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109章 逐渐明朗,又遇渣女

第109章 逐渐明朗,又遇渣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姝瑶听得声音转过身来看向她,眼中有一闪即逝的异色。

    “明珠郡主。”她冲着溶月微微颔首,笑得温婉有礼,“方才本宫从母妃那边过来,正好见到小皇叔在绯烟殿庭院中,心下好奇,便过来看了看。”她弯了弯眉眼,接着道,“本宫听说郡主接了郑昭容这案子,郡主,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她面上虽然带着笑意,但那笑意却不及眼底,反而夹着一股子说不出道不明的冷意。

    有了上次赛马场之事,溶月不敢对她掉以轻心,只微微点头,淡淡道,“溶月也是赶鸭子上架,只求尽力而为罢了。”

    萧姝瑶目光微微向萧煜一撇,眼中水波荡漾,声音娇柔,“郡主不必自谦,何况有小皇叔在,定能破了这桩案子。”

    萧煜脸上表情早已恢复疏离淡漠,听到萧姝瑶这话,漆黑眼眸都不曾转动一下,只略一颔首,“本王也尽力而为。”声音中含着拒人千里的寒凉。

    萧姝瑶唇边的笑意僵了一瞬,很快又弯了嘴角,抿唇笑得恬淡可亲,“既然如此,本宫便不打扰小皇叔和郡主查案了。”她微微欠了欠身子看向溶月,目带真诚,“郡主若有需要本宫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本宫便是。”

    “那溶月先谢过公主了。”溶月也是一脸诚挚。心里却是一阵嘲讽,跟萧姝瑶的往来,不过是比谁更会做戏罢了。

    萧姝瑶点头扶着宫女离去,转身的瞬间,眉间攀上淡淡的阴翳,让她姣好的面容有一丝狰狞的扭曲。

    溶月望着她旖旎婀娜袅袅而去的身影,唇边的笑意淡了下来。从身后望去,萧姝瑶裙摆上那朵朵开得正艳的芍药随着她的走动也层层叠叠地晃动着,明艳逼真,愈发衬得其身段窈窕多姿。

    “宜安公主可真是个美人。”溶月收回目光,凤目微挑,望着萧煜笑得意味深长。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溶月总觉得萧姝瑶对萧煜,有一丝说不丝道不明的情愫,她不敢肯定,毕竟他们是叔侄的关系,只得这样旁敲侧击一问。

    然而萧煜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没往萧姝瑶身上去,听得溶月的话,他凉凉眼风一扫,声音清寒,“与本王有何干系?”瞧见溶月笑得狡黠的模样,他微蹙了眉头,“郡主,可以进去了吗?”

    溶月收起玩闹的心思,点点头,“可以了,王爷请进吧。”

    两人双双迈入正厅,萧煜清幽的目光四下看了看,率先进了暖阁。一切都还是昨日郑昭容离去后的模样,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溶月瞧不出什么端倪,刚想往卧室去,却听得萧煜语声朗朗,清泠开口道,“郑昭容这房中布置,可真是奢华。

    溶月转身,瞧见萧煜的目光正定在竹榻旁的越窑青瓷松纹狻猊熏香炉之上,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在竹榻旁的几上落下圈圈光斑。她走近一些,接口道,“郑昭容正得宠,房中奢华一些也是常情。”

    萧煜拿起那越窑青瓷香炉,端详了一会,淡淡开口,“行宫中的一应物事都有定制,嫔妃殿中一律用的都是鎏金香炉,这个越窑青瓷香炉,应该是郑昭容来行宫之后自行换上的。”

    溶月不解地偏了头看过去,眼中光芒闪烁,隐有不解,“那又怎样?”

    萧煜修长手指把玩着手中的小巧香炉,青釉碧色愈发衬得他的手指莹白如美玉,他将香炉举起在阳光下一照,日光穿透炉壁,显得玲珑剔透,“这个熏炉胎骨薄,施釉均匀,釉色青翠莹润,一看就是上品。”他将熏炉翻转过来,递到溶月眼前,“但郡主请看,这香炉底部并未刻有‘御用’字样,只镌了个制造年份,说明并不是进贡给宫里的东西。”

    溶月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意思就是说,这香炉并不是皇上赏赐给郑昭容的东西,而是她从宫外带进来的?”

    萧煜点点头,将香炉放下,目光转向溶月,光影中面上落几分柔和的神色,“本王听说,这个郑昭容不过是个小县令之女。”

    溶月眼神一亮,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是了!这香炉制造年份久远,定然价值不菲,以郑昭容的家世,必定买不起这么贵重的东西。那这香炉是从何而来?”

    “问问她那宫女便知。”萧煜扬了扬下巴,眼神落到溶月身后,溶月会意,转身看去,果然瞧见小卓子引着一名素衣女子进来了,便是那日她见过的跟在郑昭容身边的宫女。

    “奴婢思蕊参见王爷,参见郡主。”思蕊双腿一软,跪倒在地,身子不住地打着颤。

    “你不用紧张,把知道的说出来就好了。”溶月见她这般胆小的模样,声音放柔了一分,示意她起来说话。

    “谢郡主。”思蕊战战兢兢站了起来,垂首立于一旁。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服侍郑昭容的?”溶月紧紧盯着她面上的表情,不肯错漏分毫。

    “回郡主的话,昭容进宫之后奴婢便被分配到了她身边。”思蕊定了定神,小声道。

    原来她并不是郑昭容从家中带来的。溶月想了想,指着竹榻旁那个香炉问道,“这个香炉从何而来?”

    思蕊愣了愣,摇摇头,惶恐道,“奴婢也不清楚,有一天奴婢进得房间就发现这个香炉在了,奴婢曾斗胆问过,却被昭容训斥了一顿,说这不是奴婢该管的事。”

    溶月闻言蹙笼了眉头,小小一个香炉也值得郑昭容发脾气?看来这里头果然有鬼。她想了想,又问,“皇上平日里赐下来的东西是你在替郑昭容保管吗?”

    思蕊点头,从柜子中捧出几个大的雕花红木盒子,打开一看,里头尽是些金光闪闪的首饰珠宝等物,“皇上近段时间赐下来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溶月随手翻了翻,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都是些姑娘家常用的首饰头面。她又拿起那香炉看了看,仍然没发现什么特别,一时之间不知从何下手了。

    “对了。”思蕊突然想起什么,小声惊呼一声。

    “怎么了?”溶月循声看去,她转得急,耳畔便散开几丝秀发,闲闲垂在雪玉般的颊边。

    “奴婢突然想起,除了这些东西,皇上还赐过一个棋盘给昭容。”思蕊磕磕巴巴道。

    “棋盘?”溶月有些不解,“在哪里?”

    思蕊便又从柜中拿出一个白玉棋盘递给溶月,这棋盘乃整块白玉雕制而成,晶莹剔透,做工精巧。

    溶月接过看了看,眼中含了疑色,妍丽的凤眸微微上挑,“皇上为何要赐个棋盘给昭容?”

    思蕊搓了搓手,一脸支支吾吾,仿佛有什么难以开口的事情一般。她憋了一会,终于红着脸道,“皇上第一次临幸昭容……便是……便是因为同昭容下了几局棋。”

    萧煜闲闲地看一眼那棋盘,语气中含了一丝似有若无的意味深长,“说起来,皇上的确甚喜下棋。”

    溶月摸了摸那棋盘,只觉触手生凉,叹一口气道,“棋盘倒是好棋盘,只是看来跟案情并无关系啊。”

    萧煜侧过身来,微微勾唇看向溶月,眼中闪耀着点点光芒,“郡主也喜欢下棋?”

    溶月愣了愣,尴尬地别开眼,有些不自在,“我……挺喜欢的。”只是……下得不怎样罢了。

    萧煜瞧着她这脸蛋红红的模样,有些想笑,抿了抿唇道,“本王也对下棋颇有兴趣,改日有机会定要同郡主切磋一局。”

    溶月“嘿嘿”两声,“我……还是不要在王爷面前献丑了。不过我娘亲棋下得很好,等我跟娘亲学习好了再来跟王爷讨教。”

    瞧见她一脸心虚的模样,萧煜也不再缠着这个话题不放,挑了挑眉,“这里是看不出什么来了,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溶月应下,挑起帘子进了郑昭容的卧室,萧煜紧跟着她后头,玉竹思蕊和小卓子也进了房间。卧室里头东西并不多,一目了然,溶月这里摸摸,那里瞅瞅,希望能发现点什么来。

    她的目光落在那红木螺钿拔步床上的黑檀木圆枕之上,有些奇怪,“都盛夏了,郑昭容怎么还在用檀木枕头,行宫里应该配了冰裂纹瓷枕吧?”她疑问地看向思蕊。

    思蕊眼中一丝茫然,思索了片刻才不确定道,“奴婢记得好像刚来时的确是冰裂纹瓷枕,后来不知为何昭容便换成了自己从宫中带过来的檀木圆枕,昭容一向不许奴婢们多问,奴婢便没有放在心上。”

    溶月思忖片刻,眼中滑过一丝异色,她走上前去,用手敲了敲那檀木圆枕,只听得里头发出“咚咚”的声响来,声音有些清脆,似乎里面是空的。

    她将枕头拿起,上上下下又敲击检查了一番,终于在枕头左端的横面那里发现了一条细小的缝隙,“取根绣花针给我。”溶月吩咐思蕊道。

    思蕊忙从针线筐里找了根绣花针出来递给溶月,溶月拿绣花针在那缝隙处一撬,那块木板便“咔哒”一声掉了下来。

    溶月一喜,将小手探进去一摸,果然摸到了东西,似乎是厚厚一叠纸张。她心中奇怪,咯噔了一下,小心将那叠纸张拿了出来。

    这一看,却是傻了眼,她手中拿着的居然是厚厚一叠银票,全是大面额的由宝通钱庄发行的。

    萧煜见她发现了异常,走上前来看到那厚厚一叠银票,也是一愣。溶月掂量了一下,惊道,“这里起码有好几万两吧,郑昭容怎么会藏了这么多银票?”这么多银票,她从何得来?又为何要收在这么隐蔽的地方?她有些不解,问询的目光看向思蕊。

    思蕊一惊,慌忙道,“奴婢也不知。”

    溶月瞧着她面色不似作假,心里愈发狐疑起来,像笼了厚厚一层雾障,怎么也拨不开。她头疼地在椅子上坐下,手往旁边的高几上一放,手腕却碰到一个东西。

    她好奇地望过去,原来是一把玉骨扇,用精巧的扇套套住,扇套上还吊了一个攒心梅花花样的络子。溶月看了两眼,看不出什么奇处,取下扇套打开扇子一瞧,不禁啧啧称奇。扇面和扇柄用一块整玉雕琢而成,光泽通透,扇柄处隐隐沁出一丝似有若无的浅碧色。

    萧煜盯着那扇子看了两眼,“制作这扇子的材料,如果本王没有认错的话,应该是流沁碧玉。”

    又是一件上好的珍品!

    溶月彻底糊涂了,郑昭容到底走了什么好运,居然得到这么多好东西?这与她的被害是否又有关系呢?

    “思蕊。”她看向一旁垂首而立的思蕊,许是因为见溶月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相处,思蕊的面色总算恢复了几分红润。

    听得溶月唤她的名字,忙出声应下。

    “你再好好想想,郑昭容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思蕊咬了咬下唇,“奴婢也说不准那算不算异常,只是昭容最近似乎神秘了许多,经常独自一个人出去,半个时辰之后才回来,还不许奴婢们跟着。”

    溶月吃惊道,“昭容怀了身孕,你们也敢让她一个人出去?”

    思蕊面色一白,“奴婢们劝过好多次了,可昭容并不听劝,有一次还狠狠责罚了一个劝阻的宫女。从那以后,昭容再独自外出时,就没人敢拦她了。”

    “这么说,那日郑昭容也是一个人出去的?”萧煜在一旁突然插话。

    听得他突然出声,思蕊一怔,忙点了点头,“是的,那日奴婢随着昭容从澹诚殿回来后,昭容看了在暖阁里看了大概一个时辰的书,觉得有些困意了,便想小憩一会。奴婢下去给她准备洁面的水,奴婢离开的时候,昭容正坐在桌前取着钗环。等奴婢回到房中之时,昭容却已经不见了,只看到桌上放了一支取下的红珊瑚镶南珠凤头钗。”

    看来郑昭容出去得很匆忙,而且,她这段时间定是在与什么人偷偷见面。

    “她遇害的前几日还有单独出去过吗?”

    “有。”思蕊肯定地点了点头,“就在前一天晚上昭容还出去过,不过很快便回来了。”

    “脸上神情如何?”溶月追问道。

    思蕊想了想,“奴婢也说不上来,似乎……眉眼间透出一股子喜色。”

    这么看来,郑昭容的确是在同什么人偷偷见面,并且前一天还见过。被害那日,她本打算小憩,却匆匆出了门,说明这次碰面本不在她计划之中,那定是临时安排的。既然是临时安排,又是如何通知到她的呢?

    她懊恼地看向萧煜,仿佛这样就能从他身上得到些灵感。萧煜冲着她微微扬了扬眉,目光落在一旁的地上。

    溶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来是桌旁的废纸篓,她正待狐疑发问,突然想到了什么,冲到废纸篓前扒拉了一会,捻出个皱巴巴的纸团来。

    她将纸团放在桌上展平,果然看到上面显现出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来:申时二刻,东边小树林见。

    果然如此!

    “这……这是怎么回事?”思蕊看着那纸上的字迹,瞠目结舌道。

    溶月回目看向萧煜,唇畔漾起明媚的弧度,“王爷早就想到了?”

    萧煜微微一笑,面容依旧俊逸如玉,“本王也是方才才想到的。”

    溶月又看向思蕊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出去找郑昭容的?”

    “郑昭容刚离开不久,便下了场大雨,奴婢心里着急,等了一会也不见昭容回来,便叫了人出去找。奴婢找到东边树林时,正好碰到巡逻的羽林军,便拜托他们一起帮忙找找昭容。后来……有一个侍卫便在林中找到了昭容的尸体。”她垂了头,声音中带了些颤意,想来还是有些后怕。

    原来是这样!难怪尸体旁边那么多脚印。

    溶月有些激动,拉着萧煜走到正厅坐了下来。萧煜幽凉的目光落在抓着他手腕的莹白小手上,眼神柔软了一分。

    等到两人在上首的椅子坐下,溶月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方才居然拉了萧煜的手,顿时脸上一阵燥红。

    她低了头把心底起伏的情绪压了下去,等到脸上红霞退却,这才扬起小脸看向萧煜,“我来理一下思路,王爷看我说得有没有漏洞。”

    “好。”萧煜轻柔地应一声。

    “郑昭容这段时间应该偷偷在跟什么人碰面,根据我的推测,她突然多了这么些好东西和银票,十有*是她拿住了什么人的把柄,那人被逼无奈,迫不得已才拿了这些东西给郑昭容想堵住她的口。郑昭容被害的前一日也单独出了门,应该就是与这个神秘人碰面。从她回来时面带喜色来看,可能是神秘人答应了她提的又一个要求。第二日郑昭容小憩前,在桌上发现了神秘人留的纸条,便匆匆前去赴约,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溶月一边整理着思绪,一边推理道。

    见萧煜点头赞同,溶月接着道,“有可能是这个神秘人不甘心再被郑昭容勒索,所以第二日便约了她出去,想在小树林里结果了她,并伪造成自杀的状况,可后来不知道遇到什么特殊情况,只得草草将郑昭容勒死后匆匆逃走。”

    她说到后面,眼眸泛着晶亮的水色,仿佛天上星辰都落在了她黑亮的眼中,熠熠生光。

    “那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溶月这话一出,突然又泄了气,无精打采地靠在椅背上,嘟囔着道,“这么说来,这案情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啊。”

    萧煜脸上依旧是温润的表情,带了些淡淡的绯色,“这不过才第二天,郡主就已经能大致摸透凶手犯案的经过了,在本王看来已经很不错了。”

    听得萧煜这话,溶月偏了头望过去,静默一瞬,翕动着樱唇试探开口道,“王爷……这是在安慰我?”

    萧煜目色微凝,低垂了睫羽,“本王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不管他是不是在安慰自己,听了他这句话,溶月心里的确好受不少。是啊,这才第二天呢,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也许明天又有线索出来了。

    她又最后仔仔细细搜了一遍郑昭容的房间,再没搜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这才作罢。

    小卓子便又带着思蕊退下了。溶月犹豫了一下,唤住小卓子,“思蕊是本案重要的证人,你吩咐下去不要太苛待她了。”

    思蕊一愣,很快明白过来,眼中泛出晶莹的泪花。她跪在地上,恭恭敬敬朝溶月磕了个头,带着苍白之色的双唇蠕动了几下,终于还是没说什么,只重重地道了一声,“奴婢多谢郡主!”这才站起来随着小卓子去了。

    身侧响起萧煜如珠玉相击般的浅笑声,“郡主倒是个心软的。”

    溶月看着思蕊远去的背影有瞬间的怔忡,她不是心软,只是……重活一世,平日里再怎么冷静自持,心中最深处总有些不安,怕哪一天她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还处在康王福那个牢笼之中,而这些日子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做的一场过于美好的幻梦罢了。

    郑昭容是她重生之后第一次见到有人死去,虽然她的死与自己半分关系也没有,可在无常的生死面前,溶月还是怕了。

    萧煜没有听到溶月意料之中的回答,有些意外的瞟眼看去,却看到溶月的眼中露出迷迷蒙蒙的神色,有种忧悒清远的气息在她周身流淌,带着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疏离感。

    这是萧煜第一次见到她流露出这样的神情。他眼中的明珠郡主,应该是沈府寿宴糊弄五皇子时那般精灵古怪,应该是法兴寺遇刺时那般冷静沉然,应该是宫中赏花宴时那般光华夺目,应该是马场林中受惊后那般娇俏可人。她似乎可以有千般种姿态,萧煜却唯独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见到这样的沈溶月。

    那眼中的茫然和不安,带着种让人心疼的黯淡。鬼使神差般,萧煜伸出手,握住了她放在几上的柔荑。

    溶月正沉浸在悲凉的思绪中,突然觉得指尖一阵热度传来。她一愣,终于回过神,面上恢复从容平静,目光往指尖一看,却是吓了一跳。

    萧煜……他……他在干吗?

    见溶月望过来,萧煜又握了握她的指尖,这才松开来,眼中璀璨光华,盈盈流转间如秋水似的神韵漾出。

    “王……王爷。”溶月似被烙烫到了一般,慌忙缩回手。

    萧煜忽然扬唇一笑,那双明媚的桃花眼飞出几分似有若无的魅惑来,若明珠生辉。

    溶月被他这样反常的举动弄得糊涂极了,脑中本就因为分析案情已有些混沌,如今更被萧煜弄得摸不着头脑,只觉心中思绪纷杂万千,一时都不知从何理起。

    萧煜这时却清清朗朗开口道,“今日便到这里,郡主累了大半天了,便先回去歇息罢,说不定明日线索自己便出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溶月的确觉得头有些痛了起来,便点点头不再反对。

    “那本王先送你回听泉居吧。”

    “不用了。”溶月连连摆手,方才她和萧煜之间那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还没散去,她可不敢再让萧煜送他了。“现在还是大白天,我自己回去就行了,王爷也累了一天了,若是累出什么病来溶月可就于心不安了。”

    萧煜浅浅一笑,便不再坚持,二人就在绯烟殿门口分了手。

    望着萧煜翩然远去的身影,溶月长吁一口气,只觉指尖现在还有些发烫,那种温热的触感还在心头久久萦绕挥之不去。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何突然间握住自己的手?

    “郡主,现在回去吗?”玉竹见溶月定住脚步不走,面上只望着闲王远去的背影出神,便出声提醒道。

    溶月反应过来,忙收回视线,朝一边走去,“走吧,先回去歇着吧。”

    可惜似乎有人见不得她清净,没走多远,便见到一袭盛装的沈汐云带了丫鬟朝这边走来。只见她身着玉色折枝堆花襦裙,一对赤金海棠八宝流苏步摇在发上摇曳碰撞,端的是浮翠流丹,容光脂艳。

    她分花拂柳行至溶月面前停下,便有一阵香风袭来。溶月的视线落在她的足上,她今日穿了双银丝烫边宝蓝祥云鞋,足尖处缀有细小东珠,光华璀璨,分外好看。连鞋履都这般讲究,沈汐云这是要往哪儿去?

    “二姐姐。”溶月不耐烦与她虚与委蛇,不咸不淡地唤了一声。

    沈汐云却是心情颇好的样子,望一眼她后头的绯烟殿,微微勾唇一笑,“妹妹这是刚从绯烟殿出来?”

    溶月“嗯”了一声,面上表情愈发不耐起来。

    沈汐云偏头又瞧了一眼绯烟殿方向,笑得温婉可亲,“郑昭容的案子,妹妹查得怎么样了。”

    “还行。”溶月依旧不甚热络。

    沈汐云今日却跟吃错了药似的,掏出帕子擦了擦额上的汗,微微叹道,“好好的,妹妹干嘛把这等苦差事往身上揽,这查案抓凶手之事哪是你我这等女儿家做的?”

    溶月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见溶月不搭腔,沈汐云生出一丝挫败感来,她咬了咬唇,垂目朝身后的凝墨使了个眼色。凝墨会意,清脆道,“小姐,时辰不早了,婉贵人那儿还在等着您呢。”

    溶月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沈汐云是来她这里显摆来了,既然这样,便如她所愿好了。

    她诧异抬头,眼中闪过一丝艳羡之意,瞪大了眼睛问道,“二姐姐要去婉贵人那里?”

    沈汐云自然没有错过她眼中的神色,不由有些得意,说出的话也隐隐带了几分盛气凌人的傲气,“婉贵人喜听琴,听说我琴弹得不错,便让我去给她弹几曲。”自从上次赏花宴后同溶月撕破脸皮,沈汐云现在在她面前是越来越不加遮掩自己的真实情绪了。

    这样也好,演来演去溶月也觉得累!

    她勾了勾唇,浅笑流光,“姐姐可真是才名远扬啊,能让婉贵人亲自召到宫中替她弹奏的这种殊荣,便是京里最负盛名的泠徽姑娘也没有这个资格吧。”

    沈汐云手下拳头一紧,面上露出几分难堪的神色来。沈溶月!她居然把自己比作乐伎!

    “你……”沈汐云气红了眼,一时半会却找不出什么话来反唇相讥。

    溶月笑得愈发甜美起来,“既然姐姐急着去献艺,妹妹也不叨扰你了,二姐姐可得走快些,不然迟到了婉贵人万一不高兴起来,姐姐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说完,看一眼沈汐云面色铁青的脸,带了丝嘲讽的笑意娉娉袅袅走开了。

    待走远了,面上神情才缓和了下来,心中不禁盘算起来。沈汐云可真是好本事,这么快便同婉贵人有了交情,看来她果然是打算攀上萧梓琰这颗大树啊。

    等此番事了,自己一定要给这对狗男女一点颜色看看,这漫长的行宫两个月,总得有点好戏看才好玩不是?

    她走到听泉居前时,正好有队羽林军巡逻经过,想起思蕊说过的话,不由心中一动,叫住了他们。

    “不知明珠郡主有何吩咐?”为首一人似乎是侍卫长的模样,对着溶月行了一礼,恭敬道。

    “皇上让本郡主在查郑昭容遇害的案子想必你们也知道吧。”

    侍卫长点了点头,“郡主是想问属下们什么吗?”

    “郑昭容遇害那日,是哪一队在东边树林那一块巡逻?”

    “正是属下这一小分队。”

    溶月眼神一亮,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你说说看那日的情况。”

    “说来有些凑巧。”那侍卫长迟疑了一下,红着脸道,“羽林军平日都是半个时辰一轮换,那日我们前面那一小分队的队长吃坏了肚子,便与属下这一队提前了一刻钟交接,正好是大雨初停的时候。属下们刚行到小树林处,便看到郑昭容身边的思蕊姑娘一脸急色,说是郑昭容不见了,让属下们帮着找找。属下便吩咐大家四下撒开来寻找,没过多久,林中便传来陈龙的叫声,属下赶去一看,郑昭容已经倒地身亡了。”

    “谁是陈龙?”

    “是属下。”有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出列,他看一眼溶月花容月貌的模样,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把那日发现郑昭容尸体的情况原原本本跟我说一遍。”

    “是。”陈龙还是不敢抬头看着,低垂着头道,“那日我入了树林,突然发现前面倒了个人,上去一瞧发现是郑昭容,属下一试,发现她已经没气了,但身体还有些热气。”

    这么说来,他们寻过去的时候,郑昭容应该是刚死没多久。

    “你当时可发现什么异状?”

    “异状?”陈龙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属下见到郑昭容倒在地上,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并未注意到周围是否有什么异状。”说完,他不好意思地抬头瞅一眼溶月,似乎担心她会发怒一般。

    溶月皱了眉思索片刻,“尸体周围有没有什么鞋印?”

    陈龙又憋着脸想了一会,最终还是摇摇头,闷闷道,“属下不记得了。”

    那侍卫长瞪他一眼,似乎在埋怨他关键时刻派不上什么用场。溶月柔柔一笑,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谢过他们便离开了。

    到了听泉居门口,见溶月他们回来了,云苓忙迎了出来。

    “郡主。”她将溶月迎到屋里,递了杯茶水过来。

    溶月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渴得够呛了,接过茶杯一口气喝了个精光。云苓一脸心疼,又倒了杯递过来,“郡主,您何必这么拼命呢?这才第二天呢,再说了,不是还有王爷嘛。要奴婢瞧着,您直接扔给王爷便是了。”

    玉竹也拿了个杯子也给云苓倒了杯水递了过去,没好气道,“喝水吧你,郡主行事自有分寸,你就别在旁边出瞎主意了。”

    云苓嘟囔道,“我不也是心疼郡主吗?你看她这两天都瘦了不少了。”

    溶月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这才短短两天时间,我哪里就瘦了。”

    云苓“嘿嘿”一笑不再说话。突然一拍脑袋,“对了,郡主,方才皇后派苗公公过来了。”

    溶月神情淡淡,不以为意道,“来做什么?”

    云苓撇撇嘴,“来问郡主查案查得怎么样了。这才过了两天呢,这么急吼吼地作甚?”她颇有些愤愤不平。

    “那你怎么回的?”溶月饶有兴致地看下她,这个丫头,肯定让苗海好好吃了一通编排吧。

    听得溶月这么一问,云苓便有些眉飞色舞起来,“奴婢就说郡主正忙着查案呢,没空天天候在屋子里等着给他们汇报,等时限一到,郡主自然会给出一个交代来。您没看到当时苗公公的脸色,简直比那灶公公的脸还要黑呢。他被奴婢这么一说,气呼呼地就走了。”

    溶月戳了戳她的额头,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啊,就不怕苗海日后给你小鞋穿。”

    “不怕。”云苓挺起胸膛,眉间颇有些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奴婢说的是事实,就算是皇后娘娘来了,也挑不出什么错处来。不过……”她突然想到些什么,蔫了气势,“奴婢会不会给郡主惹上什么麻烦啊?”

    玉竹睨她一眼,叹道,“你啊,这会儿才想起会给郡主惹麻烦,当时做什么去了?”

    云苓委委屈屈地看她一眼,低了头有些担心道,“郡主,奴婢是不是不该给苗公公脸色看的啊?奴婢就是瞧不惯他上次来的时候那傲气十足的样儿。”

    溶月望着她眉飞色舞后又一脸悔意的模样,心中一阵慨然。这个傻丫头,还是如前世那般勇敢无谓,一心一意只为着自己好,可惜那时自己眼里只看到了那所谓的爱情,对身边人对自己的好一概视而不见,这才落下许多的遗憾。

    不过好在她如今重活一世,前一世自己做错的地方,这一世必不会重蹈覆辙。

    便冲着云苓柔柔一笑,“你做得很好,真是给我涨了面子,看日后苗海见到我们还敢不敢嚣张。”

    听到溶月这么一说,云苓才放下心来。

    玉竹见她二人说完话了,便上前来柔声道,“郡主,该传膳了吧。”

    “嗯,传吧。”奔波了一上午,还真有些饿了,溶月这顿饭吃了两小碗米饭。

    吃过饭在院中走走消了一会食,便觉得一阵困意袭来。瞧见她眉间的疲色,玉竹体贴道,“郡主歇一会吧,反正一时半会这案子也破不了,也得注意身体才行啊。”

    溶月想想也有理,便上床小憩了一下。

    许是真的累了,溶月一沾床便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才醒过来。

    “玉竹。”她出声唤道。

    “奴婢在。”玉竹闻声挑帘而入,倒了杯茶水给她润润喉咙。

    “什么时辰了?”溶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有些拿不准。

    “快酉时了。”

    居然睡了两个时辰,溶月有些汗颜,忙让玉竹伺候着她梳洗好了。

    “对了。”她净了净面,突然想起一事,“这两日听泉居可有异常?”她的簪子到底是如何落到命案现场的,溶月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玉竹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摇了摇头道,“昨日奴婢留在院里,大家都是面色如常,该做什么便做什么,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方才奴婢也问过云苓了,今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无人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这就奇怪了,溶月心中不解,如果听泉居没有内鬼,她的簪子是如何流落出去的?还是说,这内鬼这几日都在谨慎行事,所以并未露出什么破绽来。

    还未等她想明白,云苓便从门外走了进来,面上带了一丝奇色道,“郡主,王爷在门外找您。”

    萧煜?溶月吃了一惊,难道他发现什么线索了?忙手忙脚乱地穿戴妥当,这才让云苓将萧煜请到了大厅。

    “王爷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可是有什么新的发现?”溶月吩咐云苓上了茶来,在他的左手边坐了下来。

    萧煜微微啜一口茶水,眼中一派澄净与专注,看着她语声清朗道,

    “郡主现在可有空?本王带你去一个地方。”

    ------题外话------

    求虎摸求安慰嗷嗷嗷~!万更码得好辛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