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56章 渣男和渣女,真真是绝配

第056章 渣男和渣女,真真是绝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溶月冷冷地睨了覃仲一眼,朝身后站着的侍女示意了一眼。

    那侍女走上前来,小声道,“请问小姐有何吩咐?”

    溶月指了指面前的酒杯,示意她满上。

    那侍女依言照办,又执着酒壶退到了后面。

    溶月也不多说,直接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得一滴不剩,然后将杯子往几上一扣,语声清脆如玉石裂帛的声音,“我已饮酒一杯,覃公子想赋诗,便自便吧。”

    覃仲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一阵气急,没想到溶月居然半分面子也不给他!

    平日里他仗着自家舅舅的官威,到处作威作福,大家不愿得罪郡守,对于覃仲自然是能避则避,这才养成了他自我感觉良好的性子,没想到今天却被溶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打脸了。

    覃仲一口气没提上来,指着溶月“你”了半天。

    溶月扬唇一笑,眉宇间一片清亮之色,“怎么?覃公子若是做不出诗来,也乖乖地罚酒一杯便是。”

    覃仲被她这么一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目光在溶月面上停留片刻,突然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溶月心里一紧,他这表情,似乎是在打什么歪主意?

    覃仲得意洋洋地朝她一瞥,清了清嗓子道,“我这人不大会作诗,你们也是知道的……”

    “那就乖乖罚酒。”他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声冷冷的语调打断。

    覃仲有些懊恼地看去,见又是方才那个白衣公子,他的目光冰冷似霜寒,看得他莫名地一颤,肩膀处似乎又隐隐作痛起来。覃仲慌忙挪开目光,稳了稳心神,接着道,“但是呢,人嘛,总是要迈出第一步的,那我今儿个就在这里献丑了。”

    说完这话,他猥琐的目光在溶月面上一扫,眼中流露出一丝色眯眯的光来,提高了嗓子道,“玉楼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帘外辘轳声,敛眉含笑惊。”念到这,他顿了顿,目光下移,落到溶月胸前,挑了挑眼角,声音愈发猖狂起来,“柳阴烟漠漠,低鬓蝉钗落。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

    他话音落定,四周静了静,很快便爆发出一阵笑声。

    有和覃仲离得近的公子哥,一拳垂在他肩上,调笑道,“好你个覃仲,平常叫你作诗,跟个闷葫芦似的,今天居然不声不响放了这么个大招出来,说,这种淫词艳曲,你是在哪儿看来的?”

    覃仲被那公子哥捶中方才受伤的地方,痛得咧了咧嘴,然而心中畅快淋漓,很快便忘了这*上的疼痛,只得意地晃着脑袋道,“我自己想的,怎么样,还不错吧?”心中暗暗偷笑,这诗的确是他从搜刮来的淫秽画本上看来的,不过反正也无人知晓,他借来一用又如何?

    溶月脸色陡然冷了下来。

    这个覃仲,当真是个登徒子!虽然这赋诗并未限定题材,但知情趣懂风雅的人总得应应景不是?这人居然张口就这么一首,也不顾忌有多少姑娘家在场?

    她一抬头,正好撞上覃仲粘稠淫秽的目光不怀好意地看来,顿时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然而覃并未点名道姓,溶月就算想发火也没有地方可发,只得生生忍下了这股闷气。

    见到溶月铁青的面色,覃仲心情好了不少,得意地哼起了小曲。

    “表哥!”一旁的赵菱容又是羞又是恼,低低唤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这么多姑娘家在场,真是羞死人了。

    有面皮薄的女子,纷纷以袖遮面,只有那些个纨绔公子哥儿,乐得起哄,玩得不亦乐乎。

    赵菱容忙吩咐侍女继续放酒觞,又转了一轮,这一茬总算是掀过去了。

    到了下一轮,酒觞却又停在了萧明曦身前。

    此时酒的后劲上来,萧明曦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见又轮到自己,心里叫苦不迭,只得强撑着抽出支签来。

    她默默念了句“菩萨保佑”,摊开手掌心一瞧,居然又是“饮酒”!

    顿时骑虎难下起来。

    若再一杯酒下肚,她不知道会不会直接醉倒在这里。

    这时,溶月也发现了萧明曦的不对劲,看着她潮红的面色压低了声音道,“明曦,你没事吧?可是不能喝了?”

    四周的起哄声又大了起来。

    萧明曦无法,刚准备端起酒杯,斜刺里却伸来一只修长的手,抢在她前面拿起了酒杯。

    她诧异地扭头看过去,原来是一旁的沈慕辰。

    见她看来,沈慕辰递给她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举起酒杯对着众人沉声道,“我表妹不胜酒力,这一杯,我代她饮下。”

    本来等着看美人醉态的公子哥们自然不乐意,有人出声叫道,“若要代喝,得罚三杯才行。”

    “没问题。”沈慕辰想也未想,朗声应下,仰头连喝了三杯,痛痛快快,一滴不剩。

    这下众人可没话说了,先前那些想看热闹的人只得悻悻地收了心思,嘟嘟囔囔地开始了下一轮。

    萧明曦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似乎还没从刚才的事态中反应过来。刚刚沈公子替她喝酒了?还……还用的是她喝过的杯子?

    本就因酒水的作用而变得酡红的脸色如今愈发炙热起来,只得深埋着头,好长一段时间不敢抬头看向旁边。

    又玩了一会,眼看着绿衫侍女托盘中的酒觞愈来愈少,游戏的气氛也被推到了*。

    这时,最后一个酒觞流出,在水中飘飘荡荡,最终停在了赵菱容面前。

    赵菱容不慌不忙,神情中隐有愉悦,一脸胸有成竹,似乎巴不得到轮到她一般。

    她朝着众人明灿一笑,伸手自签筒中抽出一支签来。她摊开莹白手掌,竹签上,“饮酒”两个字赫然在目。

    见抽到了饮酒,又有好事者起哄道,“赵小姐是最后一位了,这最后一位,可得想个不一样的惩罚措施出来。”

    赵菱容也不恼,朝着出声那人落落大方道,“黎公子请讲。”

    那被唤作黎公子的人粗眉一挑,“不如,赵小姐在现场找一位公子,同你对饮三杯如何?”说完,还自认风流倜傥地冲着赵菱容抛了个眉眼。

    周围人齐声叫好,热烈的目光纷纷落在赵菱容身上。

    赵菱容露齿一笑,“既然大家都这般热情,那我应了便是。”

    那黎公子又高声道,“赵小姐可要亲自斟酒才行。”

    “没问题!”赵菱容答得爽快,目光在在场的男子身上环顾了两圈,最后定格在了对面的萧煜面上。

    溶月脸色一沉。

    这个赵菱容,一而再再而三地,可真是不死心。自己都有些怀疑,这位黎公子,是不是她特意找来的托儿了。

    赵菱容羞怯的一笑,目光中露出些明媚的芳华来。

    她羞羞答答站了起来,示意后头的侍女拿着酒盏跟上,看模样,似乎是想绕道往萧煜这边来。

    说时迟那时快,溶月觉得身边有一阵细小的风拂过,快得她来不及反应。

    下一刻,她便听到耳畔响起赵菱容的惊呼声。

    诧异抬眼,发现赵菱容似乎被什么绊倒了,身子前倾,正好压在面前的覃仲背上。

    覃仲不妨,背上突然压来一个重物,下意识朝前倒去,双手撑住面前的矮几。然而赵菱容跌倒的势头太猛,覃仲非但没有止住自己前倾的趋势,反而把矮几推入了溪水中,“噗通”一声,自己也跟着掉进了水里。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又是“噗通”一声,赵菱容终是没稳住,也跟着跌到了覃仲身上。

    突生变故,众人都瞠目结舌,愣在了原地,没人想起要上前去拉一把。

    虽然已入春,但水中还有些凉意沁人,赵菱容先是跌在了覃仲身上,被他下意识抬手一掀,滚入了溪水中,一阵凉意蔓延至全身,让她忍不住打起寒颤来。胳膊肘撑着河床,被河底的鹅卵石硌得生疼,她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就恶狠狠地朝覃仲瞪去。

    覃仲平日里就有些怕这个刁钻泼辣的表妹,被她这么一瞪,顿时心虚起来,往后退了几步,不料没踩稳,反而被身后的矮几脚给绊住,脚下一滑,又朝前扑了去。

    赵菱容本来已经坐了起来,正准备叫人来帮忙,突然头顶一片黑影罩来,尚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身上一重,后脑勺重重地砸到了尖锐的鹅卵石之上,有一阵温热的感觉涌了上来。她一怔,自己流血了?

    祸不单行,脑袋上的感觉还没弄明白,突然胸口又是一疼。

    下意识低了头看去,却瞧见覃仲那双手好巧不巧地覆在了她的胸前,顿时愣住了。

    覃仲稀里糊涂将赵菱容扑倒,只觉得手下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软软绵绵的,手感颇好,他无意识地又使劲捏了捏,一阵热气从下腹喷涌上来,明明方才还觉得寒冷的溪水,这会却觉得热了起来。

    正陶醉在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中,突然一阵劲风袭来,耳畔响起“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面上火辣辣一疼。

    他这才回了神,不可置信地抬眼朝前看去。

    只见赵菱容全身已然湿透,春日衣衫本就穿得轻薄,玲珑姣好的曲线显露无疑。头发湿漉漉地贴在面上,一双美目似能喷出火来,然而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反而显出些别样的风情。

    覃仲心神一荡。

    别人总说他表妹美,他平日里可丝毫瞧不出,今日这么一落水,果然瞧出些好处来。

    脑中各种污秽的想法闪过,竟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放在赵菱容胸前。

    赵菱容被他那么一抓,胸前吃痛,反手一个巴掌想把他打醒,不料覃仲反倒这般色眯眯地看着她,顿时又羞又恼,银牙一咬,也顾不上身上的酸痛,使出吃奶的力气对着覃仲胸口一推,总算将他推开了去。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溪水中发生的一切,顿时觉得脑子有些拐不过弯来。如果没有看错的话,方才……覃仲的手在赵菱容胸前……放了很长时间罢?

    在场的姑娘们只觉得脸红不已,纷纷避开了目光。大部分公子哥儿却是看得兴致勃勃,更有甚者甚至羡慕起覃仲的运气来。

    赵菱容身段窈窕有致,又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落在他们眼里,自然是覃仲占了便宜去。

    覃仲被赵菱容这么一推,脑中反而清醒了,看着面前羞愤不已的赵菱容,只觉得她比平日那般趾高气昂骄纵跋扈的样子可爱了不少。

    他虽然私心觉得郡主更美艳一些,但人家是郡主啊,怎么着也不会看上自己的,何况身边还有那么个凶神恶煞的公子,这会已隐隐熄了心思去。

    可表妹就不一样了,她同自己沾亲带故,虽然平日里凶了点,但好歹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女人嘛,只要床上征服好了,平日里再烈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何况,这么多人看到表妹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还怕她能反悔不成?

    想到这里,看向赵菱容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觊觎的神色。

    赵菱容被他看得全身发毛,一阵凉风吹过,顿时觉得全身发冷,忙紧了紧衣裳,冲着岸上呆住的侍女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拉我上去?!”

    那几个侍女终于回了神,跌跌撞撞下了溪水,将赵菱容拉上了岸。

    赵菱容满身狼狈,形容不整,身体还冷得发颤,平日里苦心经营的形象在今日毁于一旦,不由恨得快要炸裂了。握着侍女手腕的手愈发用力,长长指甲掐入侍女的手心之中。侍女疼得直冒冷汗,却不敢出声,趁着接过披风的机会这才抽出了手,抖抖索索地将披风给赵菱容披上。

    眼见着出了这种事,踏青宴是继续不下去了,大伙纷纷告辞离去,不过总有几个不识趣的,唯恐天下不乱,乐滋滋地留下来看起戏来。

    萧煜看了眼溶月,似乎心情颇好,唇畔一勾,“走吧,回去吧。”

    溶月眯着眼眸看了他一瞬,凑近了些小声道,“方才是不是你搞的鬼?”

    萧煜扬了扬眉,刚要说话,一声咳嗽声却在溶月耳边响了起来。

    溶月抬头一看,是一脸沉峻的沈慕辰,正严肃地看着她。溶月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同萧煜靠得太近了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站起来去找小鸢和萧明曦了。

    现场一片混乱,自然没人管他们。

    几人上了马车,循着来路回去。

    溶月看一眼萧明曦,担忧道,“明曦,你没事吧?看你面色有些不大好。”

    萧明曦苍白地笑笑,“没什么事,就是我酒量不好,每次一喝酒就醉,好在今日这酒比较清淡,沈公子……沈公子又替我挡了一杯,回去睡一觉就好了。”顿了顿,又补充道,“今日真是多谢沈公子了。”

    溶月不以为意道,“明曦,客气什么,这等英雄救美的好机会,我哥若是不挺身而出,我可就上了。”

    萧明曦被她逗得一乐,头痛似乎都缓解了不少。

    楼小鸢也笑道,“不过明曦今日运气可不大好,两次都抽到了喝酒。”

    “可不是?”萧明曦颇有些无奈,“果然今年有些流年不利啊。”

    楼小鸢抿唇一笑,清脆道,“要说运气不好啊,我看,这赵小姐才是真真的运气不好。”想起赵菱容方才落汤鸡般的模样,几人都“咯咯”笑出了声。

    楼小鸢又道,“她跟她表哥众目睽睽之下又是摸又是抱的,简直是羞死人了。这下看她还有没有脸将主意打到再俞公子身上去。”

    说完,犹自不解恨,啐一口道,“这样的女子,配覃仲那样色胆包天的人是再合适不过了。何况两人还是表亲,真真是绝配啊。”说罢,抚掌大笑。

    溶月看着她开怀大笑的模样,顿时觉得心中的郁气也消散不少,想到方才赵菱容吃瘪的表情,心里好一阵痛快。

    楼小鸢止住笑,看向溶月道,“这下好了,溶月你再也不要担心她会缠着俞公子不放了。”

    溶月心里一“咯噔”,完了,小鸢说漏嘴了。

    果然,下一刻便感到萧明曦狐疑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她僵硬地侧过头去看着萧明曦,尴尬地笑笑。

    看到溶月这幅心虚的表情,萧明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秀眉一挑,佯怒道,“好啊溶月,你什么时候同我小皇叔……?我居然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楼小鸢好奇地凑了过来,“小皇叔?俞……王爷是你小皇叔?是耶,你也姓萧,这么说,你也是大齐皇室?”

    萧明曦哭笑不得,不过她未向楼小鸢说明实情在先,只得耐着性子点头道,“是啊,我是清和郡主。”

    楼小鸢眼神亮了亮,“你们大齐的郡主倒都是性子爽朗的,一点都没有架子。”

    萧明曦轻咳一声,起身换到她身边,拉着楼小鸢的手道,“小鸢,你跟给我说说,溶月和我小皇叔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压根也没看出来?”

    楼小鸢摊一摊手,“这个……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诶……不过我认识溶月的时候他们就……”话并不说完,只抛给她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溶月欲哭无泪,本来明明白白的事,怎么到了楼小鸢嘴里便这般暧昧不清起来,她当真还是当初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女?这样子,简直就像学了七分苏凉的痞气去。

    见楼小鸢这里问不出什么来,萧明曦又转回去挨着溶月坐了,晃着她的手道,“溶月,你便给我说说嘛……”说到这里,似想到什么,哀叹一口气道,“哎呀,明朗那小子,知道这消息怕是要难过好一阵了……”

    溶月惊奇道,“明朗?他怎么了?”

    萧明曦一脸无奈,“那小子怕是对你有些不一样的意思呢。”

    溶月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不相信,“怎么……可能?”虽然萧明朗比她还大几个月,但在自己心里,一直只是把他当弟弟看的啊。

    “不过那小子崇拜你的因素应该大于喜欢吧,低落个半个月自然会振作起来的。”她瞪了溶月一眼,“你说不说说不说?不说我就去问小皇叔去了!”一边说着,一边手往溶月的咯吱窝挠去。

    溶月躲躲闪闪,嘴里不住求饶。

    三人在马车中打打闹闹笑作一团。

    车外骑马随行的沈慕辰自然听到了马车内的动静和她们的交谈声,目光落在前头萧煜那辆马车上顿了顿,又看着因她们打闹而微微晃动的车帘,长长舒一口气。

    今日赵菱容和覃仲的事,别人也许没注意到,他却是正正好看到萧煜出的手。这般维护着阿芜,想必对她用情至深吧。

    罢了,只要阿芜开开心心的,王爷的地位身份,又有什么好介怀的呢?

    春风拂面,他心中芥蒂已除,不由觉得一阵轻松,面上露出一缕清淡如朝华的笑意。正巧此时萧明曦闹了一阵,掀开窗帘想透透气,目光一抬便撞上了沈慕辰唇畔的笑容。

    不知为何,一颗心似小鹿乱撞一般,扑通扑通跳得飞快,似乎……似乎快从胸腔中蹦出来了一般。

    ------题外话------

    昨天晚上勤奋了一回~yeah~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