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107章 嫌犯(明天上架求首订!)

第107章 嫌犯(明天上架求首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因巳时便要去澹诚殿面圣,玉竹和云苓不敢让溶月多睡,提前了半个时辰进来服侍她梳洗。溶月这会才刚睡着没多久,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只得眯眼坐在梨木椅上,任由她们摆弄着。

    看到她这副模样,玉竹好笑道,“郡主,您这样还如何面圣啊?可别在大殿上睡着了才是。”溶月眼皮有气无力抬了抬,又耷拉了下去。

    玉竹知道她昨晚定没睡好,便让云苓下去先拿点吃的来给她垫垫肚子,一面取了香粉和螺子黛,为溶月细细描眉画唇起来。

    溶月吃了几块糕点,才觉得来了点精神气。她净了净手,睁开眼瞧着镜中的自己道,“随意弄弄就好了。”

    玉竹明白她是不愿太过招摇,只今日不同往日,也不可太素淡了去。便又取过脂粉在她脸上淡淡扫了一层,这才停了手道,“您昨夜没睡好,要是不上点妆恐被人瞧出端倪了。”她端详了溶月片刻,满意道,“这样就很好了。”

    溶月挑了件素雅的杏花白缠枝西番莲洋绉裙穿上,头上只簪了支蝴蝶形錾花镂空银簪并玲珑七彩珠玉步摇,走起路来珠玉叮当作响,银制蝴蝶的翅膀也随着她的走动上下翻飞,栩栩如生,平添一抹灵动可人。

    她抬头看看窗外天色尚早,又甚喜早晨纯净的空气,便弃了步辇带着玉竹云苓朝澹诚殿步行而去,因怕自己不识路误了时辰,又唤了绿意在前头带路。

    今日天气极好,天空明澈,碧蓝如洗,空气中带着清新的湿意扑面而来,因临朔行宫因山就势,时不时还有啾啾鸟鸣传来,在这样天高朗阔的环境下,心中的郁结之气都被一扫而空。

    澹诚殿前是一片唤作澄湖的荷池,称曲水荷香,为临朔行宫有名的七十二景之一。眼下正值夏日,红莲开得繁盛,洇洇的水汽带着荷香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此时远远行来了一顶轿辇。

    绿意抬头看一眼,小声提醒道,“郡主,那是郑昭容。”

    溶月来行宫前,特意做足了功课,自然知道这位郑昭容,可是最近炙手可热的人物。

    先前只是个不受宠的才人,选秀留牌后一次也未被昭幸过,前些日子却不知使了何法子侍了一次寝,居然一下子就怀上了,连晋了两级位分。后宫已经很久未有嫔妃怀孕了,皇上自然是高兴不已,这次来行宫便特意把她也带上了。

    溶月不想多惹是非,吩咐几人先避让在一边,待其步辇走了之后再行。

    不料那步辇行到溶月面前,辇上的郑娉娉看一眼溶月,傲慢地喝了一声,“停!”轿辇便堪堪停在了溶月面前。

    郑娉娉坐在辇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溶月,眼中隐隐带着不屑,“你是何人?”

    绿意忙上前敛裾行了一礼,低头恭谨道,“启禀昭容,这位是明珠郡主。”

    明珠郡主?郑娉娉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便是那人的女儿?长得……果然惊艳。她上上下下瞄了两眼,眼底闪过一丝嫉恨,微微冷笑道,“明珠郡主见了我为何不行礼?”

    溶月闻言一哂,本以为这位连晋两级的郑昭容会是个人物,没想到却是这么愚不可及。

    瞧见她唇边的嘲讽,郑娉娉气得满脸燥红,刚待开口,便听到溶月轻飘飘开口道,“等郑昭容当上一宫主位的时候,溶月自会向昭容行礼。”

    这是在讽刺她自不量力了。嫔以上的位分才有居一宫主位的资格,溶月身为郡主,自然无需向一个小小的昭容行礼。

    听出她话中的嘲讽之意,郑娉娉狠狠攥着帕子,眼中是恨恨的神色。她这些日子颇为得宠,又兼着怀有身孕,便是皇后娘娘也让着她几分,哪曾想会在溶月这里吃瘪。

    她眼珠转了转,瞧见手中绣了白玉兰的丝帕,来了主意。她抬起手装模作样擦了擦额上的汗,忽然手一松,那帕子便轻轻在空中转了几个圈落到了溶月跟前。

    郑娉娉“哎呀”一声,看向溶月,“我身子不便,还要麻烦郡主帮我捡一下帕子了。”身边明明站着宫女,却偏偏要溶月来捡,不就是想看她低头?

    溶月忽然觉得这个郑昭容幼稚得很,尽耍些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当下也不想同她多做纠缠,制止了愤愤不平的云苓,俯身捡起帕子递给她。

    “郑昭容这次可要拿好了,下次飘到别的地方可就捡不回了。”

    郑娉娉接过帕子看一眼,撇一撇嘴,“都弄脏了,不要了。”说着,扔给旁边立着的宫女,“思蕊,给我拿去扔了。”

    云苓气得俏脸一红,就要上前跟她理论。

    “幼稚。”溶月冷冷瞟一眼郑娉娉,拦住云苓,径直带着她们走了。

    因路上耽搁了这么一小会,到了澹诚殿的时候,众人都已经来得差不多了。溶月猜想今日面圣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各位皇子和世家小姐打个照面。她没这方面的心思,便故意往素净了打扮,一进殿内,果然瞧见满屋子的桃红柳绿,粉光脂艳,香风细细而来。

    溶月朝着上首的皇后行了个礼,便安静地立在一旁,不动声色地打量起众人来。五位皇子都来了,安静地立在对面,偶尔抬头打量一眼对面的贵女们。萧姝玥正站在皇后旁边说着什么,萧姝瑶也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四下望去,并未见到萧煜的身影,难道是昨晚受伤太重了?溶月心中浮上一丝自己也不曾意识到的担忧。

    下首又设了几张座椅,端坐了几位此次随行的后宫嫔妃。怕溶月不识人,绿意贴心地在身后一一介绍着。惠妃慕容欣她见过,坐在皇后左侧,目光有意无意地看着下面的世家女子,看她这样,莫不是打算再给大皇子选个侧妃?其他来的嫔妃有近日得宠的梁博长姐梁嫔,萧梓琰母妃婉贵人,萧姝瑶母妃茹妃。二皇子母妃周嫔没来,这段时间在紫微城暂理后宫。五皇子六皇子母妃地位不高,又不受宠,也未跟来。

    倒是皇后身边还站了位宫装女子,二十来岁的年纪,身形苗条,鹅蛋脸儿,双眉弯弯,颊边两个小酒窝。绿意迟疑了一会道,“这位娘娘,奴婢也不是很确定,似乎像是皇上前段时间新纳的颜贵人,听说是皇后娘娘的远房表亲。”

    溶月点点头,刚想往世家女子那边扫去,却瞧见郑娉娉姗姗来迟的身影。

    她索性收回目光,看向郑娉娉,眼中一丝兴味,不知这位恃宠而骄的郑昭容又有什么把戏了。

    郑娉娉进了殿内,朝着皇后微微行了个礼,语气却不慎恭敬,“参见皇后娘娘,不好意思,妾身来迟了,实在是有孕身子有些不便。”

    皇后眼底闪过一丝嫌恶,面上只淡淡道,“郑昭容既然身子不便就不要过来了,派人来说一声就行了,本宫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

    郑昭容本来是想矫情一下,结果却被皇后不着痕迹地说了一通,只得呐呐地应一声是,脸涨成了猪肝色。

    此时,内侍的通传声响起,“皇上驾到——”

    郑娉娉忙收起脸上的不郁,整整仪容,翘首以盼着皇上的到来,这一幕落在皇后眼里,面上厌恶之色愈加明显。

    皇上落了座,示意大家平身。眼神不经意一瞟,正好瞧见故作痛苦揉着自己腰身的郑娉娉,皱了皱眉道,“皇后,郑昭容有孕,给她赐个座吧。”

    皇后一愣,没想到皇上落座第一句话却是这个,眼中闪过一丝快得来不及抓住的落寞,喑哑着语声道,“是臣妾疏忽了。”转而又笑笑,面上露出些光华来,“皇上可别光顾着心疼郑昭容,这里可是还有位妹妹也怀孕了的。”

    “什么?”明熙帝大喜,看向皇后,“是谁?”

    皇后向身侧的宫装女子递了递眼色,那女子低头上前几步,娇羞道,“皇上,是妾身。”

    皇上一愣,“颜贵人?”

    皇后笑得端庄,“可不是,妹妹也是个糊涂的,算起来也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同郑昭容差不多呢,臣妾可要恭喜皇上双喜临门了。”

    皇上“哈哈”一笑,眉色飞扬,脸上一片意气奋发,“好!好!”他指着两人抚掌笑道,“你二人同时怀孕,都是有福气的。”似乎兴致颇高,又道,“朕今日便开了这金口,你二人,谁先诞下龙子,朕便封其为福嫔。”

    二人均是一喜,忙行礼谢恩。颜贵人尚好,郑娉娉却是喜上眉梢,她如今不过是个昭容,若能晋为嫔,那可是连升了三级,顿时脸上奕奕神采,腰杆子挺得笔直,一扫方才装出来的柔弱。

    溶月收回目光,眼角余光恰好瞟到梁嫔脸上一闪而过的不甘神色,听说郑昭容在宫中与她同居一宫,如今又分了她的宠,自然会心有不甘。

    她敛下心神,心思回到皇上的讲话上来。原来明晚会在万树园举行一场盛大的篝火晚会,今日特叫大家前来先交代一下,让众人心里有个底,该准备的得先准备一下。

    溶月百无聊赖地笑笑,什么篝火晚会,不就是找个机会变相地替皇子相看皇子妃吗?

    “太后今日身子有些不适,便没过来,明日定会前去。太后是个慈善的,众位小姐们到时也不用太拘礼。”皇上笑呵呵道,似乎心情不错。

    溶月心中好奇,不是说昨日有刺客?可看皇上并无心烦的模样,莫非刺客抓到了?萧煜应该没什么事吧。

    皇上又吩咐了几句,留大家用过膳后便各自散去了,等着明日晚上的重头戏。

    溶月出了澹诚殿,谢采薇正好叫住她,请她去自己那坐坐。溶月无事,便随着去了,坐了快一个时辰才带着玉竹云苓告辞离去。

    不想刚走到一半,天空突然下了场暴雨,把三人淋成了个落汤鸡。好不容易一路小跑回到了听泉居,忙在暖阁里将湿衣服换了下来,头发也全淋湿了,只得先随意散开披在身后。

    玉竹怕她着凉,唤了人进来替她备好了浴汤。

    溶月舒服地窝在热水里,颇为惬意,不禁想着要是能像萧煜那样每日可以泡温泉便好了。正闭目享受间,暖阁那边似乎传来窸窣的动静。

    “谁?”溶月竖了耳朵听去,不由警惕起来。“云苓吗?”

    无人回话,只有风声吹动窗户“哒哒”的声响,溶月定了定神,莫非是窗户没关紧?

    “郡主?怎么了?”候在门外的云苓听得动静出声问道。因溶月沐浴不喜人服侍,她二人一向都是在门外等着的。

    “你进来看看暖阁窗户是不是没关好。”

    云苓依言进得暖阁一看,微微有些讶异,“怎么开了?奴婢记得关好了呀,莫不是方才下雨风太大又吹开了。”她将窗户关好,又随口道,“这雨下得可真蹊跷,方才还狂风暴雨,这会子便全停了,还出了太阳呢。”

    溶月见没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

    沐浴完,便在榻上歪着看起书来,看了一个多时辰,天色也渐渐暗了起来,她正想唤了玉竹进来点上灯,却听到外头似乎有喧嚣声渐近。溶月不知出了何事,忙匆匆拿了根簪子将发挽上,穿好鞋出去一看,竟又有一队面色肃穆的羽林军浩浩荡荡地进了院子。

    她心中一跳,不会是昨日萧煜的事被发觉了吧?定睛一看,为首之人却不是羽林军将领,而是皇后身边的大内侍苗海。

    玉竹挡在门口,恭谨中不失硬气,“不知苗公公带这么多人来是何意?”

    苗海傲慢地看一眼玉竹,吊着嗓子道,“咱家特奉皇后娘娘之命,将杀人嫌犯沈溶月带往澹诚殿受审!”

    ------题外话------

    亲爱的美妞们,明天文文就要上架了,希望大家都可以来参加首订哦~!

    下午六点左右会将上架通告发粗来,大家一定要记得来看,群么么一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