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05章 疯魔?心魔?

第005章 疯魔?心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溶月还来不及反应,那女子却似怔住了一般定在原地,眼神透过人群的缝隙怔怔地落在沈汐云身上,突然,她眼睛瞪得铜铃般大,厉声尖叫了出来。

    “血!好多血!啊!”她高声尖叫着,一边痛苦地捂住脑袋蹲了下来,面上尽是苦楚之色。

    溶月大吃一惊。

    沈滢玉不待在弄玉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围观宾客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沈滢玉疯魔的事情虽然被刻意瞒了下来,然而她此番这般模样,落在有心人眼里自然能猜出几分来。

    先是徐若沈汐云,再是沈滢玉,今日沈沁雪这及笄礼,可当真是热闹!

    好在今日来的都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人物,也不知道回头向他们施施压能否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给压下来。

    只是看沈滢玉这样子,似乎十分痛苦的模样,别又发疯了乱打人才是,闹大了那可是想瞒都瞒不住了。想到这,她转身对玉竹和云苓吩咐了几句,让她们尽快将爹娘和二老爷二夫人请来。

    事到如今,只有长辈出面来处理了,也免得自己淌入这场浑水当中。

    溶月虽然很烦他们弄出来的这些破事,但事关沈府声誉,且这么多人都看着,她也不好坐视不理,刚准备上前看看沈滢玉,不远处却又传来一声女子尖利的呼喊声。

    “玉儿,玉儿,你怎么了?玉儿,你不要吓娘!”是一脸泪花的三夫人,本来妆容妥帖的面上如今已经全花了,形容好不狼狈。许是泪水糊了眼,她随手一抹,却将艳红的口脂痕迹抹在了脸上,刺眼极了。

    可怜三夫人一把年纪了,还要以这种形象示人。然而她丝毫没有空顾忌这些,一把扑到沈滢玉身边将她抱住,哽咽着道,“玉儿,玉儿,你看看娘,是娘啊。”

    沈滢玉似乎有一瞬的茫然,定定地抬眼看了面前的三夫人,突然眼中变成一种惊恐的神色,手往三夫人脸上一挥,连连往后退。

    三夫人一急,又往前去了些,伸出手想抓住沈滢玉。

    沈滢玉一边尖叫一边挥舞着手挪动着往后退。

    此时定远侯侯夫人和二老爷二夫人都已匆匆赶了过来,一见这里的情况,均是大惊失色。

    二夫人见到倒在血泊之中的沈汐云,尖叫一声,扑了上去,“云儿,云儿,你怎么了?睁开眼看看娘啊!”

    一时间,哭声喊声议论声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嗡嗡嗡在耳边盘旋,实在是吵闹极了,现场简直是乱成了一锅粥。

    定远侯稳住心神,叫来侍卫将参加及笄礼的来宾先送出了府。那些来宾虽然很想留下来看好戏,奈何对上侯府侍卫冷冰冰的脸色,还是识趣地离开了。

    这种事情,如何能瞒得住呢?说不定流言明天就满天飞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侯府和沈府倒是不值当,还不如明天听听那绘声绘色的流言为好。

    想到这,那些等着看好戏的人这才一个个心甘情愿的离开了。

    萧煜也闻讯赶了过来,目光在场中的人群中搜索了一番,很快落在了溶月身上,快走几步到了她身后,声音中含了一丝急切,“阿芜,你没事吧?”

    溶月转过头,对上他关切而焦急的目光,不由心中一暖,摇摇头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正在此时,听到丫鬟气喘吁吁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来了来了,大夫来了!”

    还留在原地的人群便自动分开一条路来。

    大夫还未跑到沈汐云身边,又是一声尖锐而凄厉的声音响起。

    溶月循声望去,却发现沈滢玉一直往后退,不知不觉竟退到了沈汐云身边,她的双手撑在地上,便不可避免地摸到了沈汐云流出来的鲜血。

    许是感受到手上的粘腻感,沈滢玉便举起了手放到眼前,这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瞳孔涣散,面色苍白如纸,眉头痛苦地拧成一团。

    尖叫过后,她突然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三夫人见状,连叫都叫不出来了,连滚带爬地到了沈滢玉身边,捧着她的脸哭得肝肠寸断。

    萧梓琰面色阴沉地抱着沈汐云,三夫人歇斯底里地晃着沈滢玉,身后还有一个哭哭啼啼一脸哀戚的徐若,现场当真是混乱极了。

    定远侯脸色黑得不能再黑了,只得对着赶来的大夫道,“大夫,麻烦先看看二姑娘的情况。”

    请来的大夫是沈府往常惯用的,所以对于沈府的夫人小姐都是认识的,听到定远侯的吩咐,抹一把额上的汗水,战战巍巍走了上去。

    定远侯又看向三夫人,“三弟妹,四姑娘这里,还是派人先把她送回去休息,她应该是受到太大刺激了。等大夫看完二姑娘的了,我让他过去看看。”

    三夫人似乎猛然惊醒过来,抱着沈滢玉仰头冲着大夫吼道,“快!你快先来看看我们玉儿!”

    一旁本来看着沈汐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二夫人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前对着三夫人就是一巴掌,“贱人!你这疯疯癫癫的女儿还有什么好让大夫看的!赶紧拉回去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三夫人被打蒙了一瞬,待反应过来,顿时也是火冒三丈,冲上前去同二夫人扭打起来。

    “够了!”定远侯怒气十足地吼了一声,顿时把在场所有人都给震住了。

    定远侯转过身对着侯夫人沉声吩咐道,“诗韵,你先派人带了三弟妹和四姑娘回房,大夫看完二姑娘马上就过去。”

    扫视一圈场中之人,又看向沈慕辰,“辰儿,你帮忙把其他人都带到大厅中去,这里人多太乱了,我处理好这里的情况便过去。”

    因为这里的动静,除去已经被遣出府的宾客,还有原本就在这里的谢采薇,沈沁雪、沈慕辰、沈慕杰、沈慕泽等都匆匆赶来了,见到现场这情况,惊到话多不敢说一句。

    沈慕辰点点头,带着他们准备往前厅而去。

    溶月跟在萧煜身后,转头再看了一眼地上的沈汐云和沈滢玉,心中涌上一阵畅快淋漓的感觉来。回过头刚准备寻谢采薇说话,远远地却看见有几人朝这边急匆匆而来。

    最前面的一人,似乎是老夫人。

    她腿脚已经不算便利,平日里走得并不算快,今天却在碧锦和翠绮的搀扶下朝这边急急忙忙赶来,很快便到了跟前。一路疾行,本来就已经喘得不行了,再一看到这鲜血满地的场景,顿时一口气没换上来,身体一软向后倒去。

    得亏翠绮反应快,一把搀扶住了老夫人,碧锦忙给她顺气掐人中,一时场面又混乱起来了。

    老夫人这个时候来凑什么热闹?

    定远侯已经十分烦躁了,老夫人又过来掺合一脚,顿时脸上黑得能滴出墨来。

    他先看向停在原地的沈慕辰他们,“你们先过去吧。”

    这才忙着处理老夫人和沈汐云的事。

    沈慕辰带着几人往大厅而去,萧煜正好走在他身侧,面色沉郁,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沈慕辰看他一眼,“让王爷见笑了。”

    “沈公子,你我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不必说这种客套话。”萧煜真诚道。

    沈慕辰扬唇一笑,压低了些声音打趣道,“幸好阿芜已经许给了王爷,不然今天发生这种事,我还真担心对她的闺誉有损。”

    萧煜也露出一抹笑意,相视间,竟有了一抹惺惺相惜的同感。

    溶月在后面看着他两人之间的互动,舒了口气。看来哥哥是彻底接受了萧煜。

    两个都是她爱的人,自然要好好相处互相欣赏自己才能心安。

    很快便到了大厅,几人在位子上坐下,沈慕辰便吩咐人上了茶上来,又看向谢采薇道,“表姐,今日实在是对不住了,你要不要先回去免得舅父舅母担心。”

    “是啊。”溶月看向她接口道,“表姐不然先回去吧,回头我再去谢府找你。”找她干什么?自然是同她说明情况了,只是现在这事怎么着也算得上沈府的家事,谢采薇在这里,的确会有些许尴尬。

    谢采薇自然明白溶月的意思,思忖片刻点点头道,“嗯,你们还有很多要忙的,我也帮不上什么,便不在这里添乱了,改日再来拜访。”

    “表姐,那我送你吧。”沈慕辰走到谢采薇身前道,两人便出了大厅。

    沈慕辰和谢采薇一走,厅中陷入短暂的沉默。

    沈慕杰似乎还沉浸在方才的震惊中拔不出来,目光呆滞,一脸茫然的模样。

    沈慕泽抬眼看一眼端坐在溶月身侧的萧煜,清了清嗓子,犹疑着开口道,“王爷……”

    萧煜抬头看向他,眼中有着凉薄的神色。

    除了对上自己喜欢的或是欣赏的人,萧煜对其他人一向都是不假于色的。

    沈慕泽被他冰凉的眼神看得慌了慌,吞了一口口水才道,“发生这种事,实在是让王爷见笑了。”

    “无碍。”见他说的话还算客气,萧煜收了些周身的冷意,冲他淡淡点了点头,示意他不用在意。

    溶月对沈慕泽并不反感,见此倒也不想他太尴尬,启唇接口道,“五哥,四姐姐不是应该待在弄玉院的么?怎么会跑了出来?”

    沈慕泽似乎也有些懊恼,叹一口气道,“娘亲觉得四妹妹一直被禁在院中太可怜了,今日六妹妹及笄,想着府中定然十分热闹,便说带她出来走走,也许能对她的病情有所帮助才是。四妹妹病情不稳定,我怕出事,便劝娘不要冒这个险了。可娘不听,执意要带她出来。一开始四妹妹还好好的,娘也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并未出什么事。正好这时我有交好的公子哥来了,我便上去打了个招呼,再一转身时娘和四妹妹都已不见了。后来,我听到竹林那边有动静,赶过去一瞧,便见到了那样一副场景。”他眼中神色有些许波动,似乎在自责一般。

    溶月劝慰道,“五哥也不用太过自责了,四妹妹会跑到竹林还突然发病的事,是谁也没想到的。”

    沈慕泽沉重地点了点头沉默了一瞬,尔后转向一侧的沈沁雪歉意地笑笑,“六妹妹,真是抱歉,你好好的及笄礼没想到变成了这个样子。”

    沈沁雪本来一直安静地坐在一旁,低垂着头,见沈慕泽同自己说话,忙抬头连连摆手,示意自己不会介意,又目露忧色道,“五哥,二姐姐和四姐姐不会有事吧?”

    沈慕泽陷入沉默,似乎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沈沁雪大概也明白自己没有问对人,歉意地笑笑,又低了头没有说话。

    沈慕辰很快送完谢采薇回来了,面色有些凝重。

    “怎么了哥?”溶月见他这幅表情,知道怕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沈慕辰面色沉沉,哑着嗓子道,“刚刚有人来报了信,说是二妹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保住。”又转了目光看向沈慕泽,“四妹妹已经醒了。”

    “大哥,我去看看玉儿。”沈慕泽闻言,冲着沈慕辰示意了一下,急匆匆走了出去。

    沈慕辰望向沈沁雪道,“六妹妹不如也先回去歇着吧,今天也累了一天了。”

    “好的大哥。”沈沁雪乖巧应了,也走出了房中。

    “哥哥,徐若呢?”

    “被二叔派人看着。”沈慕辰道,“出了这么大的事,爹已经派人去将姑父请来了。”

    溶月眸色动了动,沉思了一会看向萧煜。

    她眼神一动,萧煜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道,“也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派人来找我。”

    “好。”见他这般了解自己,溶月他会心地一笑。

    萧煜离开后,厅中便只剩下了沈慕辰和溶月。

    “阿芜,你要不要也回房休息一下,有什么消息我会派人去通知你的。”沈慕辰看着她眼底的一抹疲色,关切道。

    溶月摇摇头,“我们去看看二姐姐吧。”

    沈慕辰点头应了,两人朝云意院走去。

    云意院的厅中坐着定远侯,二老爷,萧梓琰也一脸铁青地坐在一旁。

    大夫似乎还在替沈汐云检查着身体状况,二夫人似乎在里面陪着沈汐云。

    见到溶月和沈慕辰进来,二老爷抬了抬头,见是他们,又冷漠地垂下了头。定远侯带了一丝诧异看过来道,“阿芜,辰儿,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们听说二姐姐……”溶月没有说下去,顿了顿才道,“想在这里等着消息。”

    定远侯叹一口气,指着厅中空着的位子道,“坐吧。”

    两人便静静地坐了下来,溶月用余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一旁的萧梓琰,却发现他眼中并没有什么哀痛的神色,眸色深沉,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是在盘算如何将此事扭转为对他有力的局面么?

    溶月攥了攥拳头,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前世她究竟有多瞎才会喜欢上萧梓琰这般铁石心肠一切只以自己为中心的男人?溶月暗暗咬了咬牙,这一世,她一定不会让他的阴谋再次得逞!

    几人静坐了一会,便瞧见大夫从里间一脸沉重地出来了,而里头,则传出了二夫人隐隐压抑的哭泣声。

    “大夫……”二老爷眼中燃起一丝火光,很快又熄了下去。

    大夫沉重地摇了摇头,二老爷身子一软,瘫倒在椅子上。大夫叹一口气,走到一旁开起调养的方子来。

    溶月假装不经意间往萧梓琰处一瞟,发现他听到这个消息,不仅没有伤痛,眼中反而还闪过一丝一闪即逝的解脱。

    这个男人,果然是没有心的,溶月压下心中翻涌而上的恶心感,不再看他。

    二老爷木然坐了一会,起身沉重地进了房间,很快便传出了他低低的劝解声。

    这时,门外却慌慌张张闯进来一个丫鬟,溶月定睛一瞧,是三夫人身边的木棉,只见她匆匆朝厅中之人行了个礼,看向定远侯道,“侯……侯爷,四姑娘醒了,夫人……夫人叫奴婢来看看大夫有没有好,能否过去看看四姑娘。”说话间,她结巴了几次,似乎受到了莫大的震惊一般。

    溶月眉头一蹙,心中闪过一丝狐疑,开口问道,“可是四姐姐有什么事?”溶月直直盯着她,目光清亮仿佛能看透人心。

    木棉急急摇了摇头,“不……不是。”

    “到底是怎么回事?”定远侯此时也看出了端倪,厉声喝道。

    “四……四姑娘好了……”木棉骇了一跳,下意识飞快地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好了?”溶月不可置信地盯着她。

    木棉吞了吞口水,艰难地点了点头。

    “你是说,四姐姐……不犯病了?全好了?”溶月追问道。

    “是的。”木棉小心觑了她一眼,又目露急色地看向一旁写完方子的大夫。

    怎么回事?沈滢玉怎么在这个当口好了?莫非方才那一幕刺激了她,反倒让她记起了过往之事?

    定远侯也是吃惊不已,但很快便当机立断道,“陈大夫,方子可开好了?”

    大夫点点头,将开好的方子递给一旁的绘扇,又叮嘱了几句,便准备同木棉往弄玉院而去。

    “等等。”溶月喝住他们,“我也过去看看。”

    到了弄玉院,进了房间,便看见三夫人正坐在沈滢玉的床边,一边抹着泪一边问着沈滢玉问题,沈滢玉一一答了,神色间似有些淡漠的情绪。

    溶月觉得有些不对劲,现在的沈滢玉,同她为魔怔之前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不一样了,现在的她,就好像……就好像……对世事都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眼中不起半分波澜。

    听到门口的动静,沈滢玉抬眼看过来,见是溶月,眼中终于难得的波动了几许,很快又挪开了目光看向三夫人,语气中带了一丝不耐烦,“娘,我都说了,我已经全好了。”

    三夫人紧紧拉着她的手,见大夫过来了,忙起身将位子腾了出来,一边语无伦次道,“陈……陈大夫,玉儿完全记起了从前的事情,你帮她检查检查,是否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陈大夫是老者,所以不用避嫌,只拿了块帕子覆在沈滢玉手上,仔细地给她把着脉。

    过了一会,他收回了手,摸着斑白的胡须沉吟道,“四小姐的身体已无大碍,三夫人不用担心。”

    “真的没事?”三夫人又是惊喜又是狐疑道,“那玉儿怎么会突然之间好起来的?”

    “以老夫之见,先前四小姐因收受了太大的刺激导致脑中淤血堆积,所以才言行有异。而她方才似乎又受了同样的刺激,反倒将脑中堵塞的淤血给疏通了,这才奇迹般的好了起来,老夫再开几贴益气活血疏通经络的药,四小姐按时服用,很快便能恢复康健了。”

    “好好好!谢谢陈大夫了。”三夫人连声道,谴了画屏去跟着陈大夫开方子。

    “三弟妹,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四姑娘是真的没事了。”侯夫人柔声劝慰道。

    三夫人抹了抹脸上的泪痕,连连点头,看着沈滢玉哽咽着道,“是啊,苍天保佑,终于把我的玉儿又还给我了。”

    沈滢玉漠然地眨了眨眼,看着她道,“娘,我累了,想休息了。”语声中不含一丝波澜。

    三夫人忙道,“好,玉儿,你先歇着,宝琴宝笙,好生伺候着姑娘。”

    “是。”宝琴和宝笙柔声应了下来。

    几人出了大厅,刚要说话,门口传信的人却又来了,“侯夫人,三夫人,徐老爷来了,侯爷请两位去前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