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35章 风起云涌之势(二更)

第035章 风起云涌之势(二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齐启圣三十六年,即赤狄元朔四十三年,冬,赤狄现任君主平帝病重,昏迷不醒,太医束手无策。

    同年十一月,大臣上奏,举先皇后之子,赤狄大皇子,即太子卿禹监国。现任皇后高氏及其所出平帝第六子卿昭不服,暗中密谋政变。朝中分为太子派和六皇子派,暗流涌动。

    元朔四十三年十二月初,高氏联合母家族兄,大将军高凌源举兵攻入东宫,将太子卿禹杀死,拥卿昭继任太子之位。

    元朔四十三年十二月中,平帝苏醒,然身体仍很虚弱,得知太子卿禹被杀,震怒,誓要废掉六皇子卿昭太子之位。皇后高氏为免再生枝节,将平帝囚于建章宫,卿昭正式代君执政。

    元朔四十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赤狄宫中举行跨年大典,高氏率后宫诸妃,卿昭率领朝中众臣,于长乐宫中宴饮。歌舞升平酒过三巡之际,三皇子卿彦连同五皇子卿恒,秘密伙同不满于高氏及卿昭统治的众臣,打着“清君侧”的名号发动兵变。城外禁军攻入宫中,卿彦手刃六皇子卿昭,又将高皇后囚禁了起来,大获全胜。只可惜,五皇子卿恒亦于混乱中被刺身亡,无人看清凶手是何人。

    这一夜,赤狄宫中血流成河,浮尸遍地,死伤无数。

    卿彦以铁血手腕镇压了不服的臣民,厚葬了卿恒,又将卿昭的尸体以叛贼的名头在城外悬挂了三天,之后曝尸荒野,以达到震慑人心的作用。

    经过一个多月的残酷清洗和镇压,赤狄朝中反对之声渐渐消失,至此,赤狄国内局势才算安定下来。

    此时,赤狄五位正值盛年的皇子,便只剩下三皇子卿彦,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二皇子卿尧了。

    卿彦将被软禁多日的平帝放了出来,平帝经过这一两个月的修养身息,身体恢复了一些精神,然终究已是病入膏肓。平帝虽重新执政,但自知不久于人世,思虑再三,虽不喜卿彦在此次事件中所施的暴虐手段,奈何二皇子卿尧身子实在太弱,难当重任,遂下旨立三皇子卿彦为太子。

    而素来与赤狄不合的大齐,借此机会出兵云州,试图将昔日被侵占的土地重新抢回来。

    大齐明熙帝亲下圣旨,任命定远侯兼平狄大将军沈司黎为主帅,率领西北军出征,命二皇子萧梓珣为督军,亲上前线。

    赤狄此时祸起萧墙,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前来迎战大齐。大齐军队势如破竹,节节胜利,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拿下了云州十三郡中最重要的七个郡县。

    大军乘胜追击,继续挺进。

    而此时赤狄国内形势终于稳定下来,平帝派威武大将军缪冲迎敌,即日率军队开赴前线。

    启圣三十七年一月初六,赤狄和大齐军双方大军在云州阆中县展开了第一次交战,开始了开战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

    因战争的爆发,凉州城内的百姓这个年,过得都有些冷清。

    将军府中自然也不例外。

    定远侯轻亲率军队奔赴前线,恐日后生死难测,担心家中妻女安危,思量再三,拒绝了沈慕辰想要上战场的请求,命其待在凉州城内保护侯夫人和溶月的安全。

    沈慕辰虽然胸中有一腔抱负,但也明白很多时候天不会遂人愿,顺从了定远侯的安排,留在了兴庆县中。

    一晃一个多月便过去了。

    此时的将军府中,沈慕辰正在书桌前练着字,眉眼淡然,面色从容。

    不一会,外头跑进来一个小厮,手中拿着封信,口里道,“大少爷,将军来信了。”

    沈慕辰放下笔墨,上前接过小厮手中的信,让他下去了。

    小厮鞠了一躬退下。

    沈慕辰在窗边的软榻上坐了下来,望着信封上定远侯熟悉的字迹发了会愣,这才拿起桌上的象牙裁纸刀慢慢将信封拆开。

    他深吸一口气,拿起定远侯的信读了起来。

    定远侯的信很短,问了问家中的情况,然后提到了此时的战况。

    大齐军队本来已占了上风,岂料平帝突然派太子卿彦亲赴前线,赤狄将士士气得到莫大鼓舞,一时之间,大齐和赤狄两军对峙,阆中县久攻不下,双方陷入僵持局面。

    信的末尾,定远侯提到此次战役可能不会很快结束,让他好生护着侯夫人和溶月的安危,过几日战事吃紧,他写信的频率就不会这么勤了,让他同侯夫人和溶月讲明,嘱她们不用太担心。

    沈慕辰看完,轻叹一口气。

    攥着信纸的手指紧了紧,拿了信起身往侯夫人院子走去。

    这会正是上午,阿芜应该也在娘那里待着。

    果然不出沈慕辰所料,才进院子,便听到了溶月银铃般的笑声。沈慕辰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加快步伐走进了房中。

    屋里烧了地龙和火盆,温暖如春。

    侯夫人和溶月都坐在软榻上笑得欢愉,小轩轩正趴在榻上慢慢爬动着。身侧站了几个丫鬟伺候着。

    见沈慕辰挑帘而入,一旁的迎春和知秋忙迎了上来。

    “大少爷。”

    沈慕辰解下身上的大氅递给迎春,一边笑着走到软榻旁。

    “哥哥!”见到沈慕辰过来,溶月抬起头欢快地叫了一声,又指着榻上的沈慕轩道,“快来看小轩轩爬,可有意思了。”

    “娘。”沈慕辰勾唇,唤了侯夫人一声,掀开衣袍一角在知秋搬来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伸出手去逗弄小轩轩。

    小轩轩一把抓住沈慕辰的手指就要往嘴里塞。

    溶月佯怒,瞪他一眼,轻声斥道,“轩轩,这是哥哥的手,不能吃的!你这个小吃货,什么都往嘴里塞。”说着,伸手玉白手指点了点小轩轩的肚子道,“你看看你,肚子上都这么多肉肉了。”

    说来也怪,小轩轩似乎听懂了似的,“咯咯”笑了两声,松开了扒拉着沈慕辰的手指,小手兴奋地挥舞了两下,似乎在向溶月抗议着什么。

    溶月乐了,眯了眼睛笑道,“你看,小轩轩不乐意了,他听得懂我说的话诶!”

    侯夫人浅笑点头,看向沈慕辰,“辰儿往常这个时候不是都在房中看书的?今日怎么过来了?”

    沈慕辰从袖中掏出定远侯的书信递给侯夫人,“爹来信了。”

    侯夫人一愣,接过沈慕辰递来的书信,一边示意一旁候着的杜娘先将小轩轩抱下去了。

    侯夫人拆开信一字一句地看了一遍,看完又递回给沈慕辰,叹着气道,“本来想着照西北军这般势如破竹的速度,收复云州十三郡指日可待,司黎也能很快回来同我们团聚了,谁能想到半路会杀出来个赤狄太子?”

    溶月蹙了眉头沉吟道,“这个赤狄三皇子卿彦,是什么来历?”能在一众皇子中脱颖而出笑到最后,此人一定城府极深。

    沈慕辰无意识地活动活动了指关节,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赤狄三皇子卿彦,生母位卑,不得宠,生下卿彦没多久后便去世了。传闻卿彦一直都是以碌碌无为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平庸而普通。赤狄五位皇子,除开二皇子自小体弱不受宠,大皇子卿禹为嫡长子,平帝对先皇后情深意重,对这个敦厚稳重的嫡长子亦寄予了厚望,是以早早地立其为太子。五皇子卿恒生母梅淑妃,是在先皇后死后最得宠的妃子,五皇子其本人又聪明伶俐,性格纯良,肖似平帝,平帝对疼爱有加。六皇子卿昭,现任皇后高氏之子,高氏一族在赤狄朝中实力鼎盛,族人多居要职,是高皇后和六皇子背后强有力的助力,也是位十分惹眼的皇子。只有三皇子卿彦,自小失母,又无甚出众的能力,平帝对其不闻不问,似乎并未放在心上。其他皇子对他也并不提防。现在看来,这个卿彦,其实是个大才,这么多年一直在韬光养晦,并终于逮到了机会一鸣惊人。”

    溶月沉默,这便是她前世记忆中的赤狄夺嫡之乱了吧。

    “或许,五皇子的死,也并没有那么简单。”她沉吟半晌,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阿芜的意思是,此事很有可能是三皇子所为?”沈慕辰接口道。

    “是。”溶月点头,“你想想,若五皇子不死,以皇上对他和他母妃的宠爱,自然会将太子之位传给他,哪里还会有三皇子卿彦什么事?”

    “你说的没错。”沈慕辰赞同道,“当时那样混乱的情况下,就算三皇子当真对五皇子做了什么事,人人都自顾不暇,哪里还会去管旁人的事?只是可惜五皇子了,白白为他人做了嫁衣。”

    侯夫人见他二人颇有感慨,也道,“自古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只要涉及到利益上的纠纷,就避不开利用和被利用。”

    “你们说,大齐最后,也会出现这般兄弟相残的局面吗?”溶月感慨道。

    侯夫人和沈慕辰一黙,谁也没有说话,溶月也没有接着追问,陷入沉思。

    只是三人都知道,溶月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是肯定回答。

    别说现在太子人选还未定,就算定下了,也不是没有废太子的可能。大皇子萧梓瑞,二皇子萧梓珣,四皇子萧梓琰,便是被流放的五皇子萧梓琛,当年定也曾有过痴念。甚至那个看上去最与世无争的六皇子萧梓琝,谁又知道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是什么呢?

    沉默一瞬,溶月想起一直横亘在自己心里的军中内奸一事,趁机打听道,“哥哥,此次爹爹出征,除去二皇子作为督军,军中带兵的还有些什么人?”

    “副将习子豪,皇上亲信,原五军营营长。”

    这是明熙帝派来制衡爹的,溶月心中暗自忖度。

    “另一名副将罗文远,跟随爹爹征战多年,上次你也见过。”

    “还有就是几名军师和幕僚,都是爹得用多年的属下。”

    溶月蹙眉,军中形形色色的人成百上千,她该怎么从这浩淼的人海当中找出前世陷爹爹于危难的内奸?再者,前世明明没有收复云州十三郡的行动,为何这一世事情的发展又不一样了?

    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变了?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溶月问道,“哥哥,你知道皇上对此次出兵的态度吗?”

    “阿芜的意思是?”沈慕辰有些不解,挑眉问道。

    溶月一咬牙,“我是说,皇上不怕爹爹威望更甚吗,为何还会同意此次由爹领兵?”

    沈慕辰摇头,此时他也有狐疑,想着许是皇上权衡再三,终究还是决定以国家利益为重,这才没有刁难爹。

    倒是侯夫人迟疑着道,“此事……我好像听司黎提过几句。”

    “爹爹怎么说?”溶月眼前一亮,饶有兴致地像侯夫人看去。

    侯夫人示意念夏往火盆里添了些碳,这才接着道,“那日司黎接了圣旨回来,一脸喜色,我替他更衣的时候听到他轻声说了一句,此事还真多亏了六皇子萧梓琝。”

    “六皇子?”溶月惊诧,怎么会同他扯上关系的?

    “听说六皇子近日得了督造南北运河的差事,大小诸事安排地妥帖细致,能力显现,皇上对他也渐渐器重起来。莫不是他私底下在皇上面前说了什么?”沈慕辰猜测道。

    侯夫人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她这般表现,溶月倒糊涂了,愈发不解地看着她。

    “六皇子的确同皇上说了什么,却不是私底下,而是在早朝的时候。”

    “早朝?”溶月惊问。

    “对。我当时好奇,便多问了一句。听司黎说,当时皇上接到他欲出兵云州的请求时,特意将此事拿到了朝堂上讨论,朝中大臣分成了两派,一派赞成出兵,毕竟这是个难得的大好机会。另一派则持反对态度,称赤狄和大齐边境好不容易安宁几十年,此时妄生战火,并不是好事。皇上便问大皇子和二皇子的意见。大皇子和二皇子平日意见多相左,在这件事上却难得的一致,都觉得不出兵为好。正在这时六皇子站了出来,称自己有话要说。正如辰儿所说,因六皇子在督造运河一事上表现的才能,皇上对其态度有了改观,便同意他说下去。”

    溶月递过一盏茶,侯夫人接了,喝一口润了润嗓子,又接着道,“六皇子在朝堂上慷慨陈词,说起当年的云州宜阳之役的惨状,说到最后义愤填膺字字泣血,让皇上大为触动,思忖片刻,最终同意了司黎的请求。”

    原来是这样!竟是六皇子在这其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这么一来,前世为何没能出兵收复云州的原因也讲得通了。

    上一世,萧梓琰督造运河贪墨之事没有事发,自然也没有六皇子萧梓琝继续接手这差使的事,皇上对其必然还是同先前一样并不看重。如果是这样,当皇上将出兵云州的事拿到朝堂之上讨论时,萧梓琝因不得圣心,根本就不会有陈词的机会,更别提能打动明熙帝让他改变主意了。

    溶月不禁唏嘘,命运发展的轨迹,真是一环扣一环,哪怕只有很小的一个变动,最后影响的也可能是整个大局。

    “赤狄有三皇子亲自坐镇,我们也有二皇子督军啊,为何振奋士气的效果并不如赤狄那般明显?”溶月沉思道。

    “听说卿彦这人极为自律,到了军中之后同将士同吃同住,很快与赤狄将士打成一片。而二皇子……”沈慕辰勾起唇角,一抹嘲讽的笑意闪过,“养尊处优多年,怎么能做到卿彦那般礼贤下士?何况他虽然也有才能,却并不在军事之上,说不定还会得了皇上的授意,有事没事掣肘爹一下。如这般,我们的将士又怎么同赤狄那般齐心呢?”

    听沈慕辰这么一分析,溶月才落下去的心又有些不安起来。

    军中内奸一日不除,她就一日不得心安!

    ------题外话------

    二更,快夸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