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27章 媳妇儿不光脸好看

第27章 媳妇儿不光脸好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战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人数和体力上的巨大差距使结果毫无悬念。

    “几位好汉,我自己走还不成吗,我保证哪也不跑。”徐中一脸诚恳地指天发誓,对方却充耳不闻,拿绳子把他紧紧捆了几十圈。

    孙二威提醒道:“这小子滑溜得紧,你们好生看牢了,别管他说什么都不要搭理。”

    众人齐声应是,一路上果然一言不发,像扛麻袋似的把人扛着,直奔河边。

    徐中没柰何,使劲转过脸,想看看旁边的卢渊,却见他同样被人五花大绑地扛着,一动不动,只有倒垂下来的长发随着那人的脚步一下下摇晃。

    这样的角度看不见他的脸,视线向下,却看见血顺着垂下的手臂淌到指尖,再一滴滴落在地上。

    徐中看得一阵心惊,低声喊他:“媳妇儿。”喊了一阵全无回应,忽然想起他不乐意听这个称呼,又改口喊,“卢渊,你怎么样?”

    依然一片死寂。

    他知道卢渊现在的状况很不好,终于皱了皱眉,闭住嘴不再说话了。

    这人打起架来的确不要命。到了现在,徐中才切身体会到他娘当初对卢渊的这句评价。就像刚刚,明知道打不赢,却偏要强撑一口气和人硬拼。

    就算到了最后,那些土匪像猫逗耗子一样把他围在中间,故意在他腿上划开一道又一道伤口,想看这个高傲的男人支撑不住跪倒在地的狼狈模样,他也只是扬起一抹冷笑,把刀狠狠□□泥土里,用刀柄撑住了无力再战的身体。

    那一刻,早已经举手投降的徐中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

    他的手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住了,想动却动不了,整颗心紧绷着,忘了该怎么跳。

    他知道卢渊一直瞧不起自己,看他的眼神就像看地上的一条臭虫。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大概一刻也不愿意待在自己身边。

    但徐中觉得无所谓,他本来就是个小混混,上雍城里的达官显贵哪个不是这样看他的,习惯了。

    何况卢渊越是瞧不上他,每当他故意叫他媳妇儿,对他亲亲摸摸的时候,就越能被男人又窘又恼的表情取悦。

    这心态大概就像丑八怪娶了个俊老婆,虽然样样般配不上,却更觉得有面子,看呐,我征服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所以我比他还要厉害。

    可是就在刚才,他觉得自己和卢渊隔着九重天。

    徐中被心底突然升起的那股羞愧吓了一跳,他忍不住问自己,徐中啊徐中,你凭什么娶这个人当老婆,你拿什么配他?

    这一瞬间,他心头那些色心贼胆虚荣征服欲都被浇灭了,前所未有地冷静下来。

    他使劲扭过头,看着那个昏迷不醒的男人,终于开始认认真真地审视他。

    在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里,他从没遇到过像卢渊这样的人。在这个男人身上,似乎永远看不到低头认输四个字。

    即使到了最潦倒最落魄的时候,他也一样是那个乘着华贵车马,被侍卫簇拥着巡过上雍街头的靖王爷。

    他的脊梁由来不能弯下,他的剑由来只能向前,他血脉里流淌着的骄傲,由来不能被任何人践踏。

    徐中愣了愣神,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质疑。难道尊严这个不能吃不能喝的狗屁东西,有时候真的比真金白银值钱?

    思绪渐渐飘远,再回神时,他已被人扔在间窄小船舱里,负责看守的人丢下一句“老实待着”,就从外面锁上了舱门。

    大概是怕两个人在一起不好看管,会互相帮衬着逃跑,土匪把卢渊带走,关进了另一间舱里。

    其实徐中原也没想逃,前后左右都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茫茫河水,逃又能逃到哪去?还不如趁这工夫好好睡上一觉,等进了土匪窝再做打算。

    经过这一天一夜的折腾,他只觉全身每个零件都像被人拆了又装上,酸痛得不像自己的。心里一时担心他娘等不到他回去会不会出什么事,一时又担心卢渊的伤口有没有止住血,脑袋里一片纷乱。

    不知过了多久,徐中终于扛不住困倦,往旁边一倒,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他娘的睡什么睡,给老子滚起来!”还在睡梦当中,徐中忽觉身上惨痛,已挨了两记重脚。

    紧跟着,他被人用黑布蒙住双眼,拎着衣领子拖下船,另有人解开他身上绳索,改为只绑双手,由人在前头牵着,后头几人持刀押送。

    “大哥,咱们这是要去哪啊?”他目不见物,心里不免七上八下,生怕对方二话不说,就把他从山上推下去喂狼。

    刚一张嘴,腿上就又挨了一脚,耳边响起道粗哑男声:“少废话,快走!”

    徐中痛哼一声,疼得险些跪在地上,再不敢胡乱讲话。

    被人拉着上了一道坡,拐过两道弯,又朝前行了一阵,引路的人终于停下脚步,给他摘下眼上黑巾。徐中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座高大的厅堂前,头顶匾额及屋檐下均缠着白绫,廊下有白旗白幡。

    身后的大汉厉声催他入内,待迈入门中,一眼就瞧见正中大大的“奠”字,知道定是二寨主的灵堂。

    堂内停放着一具棺材,前有百来名身着白衣白帽的寨众燃香拜祭。

    大寨主常飞虎是个火爆脾气,早些时候派人给孙二威传讯后,就急吼吼地率人杀去了奉天寨,故而并未到场,此间全由孙二威主持。

    孙二威在灵前上过一炷香,转回身来,一双虎目直视徐、卢二人,扬声道:“把人带过来!”

    徐中被几名大汉押至堂前,按跪下去,一旁的卢渊却仍未醒转,被人往地上一扔,便无意识地皱紧双眉,嘴边溢出一声闷哼。

    徐中趁跪下去的机会看了他一眼,见他身上的伤口已不再淌血,脸色虽然苍白,却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不由心下稍安。

    这时,孙二威面向山寨众人,朗声说道:“众兄弟们,我二哥乃是被奉天寨的狗贼韩铮所害,死不瞑目,我孙二威今日就在灵前立誓,若不能替他报仇雪恨,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众人含泪听了,无不沉痛。

    孙二威又上前一步,指着徐中二人道:“这两个都是韩铮手下的狗腿子,今天就先当着众家兄弟的面砍了他们狗头,以慰我二哥在天之灵!”

    话音才落,众人纷纷振起一臂,齐声喊好。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孙二威提起大刀,当先朝卢渊走去。想起卢渊先前杀了他手下不少兄弟,他心中暗恨,朝手掌心吐口吐沫,作势便砍。

    徐中心头一急,叫道:“且慢动手,我还有话说!”

    然而在树林中时,孙二威就见识过他胡说八道的本事,那还肯再上当,当下听也不听,照旧挥刀砍去。

    “不要!”徐中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就被身后两人死死抓住,扣着脖子按在了地上。

    他半边脸死死贴着地面,用尽全力挣扎起来,却无济于事。

    眼见孙二威暴吼一声,手起刀落,却听一道尖利的破空声同时响起,一支铁箭从门外激射而来,咄地一声插在“奠”字正中。

    孙二威动作一顿,手停在了半空中。众匪大惊,急忙出外查看,却哪里还有人在?

    “箭上有信!”一名瘦高汉子用力拔下铁箭,将插在箭头上的信纸呈给孙二威看。

    孙二威一把接过信纸,拆开扫了一眼便即脸色大变,火冒三丈道:“姓韩的杀了二哥还不够,现在连大哥也被他抓了,要咱们准备三百两银子赎人,真是欺人太甚!”

    众人听闻此言,无不惨然色变。

    虽然早知道韩铮勇猛,可他们的大寨主常飞虎同样是大孟山上数一数二的狠角色,且不说一手祖传的常家枪难逢敌手,单说他这次带去的两百个弟兄,个个身怀绝技,都是寨中的精锐。

    没想到这样一支队伍,在奉天寨面前竟然不堪一击,连大寨主都被人俘虏了去,简直奇耻大辱。

    孙二威努着一对血红的圆眼,对众人道:“姓韩的太他娘的嚣张了,要是忍了这口气,咱们还算是男人吗?弟兄们,不怕死的这就跟我走,就算是龙潭虎穴,也要把大哥给救出来!”

    听了这话,在场的人里有半数附和,另外一半却犹豫起来。连大寨主亲自出马都落得惨败,他们这些人就算去了,不也是白白送死吗?

    双方各执一词,为是打是和争论不休。

    “大家静一静。”始终没有表态的军师站了出来,等议论声稍止,才捻着胡须道,“派人攻打不妥,交纳赎金也不妥,鄙人倒是有个办法,可以一试。”

    孙二威忙道:“先生有什么办法,快快教我。”

    军师便道:“听说韩铮为人很重义气,对手下的兄弟都像亲手足一般。咱们不如写封书信,让他用大寨主来交换这两个人。”说着看了一眼徐中和卢渊。

    众匪又是一阵议论,孙二威犹疑道:“这两个只是小喽啰,我看姓韩的不能同意吧?”

    “他一定会同意的。”军师笑道,“众寨主正要推举他做总瓢把子,眼下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不是钱财,而是名声。何况大寨主德高望重,韩铮也不敢真下杀手,无非是想勒索几两银子花用。倘若能做个顺水人情,成全他的仁义之名,那他何乐而不为?”

    众人听了他这一席话,都觉得有些道理,孙二威也点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办,那写信的事就麻烦先生了。”

    军师颔首微笑,命人先把徐中和卢渊带出去,关进后院。

    晚些时候,孙二威叫了郎中来给卢渊治伤,大概是怕他伤重死了,破坏大事。

    然而卢渊身上新伤叠旧伤,又染着风寒,直教那郎中边把脉边摇头,最后开了药方命人抓药,又留下许多治外伤的良药才走。

    徐中刚往鬼门关里迈了一只脚,万万没想到还能再迈出来,简直像做梦一样,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才觉得有几分真实。

    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卢渊,伸手摸他额头,果不其然又发起热。趁草药还没煎好,他索性把郎中留下的瓶瓶罐罐都倒腾出来,先给他处理皮外伤。

    屋里的铜盆里有干净水,徐中拧了帕子,把卢渊身上那件染血的衣服扒下来,帮他上上下下擦了几遍身体,才终于把血污洗净。

    修长瘦劲的男性躯体不着一缕,美好的线条完全展露在眼前,徐中却生不出半点邪念来。

    这具身体上有着数不清的大小伤口,肩膀上被铁钩穿过的旧伤也还没有愈合,经过河水浸泡,大部分都红肿起来,惨不忍视。

    也亏得他硬气,一路上一声不吭,还刀光剑影地和人拼命。

    徐中拿过一瓶药粉给他洒在创口上,再找出布带不太熟练地包扎起来。

    卢渊人在昏迷当中,依然能感觉到痛楚,而令徐中吃惊的是,这人意识不清的时候竟还能克制自己的反应,只是紧紧拧着眉头,把痛苦的呻|吟都咬碎在牙间,不肯泄露出半句。

    徐中不知怎地,看得心里一阵发酸,忍不住伸手在他眉间抚了抚,等他眉头舒展开,才收回手。

    徐中拉着凳子坐在床边,心想我媳妇儿果然还是好看。

    但他今天才发现,媳妇儿好看的不光是这张脸,他拔剑时候的锋芒毕露,战败后的傲然冷笑,甚至是他昏迷中偶尔露出的一丝脆弱,都很好看。

    天色黑沉了,并不宽敞的屋子里点起一支蜡。

    四周很安静,安静到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徐中趴在床前,有些昏昏欲睡了,恍惚中看到墙上投着他和卢渊融在一起影子,竟产生了一种彼此相依为命的错觉。

    夜风有些凉,他把卢渊的手塞进被子里,可还没等把自己的手拿出来,就已经困得上下眼皮直碰,迷糊着咂了咂嘴巴,陷入睡梦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