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35章 占便宜

第35章 占便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渊抬眼看了看徐中,如何不明白他心里想的什么?但他没拒绝,一手握出徐中的手腕,又低头把药粉擦在他手臂上。

    一时无话,房间里安静得不同寻常。

    徐中半眯起眼睛,从额头垂下的碎发后面,偷看正仔细给自己上药的卢渊。自从开始逃亡,他已经很久没享受过这么宁谧的时光,私心里希望时间再走慢一点。

    卢渊替他抹好药,问道:“这次好了?你还有哪里要上药?”

    徐中愣怔半晌,胡乱应了两声,正待说自己腿上也不舒坦,不如也给抹点伤药,可朝前一看,就望见男人暗含几分戏谑的目光,显然已明白一切。

    徐中难得地一阵尴尬,未出口的话不知怎么便堵在喉咙里,连道:“不用了,不用了。”

    卢渊抬了抬眉,放下药瓶,把饭碗推到徐中面前,顺手递给他一双木筷。

    徐中早有些饿了,捧着碗便大吃起来。刚往嘴里塞上一口饭,他突然想起什么,拿眼角瞄了瞄卢渊,紧跟着“哎呦”一声叫,失手将饭碗掉回桌上。

    卢渊搁下碗筷,皱眉看他:“你又怎么了?”

    徐中舔了下嘴角,眼珠子转来转去,最后看着他一脸可怜地说:“你看我这胳膊受了伤,手抖得厉害,吃饭都拿不住筷子。”

    “所以呢?”卢渊目光微沉,等着他说下去。

    徐中心里有点虚,但说话的语气不虚,就连视线都没移开半分,笑嘿嘿地道:“你前些日子伤得厉害,一日三餐可都是我喂你的。你们读书人不都讲究那什么……我扔你一个桃子,你扔我一个李子嘛,你看是不是……嗯?”

    卢渊眼眸沉黑,波澜不兴:“你想让我喂你?”

    徐中忙学着斯文人的样子,笑着道:“有劳有劳。”

    卢渊轻哼一声,目光扫在他毫无损伤的右臂上,冷淡道:“若我没看错,你是伤在左臂?怎么,你今天改用左手使筷子了不成?”

    “这个……”徐中顿时一噎,心里埋怨那奉天寨头目怎么偏打自己左胳膊,不打右胳膊,真是岂有此理。

    他暗中转过这些心思,脸上却不露丝毫窘态,理所当然道:“媳妇儿你忘了,我右手被姓孙的伤过,现在还肿呢。要是不好好休养,说不定落下什么病根,你下半辈子可怎么办啊?”

    卢渊脸色立变,将饭碗往桌上重重一搁下,寒声道:“我下半辈子?”

    徐中伸手拍了下自己的嘴,改口道:“我是说我娘,我娘下半辈子还指望我呢不是?”说着话锋一转,又耍起无赖来。

    “我跟着你一路从上雍跑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光刀山火海都不知闯了多少次。现在我手不方便,只不过想有个人照顾,你就推三推四,老大的不情愿。”

    卢渊哼道:“这么说来,还是我的不是了?”

    “那可不?”徐中哭丧着脸,“媳妇儿,咱做人不能这么没良心啊。”

    卢渊黑沉着脸,盯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心道这小混混是打蛇随棍上,铁了心要讨点便宜,若不由着他,不知纠缠到几时。

    便道:“也罢,只要你生受得起,喂你吃一餐饭又有何妨?”

    “那倒没错。我常听人讲,最难消受美人恩,要不是脸皮像我这般厚的,寻常人还真生受不得。”徐中眉眼带笑,不论身上的便宜还是嘴上的便宜,都要占上一占,才觉得没枉费这顿打。

    见卢渊又要恼羞成怒,他连忙收住话头,伸长脖子长开嘴,“啊”地拖长了声音等男人来喂。

    卢渊气闷不已,又发作不得,一张俊脸冷如冰霜。

    徐中等得着急,张着嘴含混不清地催促道:“媳妇儿快来……唔。”

    话音未落,卢渊夹起块肉便塞进他嘴里,紧跟着又是几筷青菜,一口米饭,直噎得徐中吐也吐不出,咽也咽不下。

    见他被饭菜塞得闭不住嘴,几缕菜叶像垂柳似的挂在下巴上,卢渊终于心情舒畅,放下碗筷,勾起嘴角问他:“可吃饱了吗?”

    徐中两道英挺的浓眉皱成一团,等好容易咽下去,脸都憋得通红,边咳边道:“好狠毒啊,竟要谋杀亲夫。”

    卢渊的目光朝他一瞟,他便不做声了,自己拿过碗来埋头苦吃,心里想着,你今天瞧不上我,等我以后出人头地了,你爱我爱到心坎上。到那时再叫你心甘情愿喂我一次,还要喂一口叫一声好老公,连本带利地讨回这便宜。

    徐中脑袋里浮想联翩,光是想象那情景,就忍不住爽快得笑出声来,引得卢渊像看怪物似的看了他几眼,却还不知道,自己正是徐中肖想的对象。

    过了两日,飞虎寨一早便派人过来,叫两人同去前厅一聚。

    徐中和卢渊对视一眼,并没多么惊讶。经过前几天那件事,孙二威要是没什么动作,反倒奇怪了。

    迈进门内,只见飞虎寨大堂里摆了一条长桌,百来个寨兵坐着用早饭,坐姿千奇百怪,大声说笑。见两人进来,众人一默,几百双眼睛都朝这边望来。

    孙二威伤势已好大半,远远喊道:“来了就过来坐。”

    徐中被这许多人盯着看,走起路来险些同手同脚,一路上贼溜溜地左看右看,嘴里不住道:“各位英雄,起得早啊,你们继续吃,不用管我。”

    寨兵在前头引路,直走到孙二威下首座位。

    卢渊神色极是镇定,抖袍落座,腰身笔直,就像衙门里的县官大老爷一样,有种鹤立鸡群之感。徐中本来歪在凳子上,见状也不自觉直了直腰,正襟危坐着。

    孙二威目光如炬,在两人身上打量半晌,才开口道:“你们二位既然不是奉天寨的,不知是什么来头,可否坦白讲出来?”

    徐中看了看他,道:“不瞒三寨主,我们就是过路的小老百姓,没什么大来头。当初不是不想说实话,是怕说实话就没命了。您这样走江湖的英雄大侠,杀个把人还不是一眨眼的事儿吗,小弟我还有个娘要照顾,不能不爱惜这条小命。”

    孙二威听他一说,立刻想起那夜先逃走的小个子,不由哈哈笑了两声,道:“我就说跑的那个不像个男人,原来是你老娘,你小子真够贼的。那行了,都是误会,啥都别说了,都在粥里了,先干为敬。”

    他说着举起粥碗就灌,竟喝出了几分烧刀子的豪气。

    徐中一怔,只得跟着干了一碗粥,卢渊却未照做。

    孙二威倒也不介意,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这次和奉天寨的对上,你们立了大功劳,我虽然是当土匪的,但绝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徐中大喜,问道:“三寨主愿意放了我们?”

    孙二威迟疑片刻,却道:“我看你们这样子,多半混得不如意,真是白费了一身本事。不妨来咱们飞虎寨挂柱,回头再把你老娘也接来,以后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岂不快哉?”

    不等两人答话,孙二威已扭头吩咐手下,给他们收拾个敞亮的房间出来。

    徐中忙道:“这事先放下,您眼下还有件要命的事呢。”

    孙二威闻言,脸色沉了沉,道:“是啊,七天之后就要和奉天寨换人,他们一个小头领都这般难缠,要是韩铮亲自来了,咱们怕是……要花上一番工夫。”

    他本想说怕是打不赢吧,可眼下这么多兄弟在,怎能长别人的志气,因而生生转了话头。

    这两天,卢渊已和徐中说了要招揽韩铮的用意。徐中知道若能成功,就是多了一道保命符,自然愿意促成,这时便对孙二威道:“老兄你放心,这不是还有我们呢?”

    众匪听他口气比天大,都是哈哈大笑。

    孙二威也拍着徐中的肩膀道:“兄弟啊,不是哥哥小看你,你这脑筋是顶好使,可打架还得看拳头硬不硬。你上回趁人不备才侥幸胜了,这运气可是有一没有二啊。”

    “当然不能靠运气。”卢渊终于开口。

    孙二威看向他,脸色不觉阴沉几分,不冷不热道:“这么说,你有办法打赢韩铮?”

    这些时日来,他也大约摸清了两人脾气。徐中虽然油嘴滑舌,但一身机灵劲儿颇讨人喜欢,反观卢渊那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傲气,就总觉得不大顺眼了。

    徐中看出他神色不对,怕再起什么争执,不等卢渊回答,便挂起笑脸道:“办法当然有,但总得给我们点时间琢磨琢磨,那才能万无一失,您说呢?”

    孙二威怀疑地看看两人,最终点了头,命人先带他们回房休息。

    刚打扫过的新房间窗明几净,比从前的不知好了多少倍。卢渊却忍不住皱眉道:“我们两个人住一间房?”

    他们先前是被抓来的,没有办法,现在若还同住一屋,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带路的喽啰见他这般挑剔,心里便有些不满,道:“我们平日都是*个人睡一条通铺,这间屋已经是很好的了。三寨主说你一看就是斯文人,不能跟我们挤臭被窝,才特意收拾出来的。你要是不想住,有的是人乐意跟你换。”

    卢渊被他夹枪带棒地数落几句,立时恼怒,徐中忙拉着他进屋,打圆场道:“哎呀,这就很好了,别难为这位小兄弟。”转头又对那寨兵道,“这屋子好得很,替我们多谢三寨主。”

    等那人走远,卢渊看着笑容满面的徐中道:“你很高兴?”

    徐中心想,那当然了,嘴上却说:“怎么会,这屋里就一张床,两个大男人可怎么睡?咱俩现在都是一身伤,这两天又下雨,地上潮气重,不能睡人。哎,真是为难。”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跟我睡?”男人沉冷的声线带着一丝讥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