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07章 以死偿情

第007章 以死偿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溶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心跳有些加速起来。

    许是感受到她的紧张,萧煜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柔声道,“阿芜,不要紧张,有我陪着你呢。”

    “嗯。”溶月点点头,感受到手心里传来的温度,又深深吸了口气,顿时觉得紧张的程度缓解了不少。

    很快便走到了如叶庵门口,庵门虚掩着,门口站着位二十岁模样的婢女,一身缁衣素裳,眉目清秀雅致,颊畔两个淡淡的梨涡,举止间自有一股轻灵之气。

    见到萧煜一行人走来,她墨瞳一亮,迎上前几步道,“王爷来了。”行过礼,又笑意吟吟看向一旁的溶月,“这位便是明珠郡主了吧?奴婢素言见过郡主。”

    看这侍女的模样,似乎是淑太妃身边贴身服侍的,溶月不敢托大,点头笑着应了,“素言姑娘不必多礼。”

    “王爷,郡主,里边请吧,夫人已经在等着了。”说着,引着二人进了如叶庵。

    如叶庵并不大,里头也十分清净,并没有多少人,只是偶尔能见到一两个身着缁衣的女尼出入,见到萧煜一行人,停下来行了个礼便又去了。

    整个如叶庵里弥漫着一种古朴的禅意。

    素言引着几人到了后院禅房处,进了一处院子,便又有一青衣侍女迎了上来,身量同素言差不多,只是看上去要年长一两岁,脸上也带着柔和的笑意。

    “奴婢素心见过王爷,见过明珠郡主。”素心行了礼,看向两人道,“王爷,郡主,夫人在里面,请随奴婢进去。”又看一眼云苓玉竹和亦风亦寒对着素言示意道,“素言,你带这两位姑娘和亦风亦寒先下去歇息片刻吧。”

    素言应了,带着几人先下去了。

    溶月和萧煜则跟在素心身后进了房中。

    “夫人,王爷和郡主来了。”素心的声音刚落,里间的屋子便迎出一个穿着米色缁衣的美貌妇人。只见她凤眼含春,秀眉入鬓,嘴角含着一丝笑意,自是清丽难言,眉眼间能看出与萧煜的几分相似来。

    溶月知晓这便是淑太妃了。

    忙迎上前,朝着她盈盈一拜,语声清朗道,“溶月见过伯母。”

    萧煜也跟着上前,唤了一声“娘”。

    听到溶月那句“伯母”,淑太妃的眉眼弯了弯,携着她的手将她扶了起来,笑意莹然地打量着溶月,口中道,“乖孩子,快让伯母瞧瞧。”

    到了这个关头,溶月反而不怯了,大大方方地抬起头与淑太妃对视着,目光中闪着灵动和皎然的光亮。

    淑太妃满意地点点头,看向一旁的萧煜打趣道,“煜儿真是个好眼光的。”

    溶月不好意思地笑笑,微微低垂了头。

    “我听煜儿说你小名唤作阿芜,我也唤你作阿芜可好?”淑太妃笑着道,语声温柔恬静。

    “当然可以了。”溶月露齿一笑。

    淑太妃携了两人一左一右在自己身边坐下,素心便上了茶来。

    “这是用后山上泉水冲泡的,虽然比不上京中的味美,倒也别走一番清冽的香味,煜儿还挺喜欢喝的,阿芜你也尝尝。”

    溶月捧起茶盏好奇地喝了一口,果然有一股清冽香甜之气在唇齿间弥漫,茶水下肚,仍觉唇齿留香,不由赞道,“果然是好水,竟比那梅花雪水冲泡的还要清香几分。”

    淑太妃闻言眼神亮了亮,好奇地看向她道,“阿芜对茶也有研究?”

    溶月不好意思地笑笑,“略懂皮毛罢了,谈不上有研究。只是好茶的滋味还是能品出一二来、”

    见溶月形式举止妥帖大方,既不过分自谦又不过分拘谨,淑太妃对她越看越满意起来,不由连连夸赞。

    溶月见淑太妃性子随和好相处,对自己也是多有关爱,原本还有些悬着的心渐渐落到了实处,说话也愈发俏皮玲珑起来,逗得淑太妃掩嘴直笑。

    “果然是清璃家的孩子,落落大方,不似寻常人家的女儿那般扭捏。”淑太妃叹道,言语间露出一丝叹然来。

    清璃是溶月已故祖母许氏的闺名,淑太妃与其交好,想来对许氏的性子很是了解,所以才发出这般感慨来。

    听淑太妃这话,祖母的性子似乎也同自己一样开朗爽利?想到这,溶月不禁生出几丝好奇来。许氏去世得早,溶月对她并没有什么印象了,如今听得淑太妃提起,侧头看去,饶有兴致道,“伯母,不知我祖母是怎样的人?”

    淑太妃看她一眼,眼神飘向远处,似乎透过溶月想起了她的故人,声音悠长而宁远,“清璃她啊,也同你一样,爱说爱笑,性子爽朗,长得又美,当年可是京中无数男儿的梦中情人呢。”淑太妃不愿将气氛弄得太过沉重,或许是受方才溶月的影响,言语间竟带上了一丝俏皮的口吻。

    萧煜在一旁含笑看着两人。

    娘亲素来都是淡然的性子,虽然年少时也同阿芜一般爱笑爱闹,但如今却越发沉静起来,许久也难见她笑一次,今日却是笑声不决于耳,看来当真很喜欢阿芜啊。

    想到这,看向溶月的眼神又软了几分。

    三人相谈甚欢,很快便到了用午饭的时间。

    淑太妃留他们在这里用过午饭在走,溶月自然没有意见,淑太妃便叫素心下去准备。素心笑着应了,退了下去。

    溶月看着素心窈窕有致的身形有些出神,不知道为何,想到了那日去萧煜府上遇到的那名叫素问的婢女,当时萧煜说那名婢女是淑太妃赐给他的。她知道游戏人家会在男子成年起给其安排通房,难道这个素问,就是淑太妃安排给萧煜的?

    思及此,溶月心中有一瞬间的膈应。

    见她目光落在素心身上,淑太妃笑着道,“我身边多亏了有素心和素言这个可心又妥帖的人。当时她们跟在我身边时也不过十来岁,却无怨无悔地跟着我在这小小的庵庙里常伴青灯古佛,有多少人能耐得住这样的寂寞呢?”

    “是啊。”溶月收回目光,亦有些唏嘘,看向淑太妃又道,“伯母,上次我去王府时见到一个叫素问的侍女,也是您身边的吗?”

    听到她问这话,萧煜若有所思地转了头看向她,眼中划过一抹深意。

    “嗯。”淑太妃点点头,“当时素问素心素言三人共同在我身边伺候,先帝驾崩前,我自请入如叶庵修行,本想将她们放出府中,不料她们全都表示不愿意出府,希望继续留下来服侍我。当时我见煜儿年纪还小,身边也没有个妥当的人服侍,她们三人是我调教大的,虽然年纪也不大,但行事俱是稳妥,便想留一个人下来照顾煜儿。我本来属意的是年纪稍长的素言,但素问主动来找我,说是家中还有父母双亲等着她赡养,若是随我入了如叶庵,恐不能照看到父母双亲,希望能留在府中照看煜儿。我见她虽比不上素言那般妥帖,但也是个沉稳的,又问了素言没意见,便换成素问留了下来。”淑太妃早就把溶月当成是自己的儿媳了,听得溶月这么问,也不瞒她,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

    溶月微微松了口气,听淑太妃这个口气,似乎并没有方才自己想的那层意思。若是这样那就好办多了,这个素问若是识趣,那便还留在府中,毕竟也是闲王府中的老人了。若她不识趣,整出什么幺蛾子来,那可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溶月想通这一点,顿时心情又畅快起来了。

    正巧此时素言和素心端了素斋过来,三人也不多做虚礼,开吃起来。

    这顿素斋做得极为美味,虽然只是些寻常小菜,食材的原滋原味却被完全提炼了出来,让人食指大动。

    三人吃过饭又聊了一会,溶月见淑太妃面有疲色,又忆起萧煜之前说的淑太妃有午睡的习惯,便主动提出让淑太妃先进内室休息片刻。

    淑太妃见她这般善解人意,心中又欣喜了几分,道,“今日你们便先回去吧,阿芜出来太久了也不好,回头你们成亲了再来看我便是。”

    溶月脸颊红了红,低头应了,道,“伯母,那我和萧煜过几日再来看您。”

    淑太妃点点头,吩咐素心送了他们出去,目送着他们走远了,这才转身回了房间,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两人出了如叶庵,顺着原路返回,亦风亦寒和云苓玉竹照旧在后头远远地跟着。

    “伯母真是个极好相处的人啊。”溶月仰了头,双颊融融看向萧煜笑着道。

    萧煜勾了勾唇,突然想起方才那事,脸凑到她跟前,眼角微微上挑,“阿芜方才,怎么突然想起素问来了?嗯?”他的尾音往上一扬,带着一丝魅惑的气息。

    溶月眼波一飞,“我可得问清楚这个素问究竟是什么人。别你说得好听是伯母的侍女,其实是自己偷偷金屋藏娇呢?”

    萧煜低低笑了出声,“阿芜,你醋了。”

    “那又如何?”被他撞破了小心思,溶月先还有一丝的羞赧,对上萧煜含笑的眉眼便顿时烟消云散了,反而义正言辞地回望了过去。

    萧煜看着她小嘴微嘟,眼睛圆睁的模样只觉颇为有趣,笑笑道,“阿芜若是不喜欢她,我将她打发了便是。”

    “别。”溶月急忙道,“好歹也是伯母的人,你这么草草地就打发了,我可是会于心不安的。”

    “听你的,等你嫁到王府,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吧。”萧煜看着她笑得风华潋滟,笑皱了溶月心中的一江春水。

    *

    定远侯马不停蹄地到达凉州,同时,朝中供给的物资粮草供给也很快跟着到了。

    此时,大齐和赤狄双方经历过几次不大不小的战役,卿彦被国内的事务拖着有些分心,大齐这边又有顾长歌率军抵御着,双方各有胜负。

    定远侯到达之后,经过短暂的休整,很快便下令对卿彦所在的宜阳发起了总攻。

    赤狄很快开了城门迎战,双方在宜阳城外展开了激烈的交战。

    战鼓喧天,黄沙蔽日。

    “习副将,你从左侧包抄过去,长歌,你从右侧绕。待我一声令下,便发动总攻。切记,不要急着杀敌,先步好阵型再迎战。”

    “是。”习子豪和顾长歌应了,分别带领一队士兵从左右两侧包抄了过去。

    习子豪狠狠地鞭笞着坐下的战马,内心似有一团无名火焰在燃烧。

    明明他才是副将,这几次的战役却让顾长歌出尽了风头,让他如何不恼?

    一想到这里,就恨得牙痒痒的。

    正在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一小队赤狄士兵,为首之人是个虬髯大汉,挥舞着两把大刀,舞得虎虎生威。他在离习子豪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眼带挑衅,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习子豪本就在起头之上,被他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顿叫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抽了抽坐下的战马,迎了上去。

    那大汉却并不应战,调转马头就朝前奔去。

    习子豪哪能轻易放过他,也跟着追了上去。

    “习副将,将军说不要恋战。”身后传来士兵焦急的劝诫声,却很快淹没在呼呼的风声里。

    身后的士兵无法,只得也跟了上去。

    习子豪跟在那大汉身后,每次差一点快要追上时却又被拉开了距离,他心中愈发焦躁起来,竟丝毫没有发现已陷入了赤狄军的团团包围中,等他反应过来时,已为时晚矣,抬头一瞧,他们这一队人马竟已到了城门不远处。

    “快撤!”看着四周如潮水般涌来的赤狄士兵,习子豪大骇,赶紧冲着身后的军队道。

    跟上来的分队士兵忙调转马头想要冲出包围圈,奈何赤狄人数众多,已将他们团团为主,怎么着也找不到突破口。

    方才叫骂的那个大汉这会便不再跑了,举刀向习子豪砍了过去。

    习子豪堪堪避过,吓出了一声冷汗,忙拔剑相应。

    奈何敌强我弱,赤狄军的人数已越来越少,习子豪心中一片绝望,伸手劈了背后偷袭的一名士兵,却眼看着另一把大刀向着他的头顶砍来。

    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却并未感到想象之中的痛苦。

    身后传来潮水般的呐喊声,铺天盖地震耳欲聋。

    他睁眼一瞧,原来是另一把泛着凛冽寒光的宝剑架住了那朝他砍来的大刀。

    宝剑的主人正是定远侯。

    只见他手上一用力,那把大刀便被他挑开了去。

    习子豪捡回一条命,背上生生出了一身冷汗。来不及想其他,忙举剑迎敌起来。

    因为定远侯率援军及时赶到,赤狄军的包围圈被打开了一个出口,定远侯赶紧指挥着剩下的大齐士兵冲出去。

    正在这时,一支利箭却从城墙上破空而来,带着凛冽的箭气,箭头的方向,直指定远侯。

    定远侯此时正背对着城墙指挥着军队撤退,背后完全暴露了出来。习子豪一扭头便瞧见这惊险的一幕,不由震在原地,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他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便瞧见那剑已经到了离定远侯的背部只有几尺远的地方。

    似乎这个时刻,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一个人影飞速地从旁边闪过,跃于定远侯马上,张手挡在了定远侯身后。那箭带着风声,毫不犹豫地一把刺进那人的心窝处,通红的鲜血汩汩流了出来。

    定远侯已经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转身一看便瞧见了这样一幕。

    来不及后怕,他看着身后之人又是狐疑又是哀痛。

    是谁?会是谁帮他舍身挡了这一箭?

    他伸出手将那人的身子小心的转过来,待看清面前那张熟悉的脸时,似被一道惊雷劈过,怔在了原地。

    “文……文远,怎么是你!”定远侯大惊。

    眼前这张瘦削不少的脸庞,不正是深受定远侯器重的副将罗文远?

    方才……竟是他替定远侯挡了这一箭。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定远侯心中闪过沉沉的悲痛,目光深沉地盯着他,似乎想从他脸上找出一个答案来。

    “将……将军……末将……末将对不起你。可……赤狄……赤狄是我的家国,我必须……我必须对他尽忠……将……”他神情十分痛苦,咳了两声竟咳出了血来,被利箭贯穿的伤口处血也越流越多。

    定远侯用手使劲按住,却丝毫不管用。他焦急道,“不要再说了,文远,你再坚持一下,我带你去找大夫。”

    “将……将军……”罗文远艰难地抬了抬手,制止了他,“将军……听末将说完……末将自知快要死了,这一箭……是末将要替将军挡的,将军……将军不必放在心上……就当是……就当是末将对您恩情的一点小小的怀抱了。剩下的恩情……还有末将对不住您的地方……末将来生再……再报……”他艰难地吐出最后一个字,头一歪,死了。

    身旁传来利剑刺破血肉之躯的声音,刺激着定远侯的耳膜,“将军,将军该撤了!”耳畔传来士兵急切的呼声。

    定远侯终于回过神来,看一眼马背上的罗文远,再看一眼自己双手沾满的鲜血,眼中有着沉厉的神色。

    “将军!”那士兵砍死袭来的一人,又焦急唤道。

    定远侯将罗文远的尸体放到身前,看一眼城墙处的方向。那里,猎猎旌旗之后,站着一袭黑色盔甲的卿彦,虽然隔得远,定远侯却似乎仍然能感受到他周身的深深寒气和眼中的诡谲之色,他的手中,还拿着方才射出那一剑的黒木弯弓。

    定远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厉声道,“快撤。”

    说罢,一扬马鞭,冲着已经打开缺口的包围圈冲去。

    身后赤狄大军呐喊着追杀了上来,定远侯顾不上其他,只得吩咐士兵尽快撤离,这时,前方出现了顾长歌奋勇驰来的身影,定远侯微微松了口气,却发现身后的马蹄声呐喊声突然消退了下去。

    他纳闷地回转头看去,却见赤狄已鸣金收兵,竟是再未追来,转眼之间便退到了城中,只剩一地的尸体和残破的盔甲。

    赤狄明明已占了上风,为何会这个时候收兵?

    定远侯百思不得其解,深恐这是赤狄的又一个圈套,然而党务之急还是先撤回营中休整之后再做打算。不管赤狄有何阴谋诡计,他们在此时退兵,恰恰给了大齐喘气的机会,待日后卷土重来,定要一血今日之耻。

    大齐军队很快撤回到了大本营中。

    定远侯甚至都来不及换掉身上沾满鲜血的盔甲,便急急唤了顾长歌,习子豪和两名军师进大帐之中。

    习子豪一脸灰头土脑的模样,心知大事不妙,只得战战兢兢地跟在定远侯身后进了营帐。

    ------题外话------

    谢谢夜雨飞、2637、dongping、lydia、2464、znnn妹纸们的花花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