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3章 成亲

第3章 成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队官兵破开府门,举刀直冲而入,府中顿时乱成一片,尽是惊叫哭喊之声。

    徐中愣了一瞬,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跑出跨院。

    守门的两个侍卫已经不见,门外到处是来往奔逃的太监和婢女。

    他们本能地往府门逃,但那里正有温白陆带来的士兵,守株待兔。凡是见到想逃跑的人,二话不说便挥刀将之斩杀。

    徐中没有向外跑,他穿过几条长廊,跑进府宅中心那座高大气派的厅堂。他心里猜测,这该是府中的主屋。

    但这时,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原本伺候在内的仆从早逃命去了。等会儿官兵冲入,此地首当其冲,哪个敢在这般危险的地方逗留。

    徐中在屋里转了一圈,看到柱后拉着一幅长而华丽的帷幔,一直拖委到地面上。

    他迅速奔过去,藏身其后,质地厚重的帷幔立刻将他遮得严严实实。

    想了一想,尚觉得不稳妥,又从地上沾了许多灰,胡乱抹在脸上。

    刚做完这些,门前便传来一阵喧哗,有人一拥入殿,从脚步声听来,人数并不少。

    徐中自帘后悄悄望去,只见四个甲士合力抬入一乘步辇,辇上的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大约只有二十余岁光景。

    但他穿着一身大红大紫的袍,上面珠宝金银一类的装饰极多,样式也极为古怪。

    最令徐中无法忍受的是,那人脸上涂着一层厚厚的脂粉,使他整张面孔显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嘴唇却鲜红。

    即使徐中从未见过这男人,此时也不难猜出,他就是奉命来办此案的九千岁温白陆。

    不男不女的死太监!徐中在心里骂了一句。

    作为正常男人,似乎对太监这样缺了一个零件的同性,有种与生俱来的抵触和反感。

    尤其这个人的打扮,看上去太惊世骇俗了些。

    温白陆走下步辇后,便在堂前落座,随即,几名士兵架着一人上前,狠狠按跪在地上。

    徐中看清那人正是靖王卢渊,没想到短短一日之内,他已从高高在上的王爷,沦为阶下之囚。

    温白陆道:“靖王殿下,你究竟是何时开始参与宋妃一党的谋反,还有什么同党,快些招认了吧。免得我心黑手狠,教你这金枝玉叶的贵胄皮肉受苦。”

    卢渊使力挣了几挣,却无法摆脱众侍卫的禁锢。

    他抬眼望向温白陆,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里都是你的心腹了,你还装模作样什么?”

    温白陆闻言,竟不怒反笑,旋着拇指上镶嵌明珠的翡翠扳指,仿佛自言自语道:“是啊,我还和你绕这些弯子做什么?”

    他站起身,走到了卢渊面前。

    卢渊始终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目光却如利刀。

    温白陆忽然扬起手,毫无预兆地掴了卢渊一记巴掌。

    “啪”地一声,他的半边脸立刻浮现五个指印,牙齿撞破嘴唇,鲜血直淌。

    “王爷!”和他一起被按跪在地的王府侍卫们见此一幕,顿时目中充血,激怒下朝温白陆大骂不止。

    其中一人力气甚大,竟然挣开左右,一窜而起。

    他劈手夺过身旁甲士的佩刀,大吼一声,径直砍向温白陆。

    刀锋转瞬即到眼前,然而温白陆仍旧一动不动,只顾把玩心爱的扳指。他微垂下眼,嘴边勾起一抹冷酷的讥笑。

    只听“噗噗”两声,刀竟定在他身前,再也无法砍下。

    两名士兵持刀,从背后劈中了那人,其余士兵一拥而上,将其乱刀砍死。

    刀接连落下时,血喷得极远,泼洒在徐中藏身的帷幔上。

    他看着眼前那方布料迅速被染红大片,心砰砰直跳,忙用手捣住嘴巴,一声也不敢发出。

    卢渊看了一眼那死去的亲随,微别过脸,目光似有些异样。

    温白陆道:“都是这些奴才平日在王爷耳边说三道四,才让王爷做出许多糊涂事,该杀。”

    话音一落,其余几名亲随都被推到跟前,身后的士兵手举长刀,作势要砍。

    温白陆却不忙下令,对卢渊道:“他们都跟过你多年,是你的亲信之人,你是否不忍心了?倘若你对我磕几个响头,哀求我饶他们性命,我或许会网开一面。”

    “你这狗贼,要杀就杀,啰嗦什么!”“王爷切莫受这阉贼的侮辱,属下等但求速死!”

    众人互视一眼,竟然大力挣动起来,想要引颈就刀,自行了断。

    而卢渊也的的确确不为所动,一丝犹豫也无。就连方才他眼中闪过的异色,也已消失无踪,仿佛是错觉一般。

    温白陆见他强硬,将手一挥,一片刀光落下,众人尽被诛杀,鲜血很快聚成了血泊。

    徐中在暗处看到这场景,不由得冷汗直冒,心中却不免想道,就算温白陆多半想使诈,不会真的放人,可靖王的反应也太冷血了。

    没想到温白陆并不着恼,反而抚掌笑道:“我想也是如此。若不是这般冰冷的心肠,又怎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五弟和大姐枉死,却袖手旁观呢?”

    此言一出,卢渊脸色微变。

    徐中看他神色有异,想起侍卫先前和他提过这段仇怨,难道其中还有隐情?

    只听温白陆又道:“这些年来,你躲在自己的封地休养生息,坐山观虎斗,直等到我们两败俱伤,你再带一支王师来讨伐我,教天下人都以为你是为国除奸,为兄姊报仇,名正言顺。”

    他俯身看着卢渊,轻笑道:“王爷好重的心计,你的伪装虽好,我却早就防备着你。你今日输给我,就输在你太自负了。”

    卢渊只是抿住嘴唇,一个字也不说。但他这样的反应,已形同默认。

    温白陆于是哈哈大笑,等到笑容一收,下令道:“将门外的婢女太监,通通乱棍打死!”

    除了这间屋,府中每一寸地方都被搜遍,现有的仆从除去想逃跑而被杀死的,其余均被赶至门外空场中。

    命令传下,殿外顿时响起哭泣哀嚎,掺杂着凌乱的脚步声,以及兵士们粗暴的呼喝,如同一道顷天巨浪,将整座屋宇吞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徐中听那声音传入耳里,禁不住浑身发抖。就在与他一门之隔的地方,正进行一场屠杀。

    太监与婢女们濒死的嘶喊如同尖刀,顺着毛孔直钻进心底里,扎得他如坐针毡。

    过了些许时候,声音渐渐止歇。

    伴随着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四周只剩下可怕的死寂。

    徐中忽然间意识到,在这些只手遮天的大人物面前,他好像一只可被随时碾死的蚂蚁。

    但他不想死,更不想做蚂蚁!

    这念头在他心间破土而出,疯狂地生长起来。

    “来人,拿铁钩来!”温白陆略微尖细而阴沉的声音响起,将徐中拉回现实。

    很快地,有人托着木盘上前,温白陆从其上取下一对铁钩,色泽黝黑,足有两个巴掌大小。

    他将钩子贴着卢渊侧脸,来来回回地游走,慢声道:“早听说靖王殿下武艺超群,我只有穿了你的琵琶骨,才敢放心些。”

    任凭武功再高的人,只要给人穿了琵琶骨,别说是功夫,就连力气也使不出多少了。

    卢渊眸子一凝,就见对方手腕一转,铁钩已生生刺入体内,钩上连接的铁链有两根手指般粗,亦从骨下穿过。

    “啊——”任卢渊再是硬气,剧痛之下也忍不住呼叫出声。下一刻,第二只铁钩依样穿入,登时将他疼得蜷缩在地,站不起身。

    他死咬住嘴唇,挺过这阵铺天盖地般的痛苦,一只手按在楠木椅面上,想要支撑住自己。

    可温白陆拽住露在外头的铁链,忽然奋力一拉,穿过琵琶骨的铁钩便被扯动,将他整个人勾得向后仰去。

    卢渊为了忍痛,双手成拳,整个身体剧烈颤抖,束发的头冠摔碎在血泊里,黑发顿时披散下来。

    掩盖在乱发下的眉目孤高如旧,却再不是昨日那般天潢贵胄的模样了。

    徐中惊诧地看着这一幕,几乎忘记呼吸。

    他并非没见过流血景象。这种兵刀连绵的年月,即使在北楚都城,也并不太平,死几个人是常有的事。

    但他见到卢渊如今的惨状,却忍不住牙根发酸。

    “卢渊,你知道我为何不杀你?”温白陆伸手扣着他的下巴,将他拉向自己,“常言道父债子偿,你既然是他的儿子,那就活着,好好地替他还债吧。”

    靖王的神智已渐渐恍惚,但听了这话,忽然有些微清明,道:“你把父皇怎样了?”

    温白陆脸上忽然晕开笑容,及至仰天大笑,整个人仰在椅上。

    “他好得很啊!他现在浑身上下只有眼珠嘴巴能动,什么事都有我亲自伺候到床前,称心如意,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你这个不男不女的阉人,必遭天谴!”这一刻,卢渊终于无法再喜怒不形于色,他瞪视着温白陆,目眦尽裂。

    但凡他还能移动半分,定已不顾一切冲上前去,将之撕碎剖心。

    温白陆面带笑容,起身趋前。

    他伸出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掸着卢渊的衣衫,不无讽刺道:“真是锦衣玉食。人生而有贵贱,却尽教些畜生步步登天,这是否是天道不公?”

    “凭你……也配碰本王?”卢渊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句,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然伸出两手扣住他脖颈。

    他的手掌沾满鲜血,顷刻染在温白陆衣上。

    然而琵琶骨被锁,再如何也力不从心,温白陆表情一沉,反手一掌便将他摔开。

    卢渊本就站立不稳,立刻踉踉跄跄向后撞去,却不经意撞到一团软物,并没有预想中的疼痛。

    “唉哟!”徐中被他撞得身体一歪,跌了出来,“嗤拉”一声响,整幅幔帐都教他扯下。

    见屋里凭空冒出个人,温白陆脸色立变,向后退了一步。

    众侍卫一惊之后,皆持刀上前,呵斥道:“是谁!”

    徐中乍然现于大庭广众之下,脑门上瞬间又冒起一层冷汗,还没回过神来,已被人拎着衣领拖到温白陆跟前。

    那人在他膝弯上一踢,他便不由自主朝前扑去,跪倒在地。

    温白陆这时已然看清,帷幔后跌出的不过是个衣衫褴褛的仆从,想来是条漏网之鱼。

    身旁的侍卫极有眼色,不等他吩咐,已挥刀朝徐中劈落,打算了结了他的性命。

    不想温白陆却道:“慢。”

    那侍卫一愣,收刀站回一旁,又听温白陆转头对徐中道:“你抬起头来。”

    徐中愣怔的工夫,已有人踹了他一脚,吼道:“没听到吗,九千岁命你抬头!”说着弯下腰,一把扳起他脸来。

    温白陆瞥了他一眼,皱眉道:“王府上竟还有这般丑的奴才,每天把他放在眼前,不觉得恶心吗?”却举袖掩面,笑了起来。

    此言一出,众人皆尽哄笑。

    徐中心头的惊慌已渐退去,不由得火气直窜,想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保住了小命,晚些再和你算这笔帐。

    他于是哭丧着脸道:“小人落在大人手里,知道今天必死无疑,但是临死前,还有一件事求求大人。”

    旁边人立刻怒道:“这位是当今九千岁,岂容你在此胡言乱语!”

    温白陆却有了兴趣,对他道:“不妨,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事求我?”

    徐中不假思索,张口便道:“求千岁爷别让我和这大恶人死在一起!”他回头指着卢渊,双眉竖起,眼睛圆瞪,气怒已极的模样。

    又道:“就算把我的尸体扔在大街上,扔在乱葬岗上被野狗叼,我都万万不想死在他府里,否则小人死后到了阴曹地府,怕没脸见父母祖宗!”

    此前,卢渊一直毫无声息地倒着,此时才抬了抬眼,看向徐中。

    温白陆乍听此言,疑惑道:“你和他有仇?”

    徐中立刻道:“不共戴天的仇!”

    温白陆眯目望着他,显然不信:“据我所知,你是昨日才进的府吧,会和他有什么仇?”眉峰一挑,阴测测道,“你要是胆敢戏弄我,你会比他们死得更惨。”

    他的目光越过徐中,飘向了门外。

    徐中没想到他什么都知道,又想起门外那些被乱棍打死的太监婢女,后背上瞬时一凉,汗湿重衣。

    他转念想,我娘说得好,箭在弓上,不能不射了,射不射得中是两说。

    “他和我有夺妻之恨!”徐中抬起头来,看着温白陆,狠声道,“不敢欺骗千岁爷,小人这次来上雍不是为了给弟弟伸什么冤,就是专程来找这个人脸……人脸兽心的畜生!昨天在大街上,我故意冲进他的车队,想办法骗他带我回来,再找机会刺杀他。”

    说完这番话,连他自己都被自己说服了。

    温白陆道:“谁都知道卢渊不近女色,连赏赐给他的番邦美女,都被一个不留地赶出王府。你倒说说,你妻子是怎样倾国倾城的容貌,连他都动了凡心?”

    徐中一急便道:“我老婆是男的!”

    四周一片静谧。

    过得半晌,连温白陆都有些忍俊不禁:“他也不近男色。”

    徐中心头一沉,暗骂糟糕,本想着这些达官显贵,哪个不好色,怎么偏偏赶上卢渊这样的怪胎,可真害惨我了!

    与此同时,温白陆正拿眼打量着他。

    见他一身破烂的脏衣,走近时甚至臭味冲天。脸上沾满汗渍泥泞,下巴上的胡须也不知修剪,已混同泥土打成结,浑身上下真没有一处可取。

    灯下看丑人,更增十倍丑恶。

    可温白陆却忽然打消了杀他的念头,目光扫向卢渊时,倏忽闪过一丝狠色。

    他对徐中道:“好奴才,你虽然骗我,但我对你倒有几分喜欢,舍不得杀你了。我不但不杀你,还替你做主伸冤。”

    徐中平日里脑筋转得还算快,这会儿却被他弄得云里雾里,糊涂起来。

    又见温白陆转头看向卢渊,声音极阴寒:“靖王殿下,我自知卑贱肮脏,碰也不配碰你,那便教这个干净高贵的奴才,好生伺候你吧。”

    卢渊似乎听懂他话中之意,瞳孔骤缩,目中第一次露出丝无措。

    温白陆将他的下巴抬起来,低笑道:“我诚然是个不男不女的太监,只不知你与他拜天地入洞房,承欢身下之后,还算不算是个男人。”

    徐中这才明白过来,惊道:“千岁爷,你……”

    温白陆却打断他道:“你不是说他于你有夺妻之恨吗?那我现在就替你做主,让他给你当老婆,好好地补偿与你,可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