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失落封印 > 第22章 落(上)

第22章 落(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登道:“一杯红茶,谢谢。”

    安斯比利斯道:“没有。”

    高登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帕,缓慢地擦掉茶几上的水渍,放在鼻翼下嗅了嗅:“英国红茶。”

    安斯比利斯道:“我的宠物有时候会在上面撒尿,你知道的,雄性都喜欢抖两下。”

    高登的手抖了抖,抬头看他。

    安斯比利斯注意到他的眼睛,那原本是灰蓝色的,说不上漂亮不漂亮,反正在英国烂大街,但此刻变成了诡异得金蓝,就是湖蓝色的眼睛外面镀了一层怪异的金色:“你快聋了?”

    高登道:“不会比你更快。”

    “我以为你和某些不幸猫一样有基因缺陷。”爱人变成了猫以后,他查阅了大量关于猫的消息。安斯比利斯转身入厨房。

    深秋将过,埃及的气候仍如暖春。

    但高登穿得严严实实,全身上下只有露出了一张油光满面的脸——像打了一层厚厚地蜡,笑的时候,灯光会随着脸颊的起伏而折射不同的面。

    安斯比利斯很快从厨房出来,将某个展销会上赠送的矿泉水放在茶几上:“不知道有没有过期。过期也没关系,反正你身体过期也用了这么久。”

    高登的手在拐杖上扭动了一下,笑道:“真高兴发现你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这么讨人厌。”

    安斯比利斯眼角瞄到厨房里跟出来的不安分猫爪,拖过椅子挡在中间坐下:“你想要什么?”

    高登道:“看看老朋友,你太紧张了。”

    安斯比利斯道:“我该相信你吗,在你对我使用黑巫术之后?”

    高登高兴地笑了笑:“那个效果不错,对不对?你中招了。”

    安斯比利斯道:“我好端端地坐在这里。”

    高登收起笑容,冷冷地说:“还没有恭喜你呢,天堂的走狗。”

    安斯比利斯道:“听起来也比黑巫师的朋友要高大上得多。”

    “朋友?”高登讥嘲地道,“异想天开!我没有朋友,也没有人配做我的朋友!这个世界,不,九界到处都是低智商、低情商的低能生物,没有谁可以与我相提并论!或者勉强有一个。”他顿了顿,一字一顿地说,“你们称之为,神。”

    安斯比利斯道:“对,一个称为神,其他的称为神经病。”

    高登盯着他道:“别忘了,你和这个神经病曾经交过朋友。”

    安斯比利斯道:“应该是你别忘了,你刚刚才说,这个神经病没有朋友!”

    高登面前的茶几突然飞了起来,撞到天花板上,然后重重地掉下来。

    安斯比利斯连人带椅子地往后推了两米,任由茶几摔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这是我亲手做的,赔起来会比你想象中的要贵。”他说。

    高登拄着拐杖站起来,鞋子踏在茶几的碎片上,发出细碎的吱嘎吱嘎声。他抓起拐杖,敲在地上,双手覆着杖柄,身体站直:“安斯比利斯·迈卡维,你是否愿意发誓效忠高登·至尊神,奉献身心,永不背叛。”

    作为一个在血族界甚至人界都有名望的疯子,安斯比利斯觉得自己的眼界被刷新了:“你的姓真别致。”

    高登踌躇了一下:“你为我效忠满一百年,不,一千年的时候,我准许你继承我的姓。”

    安斯比利斯逗他:“如果我偷偷地篡改身份证呢?”

    “我会杀了你!”高登压根没打算让任何人分享自己至高无上的姓氏!既然是至尊神,当然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看着他神智迷糊的样子,安斯比利斯充满了怜悯和庆幸。

    当初要不是欧西亚,自己说不定真的成了“至尊神”的接班人。

    ……

    可怜的单身汉。

    安斯比利斯充满了优越感。

    他的沉默被高登误解为犹豫。

    他放缓了脸色,微笑道:“不必紧张,你我并非孤军奋战。我们拥有强大的军队,天使,堕天使,矮人,泰坦,巫师,当然也有血族,来自于各界。我们聚集在一起,只为了一个崇高的理想——打败九界的统治者,翻身当主人!”

    安斯比利斯道:“是啊,所以人人都恨逆九会。”

    “逆九会不再是个贴切的词。我们现在叫至尊会。”高登不屑地说,“我们与逆九会不同,不是人人都可以打的旗号。加入我们需要经过严格的考验,当然,之后我会培养他们,让他们成为我之下的次级神。你不用担心,你和佐菲已经被我内定为主神。”

    安斯比利斯扫过他的下巴,目光一凝,微笑道:“听起来真是个严密的组织,可以介绍一下吗?”

    “你感兴趣了?”高登促狭地笑,陈年的皮挤出一道道的褶子,“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他低头看了眼躺在碎玻璃中的矿泉水中,正要弯腰捡起,动作突然僵住了。

    安斯比利斯问道:“怎么了?”

    高登站起来,脚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手飞快地伸入口袋,掏出巾帕擦拭自己的脖子。大片大片的血迹印在手帕上,红得刺眼。

    “不!这不可能!”他惨叫起来,“佐菲!佐菲!”

    屋顶被猛烈撞击,中间凹了一块。

    安斯比利斯看了看天花板,身体往旁边挪了挪,一秒钟后,一个巨大的果冻状物体从屋顶上跌落下来,砸出一个圆形的破洞。

    从洞里往上看。

    星光璀璨。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高登回过神来:“你怎么做到的?”

    “无数失败者的经验告诉我,”安斯比利斯瞬间挪到他面前,拿着一根磨刀棒朝着他的脖子慢慢地捅了进去,“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浪费时间解释原理。”他转了转棒柄,寻找了一个能保持住平衡的舒适位置。

    高登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他,仿佛无声地质问这一切的发生。

    安斯比利斯松开手,由着磨刀棒插在新的刀架上:“别动。坚持住,幸运水的除锈速度有点慢,你的身体大概还得煎熬一会儿。我们现在可以泡一杯红茶,慢慢地解释原理了。”

    黑猫推着托盘出来,上面有茶叶、热水壶和茶杯。

    虽然高登和佐菲都已入网,但安斯比利斯仍不想它暴露在危险之内,哪怕是一丁点儿。他拿起托盘,用脚尖勾住黑猫,送入厨房,然后关上门。

    门上传来愤恨的抓挠声。

    茶几在高登的怒火中粉身碎骨,安斯比利斯只能将茶杯放在装饰柜上,泡了两杯茶,一杯放到高登的脚边,一杯自己端着:“你很谨慎,从进门到现在,小心翼翼地防备着与任何物品接触,但是有一样东西是你无论如何都无法防备的。空气。”

    “如果你的肌肤足够敏锐,就能感觉到房间异常的热度,就像一间蒸汽房。”

    “幸运水飘浮在空气里,钻入你的衣领,依附着你的脖子,一点一点地、慢慢地渗透。”

    “磨刀棒的滋味怎么样?抱歉,我的动作可能有点粗野。”

    高登眼珠子转了转,看向被“大果冻”包裹得动弹不得佐菲。

    安斯比利斯扬眉,走到“大果冻”旁边:“啊!忘了介绍。我和欧西亚久别重逢,情难自禁,就在附近度蜜月。这是埃及一位黑巫师传授给我的办法,它原本是篮球大小的球,装在弹弓上,轻轻一拉就会飞出去,粘住空中的猎物,将它包裹起来,特别适用于捕鸟。他说得很对。”

    “咣当”一声,磨刀棒从高登的喉咙里滑落下来,那个伤口已经被幸福水腐蚀出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洞。紧接着,高登的身体也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厨房门被轻轻地拨开,小小的门缝先挤进来一个猫鼻子,然后是一张挤得变形的脸。门被推开,黑猫抖了抖毛,踩着小碎步蹦跶着过去。

    “别过来。”安斯比利斯面色凝重地挡在它面前。

    客厅静极,落针可闻。

    高登的尸体扑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个几度掀起腥风血雨的黑巫师就这样简单地结束了生命?

    骄傲如安斯比利斯也觉得顺利得有些过头了。他退后几步,看向另一个俘虏。

    “果冻”是透明的,就算画面扭曲,也能看到大致动态。可是安斯比利斯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惊慌、恐惧、愤怒、仇恨……他很平静,眼底甚至还弥漫着淡淡的得意。

    这绝对不是好兆头。

    “笃、笃、笃。”

    不紧不慢的敲门声,如接连投入湖面的小石头,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让暗涛在明面汹涌起来。

    安斯比利斯抬脚去开门,刚走了一步,裤脚就被咬住。

    黑猫前爪抱着脚踝,牙齿用力地咬着布料,两条后腿前后晃动,调整着用力的姿势。

    “去厨房。”安斯比利斯道。

    咬着裤脚的黑猫头左右地扭动,后腿往后一蹲,想要将他拉回去。

    “笃、笃、笃。”

    敲门声在继续。

    安斯比利斯低头看着坚持不懈的黑猫:“我不介意当众脱裤子。”

    黑猫僵了僵。

    趁它松口的刹那,安斯比利斯抱起它,闪身入餐厅,背上欧西亚,从厨房的窗口跃了出去。

    今晚月圆。

    银盘似的月亮倒映在海面上,海面微皱,波光粼粼,海里的月亮随着水波,高高低低,层层叠叠,起起伏伏。天上海里的两个月亮是那么的明亮,比安斯比利斯之前所见过的任何一晚的月亮都要明亮。

    然而,在月光之下,大海之侧,还有一道比今晚的月色更加光辉的身影。

    那对洁白得毫无瑕疵的翅膀散发着亮眼的光芒,却意外的不刺眼。比翅膀更亮眼的,是翅膀主人的容貌。那是一张令世界所有形容的词汇加起来都黯然失色的脸。他低垂着眼眸,卷长的睫毛下隐藏着雨后晴空般蔚蓝的色泽,他微翘着唇角,带着温柔又纯粹的友善微笑。

    无论血族的本能令他们对天使多么的不感冒,面对这一个,心中也无法生出一丝半点的恶感。

    “将朋友拒之门外,是多么失礼的事。”

    浑厚的男声从木屋的方向传来。

    一个头戴绅士帽,身穿黑色呢大衣的中年男人双手插着裤袋,踩着沙土悠闲地走过来。他看似走得漫不经心,鞋子却没有沾染上一丁点儿的沙土。

    佐菲跟在他的身后,手指不停地搓揉着沾在羽毛上的胶状物,看向安斯比利斯的眼神充满了幽怨。

    安斯比利斯慢慢地转过身:“是你。”

    中年男人笑眯眯地脱帽致意:“卖给你的捕鸟球还不错吧?你看上去很满意。记得给我五星好评。”

    安斯比利斯道:“高登。”

    在遥远的中国有一种耸人听闻的秘术叫换皮,高登显然掌握这项技术。

    高登张开双臂,在他面前转了个圈:“我看上去怎么样?像不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还能一起玩斯诺克。只要你不耍赖的话,我们就能玩得很尽兴。”

    安斯比利斯道:“不如原来的顺眼。”

    高登道:“不但顺眼,而且顺手。”他做了个往前捅的动作。

    安斯比利斯道:“我以为你会是个坚持人类尊严的黑巫师。”

    “我当然是!”

    “你抛弃了自己的身体。”

    “可我再次使用的依旧是人类的身体。”高登道,“我称之为‘重生’。”

    安斯比利斯道:“下次遇到白巫师,我会请他们准备一些针对灵魂的药水。”

    “我恐怕你要失望了。”高登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匣子。它看上去并不扁,放在高登的内袋里却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将匣子丢向空中,然后飞到弧线的最高处时停住,自动地弹开了盖子。

    月光下,匣子的内景被照得一清二楚。

    在一堆黑色羽毛的上方,摆着一小截细细的银亮白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失落封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酥油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酥油饼并收藏失落封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