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25章 疑心(一更)

第025章 疑心(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州十三郡,位于凉州以西,最初乃大齐领土。永光之变,大齐内乱,自顾不暇,赤狄趁机出兵占领了云州十三郡。从此,云州十三郡落入赤狄之手,这也成为历代大齐皇帝的一块心病。

    看样子,如今定远侯也想如法炮制,趁赤狄内乱之际,将云州十三郡收复,一雪前耻。

    溶月默了一默,心头涌上一丝不安感。她是记得赤狄国很快便会有一场夺嫡之乱,最后胜出的,好像是赤狄国二皇子。但是记忆中却并没有定远侯收复云州十三郡的任何消息。

    若是前世爹当真将云州十三郡收回了,这等大事,她不可能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么说来,前世一定发生了什么事,阻止了爹出兵的步伐。

    会是皇上么?

    如果爹出兵成功,他在朝中和军中的声望定会比从前更甚。难道前世是因皇上忌惮爹,所以拒绝了爹出兵的请求?

    溶月想了想,很快否定了自己这个猜想。

    明熙帝虽然猜忌心重,但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很有抱负和野心的君王。他也许会事后给爹使绊子,但若爹提议了,觉不可能生生毁了这等大好机会。

    这么想来,定是别的什么原因让爹改变了主意。

    溶月迟疑着抬头看一眼定远侯,他面上意气风发,大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之凌云壮志。

    这样的爹,真的会主动放弃收复失地的大好机会么?

    溶月一时间百思不得其解,吃饭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很久才动一下筷子。

    “阿芜,怎么了?”似乎感受到溶情绪的变化,沈慕辰看向她,开口问道。

    “没什么。”溶月摇摇头,随口找了个借口,“想起之前在书上看到的这段历史罢了。”

    顿了顿,又迟疑地看向定远侯,“爹,此事还是要从长计议吧。阿芜觉得,赤狄又不笨,有我们的前车之鉴,他们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松了防备的。”

    不管前世的真相究竟如何,现在总该给定远侯提个醒才是。她不好直说,只得用童真之语说了出来。

    定远侯朗声一笑,神情颇为愉悦,看着溶月的眼神里带着欣慰之情,“阿芜说得对,爹爹一定会事先做好充足的准备,不会贸然行事。再说,爹爹军中那些幕僚副官们也不会任由爹意气用事的。”

    溶月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再多说,埋头吃起饭来。只是听到定远侯口中的“幕僚副官”四字时,夹菜的手一顿,心中不自觉地“咯噔”了一下。

    想来是她这几日过得太安逸了,居然差点忘了她此次来凉州的一个重要任务——揪出西北军中的奸细!

    前世爹爹被污叛国,导火索就是他领导的西北军在同赤狄国的天水之战中死伤惨重,致使皇上怀疑他有意放水,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件。

    溶月自重生之后,左思右想。爹爹征战沙场多年,即便胜败乃兵家常事,但他也绝不可能败得如此惨烈。

    这么看来,西北军中,一定有内奸在同赤狄里应外合。

    所以溶月先前才不遗余力地劝说爹答应他们前来凉州,为的就是亲自前来揪出那颗藏在军中的定时炸弹。

    她想过了,如果不是在西北军中蛰伏多年深受爹器重的人,爹爹是不可能那么器重和信任那人的。换句话说,虽然爹被污叛国是几年后的事了,但那个奸细,一定从现在开始就潜藏在他的身边了。

    溶月想着想着,不自觉走了神。

    定远侯本就是兴之所至才那么随口一提,很快便又说起了别的事岔了过去,没有注意到溶月的异样。

    只有坐在她身侧的沈慕辰若有所思地看一眼溶月,眼中闪过一抹沉思。

    吃过饭,溶月正准备回房,沈慕辰叫住了她。

    “阿芜,有空么?带我去看看住的地方?”沈慕辰看着她笑道。

    “好啊。”溶月不疑有他,爽快应了下来,同沈慕辰边走边聊,很快到了自己院子前。

    将军府虽然不如侯府构造精巧,但占地也不小,有种北地的大气爽朗之感。

    溶月的院子位于后院东侧,与侯夫人住的院子相隔并不远。一进去,便见几块嶙峋的太白山石矗立院中,砌成假山模样。假山下一汪清泉,水色如玉,澄澈见底,竟是活水,不知从何处引来。一边种着大株花木,丝垂翠缕,芳香馥郁。另一边是满架的紫藤萝,因花期未到,只有满架的藤蔓攀援。

    小小的院子,竟随处可见匠心巧运。

    沈慕辰环顾一遭,笑道,“阿芜这院子,倒布置得别具一格。”

    “爹爹叫人弄的。”溶月语气轻快,“哥哥若喜欢,可以让人依样在你院子里也布置一番。”

    沈慕辰失笑,“我就不用了,你喜欢就好。”

    溶月指着房内道,“哥哥进屋看看吗?”

    沈慕辰看了看紫藤萝花架下的石桌石椅道,“等下再去看吧,阿芜,我们先去那边坐坐?”

    溶月心中狐疑,抬眼看了他一眼,见沈慕辰面容淡然,但眉眼间一抹忧色,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略带不安地点点头应下。

    两人在花架下坐下。云苓机灵地上了茶上来,又退了下去。

    “哥哥有话同我说?”溶月捧着茶盏,轻抬眼帘问询地看向沈慕辰。

    “阿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沈慕辰沉吟片刻,缓缓开了口。

    溶月一怔,心虚地避过了他审视的目光,强自镇定道,“哥哥是指什么?”

    对上别人,溶月可以面不改色从容应对,可对方是她最亲密的哥哥,有些话便说不出口了,莫名有些心虚。心中暗暗懊恼,她就知道自己吃饭时太大意了,情绪外露,哥哥那样心细如尘的人,一定看出了自己的不对劲。

    沈慕辰笑笑,“阿芜如今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也是正常。你实话告诉哥哥,你是不是并不赞成爹出兵收复云州十三郡?”

    溶月沉默了一瞬。

    她怀疑爹身边有奸细的事无凭无据,现在肯定不能说出来。但是她对爹功高盖主的担忧,却是可以同沈慕辰提一提的。

    “我担心爹爹若真的成功收回了云州,皇上那里,会愈发忌惮他了。”溶月沉缓开口。

    沈慕辰定定地打量了她一瞬,继而展颜一笑,欣慰地看着她道,“阿芜果然心思愈加细腻了。”

    “哥,你觉得我的担忧是不是杞人忧天?”溶月面有忧色。

    沈慕辰摇头,“不,你说得对,皇上对爹的不满和猜忌,由来已久。若云州成功收复,爹声望高涨,皇上一定再难容得下他了。”

    “可是这等道理,我们能想到,爹自然也能想到啊。”溶月蹙了眉头,“怕是爹爹行事光明磊落,凡事又以国家大义为重,虽然想到了这一层,但并不会因这而阻止他收复失地的决心。”

    “阿芜说得对。”沈慕辰轻敲石桌,若有所感,“”爹的性子太过耿直,他虽然行得端坐得正,但架不住某些小人趁机挑事,此事一定要仔细筹谋才行。回头我找个机会同爹爹提一提。”

    溶月放心了些,想了想,迟疑着道,“我倒有个法子,不知可不可行。”

    沈慕辰饶有兴致地一挑眉,鼓励地看向她。

    “如果将此次功劳算在别人身上呢。你想,爹爹不是沽名钓誉之人,自然也不会在意这些虚名。将功劳安在别人身上,爹爹再趁机称病示弱,皇上怎么着也不会那么急于动手了吧。”

    “这倒不失为一个法子。”沈慕辰敲击桌面的手指顿了顿,赞许道,抬眼看向溶月,“阿芜,你放心,这事我会跟爹讲的,你也不用太过忧心了。女孩子家家的,不要成天皱着眉头。”

    “知道啦哥!”溶月甜甜一笑。

    沈慕辰欣慰地笑笑,垂了眼,似在思考着什么。

    溶月见他若有所思的模样,心中不由也忐忑起来,手指无意识地把玩着手中的茶盏盖,也没有出声。

    这几日天气晴好,阳光热烈,照在青翠的藤萝之上,入眼皆是华彩重光。

    沈慕辰心中犹疑着,不知是否该开口,突然,眼前一花,似有一道耀眼的光线折射入他的眼中。他眯了眼眸定睛一看,是溶月皓白手腕上带着的一个莲纹羊脂白玉手镯反射出来的光芒。

    不由微蹙了眉头。

    溶月见他盯着自己手上的玉镯看,心中一“咯噔”,装作若无其事地动了动手腕,衣袖下滑,遮了露出来的镯子和手腕。

    沈慕辰抬头看着她笑道,“阿芜,这个镯子我好像没见过?”

    “嗯。”溶月含糊应了,“是我先前在京中的珍珑阁买的。”她思考了一瞬,反而将衣袖拉上了些,大大方方地将手腕上的镯子露出来给沈慕辰看到,言语中带了一丝女儿家的娇俏,“好看吧?”

    沈慕辰一怔,点了点头,瞧见溶月脸上如花的笑靥,不由暗叹自己想多了。

    只是想起方才的犹疑,心中总有些许不安,沉默了一瞬还是问了出来,“阿芜,同王爷和苏公子之前有过交情?”

    ------题外话------

    晚上九点左右二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