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摊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却说此番沈慕辰召集大家,也并无甚新鲜之事,不过是出了昨晚那一遭,再次敲打敲打大家务必要小心谨慎,切不可让人钻了空子去。

    又指派了几名仆从亲自盯着客栈的厨房。

    吃食可是大事,有了昨夜的前车之际,决计不能再给人可趁之机了。

    沈慕辰又仔细叮嘱了几句,见大家都面色凝然把他的话放在了心上,这才让大家散开了。

    “哥哥。”方才沈慕辰说话之时,溶月认真瞧了瞧他面上的神情,见他眉中虽仍有忧色,却不似前几日那般郁结,心中有几分计较,便出声唤住了他。

    “阿芜,怎么了?昨晚后来睡得可还好?”沈慕辰顿住身形,转了个身朝溶月走来,看着她淡笑。

    溶月点头,瞪大了点珠似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看着萧煜,唇畔一抹笑意,“哥哥,可是山路疏通之事有进展了?”

    沈慕辰一怔,片刻便展颜。

    自己这个妹妹,还是这般聪明剔透,总能轻而易举地猜出自己的心思。

    虽然昨夜遭人偷袭,但毕竟没得手,又兼着山路疏通之事有了进展,心情自然愉悦不少,闻言既不否认也不肯定,只斜斜瞥了溶月一眼,似笑非笑道,“阿芜缘何这么问?”

    溶月娇俏一笑,眼中的神色愈发明朗起来,“人逢喜事精神爽,哥哥今日神色不错,想来是得到什么好消息了。这会我们被困在这里,最大的好消息莫过于可以早日动身上路了。”

    沈慕辰朗声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发,声音愈发清朗,“阿芜还是一贯的聪明。”

    见自己猜对了,溶月面露好奇之色,“到底怎么回事?哥哥给我仔细说说?”

    知道溶月是个好奇心重的,沈慕辰也不瞒她,“郡里得了山路塌方的消息,郡守派了好些人手过来,大大加快了疏通的进度,我瞧着,大概后天便能上路了。”言语间,露出一丝喜色来。

    溶月略有惊奇,“哥哥,山路疏通本就是一方郡守治下之本分,为何看你的神色,竟有些喜出望外来?”

    沈慕辰唇畔笑意愈发加深,“阿芜如今这察言观色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厉害了。”他语带戏谑,双目晶亮地盯着溶月,倒看得溶月有些不好意思了去。

    只低了头,呐呐道,“哥哥,你就别打趣阿芜了。”

    见溶月面有羞意,沈慕辰正色了一分,道,“我是怕这幕后之人还有后招,不会这么轻易让咱们脱困了去。”

    听沈慕辰这么一说,溶月也迷惑起来,照理,依皇后的性子,昨日既已打草惊蛇,她非但不会就此收手,反而会加快进度。在这节骨眼上,于皇后而言,山道自然是越晚疏通越好。她若再出什么幺蛾子来,溶月可是一点也不会吃惊的。

    此番司州郡居然派了人下来,不得不让人沉思了。

    见溶月明白他话中深意,面上隐现忧愁,沈慕辰反而出声宽慰道,“不管如何,山道早一日疏通,我们也能早一日上路,困在这景扬镇上到底有些束手束脚。至于她还有什么后招,左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你平素里,记得鞭子不要离身。”

    溶月点头,也收回了神思,只愈发谨慎起来。

    日子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了两天。

    也不知为何,窦家暗卫竟再未出手,一时间,溶月也有些摸不着皇后的用意了。

    今晚那被山石堵住的山道便能修好,县令已派了人来通知,说明日一早那山道便能通行了。

    溶月心中喜忧参半。

    喜的是在这破客栈憋了这么久,总算是可以动身了。

    忧的是敌人在暗他们在明,生怕一不小心便落入圈套了去。

    心中惴惴,面上自然有些忧色。

    这会刚用过晚饭,顾长歌和沈慕辰安排明日启程的事宜去了,自然没有注意这么多。

    倒是苏凉瞧见了她面上神情,微一沉吟,抬步走了过来。

    “明日便能启程了,可我瞧着明珠妹妹的心情,似乎不大好?莫非……”他顿了一顿,颇有深意的目光在溶月面上一转,抿唇而笑,似乎心情颇为愉悦,“明珠妹妹想王爷了?”

    他这么大喇喇地说出这句话来,倒把溶月唬了一跳,忙抬眼往四下一瞧,见无人注意到他们这边,方定了定心神,狠狠瞪了苏凉一眼,眼中仿佛有两团小火苗在跳跃,压低了声音怒道,“你瞎说什么!”

    苏凉咧嘴笑了笑,收了一分玩世不恭的神情,“你放心,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王爷也能保得你平安的。”

    溶月眉眼一跳,突然想到什么,抬眸灼灼看向苏凉,睫羽轻颤,语声中带了微微的颤意,“郡里派人去疏通山道的事,莫非是王爷相帮?”

    苏凉一挑眉,不置可否地一摊手,“谁知道呢?”

    溶月又是一眼瞪去,苏凉其他方面倒好,就是这个吊儿郎当的性子,真真是急死人了!也不知楼小鸢怎么会喜欢上他的?罢了,他不说,自己回头问天机和天佑便是。

    想到楼小鸢,溶月眼中粼粼波光一闪,瞥向苏凉,“楼姑娘这两日在房中闭门不出,不要紧吧?”

    苏凉倒是怔愣了一瞬,似乎并不知情的样子,很快便别开眼,“我也不知。”

    溶月叹口气,本不欲多说,只是目光瞟见苏凉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犹疑,还是开了口,“你我既是朋友,我也就劝你一句。楼姑娘不远万里前来寻你,你同她日后到底怎样,你也得早做打算才是,没得白白耽误了人家姑娘。”

    苏凉眉峰一拧,勾唇笑道,眼中一抹琉璃水色,艳至灼灼,声音中带了一贯的戏谑之意,“明珠妹妹这般关心我,我可是会想歪的。”

    “没脸没皮!”知他性子如此,溶月并未放在心上,只没好气啐他一口,带着云苓径直上了楼。

    临走前,撂下一句话,“你和楼姑娘的事,还是尽早解决的好,总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

    目送着溶月的身影上了楼,苏凉唇畔那一抹笑意渐渐隐去,在原地怔了许久,直到听到门外传来顾长歌和沈慕辰的交谈声,这才抬步朝楼上走去。

    *

    “楼姑娘,您这是在做什么?”玉竹好奇地立在一旁,看着楼小鸢捣鼓着面前的药材。

    “我在配药呢。”楼小鸢头也不回,眼光清亮,将适量的药材倒入炉中,又升起了火,慢慢用扇子控制着火候。

    “奴婢来吧。”玉竹道。

    “也好。”楼小鸢想了想,站起身来将扇子递入玉竹手中,冲着她俏丽一笑,“谢谢你了。”

    “是奴婢分内事。”玉竹笑着接过扇子,蹲下来扇起火来,犹豫片刻,又道,“楼姑娘,您若想熬药,大可以吩咐下边的人去做了,何苦要在房中做这事呢?将房里熏得全是药味不说,这般辛劳,回头姑娘知道了定是会心疼的。”

    出门在外未免生祸端,下边的人都是一律称溶月为姑娘的,只有无人时才会叫郡主。

    楼小鸢用袖子擦了擦额上的汗,回头笑笑,“沈姑娘最近事情多,我不想让她太操心我的事,便索性在房里熬了。”见房中的确有些烟雾缭绕药香四散,楼小鸢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

    一阵冷风带着清新之气吹了进来,房里的气味顿时散了不少。

    “楼姑娘,您这是熬什么药呢?”玉竹本不是多话之人,只是郡主吩咐了,怕楼姑娘一个人出门在外容易胡思乱想,让自己有空多同她讲讲话。

    “障目粉。”楼小鸢似乎心情颇好,笑嘻嘻道。

    障目粉?这是什么古怪名字?玉竹嘟哝一番,还未打定主意要不要继续问下去,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叩门声。

    “谁啊?”楼小鸢抬目朝门口看去。

    门外的苏凉深吸一口气,朗声道,“小鸢,是我。”

    “苏哥哥!”

    他话音刚落,便见房门被拉开,楼小鸢兴高采烈地从房中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他。

    “苏哥哥,你今日怎的有空来看小鸢啦?”楼小鸢仰着头,目光中似蕴着星辰大海闪闪发光。

    苏凉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不动神色将楼小鸢从怀中拉出,待她站稳了,松开手道,“来看看你。”

    楼小鸢似乎并未感到他神情的波动,侧身一让,欢喜道,“苏哥哥,进来吧。”

    苏凉方才在门口,已闻到一阵隐隐的药香,这会进了房,目光四下一扫瞧见了屋里的状况,不由皱了皱眉头。

    见是苏凉来了,玉竹起身朝他见了礼,知趣道,“楼姑娘,奴婢下去给苏公子上杯茶来。”

    “好。”楼小鸢应了,自接过玉竹手中的蒲扇,见火势刚刚好,便放着那文火慢慢熬着。

    “小鸢这是在做什么?”对上楼小鸢,苏凉有难得的正经神色,眼中似一汪宁静的春水,静静地凝视着楼小鸢。

    楼小鸢微微红了脸,展颜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来,似一朵开得正艳的花朵儿,“苏哥哥,我在熬药呢。”

    “熬的什么药?”苏凉也不客气,自行在桌旁坐下,看着楼小鸢温软问道。

    “给沈姑娘做些防身的药粉。”楼小鸢低垂了头,时不时又抬眼飞快地瞧一眼苏凉,目光中带了些羞涩,带了些欢喜。

    苏凉微怔。

    这个回答,倒是他没想到的。

    “怎么想到给沈姑娘做防身药粉了?”他声音徐徐,少了往日那几分玩世不恭的气韵,清澈如流水击石,颇为动人好听。

    楼小鸢脸色更红了。

    “前几日不是来了贼人么?我想着这一路上,沈姑娘总该有地方用得到这防身药粉的。我本来身上是带了的,只是出来得久了,身上的那些药粉都用得差不多了。”

    苏凉倒是没想到楼小鸢会有这样的心思,着实有些意外。

    楼小鸢生为圣女,又是在图兰族那种与世无争的地方长大,性子单纯近乎一张白纸,她能主动想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想到溶月的提醒,眼中闪过一抹怅然,斟酌了片刻,方开了口,“小鸢,你这次出来也有两个多月了吧?”

    楼小鸢点点头,眼中浮现出一丝警惕之意。

    苏凉心中叹气,楼小鸢出来这一遭,人倒是精明了些许。

    他接着道,“你出来这么久,族长和长老们定然万分着急,你还是早日回去吧,我会派人护送你的。”

    楼小鸢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苏凉这话中之意,脸色一白,眼中已蓄了盈盈泪水,仰着小脸道,“苏哥哥,你要赶小鸢走吗?”

    对上楼小鸢泪光闪烁的眼睛,苏凉莫名地有些心虚,转了目光,“小鸢,你是图兰族圣女,出来得久了,终归不好。”

    楼小鸢强忍着没让眼中的泪水掉出来,她直直地盯着苏凉,面容有些凄楚,“苏哥哥,你之前说愿意娶我的话,是唬我的是不是?”

    苏凉哑了口。

    他不愿欺骗楼小鸢,可若要说实话,便要承认他当日骗了楼小鸢。

    一时进退两难。

    思忖了半天,方抬了眼,满脸歉意,“小鸢,当日之事,的确只是我权宜之计。我好友身中奇毒,非迦南果不能解,我无法,才出此下策。你放心,待我护送完郡主一行到凉州,我一定亲自前往图兰族向图兰族族人请罪。”

    听得他这么说,楼小鸢反倒收了些眼中的泪水,只定定地看着苏凉,声音有一丝喑哑,“苏哥哥,你是不是从未喜欢过我?”

    苏凉不知如何回答,只歉意地看着楼小鸢。

    见他这模样,楼小鸢岂能不明白,心中一酸,泪珠又溢满了眼眶。她一眨眼,滚烫的泪珠便像珠子似的掉了下来,唬得苏凉一阵手忙脚乱,连声哄劝。

    苏凉行走江湖,相貌堂堂又医术过人,倾心于他的姑娘自然不少。苏凉又是个风流性子,平日遇到这种事,他只消温柔小意地安慰片刻,那些姑娘便都会破涕为笑了。

    只楼小鸢又不一样,她性子纯善,苏凉生恐她会把自己劝诫的话当了真,遂不敢拿出平日哄人的法子,只翻来覆去笨拙道,“是我的错,小鸢你快别哭了。”

    楼小鸢也不说话,只小声啜泣着,脑袋瓜子一点一点,琳琅杏眼中蓄满泪水。她一向都是明丽开朗的模样,这会这般,倒看得苏凉有些心疼了,只是不该如何劝慰才好。

    楼小鸢哭了一会,终于收了声,举起袖子擦开脸上的泪珠,杏眼微有红肿之意,只愈发衬得面若白玉盈盈。

    她咬了下唇,轻声道,“苏哥哥心中,可是有喜欢的人了?”

    ------题外话------

    抱歉,下午突然有事,发晚了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