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32章 风平浪静

第132章 风平浪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博武挑了挑眉,事情果然存着蹊跷,皇上身子不行了,杜家谋划多年不急于一时,尤其还在城西运营兵器被发现之后,杜老太将军一生戎马,战术了得,就是他也看得出此时不是动手的时机,杜老太将军更不会糊涂才是,而且,之前传出抓住文战嵩身边的小厮,他差人一问,张兆志和大理寺的人都说不清楚状况,而禁卫军统领言辞凿凿,也不像说谎,由此可见背后还有人了。

    杜老太将军颤抖得从地上爬起来,脚镣手镣下的身子早已没了在宫殿上的意气风发,之前他虽然心有怀疑,终究被面前的机会蒙住了眼神,如今想来,不过是对方的奸计罢了,引蛇出洞而一举歼灭,偏生他中了招,抬起头,凌乱的发髻在额头前摇摇晃晃,想到什么,他忍不住哈哈大笑,文博武皱眉,思忖片刻,心下一惊,再看杜老太将军癫魔似的,声音愈发洪亮,他神色一凛,“答应老太将军的事情,晚辈一定会做到。”

    皇家做的事情不一定都是对的,哪怕过去多年,明白真相的人心里也会存着怀疑,先族皇上对杜家,先皇看在眼里,文博武脚步沉重,再无来时的轻快,杜家,是皇家亏欠了他们,可之后不该做那样的事情,公理自在人心,杜家自己让人抓住了把柄,文博武忍不住沉思,如果当年怀才不遇的是文家,他们会不会有杜家的野心,抬起头,眼前是高大的牢笼,这里禁锢了太多有野心的人,有仇恨的人,还有承载着冤屈的人……

    回到宫里,新皇正在批阅折子,虽然没有正式登基,宫里上上下下称呼都变了,文博武走上前,躬身道,“微臣叩见皇上。”

    荀谦事务忙,朝堂还有许多空缺的位子,秋季准备加设恩科,翰林院呈了折子,荀谦琢磨着巡考监考的人选,闻言,抬起眼皮,脸上闪过暖意,“起来吧,可是杜家人承认了?”杜家威胁文家不过向皇上投毒,荀谦自己是不相信的,偏生文博武执拗,说当时文战嵩身边小厮不见踪影,总要给满朝文武百官一个交代,洗清文家身上的冤屈。

    文博武摇了摇头,不知从何说起,皇上没注意他的反常,自顾道,“先皇中毒一事已经有了定论,朕派人去前禁卫军统领搜出了不少东西,原来是他看城西事情败露,杜家再不动手会就迟了,自作主张收买了太医院的太医,明日早朝朕会还文家一个清白,可还有事?”

    说起来,文博武好长时间没有回去了,宫中动乱之后又是继位的事,荀谦心中过意不去,“朕虽然封赏文家,你还没回过,今日无事,你先回去吧,记得和文夫人说声大皇子满月的事情。”洪素雅生孩子坏了身子,太医说要调养几年,满月的事情还要内务府盯着,荀谦想着沈月浅和洪素雅关系好,来宫里陪陪洪素雅,指不定对她身子有好处。

    “微臣明白。”既然新皇心中有了决断,道让文博武省了力气,“二弟派人来信说皖南那边,郭副将越俎代庖,多年前开始瞒着淮安将军操练兵马,和杜家一行人勾结,且和当地府衙沆瀣一气,皖南的确的赋税是京都的三倍,百姓民不聊生……”

    照理说,文博文只是去皖南查郭柯的事情,府衙那边不该他过问,可文博文既然提出来了,文博武自然要和荀谦说清楚状况。

    荀谦脸色一沉,郭柯连同皖南巡抚的事情他已经收到消息了,且之前派去的人也是被郭柯暗杀的,荀谦哪咽得下这口气,“你通知一声,务必让郭柯活着回京,朕倒要看看郭柯到底何许人也,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郭柯这个人,太子也只是听过名字,并不知其为人,一个副将敢爬在淮安将军头上作威作福,荀谦沉声道,“博武,你看皖南那边的事情真的是郭柯一人连同巡抚所为?”

    淮南将军管治皖南多年,期间回过京城,真被人架空了权势怎么会不提出来?就他所知,淮安将军性子可是个暴躁的,管束手里的人很有一套,不像是随意被拿捏住的住。

    文博武明白新皇心中忌惮,垂下眼眸,修长的睫毛盖住了他眼中情绪,“皇上,如今朝堂人心不稳,皖南的事情等淮安将军回京后再说吧。”文博文信里没有明说,不过淮安将军估计是不太好了。

    荀谦了然,他刚继位,什么都要靠证据,只靠片面的怀疑断章取义,只怕会失了人心,“朕心中明白,你先回去休息两日吧,之后朕还有用你的时候。”

    朝廷安稳下来,就该琢磨去皇陵的人选了,七皇弟提他愿意前往,荀谦心里不愿意,他刚被赐封成恭亲王,不管什么原因,恭亲王都不是离开的时候,否则,旁人只会说他没有容人之量。

    文博武跪拜后离开,他确实好几日不曾回府了,宫里事情多,皇上有意让他暂代禁卫军同龄一职,文博武拒绝了,功高盖主,权大压人,文博武不想让皇上忌惮文家,眼下悄悄退隐正是好时机。

    从孙思妍来过一趟,沈月浅明显精神好了很多,大皇子洗三宫里没有大办,沈月浅将三个孩子没有穿过的衣衫请人给皇后娘娘送去,每日照看孩子外,沈月浅要核对铺子的账册,禁卫军拿她手里的铺子说事,沈月浅心中多少害怕,她的嫁妆铺子和文家扯上牵连,沈月浅担忧之后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掌柜的站在边上,之前京城动乱,他收到玲珑消息就将上上下下打点好了,还好柳暗花明,掌柜的看着沈月浅双手噼里啪啦划着算盘珠子,心里觉得可惜,“大少夫人,铺子最近收益好,您便是想要卖了,也可以重新开家脂粉香料铺子……”铺子好好的,收益也多,掌柜的做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将铺子做得如此体面,得知沈月浅要将铺子卖了,心里不免遗憾。

    账册基本没有问题,沈月浅翻开每本账册的最后边,粗略的算下来,确实没问题,抬起头,视线落在修葺一新的院子里,“你帮我看了这么多年的铺子,不觉得累了?”

    沈月浅不想铺子和文家有关,才萌生了这个念头,铺子卖了,之后再寻其他的也是一样,隐秘一点就好。

    掌柜脸上堆满了笑,比菊花还灿烂,“老奴怎么会不累?可打开门做生意,最怕的就是清闲,越累心中越舒坦,久而久之都习惯了。”铺子生意好,会遇着上门找茬的,也有收买了客人故意败坏铺子名声的,掌柜的咬咬牙挺过来了,慢慢,铺子在京城有了名声,不再忌惮那些酸言酸语,找茬的人也好了,就是看不惯的也只敢在背后说两句,这也是掌柜的舍不得的原因。

    沈月浅阖上账册,叹了口气,“你的心思我都明白,可别无他法,你如果不想回家养老,之后我会重新开铺子,你可以继续做掌柜,不过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掌柜的眼前一亮,欣喜道,“老奴年纪大了,整日在家无所事事也是消磨时间,不若找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老奴愿意跟着大少夫人,还请大少夫人不嫌弃老奴年纪大才好。”沈月浅待人宽厚,出手大方,对他家人也好,有这样的东家可是三辈子修来的福气,掌柜跪下,给沈月浅磕了头,双手递上他和沈月浅的契约,“还请大少夫人命人重新拟一份。”

    沈月浅好笑,“你先起来吧,事情不急,我心里还没有规划,你先回去,我想好了会让大山通知你的。”契约和卖身契差不多,为了保证掌柜忠心耿耿的跟着她,契约后边贴着掌柜的卖身契,到两人约定的年限后,契约作毁,掌柜的才能拿回自己的卖身契,要沈月浅真的什么都不做,她一定不会同意,就是为了葡萄的嫁妆,她也要将铺子开起来。

    这时候,走廊传来玲珑的喊声,声音清脆喜悦,“大少夫人,大爷回来了,大爷回来了。”沈月浅在堂屋和掌柜说话,听着玲珑声音,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仓促的叮嘱掌柜了句,“你先回去”提着裙摆就飞奔出去。

    掌柜一怔,只感觉一阵香从鼻尖拂过,转眼就淡了,站起身,窗外匆匆走来的深紫色长袍很快被一抹白色服侍遮掩大半,哪怕上了年纪,掌柜的仍然忍不住红了脸,低着头,缩着身子走了出去。

    文博武失笑的抱着怀里的人,“院子里还站着人了,我们回屋再说。”文博武去了监牢,身上多少不干净,怕弄脏了沈月浅衣衫,可要他放手又舍不得,成亲一年多,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她的热情。

    沈月浅皱了皱眉,却发现他手落在她腰间,半搂着她往前,脸上这才有了笑意,随即,眼角氤氲起水雾,低着头,敛去眼中酸涩,“今日回来可以明日再走了吧?”文博武不在家,虽然派文贵送了消息回来,沈月浅还是想和他说说话,这些日子她脾性不好,亏得他受得住。

    文博武低头,看她如扇的睫毛在眼圈投下一层阴影,嘴角微微向上扬着,揶揄道,“我刚回来,也就你舍得将我往外推,明日不出门,你还不乐意了?”

    皇上让他回来休息两日,文博武当然不会拒绝,那日三个孩子受了惊吓,听文贵说起来,他心里一阵后怕,幸好沈月浅没在马车上,孩子没有记忆,长大了哪会记得这些?如果吓着沈月浅了,就是一辈子的事,紧了紧手里的软肉,文博武轻声道,“有没有吓着?”

    沈月浅抬眸,看他脸上一阵关切,知道他问的是当日的事情,老实的点了点头,“怕,怕孩子们出事,又怕你遇到危险,太害怕了,如今想来当时脑子里倒是一片空白了。”

    “那就不要想,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是他没有思虑周全,他没说清楚是料定宁氏会带着一家人出京,谁知后来差点害了三个孩子。

    沈月浅郑重地眨了眨眼,依偎在他怀里,认真道,“我相信你。”一如多年前一样。

    不得不说,文博武回府,雅筑院气氛又活跃了,宁氏周淳玉来的时候,看个个丫鬟脸上都洋溢着笑,周淳玉微笑的同时心里一阵失落,走到门口,沈月浅涓涓如水的声音传来,玲珑上前小声解释,“大爷睡了,大少夫人在给三位小主子说故事呢,大夫人和二少夫人里边请。”

    文博武在,宁氏和周淳玉倒不好进内室了,玲珑在帘子外通禀了一声,片刻,沈月浅就抱着孩子走了出来,她身后的文博武睡眼惺忪,脸上带着散漫的笑,“孩儿回来还没去娘院子,还请娘见谅。”

    宁氏也年轻过,哪会不了解文博武的心情,招手道,“无事,快让我抱抱我孙子。”荔枝睁着眼,好似不认识文博武似的,面无表情瞪着他,到宁氏怀里神色才渐渐放松下来,宁氏莞尔,“小小年纪难不成还会分辨好坏了?”目光又落在文博武身上,叹道,“瘦了,你爹还在忙?”

    文战嵩被封为信国公,要忙的事情还多着,文博武将文战嵩情形说了,“皇上有意让爹入内阁,朝中人反对,爹要做的事情还多着,恩科在即,皇上想让晨曦外祖父出山,爹做巡考……”

    宁氏脸上不免有些落寞,随即又打起精神来,“他自己做什么自己知道就是了,毕竟在孝期,难怪人不满你爹进内阁了。”丁忧三年才能入仕,皇上提拔文战嵩乃荣誉,可难堵悠悠众口。

    文博武笑而不语,朝廷上的人不满可不是因着守孝,内阁自来是皇上朝廷最看重的,细数前朝,从未有武将入内阁的说法,文战嵩也不明白皇上为何钦点了他的名字,文博武隐隐明白,皇上是忌惮内阁了,杜家造反收买了内阁,皇上将武将引入内阁是想监督其他几位,可武将入内阁,却是比什么都危险的事,他也不同意文战嵩入内阁。

    文家有了公爵,子孙世世代代有荫封,过犹不及,天下人都明白的道理,皇上怎么突然就忘了,皇上对文家多看重,将来就会多忌惮,伴君如伴虎,皇上再不是当初的太子了。

    在宁氏旁边椅子上坐下,文博武附和宁氏道,“娘说的有道理,爹自有孝顺,会想法子推辞的。再者,皇上说大皇子洗三没来得及大办,满月的时候宫里热闹热闹,让沈月浅进宫陪陪皇后娘娘,娘您帮忙照顾下三个孩子。”

    宁氏欣喜应下,“有什么忙的就去吧,三个孩子不闹腾,只要我偶尔瞥一眼就成。”皇后娘娘和沈月浅关系好,宁氏心里是知道的,皇后娘娘愿意亲近沈月浅是文家的荣幸,枕边风多厉害,宁氏是见识过的,又问了句杜家人何时问斩,文博武沉思了会才道,“登基前吧。”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皇上自然不愿意给杜家人留机会,故而,杜家人斩首也就这几日了,说了许久的话,宁氏和周淳玉才回去了,路上,宁氏安慰周淳玉道,“你大哥也说博文准备回京了,你别担心了,我想着等博文回来,一家人去法林寺给你祖母点一盏长明灯,文家有今时的造化,她心里只怕是最高兴的。”

    周淳玉微微一笑,“听娘的。”

    吃过晚饭,夫妻两洗漱好了,躺在床上说话,沈月浅问了文博武好些事,其中有皇上中毒一事,“我没仔细想过,刚听你说杜家人斩首我才回过神来,你说,城西的事情闹得轰动,可也没查到是杜家人所为,杜家怎么就按耐不住了?”

    入夏后,一场下雨刚过,还不见热,沈月浅趴在文博武身上更不觉得汗腻,“杜家人聪明,又谋划多年了,怎么就挑了个不好的日子?”沈月浅已经问过文贵当日宫中的情形了,禁卫军看似都在杜家掌控中,其实只有一小部分,一部分禁卫军换了军营服侍,意在迷惑杜家罢了,也就说刚冲进宫殿护驾的不是军营的,而是禁卫军,杜家看士兵支援以为无力回天才想最后一博,否则,只怕还有漏网之鱼。

    没听到回应,沈月浅以为文博武又睡着了,仰头看他,见他目光幽深的望着她,顺着他视线一看,沈月浅不解,衣衫好好的,怎么他一副……当即明白过来,脸色绯红,人也往身后挪,她只以为衣衫好好的就没事,没留意两人相贴着的无恙,细细感受才发现某处紧紧地顶着他,喷薄有力。

    两人好些日子没有亲热了,若非沈月浅在他身上动来动去,文博武也不会起了心思,“阿浅,想我没?”声音沙哑,带着轻易就让人察觉的情动,沈月浅红着脸,一个想字,犹豫许久才在齿贝间缓缓流出。

    文博武心中激动,拉着她的手落在自己唇边,“我也想你,想得身子都疼了。”明显,他说的想和沈月浅的想存着出入,不过他也顾不得了。

    衣衫滑落,两人默契的贴合,呼吸交融,汗水肆意,暖暖的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清香。

    “你喜欢吗?”文博武双手撑着她两侧,目光深不见底,沈月浅身上遍布着红晕,宛若身上盖了层霞光,激得他身子一颤,再次沉身,嘴间不自主的唤了声。

    沈月浅面红耳赤,伸手抱着他,紧紧咬着唇,凑上去,滑至耳边,碎语了两个字,随后是更强烈的狂风骤雨,沈月浅所能感受到的是自己成了天边一朵乌云,阳光往哪儿照,她便追随至哪儿,左左右右,前前后后……

    大汗淋漓后,两人皆以筋疲力尽,纵然是文博武也没了精神,“我的阿浅,不想给我藏着如此大的惊喜。”平日里他乱来,沈月浅身子顺从,嘴里多是不太愿意,不到最后不会认输,哪像今日这般,早早的就认了,随着他折腾,文博武的手滑至他爱的胸口,轻轻盖上去,“睡吧。”

    哪怕屋子里味道重,他是真的被榨干没法子动弹了。

    两人闹得动静大,玲珑守在外边,往偏房备了一次又一次热水都不见有人,天边露出鱼肚白了,玲珑才吩咐抬水的丫鬟道,“你们下去休息吧,大爷大少夫人只怕要晚起了。”昨晚休息的时候,奶娘识趣的将孩子抱下去了,说试试三个孩子的胆量,若是平日里,大少夫人嘴里是不答应的,昨晚不说话就是默认了,玲珑想着两人就会闹得晚,不想快天明才了停下。

    去旁边屋子看三位小主子,奶娘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玲珑疑惑,“怎么了?”

    “喂奶的时候三个小主子不吃,你看看就知道了。”玲珑看床上的三个人,睁着眼,楚楚可怜的望着头顶的帘帐,皱着脸,撇着嘴,要哭不哭的样子别提多委屈了,就是玲珑看得都不忍心,张嘴道,“约摸是想大少夫人了,这些日子都是大少夫人在喂奶来着。”

    可文博武和沈月浅屋子里没动静,玲珑也不好打扰他们,要知道,平时两人完事都会先去偏房洗漱由她们换了被褥后再出来就寝,这次到现在都没听到动静,昨晚情况可想而知。

    玲珑没有成亲,跟着沈月浅听了不少墙角大概也琢磨出些门道,故而,更是不敢随意敲门扰了两人休息,抿唇道,“不若再等等,他们不哭,只怕也是没多想大少夫人的。”

    语声一落,床上的三个孩子立马哭了出来,尤其葡萄嘴里还含着手指,奶娘跺脚,“定是听清楚你说什么了,哎哟,小小年纪就这么聪明,将来肯定有大作为,玲珑,你去禀告大少夫人一声吧。”

    大少夫人没有断奶,三个孩子都爱缠着她,奶娘们心里清楚自己的奶是好的,可所谓的血缘连着,奶娘们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家的孩子,进了大将军府,文博武承诺他们,只有将孩子养到五岁,如果想要回家乡的话会送他们回去,每个月会将孩子送到京城让她们见一面,奶娘们签的不是死契,每个月看着自己孩子没有忘记自己,心里不激动是假的,故而又催促玲珑道,“玲珑姑娘,你快去吧,小主子哭下去也不是办法。”

    前几日受了惊吓,好不容易缓和点了,别又哭出了什么毛病来。

    玲珑沉吟片刻,发现三个孩子哭得越来越厉害,渐渐有收不住的趋势,转身走了出去。

    沈月浅听到隔壁屋里哭声就醒了,最近孩子不安生,她极易醒,揉了揉眼睛,撑起身子望了眼外边,又被拉了回去,“再睡会儿,还早着呢。”

    “大少夫人,小主子哭起来了,要不要抱过来?”玲珑不敢进屋,轻轻叩着门,大声道。

    沈月浅脑子瞬间恢复了清明,“别,等一会。”她和文博武闹得厉害,玲珑抱着孩子看着这番情景,不知道如何想她呢,沈月浅忙找床上的衣衫,待从文博武脚边找出来穿在身上,感觉胸前明显稍硬,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后,瞬间又将衣衫脱了下来,抵了抵旁边的文博武,“快穿上衣服,荔枝他们哭起来了。”

    沈月浅裹着衣衫,快速滑向床边,刚踩在地上差点摔了下去,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尤其随着她走动,腿间明显有东西流出来,深吸一口气,咚咚跑向衣柜,随意找了件衣衫披在身上。

    “正经夫妻,倒弄得跟被人捉奸似的。”话刚说完,眼前就一阵黑暗,“快将衣衫穿好,我让玲珑抱着孩子进来了。”说着,朝门口吩咐了声。

    玲珑听到两声说话声,红着脸去隔间让奶娘抱着孩子随她进屋,到帘子口了,里边传来沈月浅着急的声音,“玲珑,你抱着孩子进屋,让奶娘在门口守着。”

    屋子里味道重,奶娘们又是经历过人事的,沈月浅哪敢让她们进屋,玲珑是她的贴身丫鬟,在一个人跟前丢了脸,总比在所有人跟前丢脸要好些。

    玲珑不明所以,看三个孩子眼泪汪汪的望着她,玲珑先抱荔枝,掀开帘子就明白沈月浅为何这样说了,越过屏风,沈月浅坐在床上,而她里边的文博武露出半个身子,衣衫整洁,和床脚地上的衣衫明显不同颜色,低着头,恭顺地将孩子递过去,随后转身退出去,再抱另一个。

    待将两个孩子放在床上后,玲珑脸红得厉害,躬身施礼就退了出去,到外边了,脸上烫得厉害。

    荔枝含着奶已经不哭了,苹果和葡萄哭得眼睛都睁不开,文博武好笑,“你娘就两边,你们三个一哭,就是你娘都没法子了。”起身,抱过葡萄,和沈月浅商量道,“不若先喂葡萄好了,看她伤心得……”

    沈月浅瞪他一眼,看向被褥上无人问津的苹果,“快抱抱苹果,他也哭得厉害。”葡萄本就是个会来事的,没事就喜欢哭,一哭眼泪就跟洪水似的没完没了,苹果才可怜。

    文博武一只手抱着一个,昨晚尝尽了味道,文博武一阵餍足,不过眼神落在沈月浅胸口时,仍然不自主的深了起来。

    喂好三个孩子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情了,文博武将孩子放在摇床上,准备再睡一会儿,他没有穿裤子,衣衫不算长,露出大半的风光,沈月浅侧身本是想让玲珑备水,不巧他放完孩子转身过来,沈月浅大叫一声,忙扯过被子盖在头上,文博武低头一瞧,身子顺便有了反应,他本就是故意的,不想沈月浅反应如此大,翻身上床,手顺着被子伸进去,将沈月浅拖出来,“你不早就见过了?”

    其实,衣衫能盖住,他就是想看沈月浅脸红心跳的样子。

    沈月浅脸上红得能拧出血来,手使劲的掐着他腰间的肉,不痛,有点痒,文博武拉着她的手渐渐往下,带着不容她退缩的力道,“我看你恼羞成怒,不如直接掐掐它,掐坏了,以后就不能用了……”

    沈月浅只觉得文博武愈发没脸皮了,忍不住拳脚相向,文博武嘴角漾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左右没人打扰了,之后一起洗澡吧。”算起来,这些日子不过零零星星睡过几个时辰,可一遇到沈月浅,好似就是有了活力似的,低下头,朝着她耳边吹气,“你不是说喜欢吗?温故而知新,我再考考你……”

    不等沈月浅回应,已经顺着道儿,找到了回家的路。

    之后就是下午的事情了,玲珑和玲霜进屋收拾的时候,脸上的红晕没有消退过,打开窗户,又在屋子里燃了熏香味道才消散了,沈月浅身子疼得厉害,从偏房出来想起一件事,让玲珑去叫龚大夫来一趟,文博武上上下下盯着她,目光如炬,沈月浅脸又开始红了。

    玲珑玲霜退出屋里了,沈月浅趴在窗棂上,“荔枝他们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不想又怀上了。”

    文博武挑了挑眉,想到什么,附身上去,感觉沈月浅挣扎,文博武好笑,“不要动,我现在就是想回家也要过些时辰了,否则只怕会一入家门就死了。”

    沈月浅明白文博武话里的意思后,神色羞赧,宜羞宜嗔地回瞪他一眼,谁知他又没脸皮的来了句,“我纵然回家挑着水,也不见得每桶水都能入缸,哪那么容易怀……”话没说完就感觉腰间一痛,文博武神色一僵,身子往前一靠,腰间的手顿时松了,“成亲后,就恋家了,再累,回家的话也还是有精神的,要不要试试?”威胁的靠着沈月浅,还得意的动了动。

    沈月浅推了推,“我和你说呢,真要怀上了怎么办?”想当初,不也是很快就怀上了?

    看她眼里隐隐有了泪花,文博武正色道,“待会让龚大夫开点药,吃一次你就别吃了,下次我注意着点。”避孕的法子龚大夫说过,文博武可以试试,看沈月浅脸上好看些了,商量道,“明晚就可以试试。”

    沈月浅嗔他一眼,推开他,小跑地走到椅子上坐下,好似后边有人追似的,文博武不由得想到今早沈月浅一手捂着衣衫,弓着背,害怕紧张的模样,沈月浅背部光滑细嫩,腰部线条好,便是对着他的背,文博武身子都是有反应的,“我说的是明晚,不是现在。”

    然而,文博武没有如愿,文战嵩回来了,让他去书房议事,回来后沈月浅已经睡着了,旁边躺着三个孩子,苹果挨着他,小手还拽着她胸前的衣衫,文博武心里不高兴,就是衣襟也该是他抓的,将三个孩子放回自己的床上躺好,文博武拥着沈月浅,这些日子她睡得不好,脸色明显不如从前了,想起文战嵩辞官被皇上拒绝的事,还有杜家后日问斩的消息。

    沈月浅提到杜家人时眼中的情绪骗不了她,沈月浅对杜鹃多少有些情分的,哪怕当初怀着利用的心接近,杜鹃性子单纯,没有参与杜家的事情,赐死的话对杜鹃来说太残忍了。

    轻轻在她额间落下一吻,沈月浅心里想做的,他都会满足她,这辈子,不让她再有任何遗憾,至于先皇中毒一事,就当不知晓吧。

    杜家人斩首那一日,许多人都去围观了,文家下人也不例外,沈月浅一颗心跳得厉害,犹豫再三,终究换了身素净衣衫,让大山备马车她要出去一趟,杜鹃对她好,沈月浅想送她最后一程,哪怕,杜鹃的结局是她造成的。

    穿过弄堂时,看见宁氏在前边和身边的丫鬟说话,沈月浅拧了拧眉,上前给宁氏见礼,想说她出去一趟的事,刚张口就被宁氏打断,“你也正好,刚丫鬟说你二叔三叔回来了,你三婶心灰意冷,三房闹得不可开交,你陪我过去看看。”

    说着,朝身侧的丫鬟道,“我和大少夫人这就过去看看。”

    沈月浅低着头,犹豫片刻才答了声好,一路上心神不宁,不停抬头看日头,宁氏注意到她的反常,“你刚才出门可是有事要办?会不会耽搁你了?”

    两人都已朝着三房院子去了,沈月浅怎好说是,摇摇头,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来,“没事,本要出门去铺子看看情况如何了,早一天晚一天没关系,对了,三叔和三婶吵什么?”

    当日,文战昭文战责拿着银票出门没有人拦着他,如今怎么有脸回来?

    “我也不清楚,你二叔三叔估计不好意思走前门,从侧门回来的,去看看就知道了。”宁氏面上无波无澜,沈月浅却看到了嘲讽,文战昭文战责当日亲口承认不要老将军留下来的财产,宁氏只怕要兑现两人当日的承诺了。

    还没走进三房院子,就听里边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还有裴氏声嘶力竭的哭喊怒骂,宁氏给身侧婆子一个眼色,后者就一招手,一群婆子跑了进去,这时候,沈月浅才发现,宁氏带了好些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