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32章 是否还能再见?

第032章 是否还能再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听溶月这问话,云苓话音一顿,脸色渐渐红了起来。

    溶月见她这种表情,愈发坚定了自己的猜想,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笑。

    云苓一扭身子,避开了她火辣辣的目光,结结巴巴道,“没……没遇到谁啊……我就是……好奇问了一下。”

    溶月不信,刚要追问,一旁的玉竹却冷不丁来了一句,“该不会是遇到闲王身边的亦风了吧?”

    云苓表情一愣,便是溶月听到这话,也是愣了愣。

    只是突然被玉竹这一点拨,想起先前被忽略的过往种种,顿时福至心灵,眼神一亮,看来云苓和亦风之间,似乎真的有些什么。

    她半倚着枕头,抬眸看着云苓笑,等着她的回答。

    云苓的脸颊,由方才的粉红渐渐转为了酡红。她低了头,手指无意识地揉搓着衣角,语声有些扭捏,“没……没有……”

    云苓性子爽朗,说话很少扭扭捏捏的。

    除非……

    她被玉竹说中了心事。

    溶月笑得愈发秾艳若春芳,带着一丝戏谑道,“云苓,你害羞了。”她穿好床边的东珠绣鞋,起身下了榻,走到云苓面前,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云苓,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亦风了?”

    “郡主!”云苓大囧,抬眼看向她,眸底似有汹涌的情绪在流动。“我怎么会喜欢上他!他就是个无赖,难得人家王爷那般温润有礼,他怎么一点都没向他主子学学。”

    玉竹在一旁笑,伸出手指指着她道,“郡主性子冷静,你怎么没学到一星半点?”

    云苓回瞪她一眼,不说话了。

    见云苓又羞又恼,溶月明白现在许还不是追问的时候,也许这个小丫头自己都没搞明白她的心意呢。等下次见到亦风,再探探亦风的底好了。

    云苓陪了她两世,溶月同她之间的感情早已超越了主仆,而是一种近似姐妹的情谊。前世她为了保护自己芳华早逝,这一生,自己一定要让她得到幸福。

    亦风虽然爱开玩笑了些,但人还算靠谱,又是萧煜身边得用之人,云苓若真的嫁给了他,倒也不失是一个好的选择。

    只是感情这事,最重要的是两情相悦,所以还是再观察观察再说。

    溶月把这事放在了心里,开口岔了话题道,“王爷此次来凉州,并没有公开身份。在外头,你们记得要叫他俞公子,可别叫错了。”

    “奴婢省得。”云苓道,被溶月从方才那个话题中解放了出来,面色也恢复了不少。

    到了午饭的时候,侯夫人也提起了这事。

    因定远侯还在军中,一起吃饭的便只有侯夫人、沈慕辰和溶月三人。

    “听说咱们隔壁新搬来一户人家,你们可知道?”侯夫人低头喝了一口面前的白玉芙蓉汤,想起早上听知秋说的消息,抬眸看向两人问道。

    沈慕辰摇头。

    他早上没有出府,所以并不知情。

    溶月回道,“我倒是知道了,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隔壁在搬家。”她犹疑了一下,将目光转开,视线落在面前那盘照烧茄子上,“是王爷。”

    “闲王?”侯夫人诧异道。

    “嗯。”溶月没有抬头,夹了一筷茄子放入碗中,低头扒了一口饭。

    侯夫人沉吟。

    溶月想了想接着道,“不过府门上挂的是俞府的牌子。”

    侯夫人抿唇,隔了筷子,顿了一会才道,“既然这样,想必王爷不想让人知晓他的身份。回头我叫曹管家备份礼过去吧”。

    溶月轻应一声,抬头望了眼西窗,眼中有些怔忡,似有心事。

    侯夫人看她一眼,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叹声悠悠,在窗外呼呼的北风中像一阵轻飘飘的柳絮,被吹散了去,再没说话。

    吃过饭,溶月和沈慕辰坐了会,起身准备回房。

    “阿芜。”侯夫人叫住她,“陪娘再聊一会吧。”

    溶月微诧,顺从地又坐了下来,沈慕辰便先行离去了。

    “娘,您有事找我?”溶月靠在她身上,笑嘻嘻道。

    “阿芜。”侯夫人迟疑了一瞬,轻轻拍着她的手,似在想些什么。柔和的光线下,侯夫人的手因保养得当而散发着白玉的光芒,肤如凝脂。

    侯夫人久未出声,溶月舒服地倚着她柔软的怀抱,渐有困意袭来。

    “阿芜,可有喜欢的人了?”正当溶月眼皮耷拉,快要进入梦乡之际,侯夫人突然出了声。

    溶月蓦地醒过神来,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娘方才说什么?

    问她可有喜欢的人?

    溶月惊诧地抬头,眼中有不曾掩饰的惊异之色。

    “娘……您怎么突然这么问?”

    侯夫人转过脸,目光放远,看着窗外寒冬的景致,却是用舒缓的语气说起了别的事,“我还记得当年喜欢上你爹的情形。”

    “你祖父和外祖父素来便有交情,我十三岁那年的一日,你祖父带了你爹前来我家拜访。当时我年幼,性子调皮好动,听闻前院有客人来访,忍不住偷偷溜到前边去想看一眼。”

    侯夫人停下轻拍她手背的动作,眼神愈发温柔起来,“那是一个初夏,我还记得那时耳边的蝉鸣,记得那舒爽的凉风拂面而过,天气很好。在这样美好的夏日中,我在池边见到了你爹,正背对着我而站。那时日光正好,静静地洒在他身上,温柔从容。你爹彼时不过十五岁的年纪,身姿却已是玉树临风。我忍不住好奇,想看清他的面容,蹑手蹑脚想绕到他对面池塘另一侧去,不料响动太大,惊动了你爹。我见他转头看了过来,心中一慌,忙乱间被石头绊倒,摔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我以为他会笑我,像他们那个年纪的男孩会做的事一样。”

    侯夫人转回目光,低头看着她,眉角眼梢都是温暖的笑意,“可是他没有,他从容地走到我面前,将我拉了起来,一边用柔和的带着近乎宠溺的声音问我,‘你没事吧?’我抬头,看见他俊朗的面容,如星星般散发着光芒的眼神,那一刻,我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这辈子,我一定要嫁给这个男人。”

    侯夫人说完这些,突然绽开一个如少女般羞涩地笑容,有些慌张地转过眼神,“瞧我,怎么说着说着就说这么多了。”

    溶月心中感触万分,起身倒了杯水递给侯夫人。

    侯夫人接过喝了一口,觉得面上的灼热退去了些,这才又轻缓道,“娘说这么多,是想告诉你,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你不需要藏着掖着,更不需要担心我和你爹会制止你阻挠你。只是我们是过来人,知道如何呵护一份尚在萌芽期的恋情。”

    溶月点点头,鼓起勇气抬头与侯夫人对视,迟疑了一会道,“我……我好像是有喜欢的人了。”

    侯夫人笑着看她,眼神温柔和宁静,让溶月莫名地安心下来,她浅笑道,“可是闲王?”

    溶月怔住,不可置信地望着侯夫人。

    她自认瞒得很好,为何娘会发觉?

    看到溶月脸上惊诧的表情,侯夫人不由一笑,“阿芜,娘也曾经有过你这样的少女情怀,你以为还能瞒得过娘?”

    溶月不好意思地笑笑,低了头轻声道,“娘,我没想着瞒您,我只是……”

    “我知道。”侯夫人语声轻缓,眸光如春风,“娘现在也不会阻挠你或是叫你做什么,娘只是想提醒你,你现在还小,虽然你和王爷两情相悦,但你们到底并未结亲,发乎情止乎礼这个道理娘希望你能明白。等你及笄了,王爷若来求娶,我和你爹也会认真对待,看他是否是你的良人。”

    “娘……”溶月万万没想到侯夫人是想同她说这些,一时眼眶都湿润了,娘和爹是在是对她太宽容太疼爱了。她何其有幸,得以两世做他们的女儿!

    “好了,娘就说这么多。你是定也困了,回去歇着吧。”侯夫人含笑道。

    “嗯。”溶月点头,看着侯夫人眸底闪着光芒。

    她起身朝门外走去,走到门槛处时,身形一顿转过头朝着侯夫人郑重其事道,“娘,谢谢您!阿芜不会让您失望的!”

    侯夫人扬了唇,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眼中这才闪过一丝惆怅。

    阿芜,是真的长大了!

    *

    定远侯在军中又连着待了几日,自那日溶月同他一起见过卿靖宁后第三天,他才回了府。

    溶月惦记着卿靖宁的事,去了书房找他。

    到了书房时,却发现书房的门敞开着,里头除了爹,似乎还有一个人,两个小厮正在门口守着,见得她过来,躬身行礼。

    书房里那一人正好被门扉挡了大半个身形,看不出是何人。

    溶月走近一些,看向其中一个小厮小声问道,“书房中是何人?”

    那小厮也压低了声音道,“好像是隔壁新搬过来那户人家的主人。”

    萧煜?

    溶月脑中闪过这个名字,清冷的眸中浮上一丝诧异,他来做什么?

    前几日娘说的那番话在她脑海里盘旋了一番,她迟疑了一下,转身欲走。

    里头的定远侯听到了动静,出声问道,“谁在门外?”

    溶月的身形一顿,听到小厮回禀道,“将军,是郡主。”

    书房里响起一阵细微的交谈声,过了一小会,定远侯又出声道,“阿芜,你进来吧。”

    溶月无法,只得又转身走了进去。

    “爹。”她先唤了定远侯,又装作才看到萧煜的样子,“王爷也在这里啊,溶月见过王爷。”

    萧煜不紧不慢地回望过来,伸出手虚扶一把,面上覆一层清爽,从容淡远,“郡主不必多礼。”

    定远侯看向她,“阿芜,王爷需要的药材还没找齐,遂化名俞箫住到了我们隔壁,还要在兴庆县住一阵子,对外只称是玉石商人,你日后在外若遇到王爷,记得要叫他俞公子。”

    “阿芜明白。”溶月应了。

    “那将军,俞某便先告辞了。”萧煜唇畔含一抹笑意,看着定远侯道。

    “俞公子好走。”既然要扮作其他人,最好是连自己也瞒过。所以定远侯也随着萧煜的意思,称呼起他为俞公子来。又唤了小厮送他出府,这才折了回来。

    “阿芜找爹有事?”他在书桌前坐了下来,示意溶月也坐。

    溶月看着他笑笑,没有说话,眸中眼波盈盈流转,有一抹狡黠流淌其中。

    定远侯想了一瞬,恍悟,“阿芜是来问卿靖宁之事的?”

    溶月忙不迭点头,趴在桌上笑得讨好。

    定远侯看着她失笑,“你对她的事倒是上心的很。”

    “不瞒爹,我虽然同她只有几面之缘,却十分欣赏她。若不是她是赤狄国的人,我真有心结交于她。”溶月道,神色有一丝怅惘。

    定远侯轻啜一口茶水,抬眼看她一眼,“你们俩倒的确有些惺惺相惜。”

    他似意有所指,溶月好奇道,“爹爹怎么这么说?”

    “我已经派人调查清楚了,卿靖宁所言非虚,我明日便会派人秘密护送她出城。”他放下手中茶盏,“她还提了个请求。”

    “什么要求?”溶月眸光闪动,眼睫微微颤动,显然十分好奇。

    “她想叫你去送她一程。”

    溶月愣住,她没有想到卿靖宁会提出这个请求。这一刻,她突然也还想再见见她,这个贵为公主之尊却活得颇为艰辛的女子。

    “爹爹同意吗?”心中念头起,溶月急问,耳畔翠环因她幅度过大的抬头而盈盈转动着。

    定远侯看她一眼,唇边笑意不变,“阿芜想去?”

    溶月点头。

    定远侯又问,“非常想去?”

    溶月重重点头。

    定远侯叹气,眉尖蹙起很快便又舒展开。他浅笑轻叹,“罢了,你既想去,便去吧。不过,得叫辰儿陪着。”

    “好!”溶月欢快应下,眸中笑意愈盛,“她明日什么时候走?”

    “辰时三刻,城门刚开之时。她此番入大齐的事,不能叫太多人知晓了。”

    “好,那我明日去城门处等着。”溶月答,眼中神色璀璨明亮。

    她站起身来,冲着定远侯笑了笑,语声软侬,“爹,那我先回房了!您先忙。”

    说罢,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门口。

    定远侯看着她的身影失笑,摇了摇头由着她去了。

    *

    翌日。

    才一晚上的时间,气温却突然降了不少。

    寒风清冽,天空阴沉。

    溶月早早起了身,由着云苓和玉竹伺候着她穿了衣,眼神还有些怔忡,似半梦半醒。

    云苓轻笑,“郡主,您就预备这幅样子去见那赤狄公主。”

    溶月摇摇头,不理她,半眯着眼,任由她摆布着。

    云苓见她实在困得紧,也不出声了,任由着她眯着。

    收拾妥当,又传了些早饭来给溶月垫肚子。

    吃完后,溶月见时辰差不多到了,系上银狐裘,挑开门口厚厚的驼绒帘子走了出去。

    一到院中,便觉冷风嗖嗖往衣服里头灌,困意顿时消了大半。

    她紧了紧衣裳,带上雪帽,回头朝着送出来的云苓和玉竹道,“你们俩快进屋去吧,不用送我们。”

    云苓和玉竹不肯,执意送了她到前厅与沈慕辰汇合了,这才折了回去。

    沈慕辰今日穿了身绛色棉袍,外头罩了件墨色大氅,身姿挺拔,眉宇朗若星河。见她进来,他搂了搂她的肩道,“今儿天气可降了不少,我已经让人马车了。就别骑马了,坐马车去吧。”说话间,已有白色雾气呼出。

    溶月呵了呵手,含糊道,“坐马车去会不会来不及啊?”

    厅中烧了银丝碳,火星噼啪,映着沈慕辰清冷的眉眼,面上添了层暖意。

    他看着溶月,不紧不慢道,“迟了便迟了,她若连这些时间都不愿等,也就辜负了你冒着清寒去送她的心了。”

    溶月不由抿嘴笑,知道哥哥这是心疼她,便也没回嘴。

    待了一小会,觉得身上暖和了些,两人便出府上了马车,缓缓朝城门处驶去。

    行了一会,城门便到了。

    溶月把手递给沈慕辰,由他扶着下了马车。刚站定,便瞧见卿靖宁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两人在马车前堪堪定住脚步,互相对视了一眼。

    俱是眉目清雅,俱是风姿绰约。

    最后还是卿靖宁开了口,“靖宁多谢郡主今日来相送,可否移步车内一叙。”

    “阿芜……”沈慕辰皱眉轻唤,显然有所顾忌,并不想溶月过去。

    溶月却冲他轻轻摇了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看见她眼中的坚持,沈慕辰不再说什么,抿了唇看向旁边。

    溶月便对着卿靖宁点了头,走到她前,两人一前一后上了卿靖宁的马车。

    马车中亦燃了炭火,较外面暖和不少。溶月解下狐裘放在旁边,看着卿靖宁,迟疑一瞬道,“不知公主今日叫我前来相送,可是有什么话想同我说?”

    卿靖宁点头,语声清泠,“此次之事,多谢郡主了。”

    溶月浅笑,“公主不必客气,溶月也并未帮上什么忙。”

    卿靖宁勾唇淡笑,“好像每次见面,都是郡主在帮我的忙。”这次,眼神中水波漾了漾,不似素来的淡然无波。

    似被她所感染,溶月唇畔笑意也加深,带着玩笑道,“看来公主这次是特意来感谢我的?”

    卿靖宁却真的点了点头,从旁边的屉柜里抽出一个长条形的盒子来递给溶月。

    “给我的?”溶月伸手接过。

    “郡主打开看看。”

    溶月揭开盒盖,盒中躺着一支流光溢彩的海棠点珠紫玉步摇。她知道流紫玉是赤狄珍品,自然也知道这支步摇的珍贵,不由诧异抬头,“公主这是何意?”

    “你我相识一场,日后不知还是否有缘再相见。郡主性格开朗明悦,我十分喜欢,这支簪子,送给郡主做个纪念。”卿靖宁看着她,目光真诚。

    溶月看着她光洁如玉的面庞,清幽如水的眸子,还有眼中的坚持之意,到了嘴边的拒绝之语便说不出口了。

    她默了一黙,将盒盖重新盖上,“公主性情爽快,我若推辞倒显得矫情了,既如此,便却之不恭了。”她将盒子收入袖中,又道,“只是,总得有来有往才好。”遂褪下手腕上带着的红玛瑙雕绞丝纹手镯,递给卿靖宁,“这镯子是我十岁生日之时我娘送给我的,虽然没有公主的步摇珍贵,但也是我的心爱之物,还请公主收下。”

    卿靖宁接过,带上手腕,对着她笑一笑,灿然若芳华,“我会好好珍惜的。”

    “时辰不早了,公主该上路了。一路保重。”溶月轻叹。

    卿靖宁眼中神色淡了淡,点头应下。

    溶月唇畔翕动了一下,终是没有说出那句再见来。

    她和卿靖宁,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再见了,倒不如不留这个念想。

    这么一想,遂告了辞,“公主,溶月走了。”转身欲离去。

    “郡主。”卿靖宁唤住她,“下次见面时,我叫郡主溶月,郡主叫我靖宁可好?”

    不是公主,不是郡主,而是回到一开始认识的时候,我还是那个男扮女装的宁清,你还是那个古道热肠的沈溶月。

    溶月没有回头,只低声应了,“好。”

    如果……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话。

    此时的她们,还没有想到,命运的推手,让她们很快又重逢在了一起。

    溶月不再迟疑,掀开车帘下了马车。

    冷风裹着寒气卷进车内,迷了卿靖宁的眼,落下的帘子隔绝了她的视线,她的心中,浮上一丝悲凉。

    前路漫漫,希望她和明珠郡主,都能各自安好。

    此时城门已开,护送着卿靖宁的车队缓缓动了起来,很快了驶出了城门。

    溶月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看着车队渐渐走远。

    忽然头顶一凉,仰头一看,竟是天空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小雪,飘若柳絮因风起。

    她转了目光,再朝前远眺时,见卿靖宁的车队已消失在一片白茫茫中。

    “哥哥,走吧。”溶月垂下眼帘掩下眸中的落寞,转身对沈慕辰道。

    声音清冽,在这样寂静的雪色中显得愈发空灵。

    此时已近十二月底。

    而北地的新年,也快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