

    文贵身子一颤,神采奕奕地应下,为了和杜家对峙,人马早就备齐了,只待一声令下。

    宫里边气氛惨淡,文武百官都到齐了,提议皇上废除太子,再立储君,五皇子遭了秧是不可能了,二皇子下落不明,宫中符合皇位竞争的就还剩下七皇子和太子了,七皇子,文博武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杜家找错了人。

    皇上躺在龙椅上已经是气若游丝了,殿外跪着一群,内阁一帮人在殿内围着皇上,嘴巴一张一翕说着,宫人看不下去了,皇上本就数着日子活,外边的人还不安生,太子向来忠厚老实,中毒一事明显不是太子和文家坐下的,“皇上,您别生气,慢慢说,奴才这就去一趟大将军府……”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外边说正统领求见,皇上还未说一个字,就听见咚咚的脚步声,以及呐喊,“皇上,皇上为微臣做主啊,文家,文家造反了。”跑得急,自己被自己绊倒了,倒在地上,衣衫凌乱地往前爬,面色惊恐,“皇上,文家造反呢。”

    劝皇上废除太子的人腰板挺得更直了,“皇上,立储当立贤,文家两位将军戾气重,太子受人蛊惑,难免会犯下大错,还请皇上三思啊。”话毕,正统领已经跪到了跟前,抬眸望着皇上日渐憔悴的脸,哀戚道,“皇上,文家造反了,接下来,接下来可怎么办?”

    皇上艰难的张了张嘴,抬手指着外边,宫人明白,朝外道,“太子,皇上要见太子。”

    “皇上何必如此固执?您之前中毒一事已经查清楚了,乃是太子和文家联手促成的,满朝文武皆希望皇上能废除太子。”内阁首辅声音铿锵有力,给旁边人使了个眼色,一起缓缓上前走了一步,宫人心惊,挡在皇上跟前,“几位大人要干什么?皇上大病未好,你们还能逼迫皇上不成?”宫人心里着急,太子监国,照理该住在宫里,偏生遇着太子妃生孩子,有下人说太子妃不好了,太子匆匆忙走了,岂料之后再没了踪影,皇上中毒不过是前两日的事情,他伺候皇上多年,哪看不出来是出事了,心里已经是大惊。

    内阁首辅缓缓从怀里掏出一本折子,其中还有诏书,宫人明白,果真是出事了,“你,你敢造反?”自来诏书都是内务府拟定最后盖上皇上的玉玺,太监一脸惊恐的望着殿内几人,明显他们早就串通好了,今日有事商量不过是见皇上的一个借口罢了,太监声音细柔,刚说一句话就被从外边闯进来的禁卫军制服了,“胡闹,没有皇上命令,禁卫军不得……”话没说完,嘴巴已经被堵住。

    奇怪的是刚才龙榻上的皇上已经没多少气了,此时反而活了过来,脸上也有了两分生气,内阁首辅身子一顿,脸上闪过害怕,一生他也不曾像现在这样心跳得厉害,杜老太将军和他是好友,这件事在京城没人知晓,两家为了不起疑,从未联系过,哪怕就是走动都不曾,太平盛世最是重文轻武,文武勾结乃皇上的忌讳,杜家劝他避着些,他当然愿意,谋划了这么多年,他要的不过是儿孙不用向人俯首称臣有自己的领土罢了。

    这时候,外边传来另一道尖细的嗓音,“博武大将军求见。”跟着文博武来殿内的还有满朝文武百官,内阁想要蒙骗所有大臣,将他们挡在外边,哪怕失败,皇上不可能看在文武百官都在的份上而将所有人都发落了,内阁大臣皱眉,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大步上前,握着皇上的手,跪在地上,哭泣道,“皇上,皇上明鉴,太子弑父,其心可诛,江山确实不该交到他手上啊。”

    文博武冷冷一笑,进屋的大臣们心中一惊,昨日内阁提议废太子,皇上睁不开眼没见,今日怎么就同意了?虽然禁卫军扬言找到了证据,抓出来的小厮是文战嵩身边的人,可隐隐有不对劲的地方,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心中也没主意,毕竟,废了太子,宫里就还有七皇子了,可七皇子向来不喜欢皇位,连早朝都不愿意来,当太子怕是不妥吧。

    文博武慢悠悠上前,正统领见文博武向她他走来,忙伸手捂着头,“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皇上中毒就是你大将军府闹出来的,皇上……皇上已经下令斩你满门,你死到临头了。”说完,求助的看向内阁首辅手里的诏书和折子,恨不得上边有问罪文家的事情才好。

    皇上深邃的目光渐渐有了光芒,一眨不眨的盯着文博武,随即,就看到文博武一脚踢开了面前的人,皇上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他一直不开口说话,旁人以为他没力气,实则,他是亏损了身体,说不出话来了,刚才,也是跟了他多年的太监看出自己的意思罢了。

    内阁首辅不料文博武会对他动手,可惜杜家还没有命令下来,咔嚓声响彻整个大殿,内阁首辅哀痛的捂着自己肚子,脸色铁青,指着文博武说不出话来,气血上涌,一口气没提起来,直接晕了过去。

    文博武拉着皇上的手,好似又回到文太夫人死的那会,“皇上不用担心,太子妃诞下皇长孙,有太子陪着呢。”他也是今早得的消息,太子府出了奸细,太子心忧宫里更害怕太子妃出了事,今早递消息只怕是前两日着了别人的道,今早才脱身出来吧,“皇上,微臣已经给太子府去了消息,太子定然会安然无恙的进宫看您的。”

    太子不在宫里,只能因为被杜家看上了,文武百官不知情的人占多数,莫名其妙的看着文博武,良久,才看到龙榻上的老人缓缓闭上眼睛,正统领心中大惊,叫嚷道,“博武将军谋杀皇上,快来人啊……”语声一落,就听到外边传来打斗声,他扬起的嘴角还没有咧开,就看文博武拔出腰间的剑,利落地插入他胸口,正统领睁大眼,手缓缓捂住胸口,张开嘴,满嘴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杜家允诺的好处他还没有得到,怎么,怎么可以死……

    文武百官脸色大惊,就连捂着太监嘴的禁卫军都吓得不敢动弹了,太监顺势挣脱出来,走到皇上身边,扯开嗓门喊道,“皇上有令,禁卫军以下犯上,目无王法,欲与虎为患构陷太子,现被博武将军正法,内阁官员和禁卫军统领沆瀣一气,还请博武将军领兵,将这次以下犯上作乱的人全部正法……”

    声音大,宫殿外的人也听到了,外边打斗声越来越近,文武百官好似还没回过神来,内阁要造反?内阁向来是天子近臣,受天子重用,怎么会……

    文博武不给其余几人机会,招来殿内的公公将几名大臣围起来,内阁官员皆是朝廷上德高望重之辈,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用站队,做好本分足以保全家上下大小,之前文博武还在猜杜家给了什么好处,这么多人趋之若鹜,现在算是明白了,俯首称臣,三跪九拜终究没有自己当王来的诱惑大。

    殿外打斗声越来越近,文武百官反应过来,面露惊恐,不知所措的望着文博武,“将军,眼下可怎么办?”朝廷气氛怪异,今日来的都是多少存了心思的人,文博武明白眼下不是计较的时候,吩咐宫人,“皇上晕过去,扶着皇上去里边。”

    宫人松了口气,他还以为皇上真的死了,试着探了探皇上的鼻息,确实,皇上还活着,宫人喜极而泣,只听文博武又重复了一遍,宫人不敢耽搁,立即扶起皇上进了里边。

    这时候,门口被外边的人冲了进来,为首的人一身戎装,容颜衰老,也挡不住凛凛气势,不少人都惊呼出声,倒吸一口冷气,只文博武脸色镇定,好似早已料到了似的,“老太将军,好些年不见,我祖父早已投胎为人享富贵,你却还要活在世间造孽,何苦?”

    文武百官神情一噎,还有没见过杜老太将军尊容的人已经小声向旁边人打听,待问清楚了,更是瑟缩着脖子,一动不敢动。

    “不想文家除了文良宏是个孬种,下边几位晚辈倒还有这等气魄,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不尽然。”文良宏是文博武祖父的名字,杜老太将军直呼他名字倒是没什么。

    文博武恻恻然抿了抿唇,“倒是杜家,除去您老,再难有继承衣钵的晚辈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看不尽然。”杜老太将军是用骂人的话赞扬他,礼尚往来,文博武自然也要称赞一下杜家的人。

    杜老太将军不想文博武会回答他,脸色一沉,“终究是晚辈没多少见识,小不忍则乱大谋,你祖父没教过你吗?想来也是,一个整天离不开女人的人,怎么会教得好孩子。”杜老太将军嘴里鄙视文博武,眼神却充斥着赞赏,杜家谋划多年的算盘被打乱全是眼前人的功劳,如果不是他在,杜家的下场只会比齐家谢家还惨上几分,眼神流露出一种惋惜,奈何他年轻的时候,文博武老子都还在吃奶,两人要生在那个时候,一较高下倒是人生一件幸事。

    文博武不想提当年的事情,目光望向他身侧的杜舟,没有见到杜仲的影子,文博武勾唇笑道,“老太将军隐忍多年还是忍不住了?怎么皖南那边等不及了?”

    杜老太将军府脸上闪过一抹厉色,“皖南的事情果真是你一手策划的?”打听到文博文去皖南的消息,淮安将军是个死脑筋,一直不肯同意谋反,否则他不会听说朝廷派人往皖南的时候策划路上的劫匪,表面上是装作劫匪杀人,可他派去的人一帮一帮都没了消息,路上的尸体都清扫得干干净净,一次两次他没察觉出什么,之后才知道中了计,对方是要试探他手里的兵力……如果不是皖南那边传来消息熬不住了,他也不会等这时候……

    目光不由得落在文博武脸上,他打听过文家上上下下,对文博武的事自然也清楚,不想他年纪轻轻,城府竟然深到如此程度,真要是杜家的孩子,倒是杜家的福气了。

    “我进殿还未给皇上请过安,多年不见,想来皇上十分想念我吧。”杜老太将军自称我,其中意思不言而喻,见识过杜老太将军手段的人威慑于他的其实,不敢上前阻拦,不认识他的人也听说过他当年事迹,更不敢上前,文博武嘲讽的望向殿内,这就是皇上要的文武百官,好在今日不是所有人都来了,否则才是让人寒心。

    “护驾,护驾。”殿内的太监叫了起来,指挥大臣们守在殿内,不能让逆贼惊扰了皇上,可大家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哪敢上前阻拦,文博武迎上前,“杜老太将军真的以为稳超胜券了?”

    杜老太将军察觉到不对劲,好似少了什么东西,一时说不上来,“进去将老皇帝给我带出来。”又看向周围殿内大臣,“多谢诸位今日帮我杜家策反,事成之后必定加官进爵。”一句话,就将所有人都拉入到他的阵营,哪怕不帮杜家,之后皇上追究起来他们也没退路了,目光迟疑的看向文博武,文博武身子一闪,拉着旁边的太监快速闪进了屋子里,“拦着……”殿里边的宫人都是对皇上忠心耿耿的人,且早已准备好了,拔出手里的刀剑,拼命冲了上去。

    杜老太将军眸色一沉,他明白哪儿不对劲了,纵然路上的人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宫人,可宫人力气胆量能有多少?出了事都是到处逃窜的,今日却都有胆量得很,竟然护着那老皇帝,杜舟拔剑上前,杜老太将军望了眼关上的大门,转身走向了太后皇后寝宫。

    皇上自来孝顺,抓了太后不信他不乖乖就范,刚走到门口,就见黑压压的大军冲了进来,不是他们早就支走的禁卫军,而是城外文家的兵马,杜老太将军满眼不相信,宫门口早就吩咐好了,不说大军进城需要多少时间,便是进宫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杀开禁卫军的口子。

    杜老太将军转回去,“快将门推开,务必要活捉皇上。”皇上死了,他们也走不出去,都是文家,死死守着谢府和廖府,地下住的一帮人找不到光明正大进出的机会,待都从杜家出去后,又遇了埋伏,杜老将军府之前不重视的问题又想到了,掏出怀里的烟花,往天上一放,轰的声炸裂开来。

    殿内的文武百官也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狠得下心的已经冲了进去,准备赌一把,杜家坐上那个位子,他们可是有从龙之功,之后还不怕不升官金爵,胆小的人忙着往外边逃,无一例外被守在门口的将士杀了。

    杜老太将军走到看杜舟还没闯进去,大步上前踢门,才发现不对劲,木质的门,此时和铁桶似的,杜舟也留意到了,杀了拦着自己的宫人,抬脚用力一试,才发现,确实踢不开,殿内心慌了,“刚才,刚才公公扶着皇上进去的时候关窗户是不是因为这个?”

    人多,他们只当公公担心皇上受了惊扰,不想还有这一手,杜老太将军大声骂了两句,难怪文博武不疾不徐和他说话,原来早就留有后招了。

    打殿内闹了起来,而门口传来新一轮的打斗声,不同于之前的打斗,这次明显人数多了,文战嵩带着人鱼贯而入,人数多,很快杜老太将军一行人就落了下乘,文战嵩可没有文博武那么多的话,杀气泠然,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将欲自缢的杜老太将军活捉了,“这么多年都没死,要死也和皇上说两句话也不枉费我忙活这么多时辰。”

    一时间,京城各地闹了起来街道上涌出大量人马往皇宫奔去,准备多年,人人脸上带着兴奋还有即将嗜血的漠然,到了宫门口,杜仲神色凛然,扬起手,大声道,“今日后,你们便是我杜家的功臣,走……”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帮人自小就跟着杜家,杜仲眼神闪过势在必得的微笑。

    宫门口整整齐齐站着士兵,看服侍禁卫军无疑,杜仲只当是自己一帮人,上前问,“老太将军那边成事了?”谁知,话刚出口,对方就拔刀相向,杜仲反应快避开了,饶是如此,手臂还是被划伤了,不可置信抬头,脸上神情凝固,“你……”

    “杜将军好久不见啊……”这时候,背后传来喊打声,文贵带着人赶到了,太子冷哼一声,“来人,将逆贼拿下。”杜家想让他没命,他当然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文博武身边得力的几名干将在,太子不在迟疑,由身边的人扶着往里边走,杜家派去的人确实差点要了他的命,他和文博武议论过何时杜家会出手,还以为会等到皇上闭眼那一天,没想到如此迫不及待。

    “殿下,博武将军足智多谋,皇上一定不会有事的,您慢些。”太子府这两日乱糟糟的,幸好得文家相助,否则才是真正的凶多吉少,“七皇子守着太后和皇后娘娘,刚才派人送信了一切安好,您别操心。”宫人也是听着文武百官怀疑是七皇子,他是七皇子的人,自己主子自来对那个位子不感兴趣,他是担心有人离间主子和太子的感情。

    太子没有说话,看了眼宫人,他和文家七皇子商量好各司其职,如果不是太子妃突然要生孩子了,也不会闹出现在的事情来,没说,轻轻嗯了声,七皇子真要是有这个想法,大可以拿太后和皇后威胁皇上,皇上孝顺一定会答应的,至于文家,太子目光暗了暗,皇上信任文家,他心中始终有所保留,今日来看,确实是他小肚鸡肠了。

    到了皇上宫殿,一切已经恢复了平静,杜老太将军如丧家之犬,杜舟全身是伤,文战嵩上前行礼,声音掷地有声,“微臣参加太子殿下,逆贼已经拿下,还请太子定夺。”

    这时候,门缓缓打开,太监站在门口,脸上已没了恐惧,脸上尽是伤心,“殿下,皇上召见您。”皇上活不过今日了,即便不中毒也就是这十来日的事情,眼下,怕是支撑不住了。

    太子脚步一沉,进屋看到皇上模样,心下一痛,不等文博武张口,便道,“覃副将领着人到宫门口了,还请博武将军前往!务必将逆贼全部拿下。”

    文博武点头,又朝皇上行礼后才退了出去。

    人走了,太子殿下没了顾忌,上前跪在龙床边,“父皇。”

    人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心中恐惧,用尽一切办法都想活下来,真到了这时候,心里反而不害怕了,张口,用尽全身力气道,“江山交到你手上父皇也放心了,你七皇弟是个好的,文家是功臣,务必不要落人口实了,对了,孩子……”

    “孩子好好的,还请皇上赐名。”虽然皇上声音低,太子还是听清楚了,皇上问的是孩子,太子想到什么,转身朝太监道,“你追上博武将军,让他去趟太子府,将皇长孙接过来让父皇看看。”孩子生下来,父皇还没有看过,太子紧紧握着皇上的手,脸上流露出寻常人家父母将死的悲痛,“父皇,您等等,孩子很快就来了。”

    “国泰吧,孩子叫国泰……”皇上会心的笑了笑,慢慢闭上眼,油尽灯枯,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太子红了眼眶,生怕皇上不声不响地走了,说起孩子的事情了,“可能知道生下来没有皇祖父疼爱,一天一夜才从肚子里出来,哭的声音可响亮了,母后常说儿臣小时候嗓门大,懂事了才渐渐克制下来,儿臣看国泰随了儿臣,也是个嗓门大的,待会抱过来您看就知道了。”

    太子心里庆幸,庆幸他回了太子府,否则,太子妃只怕会一尸两命,准备得再齐全,皆赶不上变化,想着洪素雅在那样子的地方还能顺利将孩子生下来,太子心中就觉得对不起他,探了探皇上鼻息,慢悠悠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小时候母后总希望儿臣亲近二皇兄,您又不喜欢儿臣亲近他,那段时间可是苦恼了儿臣,后来儿臣还是乖乖听了您的话,儿臣私心重,母后对二皇兄和儿臣一视同仁,可父皇偏爱儿臣多些,儿臣自然要向着您,渐渐长大就明白父皇的心思了,又开始和二皇兄亲近起来!儿臣不是愚笨之人,父皇不用担心儿臣,不管什么事儿臣都会处理得好的。”

    皇上对付几位皇子皆是因为他,太子想过,时光如果倒退,他定会让皇上早早看到他的能力,不收敛锋芒,哪怕几位皇子加起来也不能动他分毫,这样的话,皇上就不用那么操心了,也就会多活几年。

    皇上慢悠悠睁开了眼,黯淡无光的眼里带着喜悦,抬起手,像太子小时候那样顺了顺他的头,视线看向门口,空荡荡的没有人。

    “父皇再等等,博武脚程快,宫门口闹着只怕会耽搁一会儿,国泰小,只会哭,脸红彤彤的,接生的嬷嬷说过些日子脸上的红晕才会消散……”多少年了,太子没有这般和人说过话了,坐在那个位子,他一个眼神下边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时候,他却像个孩子似的,没完没了的说着,口干舌燥了也不曾停下,他明白,父皇要是再闭上眼的话只怕就没有力气睁开了,说不上来,可是这种感觉他就是知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太子双腿早就麻木了,说到陪皇上去秋猎和七皇子争夺猎物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以及孩子嘹亮的哭声,太子眼眶一热,别开了脸,“父皇,您看,国泰来了。”

    文博武将孩子递过去,额头密密麻麻的汗,文战嵩押着杜家人还在殿外等指使,今日进宫的文武百官也被抓起来了,不忠之人,朝廷留着也没有用处,瞥了眼龙床上的老人,文博武默默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听皇上道,“像你,哭得确实大声,以后是个有福气的……”随后就没了声音……

    “父皇……”

    “皇上……”

    文博武就地跪下,心里不免感伤。人都逃不过一死,谁说天家没有情分?不过看在哪些人身上罢了。

    皇上的死迅速传开,文战嵩跪在地上,手里的杜老太将军动了动身子,文战嵩怒道,“安分点……”杜老太将军不满意先皇重用文家,才会想起兵造反,功败垂成,不想皇帝老儿死了张开嘴,哈哈大笑,杜舟在旁边不明所以,他生下来就知道自己要么成为人上人要么命都没有,今日,早就在他意料之中,人之将死,总有放不下的人,看了眼文战嵩,欲言又止,都说文家大少夫人性子好,只希望她能帮杜家最后一把,所有的罪孽他们担着,唯一那个从小没有吃过苦的妹妹,是杜家欠了她。

    沈月浅心中忐忑,哪怕宁氏周淳玉陪着也静不下来,听到外边传来钟声,心中大骇,愣神的神情让望着她的三个孩子吓得哭了起来,被哭声惊得回过神,沈月浅忙轻轻摇了摇铃铛,“别哭了,娘陪着你们呢。”

    周淳玉张了张嘴,“娘,皇上……”

    宁氏摆手,让周淳玉别说了,只轻轻点了点头,望着沈月浅,今日禁卫军来她在分配家里的东西,裴氏回过神不核对账册了,宁氏总该给她一个交代,二房没有当家主母,宁氏更是不能落了口实,等外边人说禁卫军来抓人,宁氏带着人赶到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了,府里看管得严,禁卫军竟然不动声色闯了进来,宁氏想不通,哪怕现在查出来禁卫军是从西南角的侧门进来的,宁氏仍不太相信。

    再一刻钟,宫中又传来钟声,这下,宁氏也坐不住了,只有宫里主子死了才是敲响大钟,怎么可能连着响了两次,和沈月浅对视一眼,宁氏迅速的弯腰抱起孩子塞到沈月浅手里,又叫奶娘,“快进屋,抱着小主子,和两位少夫人一道先离开京城。”宫里边钟声乱了,只有一个原因,杜家得势了。

    沈月浅顾不得伤心,随手将孩子递给奶娘,拉着周淳玉往外走,“表姐,你和奶娘一道带着荔枝他们先走,我让大山去沈府和周府送个信,现在出城的话还来得及。”她和宁氏想到一处了,杜家赢了,宫里才会失了秩序。

    周淳玉不明所以被人送上了马车,原来,沈月浅和宁氏早就准备好了,周淳玉也反应过来,死活不肯走,宁氏劝沈月浅跟着一起,沈月浅摇头,“三个孩子哪离得了你……”

    话声一落,马车上就传来三个孩子的哭声,不远处的街道上传来叫嚷声,京城乱起来了,沈月浅抹了抹泪,驱马的是福禄,旁边坐着菊花,文博武要宁氏和周淳玉陪着她不就是商量事情失败后离开京城吗?文博武害怕她想不开,沈月浅明白,当时文博武挑明了话,沈月浅宁肯被天下人诟病也要拉着他一同离开,她眼里,没有什么,比一家人好好活着重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