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17章 皇宫奇遇

第17章 皇宫奇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母听卢渊不停喊渴,赶紧倒了碗温水,给他喂到嘴边。

    卢渊昏沉中也没睁眼,凭借本能抓着碗,往喉中猛灌。

    “慢点慢点。”徐母一边抬高他的头,一边连声说。

    一口气喝到水碗见底,终于压下嗓子里火烧火燎的灼痛,卢渊歇了片刻,缓缓睁开眼,视野由模糊变得清晰。

    “你是谁……”卢渊转过头,看着身边这个蓬头垢面,上了点年纪的妇女。

    徐母见他醒了,暗暗松口气,边扶他坐起来边道:“你不认得我,但肯定认得我儿子,不然他们也不能单把咱俩关在一块儿。”

    她知道男女犯人通常要分开,现在好端端地把她放在这,就猜到身边这人八成和她儿子惹的官司有关。

    卢渊皱了皱眉,露出探究的神色。

    徐母便道:“我儿子叫徐中。”

    原来是那个混混的娘。卢渊恍然大悟,禁不住又多打量了她几眼。

    徐母的身形在女子里也算娇小的,加上后背微驼,显得更矮了几分。但她看上去绝没有弱不禁风,单瞧那双粗糙而生满老茧的手,就知道干惯粗活,力气也多半不小。

    正想着,徐母又递了碗水给他,说道:“你还发着热呢,再多喝点。”随即不知想起什么,嘴角一撇,嘟囔道,“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就知道捡软柿子捏,要不给他们点厉害瞧瞧,连这点水都没有呢!挨千刀!”

    她这副凶巴巴的样子,让卢渊立刻想起有次打猎时路过乡间野舍,正看到两个村妇站在村口争执,最后动起手,互相扯着头发打骂。

    眼前这妇人心眼不坏,只是那身粗鄙的市井气怎么也遮掩不掉。

    不知怎的,卢渊忽然想起徐中耍起无赖的那股子浑劲,再看看身边徐母,不禁挑了挑眉。

    他喝水的时候,徐母同样在一旁端详他,见他穿得跟普通老百姓没什么不同,但一看就知道和自己不是一类人,就算落到蹲大狱的地步了,浑身上下也还透着股子官家贵族的做派,像个落难的公子爷。

    怎么没听徐中说过,他在外面还有这么个朋友呢?

    徐母犹豫了一会儿,试探问道:“我们家徐中这几天都跟你在一起?抓我的那个不男不女的什么公公说他杀人了,他怎么可能杀人呢,我当娘的还不知道自己儿子什么样吗?”

    卢渊一怔,倒没想到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也要温白陆亲自出马。

    看来那晚重兵之下却让自己逃脱,的确让他大发雷霆。

    然而眼下最紧要的,是先安抚住这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妇人,别让她在这种时候惹出什么事端。

    “徐中的确和我在一起,杀人只是误会,等这阵风头过去,自然会还他一个清白。”又问,“抓你的那个人还说什么了?”

    徐母一听是误会,顿时放松不少:“我就说嘛,我儿子再调皮捣蛋,也不能杀人。那个公公自己说话都颠三倒四的,说不定脑子有问题。”

    她仔细回忆了半晌,才道:“他那天和我说了不少奇怪的话,说什么……他帮我们家徐中娶了一房媳妇,都拜过天地入过洞房了,结果我儿子恩将仇报,反把他给算计……”

    “好了!”卢渊瞬时脸色铁青,想起那日所受的屈辱,不由气得身体发抖。

    他深吸口气才勉强平静下来,对徐母道:“徐中正在外面想办法救你,倘若一切顺利,再过一个时辰就能赶来,咱们也该做些准备了。”

    徐母看他忽然脸色不对,心下微微讶异,可一听说徐中要来,也顾不得这些了,立刻凑上前左一句右一句地追问。

    卢渊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忍不住伸手捏住眉心。

    不知过了多久,徐母终于说累了,捡起地上的碗倒水喝。

    一抬眼,却见卢渊一脸震惊地望来。

    “怎么了?”徐母低头看看,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卢渊微微皱眉:“你也用这个碗?”

    徐母愣了愣,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拍大腿道:“嗨,我不嫌你。就这一个碗,咱俩先凑合凑合吧,再说我也没这么些讲究。”

    她说着倒满一碗,捧着咕嘟咕嘟地喝光了,又问卢渊:“你还喝不喝了?”

    卢渊看着她没说话。

    徐母这才猛然明白,人家是有钱人家里的公子,好干净呢。

    要是换了别人敢嫌她脏,她早就翻脸了,但眼前这年轻后生不但眉眼长得好,举手投足也都有规有矩的,不招人讨厌。

    不像她家里那个,整天上蹿下跳没个安分的时候,要不是她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还以为是刚从山上抓的野猴子。

    徐母把碗夹在胳肢窝下面,使劲蹭了两把,又对着光照了照,笑道:“这回干净了。”

    “……”卢渊忽然觉得头更晕了。

    喧闹的打斗声把徐中从睡梦里吵醒,此时太阳已经偏西,只有明晃晃的火光映在薄薄的窗纸上。

    他刚才左等右等没有动静,索性靠着墙打盹,竟一下子睡着了。

    听外面人声鼎沸,徐中一骨碌爬起来,在窗纸上戳开个洞朝外望,但见殿外几十名侍卫混战在一起,也分不清是哪拨人马,乱成了一锅粥。

    一边人喊道:“太子殿下要的人你们也敢不放,谁给你们的胆子!”

    另一边则道:“九千岁有命,此人牵涉宋妃谋反一案,事关重大,任何人不得接近!”

    徐中趴在窗上听了一会儿,故意推开门,马上被守在门外的士兵提刀一阻。

    他笑了笑,关上门,但刚才那一眼已经看清楚,把守着殿门的只剩两个人。

    好机会,现在不走,还等着过年?

    不多时,门再次被推开了,门外侍卫一惊,拔剑怒道:“进去!”

    徐中倒听话,让进去就进去了,一声都没吱。

    但两人这回也留了个心眼,把门闭紧后,四只眼睛直勾勾盯在门上,心想九千岁吩咐过,屋里这小子滑头得很,别给他趁乱钻了空子。

    正想着,旁边砰地一响,回头一看,才发现窗户也被推开,一个影子从里面跳出来。

    坏了!

    两人不约而同心底一沉,提刀往窗边跑去,到了近前一看,才发现地上躺着一团扯下来的床帐子,刚才那条影子根本不是徐中。

    这一怔的当口,殿门又被推开,陈旧的门轴发出刺耳响声。

    “哎呀,调虎离山!”其中一人反应过来,扭头折返,另一人紧随其后。

    两人跑进殿里一看,果然不见了徐中,登时大急,出外喊道:“人跑了!”

    正打得如火如荼的两方人马立刻停手,惊问道:“往哪边跑了?”

    两人面面相觑,刚才中了人家的障眼法,全副注意都被那团床帐吸引去,何曾看到徐中跑去哪了?

    好在他们人手多,当即兵分两路,朝东西两个方向追去。

    听着外面没了动静,徐中才从床底下探出手,扒着床沿蹭出来,拍拍身上的土,摸着鼻子笑了一声,大摇大摆地晃出门。

    他一边贴着墙根走,一边从怀里摸卢渊画给他的皇宫地图,还没等摸着,身后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一人高喊道:“在那呢,站住!”

    徐中吓得差点绊个筋斗,回头只见一队人不知为何去而复返,转眼就追上一大截。

    他想也不及想,撒开两腿狂奔。

    徐中向来有个长处,就是比一般人跑得快。他琢磨着可能是小时候成天被人追着打,跑习惯了,但他娘非说是天生的,随她。

    这次不用背着卢渊,脚步轻快了不少,没一会儿就把身后的追兵甩开老远。

    此处已经靠近皇宫的中心,甚至离老皇帝的寝宫都很近,周围防守严密,大半是温白陆的人,一般人不得出入。就连皇子妃嫔来了,也一样被挡驾。

    徐中好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好几次撞上巡岗的侍卫,慌忙掉头朝别的方向跑,一来二去,追他的人倒像滚雪球一样越聚越多。

    他心里渐渐发慌,知道再等一会儿肯定被这些人包围起来,那就插翅难逃了。

    天色渐暗,他隐约看见前面有个岔路,一闪身奔了过去,视野竟忽然开阔起来,眼前出现一片无人的空场,旁边矗立着铺满金黄色琉璃瓦的高大宫殿。

    他乍一看,就觉得这宫殿有些怪异,竟然在外围筑起高墙,把门窗都封死了。

    旁边没有别的地方可躲,身后的追兵不消片刻便会赶来,正懊恼间,他忽然发现靠近拐角的地方光线偏暗,走过去一看,果然开了个半人高的洞。

    徐中一下子乐了,毫不犹豫地钻进去。

    心想,皇宫到底是皇宫,就连狗洞都比外面的高。

    才刚转完这个念头,大队士兵果然追至,由于忽然间断了线索,正散开来四处搜寻。

    “前方何人?”这时,另有一队侍卫迎面而来,傍晚光线昏暗,隐约见到前面影影绰绰,怕是刺客,立即扬声盘问。

    这边带头的闻声过去一瞧,认出来对方,笑着招呼道:“原来是赵统领,兄弟们是奉九千岁之命捉拿要犯徐中。”

    赵统领“咦”了一声,道:“怎么,今天宫里进来这么多刺客?”

    带头的不明所以。

    赵统领便道:“听说九千岁和太子殿下的人打得昏天黑地,各宫的主子娘娘都惊动了。哎,我以为终于得个机会立功,赶紧带着手下兄弟去东宫帮忙,哪知道功劳没有,反给九千岁劈头盖脸一顿好骂。”

    带头的摇了摇头,笑道:“老兄又不是不知道,九千岁向来对里头那位紧张得很,这回没定你个擅离职守的罪,就算网开一面了。”

    他说着朝身后的宫殿努了努嘴。

    他不提还好,一提赵统领就忍不住抱怨起来:“在这守大门守了一年多,也没见有个鸟功劳。我就不信,守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还能守出朵花来?”

    带头的吓了一跳,赶紧打断他:“不要命了,这话都敢说!兄弟还有公务在身,先走一步,刚才的话就当你没说,我也没听见。”说完朝赵统领一抱拳,率人走了。

    徐中躲在门洞后面,也听不清他们嘀嘀咕咕地咬什么耳朵。见终于走了一拨人,心就放下半边,打算等剩下几个也走了,就赶快找机会溜出去。

    谁知那几个兵不但没有要走的意思,反倒朝自己这边过来。

    他忙往后缩了缩,怕一不留神被人发现。等了半晌探头去看,发现对方竟在洞外一字排开,把洞口完全堵住了。

    徐中这才明白过来,是负责看守的人回来了。

    这下可好,真正是老鼠钻油壶——有进无出。

    眼见天越来越黑,和卢渊说好的时辰也快到了,自己却还在皇宫里转悠,不由得心急如焚。

    徐中靠着墙蹲了一会儿,等得腿肚子转筋,这群人仍旧守在外面一动不动。

    他没办法,只好摸黑往里面去,也不知这是个什么地方,越往里走越乌漆墨黑的,走路都能踩着自己的脚。

    大概是许久不通风的缘故,殿里的味道非常难闻,药味里掺杂着一种养牲口的味道,徐中忍不住捂住口鼻。

    再走一阵,终于看见前面亮起一点火光,他心头一喜,顺着光的来源找去。从屋顶上垂下的锦帐挡在他面前,他手忙脚乱地扒开一重又一重,才走到最里面。

    然而看到眼前景象,徐中顿时吓得三魂没了七魄,差点叫出声来。

    一张宽敞的大床上,竟躺着个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死人!

    什么该死的鬼地方!

    徐中本不是胆小的人,可周围漆黑阴冷,安静又空旷,恨不得脚踩在地上都能带出回响。

    眼前突然冒出这么一位,换成别人说不定已经吓得尿裤子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无心冒犯,莫怪莫怪!”听说鬼都怕听佛号,徐中马上两手合十,嘴里念叨几句,掉头朝外走。

    刚走两步,忽然想起外面都是官兵,他出也出不去了。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只能在屋子里心惊肉跳地待着。徐中心头那点烦躁像水滴一样,一滴滴汇成汪洋大海,很快把他淹没了。

    他眉头越皱越紧,最后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我怎么这么倒霉呢?我就是个小老百姓,没招谁没惹谁,就想跟我娘平平安安过日子,怎么就都盯上我不放了!”

    “死太监杀光王府里所有人,我没死,逃到财神庙里被人发现了,我又没死,连自投罗网到衙门自首都没死,现在竟然被困死在这!”

    他忽然抬头往床上看了一眼,心想我还怕你什么啊,我死了就也是鬼了,扯扯嘴角道:“老哥,我马上就跟你一样喽。”

    谁知话音刚落,床上那人突然睁开眼睛,干瘪的嘴唇动了动:“你是谁?”

    徐中跳着叫了一声“妈呀”,脸一下子惨白,左脚绊右脚,直接摔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