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42章 林中拥吻

第042章 林中拥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长歌被她问得一怔,不由沉思起来。的确,他先前并不知道这剑上有毒,从树林里将剑拿到将军的军营,还有方才从将军军营拿到这里的路上,他都碰过这剑鞘,为何自己会没事?

    他取过那剑,用手比划了一番,突然面色一沉,似乎发现了什么要紧的线索一般。

    “怎么了?”溶月瞟见他墨黑的眸中闪过一缕异色,知道他怕是想到什么,连忙开口问道。

    顾长歌举起那剑,手指着剑鞘处靠近剑柄的地方,示意大家看过来,“我们拿剑时一般会握住这里,而这里并不是安放毒针的地方,所以我将剑从林子拿到将军营帐以及方才拿剑过来的过程中没有被毒针刺中。这也是为什么将军一开始没有中毒,到了小树林里才中毒的原因。”

    溶月凝神听着,微蹙的眉头突然一扬,眼中迸出一抹神采来,“我明白了,爹中毒的确切时刻正是他拔剑出鞘的那一瞬间,所以长歌你才会看到掉落在爹身边的剑还有一半剑身在剑鞘之中。”

    “没错!”顾长歌重重点了点头,“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我在拾起剑时,势必会将剑身放入剑鞘之中,为何我那时也没有中毒?”顾长歌说着,目光看向沈慕辰。

    沈慕辰陷入沉思,眼神在那剑鞘上来回游移,突然,他眉头一抖,不可置信地看向顾长歌。

    “哥哥,你发现了什么?”溶月百思不得其解,只得看向沈慕辰。

    “爹使剑时有个习惯。”沈慕辰垂下眼睫,声音低缓,“常人拔剑时会握住剑鞘的顶端,而爹拔剑时手放的位置却是大概在靠近剑鞘顶端的三分之一处,比普通人拔剑的地方要下去一些。”

    溶月愕然睁大了双眼,一双秋水明眸中露出显而易见的惊诧,脸色倏然一变。

    爹这个习惯,便是她也不曾知晓,而这幕后之人却知道得如此清楚,为何?想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此人与爹极为熟识,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是爹身边亲近之人!

    在场之人自然都想到了这个可能性,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此内奸隐藏在军中已经够令人可怕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敢潜伏在定远侯身边!

    沈慕辰一拳砸在几案上,语声愤然,“千算万算,没想到此事竟是爹的身边人所为!若让我揪出来是谁,我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拳头紧握,手上青筋爆出,素来温文尔雅的脸色显示出少有的狠厉来。

    “这人既然能在沈将军身边潜伏这么久而不被发现,定然有过人的心性。此事一定要从长计议,否则很容易打草惊蛇。”萧煜清泠开口。

    沈慕辰紧握的拳头松开了些,长长吸一口气,再度抬头时面色已恢复如常,脸色虽仍有些阴沉,但眼中的熊熊怒火已经退去,显现出几丝清明来。

    “王爷有何建议?”他抿唇看向萧煜。

    “一方面,放出苏凉对王爷所中之毒束手无策的风声,另一方面,将在箭矢上发现的神策军标记的事抖落出来。只有让此人认为我们已经相信此事是赤狄神策军所为,他才可能掉以轻心露出马脚。而这个时候,就是我们揪出他的最好时机。在他主动露出破绽之前,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按兵不动。另外,沈将军那边,顾校尉一定要安排靠得住的人日夜把守,以免让人钻了空子去。”萧煜伸出玉白的右手执起茶盏,送入嘴边。青碧色的茶盏,白皙如玉的手,红润娇艳的唇,让人不由想起春日桃花映春水的美景。

    他轻轻呷了一口杯中的茶水,淡然的目光看向沈慕辰,“沈公子意下如何?”

    “王爷言之有理。”沈慕辰不过沉吟一瞬,很快便应了下来,“便照王爷所说的去做吧。”

    “这样的话,烦请顾校尉安排下去。”萧煜看向顾长歌,眉宇清扬,颜若朝华。

    顾长歌突然不敢与他直视,低了头呐呐地应了一声。

    “在内奸没有找出来之前,所有的事情务必要保密,哪怕我们觉得最不可能是内奸的人也不能泄露一丝一毫。”萧煜又补充了一句。

    众人点头应了,都有些心事重重。

    见再无其他事,苏凉便先告辞去研究那剑上的毒药了,楼小鸢自然也跟着一同去了。

    顾长歌自去安排方才的部署了,溶月、萧煜、沈慕辰三人则出了顾长歌的营帐往自己的营帐走去。

    因此时溶月是扮作萧煜小厮的,所以哪怕她不同萧煜住同一个营帐,也势必不能住得离他太远了,以免引起人的怀疑。

    所以最后商量出来的安排就是,分给他们的三个营帐,萧煜住了最右的那个,楼小鸢和溶月住中间,左边则是苏凉和沈慕辰。

    一路舟车劳顿,到了军营也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几人都累坏了。同萧煜和沈慕辰打过招呼,溶月便回营帐和衣躺下了。

    这一睡,便睡了好几个时辰。

    等到溶月醒来的时候,营帐外的天色似乎暗了下去,整个营帐里头显得空荡而幽静。

    溶月不知这会什么时辰了,穿好靴子,整了整被自己睡皱的衣裳,掀开帘子钻出了营帐。

    营帐外已红霞满天,将远处的天空渲染出瑰丽的色彩来。不远处传来了整齐而清脆的操练声,响彻旷野。

    见四下无人,溶月舒服地张开手伸了个懒腰,重重地呼吸了一口旷野清冽的空气,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舒坦开来。

    睡了这么一觉,旅途的疲累一扫而空,溶月看了看,抬步准备朝苏凉的营帐而去,准备去看看他剑上之毒研究得怎么样了。

    刚走几步,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似清澈的琴音划过耳际,“阿芜睡醒了?”

    溶月脚步一顿,面上带着清丽的笑容转身看过去。“是啊,睡得不错,你呢?”

    萧煜换了身衣裳,天水蓝的锦袍,衣襟和下摆处用银线绣着别致精巧的回云纹,衣领半竖,微微遮挡了精致如玉的下颚。眼中隐有水波流动,似一个漩涡,要把人深深吸进去。

    “我四下走了走。”萧煜笑答,抬脚走了几步到了她面前,凝视着她的眼,柔和地问道,“阿芜要去哪里?”

    “想去苏苏那里看看。”

    “苏凉那里没有这么快。”萧煜摇摇头,“我们现在过去反而会让他分心,待他有了进展,自会告诉我们的。”

    “我哥呢?”溶月点头,又问道。

    “似乎同顾校尉去哪里了。”萧煜说完,顿了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双清亮的桃花眼微微上挑,容色勾人,“好像就我俩这会没事做,不如我们去沈将军遇刺的那个林中看看?”萧煜浅笑着提议。

    “也……好……”溶月犹豫片刻,应了下来。

    “你知道那片林子在那里?”见萧煜抬脚走在前头,脚步从容淡然,溶月不由奇道。

    “方才已经打听过了。”萧煜含笑望着她。

    是了,这人一向都是准备周全,哪里轮到自己来操心的。溶月彻底安下心来,顺从地跟在他身后半步路远的地方。

    “怎么走我身后了?”萧煜看了她一眼,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她走上来。

    溶月一本正经道,“我现在可是你的小厮,你见过哪个小厮跟主人并肩而行的?”说着,冲萧煜狡黠一笑。

    萧煜失笑,摇摇头由着她去了。

    很快便到了林子前面,溶月抬眼打量着眼前的树林。

    这片林子占地并不大,林中长着的大多数树木叶子已枯黄掉落,少数树种是长青树木,黄绿相交,倒别有一番冬日的气息。

    溶月率先走了进去。

    “上次我哥哥找你说了什么?”她低头看着路,想起那日同萧煜未讲完的话。

    “哪日?”萧煜挑唇轻笑,弯下腰来凝视着她的双眼,微风起,拂起他鬓边的散发,飘飘若下凡的谪仙。

    他隔得如此近,有一缕碎发拂过溶月的面颊,连心里也开始痒痒了起来。

    说起来,她和萧煜已经很久没有独处过了。

    溶月眸光微闪,压下心中的异动,瞪他一眼道,“就是那日在灵隐寺,你这么快就忘了?看来你并未把我的事放在心上啊。”

    萧煜一怔,抬手抚了抚她尖尖的下颚,扬唇浅笑,“怎么会?阿芜如今可是越发伶牙俐齿起来。”他的手指渐渐往上移,抚上了她如桃花般娇艳的唇瓣,轻轻一按,惹得溶月的身子不受控制地一颤。

    萧煜唇畔弧度加深,收回手看向远处,语声悠长而淡远,“沈公子说,我非你良人,不希望我们在一起。”

    “哥哥他……”溶月急急出声,抬眼撞上萧煜豁然回眸的眼神,那眼中的神色落满点点星光,带了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

    看到他这副表情,溶月便知自己中他的圈套了,他分明是想引诱自己说出心里话来。

    想到这,眸光一转,朱唇轻启,眼角斜飞流露出几丝风情来,“我觉得哥哥说的也不无道理。”她顿了顿,又娇声道,“不光哥哥,我娘也同我说过这话呢。”

    萧煜唇畔弧度一滞,抿唇道,“侯夫人真这样说?”

    “嗯。”溶月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她才不会告诉萧煜娘最后一句话其实是,“不过,如果是王爷的话,事情或许会有不一样的转机。”

    萧煜紧紧凝视了她一瞬,突然又笑开来,仿若冰雪初融,春花初绽,“阿芜,你没有说实话。”

    溶月眼神一闪,犹自嘴硬,“我说的就是实话啊。”

    萧煜轻笑一声,“阿芜,你不擅长说谎你知道吗?因为每次你没有说实话时,你的眼神就不敢同我对视。”

    溶月闻言,忙抬眼看向他,小脸上满满的挑衅,一双明媚的凤眼圆瞪,少女的娇俏和女子的柔媚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她身上却混合得恰到好处,看得萧煜忍不住心旌摇曳。

    多日来深入骨髓的思念,在这一刻似找到了缺口,情绪喷涌而出。

    他大手一捞,揽上溶月的纤腰,另一只手不由分说地扣住她的后脑勺,唇畔覆了上去。

    溶月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唇上一凉,脑中“哄”的一声炸裂开来,一阵酥麻感如电流一般传遍全身。

    她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看着萧煜近在咫尺的俊颜,鬓若春风裁,剑眉星目,眼中绵绵情意情意似要将人灼伤。

    他唇上的力道渐渐加重,灵活的舌头轻巧地想要撬开溶月的贝齿。

    溶月已是意乱情迷,下意识张开了嘴,萧煜的舌头趁机滑了进去。心中一突,神思渐渐清明起来,可这一次,溶月却不想再推开萧煜了。

    她双手环上萧煜的脖子,踮起脚尖将自己送近一些,她身上特有的少女清香在萧煜鼻尖萦绕缠绕,身上也愈发炙热起来。

    感受到溶月的回应,萧煜心中那团火燃烧得愈发旺盛起来,从小腹一直往上延伸。他的大手,不自觉从腰际一路上移,大手所到之处,似燃起团团火种,烧得溶月全身发烫。

    溶月浑身一酥,不自觉叮咛出声,唇上的吻愈发缠绵悱恻起来。

    寒风起,吹起两人的长发,在风中纠结缠绕,像是命运的红线,系在一起便再也不能分开。

    良久良久,萧煜终于结束了这个吻,溶月浑身瘫软无力,只能半倚在萧煜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寒风一吹,浑浊的脑中渐渐清明,溶月有些懊恼地退出萧煜的怀抱,“你这个人……要是被人瞧见了可怎生是好?”

    “放心。”萧煜伸手将她鬓边垂下的散发绕至耳后,“这会大家都在操练,不会有人过来的。”

    “可是……”溶月轻咬下唇,眼中闪过一抹愧疚的神色,爹如今昏迷不醒,她却还在这里顾及着儿女私情,实在是不应该。

    萧煜是何等通透之人,看着她垂下眼帘,睫毛微微抖动着,略一思忖便明白她在想什么。

    “阿芜,你放心吧。”他沉然开口,“苏凉说他有七八成的把握,那便是有十成,将军一定能醒过来的。”

    “真的?”溶月抬眼看着他,浓黑的睫毛轻颤。

    “嗯。”萧煜点头,示意她不用过于担心了,又道,“既然来了,我们去将军遇刺的地方看看吧,看能不能找到先前遗漏的点。”

    溶月舒一口气,收了其他心思,跟在萧煜身后朝前走去。

    定远侯遇刺的地方并不难找,地上还留着一摊醒目的血迹,并未处理掉,除此之外并无异样。

    萧煜举目四眺一番,目光最后定格在左侧那颗枝叶繁茂的雪松上。

    溶月和他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猜出了各自的推测。

    看来,他们想到一块去了。

    “我上去看看。”萧煜出声道。

    溶月点头,看着他足尖一点,跃上了树梢。很快,他的身影便没入枝叶中,隐隐绰绰,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里面藏了人。

    果然是个偷袭的好地方!

    不一会,萧煜便下来了。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溶月看向他。

    萧煜将手掌摊开,露出掌心中一小截黑色布料出来。“这是我方才在树上的枝桠上找到的”

    溶月伸手接过那布料,放在眼前观察了一番,“看样子是不小心被树枝勾住挂在了树上,我看,十有*就是刺客潜藏在树上之时留下的。”

    “嗯。”萧煜点头,同意了她的看法,“只是,这布料十分普通,多半来自夜行衣上。单凭这一块小小的布料,还是不能确定刺客的身份。”

    溶月闻言脸色一黯,很快便扬了眉梢,将布料收入袖中,“没关系,先收好了,说不定以后会派上用场的。”

    萧煜应一声,又四下查看了一番,见再无什么遗漏,这才作罢。

    抬头看看天色已不早了,两人转身往回走去,刚出了林子,便瞧见有个士兵朝这边而来,见到萧煜,他恭恭敬敬行了个军礼,“俞公子,在下已将晚饭送至您的营帐了,请您尽快回去用餐吧。”

    “好。”萧煜颔首,“其他人的呢?”

    “也都派人送去了。”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萧煜淡淡吩咐。

    待那个士兵走了,溶月好奇道,“他是谁?”

    萧煜微微勾了唇,“习副将派来负责我日常饮食起居的。方才出来之时我跟他说了声,晚饭之际会回来。”

    溶月撇撇嘴,“你这王爷当得倒是舒服,在军营里还有专人伺候着。”

    萧煜轻笑,“军中一定没给你单独备饭菜,不如你去我那吃吧。”

    “不是吧?”溶月讶异地张大了眼睛,“做个小厮这么惨?”

    “不信你回去看看?”

    见溶月不死心,萧煜便先陪着她去她的营帐中看了,果然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按规矩,你该去跟那些士兵吃大锅饭的。”萧煜唇角微微一扬,琉璃般的眼眸看着他,眼中神采闪烁,“阿芜是想去同那些士兵们抢饭吃?还是想同我一起用餐?”萧煜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轻笑道,“就你这么瘦弱,估计抢不过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们。”

    溶月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副场景,她捧着碗,可怜兮兮地被人挤来挤去,耳畔是士兵们夸张的笑声和吆喝声,不由浑身一抖。

    忙抬眼看向萧煜,“我跟你一起吃。”

    萧煜露出一丝灿然的笑容,抬脚走出了溶月的营帐,溶月忙跟了上去。

    军中的伙食自然算不上多好,眼前的三菜一汤还是习副将特意吩咐下去才有的优待。不过溶月奔波一路,大多数时候都是吃的干粮,这会有口热乎的饭吃,倒也顾不上什么精致不精致了。

    先替萧煜盛了碗汤放在他面前,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

    萧煜神色柔和,端起面前的粗瓷碗,用勺子小口小口地喝着。

    溶月很快便喝完了一碗,抬头打量着面前的萧煜,明明只是粗茶淡饭,可他吃起来却有种别样的清贵风华,仿佛摆在他面前的是什么美味佳肴一般。

    溶月看直了去,这人真是无论在哪里,都像是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啊,难怪那么多姑娘家对他芳心暗许。就连萧姝瑶,身为他的侄女,也被他美色所惑对他起了龌龊的心思。

    胡思乱想间,萧煜已经喝完了一小半碗汤,见溶月直直地看着他,不由莞尔,掏出锦帕擦了擦唇角,眸中带笑,“阿芜这般瞧着我作甚,可是觉得越看越喜欢我了?”

    “呸。”瞧见他这副没脸没皮的模样,溶月假意轻啐一口,闷头吃起饭来。

    萧煜笑得愈发欢愉,也用起餐来,偶尔替溶月夹一箸菜,一时间其乐融融。

    两人吃完了饭,萧煜正打算唤人进来将餐具收拾下去,突然营帐外传来一阵响声震天的战鼓声,很快人生鼎沸,似有无数脚步声朝一个地方跑去。

    “出什么事了?”溶月不安地问道。

    “你先在这待着,我出去看看。”

    说完这话,萧煜大踏步走出了营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