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28章 藏心

第28章 藏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渊醒来的时候,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眼中闪过一瞬迷惑,头部和浑身伤口带来的疼痛令他苦不堪言。

    他回忆起昏迷前最后一刻,自己和徐中在河边的树林里遭到土匪的伏击,寡不敌众,之后……

    脑袋里一阵昏沉,他想抬手按一按额头,却发现手被另一个人抓在掌心里。

    这还不算,抬手时身体和被子摩擦,传来异样的触感,卢渊黑着脸掀开被角一看,自己果然是光着身子躺在被里,伤口也全被涂了药包扎好。

    卢渊皱着眉头把手抽出来,强忍一口闷气转过头,就看见徐中大半个身子趴在床沿上,正把脸埋在一条胳膊里大睡。

    见此情景,他自然什么事都明白了。

    想想便也知道,他先前的衣服沾了血,定然是不能再穿。目光在徐中脸上扫了扫,薄唇紧抿着,他堵在胸间的这口气,却仍是难吐难咽。

    卢渊性冷,向来不喜欢和别人有过于亲密的身体接触,在上雍或是在封地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这样做。

    即使是卢泓,对他也总有三分敬畏,不敢随便胡闹。

    现在事急从权,本来也算不了什么,可他一想到自己又赤身露体地被徐中看了个遍,脑海里便瞬间浮出那些令他屈辱蒙羞,永生都不想再回忆的片段。

    卢渊闭了闭眼,压下心头那阵翻腾不休的作呕感,强迫自己把这些零碎片段封进记忆深处。

    他还有许多事要做,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杂念上。

    何况现在,徐中是他身边唯一的人。从这里到通宁关还有很长的路,在那之前,他每天都要和这个人朝夕相对,他必须忍耐。

    老天爷开的这个玩笑真是不小,卢渊咬着牙,缓缓吐出一口气。

    “媳妇儿,你醒了。”身边响起个欣喜声音。

    徐中趴在硬板床上本就睡不踏实,握在掌心的手一抽出去,他就跟着醒了过来,见卢渊正半睁眼睛看着自己,心底升起一阵惊喜。

    卢渊再如何能忍,也觉得自己快被他逼到极限,脸色一冷,目光凌厉含怒:“你叫我什么?”

    徐中一呆,往近前欠了欠身,笑嘻嘻道:“咱们在河边不是说好了,只要我把你送到通宁关,你就答应给我当老婆。这一路上前有狼后有虎的,我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玩儿命,提前收点利息都不成?”

    好个不怕死的无赖。

    卢渊听着这不着调的话,气得脸色更白了几分:“徐中,你要金银要权位都罢了,我何时答应过要给你……给你……哼!”终究难以启齿,重哼一声别过了头。

    徐中忙道:“大不了我退一步,没到地方之前,你只要让我叫你媳妇儿就成了,我保证不对你动手动脚。等以后来日方长,有感情了,咱们再……”

    “闭、嘴!”卢渊磨牙似的狠狠吐出这两个字,已觉得精力耗尽,嗓子也因为风寒的缘故干哑得紧,猛烈咳嗽起来。

    徐中见他这样,也不敢再惹他生气,上前想把他扶起来拍拍后背,却被男人冷着脸推开了,只能站在一边,看他自己艰难地撑着身体半坐起来。

    这时候,飞虎寨的人刚好送来熬好的草药,从门上开着的小窗递进来。

    徐中端了药碗来,拿着勺子在滚烫的药汁里翻搅。

    他坐回床边,给卢渊背后塞了个枕头靠着,说道:“你受伤不方便,我喂你喝。”

    “不用。”卢渊想也不想便拒绝了,可刚一伸手,才想起手臂上受了刀伤,此刻绑着厚厚的布带,弯曲不得。

    徐中见他脸色沉郁地垂着眼不说话,低头舀了一勺药,吹了吹递到他嘴边:“来,张嘴。”

    卢渊看了他一眼,微蹙着眉,良久,终于张开嘴喝下这勺汤药。

    徐中一边慢慢喂他,一边道:“这就对了,你不快点把身体养好,哪有力气跑?连温白陆都没杀得了你,咱们总不能在阴沟里翻船。”

    卢渊脸上血色全无,无力地靠在床头,每喝几口药就要停下来歇一歇。

    过了一会儿,才打起精神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徐中就一边喂药,一边把他昏迷时发生的事讲给他听。

    卢渊闭眼听着,知道眼下的局面算是暂时稳住了,派去奉天寨传讯的人没那么快回转,自己要抓紧这段时间好好调养,才好应对以后的事。

    他心底稍松,又看着徐中道:“我还没有问你,御扇怎么会在你手上?”

    徐中知道他迟早要问起,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即讲了在宫中遇到老皇帝的事,连同他逃出来后看到卢泓被温白陆抓走的经过,也一并说了出来。

    徐中嘴皮子利索,用不了多大工夫就把来龙去脉讲了个明白,只略去那只古怪铁盒不提。

    老皇帝宁可把东西托付给他一个外人,也不肯被卢渊卢泓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他还记得老皇帝曾说过卢渊恨他,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徐中暗暗瞧了卢渊一眼,心想这事要是告诉了他,也不知道对我是利是害,还是等弄清楚再说。

    他虽然看上了这个好看的王爷媳妇儿,却也比谁都清楚卢渊的心计,在他面前侃天侃地也就算了,真要说到这些正经事上,还得多留个心眼儿,不然死的肯定是他徐中。

    “你还知道什么,就只有这些?”卢渊静静听完,只在他讲到关键时神色微动,除此外,再没露出过任何异样表情。

    徐中忍不住问:“老皇帝和卢泓都在温白陆手里,随时都可能没命,你一点也不着急吗?”

    卢渊皱起眉头道:“这不是你该过问的事。”说罢又闭着双目养神。

    徐中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好像把自己装进冰壳子里一样的男人,叹了口气,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你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

    卢渊一震,猛睁开眼,投向徐中的目光好似化作实体,凌厉地射来。

    徐中像被火烫了一下,向后一缩。

    卢渊冰冷地看着他,一字一顿道:“要是你以为自己有几分小聪明,就可以任意揣度我心里的想法,那你就太自以为是了。”

    徐中摇了摇头,也抬眼看着他:“他们两个情况怎样,你其实早就猜到了吧?所以我刚刚告诉你之前,你就已经准备好了。”

    卢渊一怔,目光不自在地转向一旁:“好笑,我需要准备什么?”

    “当然是准备好这张冷冰冰的脸,别被我看出来你心里其实在意他们。”徐中顿了顿,看了一眼猛然僵直身体的卢渊,苦笑道,“要是我说得不对,你在上雍的时候为什么会为了他们露出另一副表情?因为你那时候来不及准备?”

    话一说出,他就知道自己又把男人彻底激怒了,可他就是想不通,卢渊为什么要把自己真实的情绪掩饰起来。

    王府里,温白陆第一次对他讲出老皇帝惨况的时候,他明明怒不可遏。后来在财神庙,看到卢泓被官差拳打脚踢的时候,要不是自己拦着,他说不定会冲出去拼命。

    但他现在却冷静得好像事不关己。

    卢渊的手紧抓进被面里,指节颤抖发青,沉黑的眼眸里染着隐忍的怒火:“你说够了没有?”他猛一抬手,掀翻了徐中手里的药碗,破碎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徐中低头,看着地上溅开的碎片和药汁不说话了。

    卢渊这一下用力太猛,伤口撕裂的痛直钻进骨子里。但在这一刻,他突然很需要这种痛,于是狠狠地拽着被子翻了个身,面朝里躺下来。

    徐中听他疼得倒吸凉气,站起来扶了扶他,却被盛怒下的卢渊用力推开:“滚!”

    徐中没办法,背对着他蹲下|身捡地上的碎瓷片,最后叹气似的低声说:“媳妇儿,做人还是该笑的时候笑,该哭的时候哭,会开心一点儿。”

    沉寂的屋子里无人回应,他也不知道卢渊听见了没有。

    大概是没听见吧,不然依他的脾气肯定又是火冒三丈,不许自己叫他媳妇儿。

    徐中把地上收拾干净,正要熄灯,忽然想起卢渊睡觉是不让熄灯的,就又作罢,从屋里找了床铺盖往地上随便一摊,脱了外衣躺下来。

    闭起眼睛的时候,他脑子里却又转过刚才的事,睡意全无。

    徐中觉得自己也是傻,明明最擅长的是讲笑话逗乐子,干什么非要跟他说这种又无趣又讨人厌的话题。

    大概是因为那人在口不对心的时候,看上去真的很不快活。

    徐中想着想着,意识开始飘忽,慢慢进入了梦乡。

    室内一灯如豆,暖融融的微弱光线包围了这方狭小空间。微风伴着黑沉沉的夜色拂过窗棱,带来一阵阵薰然睡意。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面墙而卧的卢渊在昏暗中睁开眼。

    听身后传来徐中睡梦里平稳的呼吸声,男人目光微动,抿了抿嘴角,眼里闪过一丝不易捕捉的复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