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42章 冰释前嫌

第142章 冰释前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渐渐,沈月浅闭上眼,肚子像被一股力拉扯似的痛,一阵一阵疼,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她不止痛,全身冷,浑身难受,到后边,连含糊的字都说不出来了,脸色不同以往以往的苍白,更是带着前所未有的病气。

    文博武回过神,声音有些低,门外的文忠还是听到了,脸色大变,驾着马扬长而去,马背上的大夫差不多是被他撸来的,抓着他领口的衣衫将人拎上楼,吓得大夫脸色发白,捂着手里的药箱,一个字不敢说,进了房间,就被人搁在地上,“大夫,看看我家夫人如何了。”

    好一会儿,大夫才稳住身子,听了文忠的话有意拿捏两句,对上文忠阴寒的目光,悻悻然转向床上,男子面若冠玉,就是一张脸,着实清冷了些,他心有再多怨言也只得憋在心里,弯着腰,一步一步上前,把脉后,斟酌道,“夫人气虚,气血不畅,加之心情大起大落,小日子不畅导致腹痛……”

    文博武听到小日子已然明白,松了口气,轻描淡写的瞥了文忠一眼,后者低眉顺耳上前,拖着大夫往外走,吓得大夫惊叫连连,“慢点,慢点,老身还没开药,小心木板塌了……”话没说完,已经被堵住嘴,剩下的话,只能发出破碎了呜咽。

    文博武小心翼翼地扶起沈月浅,先给她伤口涂抹了药膏,然后侧着她身子,轻轻褪下她衣衫,还好,好好不是小产,如若不然,沈月浅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文博武明白,她要嫉恨一个人了,不会再放一丝心思,转身打了盆热水,小心翼翼替她擦了身子,身上的衣衫早就湿透了,文博武手掌所到之处一片冰凉,沈月浅身边有妆娘子,小日子来也没痛过肚子,文博武替她清理干净了衣衫,上床躺在她旁边,手掌敷在她小腹上,渐渐闭上了眼。

    沈月浅被屋子里亮光晃得睁开眼,也不知什么时辰了,伸手摸了摸两颊,还是疼,想着昨日发生的事,忍不住悲从中来,文博武竟然打他,吸了吸鼻子,身侧的人已经醒了,睫毛颤动两下就睁开了眼,目光复杂地望着他,“醒了?还冷不?”

    沈月浅下意识翻身,压着屁股,痛得叫了出来,文博武忙替她转过身子,“我在给你擦点药膏,很快就会好的。”第一次,在与沈月浅对视中败下阵来了。

    沈月浅才发现小腹上搁置一只手,刚才一动她就察觉到小日子来了,摇摇头,软软的趴在床上,侧着脸,偏向另一边,屋子朝着西边,傍晚,整间屋子亮堂堂的,沈月浅有些热,反手扯掉身上的被子,文博武一把拉住,“是不是热了?我给你换床薄的来。”被子还是早上文忠去外边买的,沈月浅冷,他也只能换床厚被子。

    文博武踩在木板上已经没了昨日的怒气,很快就换了一床薄的来,站在窗口,叫楼下的花姨准备晚饭,这才折身回来坐到床沿上,心知沈月浅是恼了他,张了张嘴,文博武也不知晓说什么,两人经历过那么多事,再回首,他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半晌,还是楼下葡萄的哭声惊醒了他,“昨晚葡萄哭着喊娘,你又睡着,我把人抱上来你看看。”

    沈月浅转过头,眼角泪光闪闪,别提多可怜了,脸颊的乌青还未消,还在红肿散去不少,“她,不会说话……”每说一个字,疼得沈月浅眉宁晋一分,而且声音小,吐字含糊,文博武听不清楚,只当沈月浅想葡萄了,转身就下了楼,从奶娘手里抱过葡萄,奶娘被文博武惊得不轻,从未看过如此狼狈的文博武,衣衫皱巴巴的不说,胡渣越来越密,一丝不苟的发髻上,玉钗歪歪扭扭,实在和她印象中的文博武相去甚远。

    抱着葡萄进屋,看沈月浅又闭上了眼,文博武将葡萄放在他躺着得地方,哄道,“挨着娘睡觉,娘想葡萄了。”离得近了,葡萄伸手就捏着沈月浅鼻子,往下滑时,碰着沈月浅乌青的地儿,疼得她眼泪直流,文博武忙拉着她的手,小心翼翼道,“娘亲受了伤,不能捏娘亲的脸。”

    葡萄哪懂,眼角还挂着泪珠子,嘴里咿咿呀呀说着什么,黑白分明得大眼睛看得沈月浅又难受了,忍着没哭出来,索性,文博武跟着躺下,将葡萄放在两人中间,热得葡萄不舒服,东拱拱西踢踢,文博武看沈月浅目光落在孩子脸上,悠悠道,“你不让我抱着孩子左右晃,我一直听着,奈何奶娘说孩子身子硬朗了,晃也没关系,阿浅,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三个孩子哭得多厉害,往回离不开你,又被你狠心抛下,如何忍心?”

    沈月浅眨眨眼,眼角的泪顺着脸颊湿了枕头,张了张嘴,说不出一个字,文博武轻轻抚过她耳角,眼神落在别处,“不生气了,我们回京城吧,我和孩子离不开你。”

    江南的事情他没放在心上,一来金娘帮他打听到了消息,二来他和金娘没什么关系,而且金娘厌倦了任人摆布的日子,帮她从那种地方赎身对他来说也是算报答她了,两不相欠,他不知道沈月浅从哪儿听来的消息,怅惘道,“在江南,那帮人行踪隐秘,是一个女子替我打听到的消息,她要求只有一个,事后替她赎身,我与她不过利益往来,没有动过她,回到京城我也将那件事忘记了,我和她算得上银货两讫,怎会与她有手尾?”在沈月浅怀疑的目光中,文博武胸口一滞,动作也慢了下来,“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我所求的不过只有你,阿浅,为何不对自己有信心,不相信我一点?”

    索性说到这了,文博武将杨盈的事情也一并说了,“我和杨盈也不是你想的那样,那日回来,她叫你一口一个姐姐,又说你吩咐她来照顾我,我心里窝着火,与你说过一辈子不会纳妾,怎么又找了这种人来,上辈子你在宋子御身边如何对付那些外室姨娘的我也有所耳闻,怎么到了我这儿你就软着性子不管了呢?有心叫杨盈气气你……”

    说白了,还是他心里不痛快,不管沈月浅对宋子御什么感情,对宋子御身边的外室通房姨娘从来不手软,只有在乎一个人才会使劲办法留住他的人,那几日,他真的是气沈月浅的,是他将人宠坏了,才不将自己搁在心上。

    看她哭得更厉害了,文博武也难受,“不哭了,待会热起来,伤口又要开始痛了。”他解释清楚了,却始终不敢将那句,“阿浅,你在意我吗?”问出口,宁肯自己自欺欺人也比沈月浅伤他好受,“昨日你指责我不喜欢你,可谓诛心之语,我以为,我表现得够明显了,却还是叫你没体会到我的情意,阿浅,我该拿你怎么办?”

    沈月浅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哪怕说了,文博武只怕也听不懂的,伸手抱着他,只想好好抱着他,他给予得多愈发叫她心里没底,是她的错,当时问上一句,两人就不会是今时的局面。

    中间的葡萄闹腾起来,手抓着沈月浅脸颊,文博武将她抱开,让奶娘抱她下去,到了奶娘怀里,葡萄挣扎得厉害,沈月浅于心不忍,文博武却没多说,扶着沈月浅站起身,让花姨将晚膳端上来,奶娘哄着葡萄下楼,葡萄身子东倒西歪,双手朝着文博武要抱,沈月浅抵了抵他身子,文博武视而不见,“她最近脾气大了,等你吃了饭我再将她抱回来。”

    可能坐马车的缘故,葡萄现在离不得人抱,晚上也要抱着睡觉,一放在床上就哭,文博武之前有耐性,如今讨好沈月浅的关头哪愿意理会她,不理会葡萄,自然也不理会沈月浅生气的脸,尤其,沈月浅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生起气来也是好看的。

    不知道奶娘抱着葡萄去哪儿了,哭声越来越小,沈月浅坐不得,文博武抱着沈月浅往楼下走,楼上人多了,只怕真要塌下来,若非这个,昨日也不会这般生气,花姨早得了令,已经将旁边屋子收拾了出来,楼下明显凉快许多,文博武将沈月浅搁置在靠窗的凉席上,一口一口喂沈月浅吃饭。

    沈月浅心里记挂着葡萄,怎么也不开口,手指着外边,意思是让文博武将人抱回来,文博武故作不懂,和沈月浅僵持了一会儿,“你先吃饭,吃过饭我将葡萄抱回来。”

    沈月浅这才张嘴,八宝粥到了嘴里烫得沈月浅吐了出来,与其说是替,不如是直接流了低头流了出来,文博武神色一变,他尝过,一点都不烫,抓起旁边的巾子,小心翼翼掖了掖她嘴角,朝院子里的花姨问原因。

    花姨正收拾衣衫,闻言一怔,“粥不烫,是不是不和胃口?”她熬了一个时辰的粥,里边加了红枣,红糖,对沈月浅身子有好处。

    沈月浅张着嘴,就是烫,文博武看她舌头通红,怕担心伤着舌头了,又叫文忠去请大夫,文忠拎着屋子里的大夫就出来了,大夫一脸惊恐,仔细看过舌头,又看了眼粥,“嘴里有伤口,温的也觉得烫,先吃点清凉的,渐渐再吃热的。”

    沈月浅来着小日子,哪能吃凉的,大夫也意识到了,担心背后的文忠收拾他,忙解释道,“薄荷之类的也行,先凉着舌头,再慢慢送粥进去。”

    文博武会议,文忠转身出去找薄荷了,大夫见没人搭理他,张嘴问道,“老身可以回去了不,医馆还等着我回去看病呢,都耽搁一日了。”他低着头,说出这句话心里也是害怕的,不过是之前给这家夫人看过病,花姨和她说了些事,他才没大声喊救命罢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夫人的伤,一看就是咬舌自尽弄伤的。

    沈月浅眨眨眼,文博武才回道,“回去吧,之后有事还要多劳烦大夫走一趟。”

    大夫心里叫苦不迭,还是叫他走一趟,分明就是抢了他,跟牲口似的驮着他来,不过,面上还是一脸感激,出了院子大门,双腿才忍不住打颤,走到大街上,看着见见稀少的人,他却有种大难不死的感觉,满怀激动,遇着他死对头,他嘴角也含着笑,“老哥……”

    对方被叫得身子一颤,今日医馆的事情听说了一些,估计他和自己昨天一样被带去那个宅子了,出声问道,“赚大钱了是不是?”

    大夫使劲摇头,他是看明白了,再多的钱也要有命花才行,差点她就没命了,拽着对方的手,激动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对方捋了捋胡须,得意瞥了他一眼,“害怕虽害怕,对方出手阔绰不会亏待你的,那夫人的病过些日子就好了,你回医馆就明白了。”担心他不明白,凑到大夫跟前,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道,“昨天我也给那位夫人看过病,她身边的男子不是别人,还记得将马少爷以及一帮人斩首示众的将军不?就是他。”

    大夫一脸震惊,看对方脸上神情不似有假,他更加害怕了,回到医馆惊魂未定,本来他还犹豫着回来关了铺子回老家安安生生种地算了,不想对方身份如此高贵。

    “师傅,您回来了,刚有人送了一个袋子来,指明是给您的。”学徒递上手中的袋子,初始他以为里边是银子,可分量轻,明显不是。

    大夫恍然大悟,接过袋子,禀退所有人才慢慢打开袋子,果然,银票,在青州城这种小地方,用银票的人家屈指可数,没想着有生之年他还能见着银票,高兴之余忙捂紧了口袋,四下逡巡一圈后,才激动不已地坐在椅子上,乐不可支。

    奶娘抱着葡萄走了,一晚上都没回来,沈月浅身子不适,张嘴问文博武,文博武只说葡萄好着,给沈月浅换月事带了,沈月浅才转移了思绪,全身别扭起来,文博武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沈月浅屁股上的伤牵一发而动全身,如厕的夜壶也要比平时高一些,文博武考虑得仔细,最后,花姨建议提了个水桶来当夜壶,沈月浅拉不下脸,死活不乐意,文博武好笑道,“我和花姨说是我要的,不会想到你头上,你要是再担心,待会我就拿出去洗干净,保管旁人不会察觉出来。”

    沈月浅摇着头,一脸拧巴。

    文博武已经解开沈月浅的衣衫,从后边提起裙摆,让沈月浅慢慢的,别扯到伤口了,自己造的孽自己还,没有什么比文博武此时更有感受了,屁股上的伤口好似结疤了,他刚开始控制了力道,之后忍受不住,有两条子十分中,看上去触目惊心,直到沈月浅身子左右晃动,文博武知晓她完事了,将裙摆交给她握着,“我替你擦擦,好换月事带。”脸不红心不跳,沈月浅却羞红了脸,不好意思的别过脸。

    一切换好,文博武松了口气,看沈月浅直直地望着水桶,文博武提在手里,天黑透了,月光重,沈月浅站着没动,走一步,扯得伤口疼,不好意思让文博武处理脏秽,指了指另一件屋子,文博武会意,走出门,听着花姨问,文博武看了眼屋内,摇头道,“你先睡吧,我自己来。”

    沈月浅在里边听得着急,那吗脏的东西他真要自己清洗?忍着痛走在门口,趴在门边,文博武将桶里的东西倒掉了,站在井边,自己打了水倒进水桶了,双手扶着桶左右晃荡着,月光将他的身形拉得长,肩宽腰窄,胸脯横阔,转过身,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和两人没成亲那会一般,不知为何,沈月浅眼睛酸涩得厉害,看着他走向茅房,反复两侧后提着水桶折身回来,“没味道了,搁在屋子里,夜里方便。”

    沈月浅点了点头,伸手抱着她,想说她知道错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来,文博武往后退一步,柔声哄道,“别哭,什么话等你伤口好了我们慢慢说,有的是时间。”

    搁下水桶,文博武再次洗了手才抱着沈月浅去床上躺着,“我洗漱去了,你先休息。”像哄葡萄似的,顺了顺她头,在额头上落下一吻才转身出了门。

    夜里,小厮拿了药回来,去府城找大夫开的药,文博武替沈月浅抹上,抱着她慢慢闭上眼。

    可能换了药,可能夏天伤口好的快,第十天的时候,沈月浅已经能随意走动了,说话也清晰很多,奶娘重新抱着葡萄回来,才见着她小脸清瘦了不说,软绵绵的窝在奶娘怀里,有气无力的样子,沈月浅大惊,“是不是生病了?”

    奶娘摇头,小姐习惯要人抱着睡,认人,偏偏大爷全部心思都放在大少夫人身上,她抱着小姐,夜里不管小姐如何哭都放在床上,连续四日,才将小姐的习惯改了过来,这几天,小姐可是遭了不少的罪。

    沈月浅抱过葡萄,为人母的愧疚又来了,文博武只说葡萄好好的,叫她快些养好身子,不想葡萄病恹恹成这样子了,刚到她怀里,葡萄认生地抬了抬头,转而伸手要奶娘抱,沈月浅胸口酸涩,“奶娘,你下去吧,我带着葡萄。”十日不见,葡萄就不认她了,荔枝和苹果是不是更不会搭理她?

    奶娘走,葡萄咧嘴要哭,沈月浅拿起桌上的拨浪鼓,听着声音,葡萄注意力全移到了拨浪鼓上边,沈月浅打起精神,这几日,她让花姨从外边买了许多小孩子玩的东西回来,不仅仅有拨浪鼓,还有手铃,握在手里左右晃,发出清脆的声音,不同手铃的颜色,声响不同,沈月浅挑了个粉红色的戴在葡萄手腕上,看她上下拍着手,果然很高兴的样子,沈月浅重重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葡萄,我是娘亲,不认识娘亲了吗?”

    可惜,离开京城,渐渐她就断奶了,否则,葡萄含着奶,一定会重新认出她的,陪葡萄在屋子里玩了一下午,中间,葡萄一点没哭闹,看着太阳渐渐往西边去,沈月浅抱起她,撑着她腋窝,笑道,“我们去院门口等爹爹好不好?”她有许多话想要和文博武说,文博武总说不急,不和文博武说清楚心中感受,她心里闷得难受。

    听到厚重的马蹄声,沈月浅展颜一笑,“是爹爹回来了,葡萄,我们接爹爹去。”

    吴勇将马知县关押起来,这几日,上边的巡抚一直找吴勇要人,巡抚和吴勇官职相同,不过朝廷重文轻武,同等品阶的官职自然文人高人一等,吴勇性子直,无论巡抚说什么他都不应,文博武交代他,他自然要将事情办好,况且,朝堂动静他还是清楚一二的,马知县到了巡抚手里铁定会被杀人灭口。

    文博武出门就是处理这件事情去了,巡抚能威胁吴勇,在文博武跟前大气也不敢出,文博武下令将巡抚送进京,一切交给皇上定夺,至于巡抚,朝堂上自有论断,交代好了,已差不多傍晚了,想着沈月浅伤口好了许多,迫不及待想要回家了。

    刚入巷子,就看到一身白裙的沈月浅怀里抱着葡萄,翘首以盼,文博武心中一暖,到了门口,翻身下马,拉着沈月浅手,他手上一片汗腻,沈月浅的手凉爽干燥,怕惹得沈月浅嫌弃,缩回了手,“大夫来看过了怎么说?”他说的是舌头上的伤,屁股那里好得七七八八了,哪能叫别人瞧了去。

    “好得差不多了,从哪儿回来,都出汗了?”沈月浅掏出巾子,注意身后还有人,脸红的放下了手,文博武垂了眼身后的人,众人一拥而入进了门,沈月浅哭笑不得,终究没替他擦汗,翻过葡萄身子,“葡萄看,谁回来了?”

    葡萄先是双眼一亮,随后又软软的趴在沈月浅怀里,小眼睛带着委屈,沈月浅埋怨地看了文博武一眼,低头道,“你说奶娘将葡萄照顾得好,都瘦了好多。”

    文博武满眼是沈月浅,哪顾得上葡萄,不在意道,“孩子东来动去,夏天总是要瘦点的,阿浅,你怪我不?”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动手打沈月浅,当时也是被气糊涂了。

    沈月浅视线温柔地落在含着手的葡萄身上,咬着唇,轻微点了点了头,在文博武黯淡的目光中,缓缓开口,“我爹都没打过我,我娘也是。”

    沈怀渊将她当成掌上明珠,宠上天还来不及,别说打,一句重话都不曾说过,周氏嘴里碎碎叨叨,也是刀子嘴豆腐心,没打过沈月浅,尤其,文博武还是脱了她的裤子,将她绑在凳子上,可想而知多丢人。

    文博武伸手搂着她,“待会回屋,你也绑着我,揍我一顿,我绝不咬舌自尽,也不胡言乱语,咬着忍下。”

    沈月浅想起当日的神情来,也是被逼急了,胸口有气撒不出来,抬眸嗔他一眼,撇嘴道,“我又没说什么。”

    “是,你是没说,指责我三心二意罢了。”文博武心情好,沈月浅刚才一番话明显是觉得自己委屈了,而非生气,文博武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只木簪子,沿着边缘刻着荔枝苹果葡萄,栩栩如生,沈月浅好笑,“什么时候学小七这么幼稚了?”

    文博武又从怀里掏出一只木簪子,同样的款式,图案,明显要厚重简单些,“是一对,我看正好是一家人就买回来了,回屋我给你试试。”刚收到文博文的信他是不屑一顾的,可前两日,按着文博文信上所写的,明显感觉沈月浅心情好了很多,此时低头看沈月浅对着木簪子笑得一脸开心,不得不承认,文博文在翰林院,勾心斗角阿谀奉承的把戏确实学了不少。

    “媳妇……”

    沈月浅身子一僵,文博武勾了勾唇,“我听青州城都是这般称呼自己娘子的,我们孩子都有了,叫一声媳妇正常没错。”一本正经,波澜不惊。

    回到屋子里,文博武试图抱过沈月浅怀里的葡萄,他要和沈月浅好好说说话,奈何葡萄抓着沈月浅的衣衫,委屈至极的模样让沈月浅舍不得松手了,“我抱着葡萄吧,刚才都不认识我了。”

    文博武眸色见深,无奈地点了点头,想着等夜里奶娘将葡萄抱走了就好,谁知道,葡萄赖着沈月浅不松手了,奶娘喂奶的时候也要抓着沈月浅衣衫,文博武心中郁结,他看得出来,沈月浅也是想好好和他说说话的,可沈月浅有心弥补葡萄,什么都依着她,两天过去了,两人也没寻着说话的机会。

    无奈,文博武只得向文博文去信,收到回信,上边只有咬牙切齿的一句话,“我又没有女儿,怎么知道和女儿抢她娘?”文博武收起信,不和文博文一般见识,皇上钦点文博文做巡考,一个月回不了家,心中嫉妒他实属正常。

    最后,文博武想通了,沈月浅没给他甩脸色,心里是喜欢自己的,回到屋子里,沈月浅抱着葡萄正在讲故事,声音细细柔柔的,文博武因着葡萄霸道的郁闷也没了,走近,葡萄听到动静,立即往沈月浅怀里躲了躲,文博武失笑,伸手捏了下她鼻子,“小没良心的,之前对你多好,说不理人就不理人。”

    沈月浅脸色一红,拍掉他的手,“说什么呢?”

    文博武本就是一语双关,如今,要讨好沈月浅,只有文博文信里说的最后一个法子了,伺候舒服了,叫她往东她不敢往西,虽然,文博武对沈月浅的性子表示怀疑,也只有试一试,让沈月浅往里边挪一点,自己也躺了上去,葡萄一脸戒备地望着他,文博武故意亲了沈月浅一口,“幸好你娘断奶了,不然知道我和你抢东西吃,只怕不认我这个当爹的了。”

    沈月浅推开他,满脸羞红,“当着孩子说什么呢?”

    文博武今晚有事情办,不惹沈月浅不开心,闭着眼,养精蓄锐,待听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了,才睁开眼,眼神泛着绿光,侧身看了眼最里侧的葡萄,闭着眼,睡得香甜,沈月浅面容宁静,文博武翻身下床,轻轻抱起她,猛地,见她睁开了眼,文博武小声道,“阿浅,我们去隔壁屋子说说话好不好?葡萄睡着了,一时半会醒不了,而且,屋子里有动静我们立马就听见了。”他已经向她解释清楚了江南和杨盈的事情,还没听她如何说呢。

    轻手轻脚地到了隔壁,文博武迫不及待地欺身上前,沈月浅一怔,心里没个好气,谁知,文博武却不是她想的那样,待低头看着黑漆漆的脑袋,沈月浅脸色发烫,“你做什么,快起来,不要这样子……”手拽着文博武头发,声音越来越低,身子无力地倒了下去,满面酡红,“不要这样……”

    算起来,两人快一个多月没亲热过了,文博武更想直接切入正题,奈何文博文信里说得明白,他只得忍着胀痛,不一会儿,就听头顶传来似泣似诉的喘息声,插入发间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头,文博武唇下愈发用力,直到有了断断续续求饶声,文博武感觉差不多了,抬起头,迅速欺压上前,欲亲吻沈月浅,被她侧身躲开了去。

    文博武也不恼,“自己的味道有什么不能尝的?”话没说完,腰间传来一阵刺痛,文博武微微挑眉,唇慢慢移至她耳边,吹着热气,胸腔传来阵阵笑意,“看来,你还有点力气。”

    沈月浅反应不及,文博武又埋头下去,沈月浅抓着手下的单子,不得不弓起身,不见人,身子愈发敏感,所有感觉全集中于他唇上,沈月浅紧紧咬着唇,在他伸出舌头的刹那,再难自抑,弓着脚,一阵痉挛。

    文博武直起身子,双手撑在她身侧,看着她泪眼迷离,面色羞红,在他唇间绽放的她,比花儿还没,文博武低下头,这次,不顾她挣扎,将嘴里的味道送了过去,因为是她,什么都是甜的,“阿浅,喜欢不?”

    沈月浅心里一阵恶心,睁开眼,恶狠狠地瞪他眼,眼神残着余韵,别有一种风情,看她不说话,文博武脸上得意,“是不是喜欢得都没了话说?”

    沈月浅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抬脚欲踢他,没来得及,他已经沉身没入,沈月浅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尖叫出来,声音婉转暧昧,反应过来,沈月浅立即捂住了嘴。

    “阿浅,江南的事情我与你说了,你还未和我说过你心里的话。”晶亮的眸子看得沈月浅不好意思,张嘴,未说出一个字,文博武按着她肩膀,出口的话,再次成了尖叫,“阿浅,还是待会吧,我忍不住了。”他想了她了,便是要忍,此刻也忍不住了,否则,出事的就该是他了。

    沈月浅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后,脸色愈发红润,主动伸手抱着他,承载着他的力道。

    忽明忽暗的屋内,女子的低若蚊吟的呜咽,断断续续哭泣,随后释放于一声尖叫,男子厚重的喘息渐渐沉寂……

    夜黑了,月光悄悄躲进了云层,偶有一两颗星星冒出脑袋,又被屋内响起的声音羞得躲了回去……

    天边露出鱼肚白了,屋里才彻底归于宁静,床上乱糟糟的,衣衫凌乱地散落一地,床上的男子满足地抱着怀里的女子沉沉睡去。

    管他信里说的伺机而为,寻机质问,身心交融,她喜欢他,哪怕是身子,他也认了。

    醒来时,眼前是文博武放大的俊脸,此刻,漆黑的眸子里尽是笑意,胸口的怀抱热得她难受,挪了挪身子,“葡萄哭没?”身子累得不轻,可她喜欢他给的感受,翱翔于云空,脑子一片混沌。

    “醒了,奶娘说睁着眼到处找你呢。”

    两人声音皆变得沙哑,文博武脸皮厚不觉得什么,沈月浅脸皮薄,红着脸咳嗽两声,文博武以为她嗓子不舒服,转身欲给他端水,“我要起床了。”

    文博武一怔,低头,两人皆坦诚着身子,文博武重新抱着他,理智回拢,又忆起文博文给他支的招,食指卷着沈月浅一撮头发,不紧不慢道,“阿浅,你为何一声不吭的就走了?”他觉着沈月浅离开和玲珑有关,上辈子,她身边的人就只剩下玲珑,那份情,不是一般人能比,“你是不是气我伤了玲珑才走的?”

    不等沈月浅回答,文博武语声已经染上了笑,“你自来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主,沈家人伤了卢平桂圆,你可没躲着当缩头乌龟,我伤了玲珑,你怎么就想着一走了之了?”之前他没细想过,如今想来,心中一片澄明,晃了晃沈月浅身子,“阿浅……”

    “我就是气,你明明说过要一直陪着我,去江南有了女人瞒着我,又看上了杨盈,更是为她伤了玲珑,左右了无牵挂了,就想着离开吧。”

    文博武嘴角浮现出笑,只听沈月浅又道,“不是没想过对付她们,可是我害怕,害怕你说我心肠歹毒,连之前的情义都没了,博武哥哥,我喜欢你。”喜欢到害怕伤了你身边的人,有朝一日你说出伤我的话来,言语上的,我也承受不住。

    说到此,文博武已经明白她心中所想,上辈子,他不动沈府和文昌侯府的人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么?那种有怒无处发的压抑,如何舍得她也经历一次?

    “傻阿浅……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一切有我呢……”他的心魂全在她身上,旁人勾不走的。

    沈月浅伸手紧紧抱着他,始终,和文博武一起,她心里还是卑微的,害怕一言一行惹了他厌弃,杨盈比她年轻,身段比她好,行错一步,她和文博武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她宁肯怀着最初的美好,细细回味,也好过鱼死网破。

    爱一个人,会变得懦弱……

    “阿浅,我们再来一次吧,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

    语声一落,再次禁锢着她腰肢,用动作诉说着他的爱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