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21章 成王败寇

第021章 成王败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萧煜俊朗柔和的眉眼,溶月的心莫名地安定了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了起来。她说得很慢,因为她本没有打算今日向萧煜全盘托出,脑中一时脑中乱乱的,时不时要停下来理清一下自己的情绪。

    听着听着,萧煜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溶月不敢看他,闭着眼把所有的事情一股脑说了出来。她怕自己一看萧煜的眼睛,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勇气。

    这些,都是埋在她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如今一字一句说来,就像把自己扒光了袒露在人的面前,有些不知所措。

    何况,她心中一直隐隐都有一层担忧。

    尽管她现在重生了一次,尽管她如今恨萧梓琰入骨,可这些,都改变不了她曾经嫁给过萧梓琰的事实。

    她不知道萧煜能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她见过萧煜醋意满天飞的时候,所以,她怕。

    溶月深深吸了一口气,睫羽颤抖着,不敢睁开眼来。紧紧交握在一起的手指泄露了她心底的紧张。

    四周很静,落针可闻,窗外偶尔传来风拂过树梢的声音,一下一下,似打在溶月心里,让她愈发得忐忑起来。

    突然,眼前似有阴影罩下,紧接着,有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她的眼睛上,柔和得似一片羽毛拂过她的眼睑。

    她颤抖着睁开眼睛,带着错愕看向眼前的萧煜。

    萧煜眼中,并没有她想象之中的愤怒或是不快,而是带着一种淡淡的怜惜和宠溺。

    见溶月睁了眼,他轻轻叹了口气,细长的手指抚上她精巧的下巴。

    “阿芜,我不知,你竟背负了这么多。”他的语气愈发轻柔起来,听得溶月心中一阵酸涩。

    眼眶中有泪水浮了上来,氤氲了眼前萧煜如画的眉眼。

    “你……你不生气……?”溶月泪眼婆娑。

    萧煜一怔,然后勾唇轻轻一笑,将她拥入怀中,“傻瓜,我心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

    “可是……”溶月喃喃道,倚在他怀中不敢去看他的眼,“我……我前世……嫁过人……”她心中有了这个心结,如果不说出来,恐怕会在心中缠绕一辈子。

    萧煜搂住她腰间的手紧了紧,身上陡然发出一丝森冷来。

    “阿芜,你放心,萧梓琰上一世敢那般对你,这一世,我定会让他加倍偿还回来!”

    溶月心跳一滞,抬起眼朝萧煜看去。

    他的眉如新月,目若晨星,眼中闪烁着灼灼发亮的光芒,见溶月望过来,他收敛了身上的冷意,柔声道,“阿芜,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都说了出来,日后便不要再藏在心里了。前世欠了你的,我会同你一起向他们讨回来。”

    溶月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

    这个男人,为什么对她这般好?!她究竟何德何能?不仅能重来一世,还能遇到这样一个他?

    怔忡间,萧煜怅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只恨,为何自己前世没有遇到你?若是前世遇到了你,我定不会让你吃这么多的苦。”

    他这般孩子气的话,让溶月破涕为笑,不好意思道,“若你前世遇到了我,你定然不会喜欢我的。因为现在的我,再看以前的自己,都觉得讨厌得紧。”

    萧煜也笑了起来,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鼻尖,“小傻瓜。”

    他搂了搂他的肩,看着她的眼睛问道,“谢祁是不是知道你重生的事?”

    “表哥他……”溶月怔了一下,“他做过一个关于我前世的梦,所以才……”

    萧煜冷哼一声,“关于你的前世的梦?!他对你可真是上心啊!”

    溶月心中有一丝复杂的情绪漫延上来,鼻头一酸,似乎又有泪水要夺眶而出。

    萧煜他,定是怕自己会因为他不在意萧梓琰的事而心生芥蒂,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释怀。

    这般细腻而温柔的心思,自己又如何能辜负了去。

    想到这,她将眼眶中的泪水含了回去,手一勾,拉着萧煜弯下脖子,红唇贴了上去。

    这一次,她格外的主动,似乎想把自己心中对萧煜所有的爱意都释放出来一般,极尽魅惑之能事。

    萧煜先前还能顾及着她的身子,不敢要得太狠了,可到后来,实在是把控不住了,带着溶月一起在欲海中沉浮起来。

    又是芙蓉帐暖的一晚。

    第二日醒来时,天光已大亮。

    溶月睁开眼,萧煜难得的还未醒,双目紧闭,纤长浓密的睫毛在脸上划出一道扇形的阴影,精致的眉眼,精致的唇,精致的侧颜,一切的一切,让溶月怎么也看不够。

    她伸出小手,抚过他的眉梢,他的眼角,渐渐下滑,到了他的唇畔,再到他突起的喉结……

    突然,萧煜睁开眼,眼中闪过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

    “阿芜,你再这么摸下去,我可忍受不了了。”

    做坏事被人抓了个正着,溶月不好意思地垂了眼帘,娇娇软软道,“你醒了。”声音中带了一丝还未醒的惺忪和朦胧之意,十分可爱。

    萧煜盯着她笑,“阿芜昨晚实在是太热情,为夫都有些受不了了。”

    想到自己昨晚的孟浪,溶月不由脸色一红,慌慌张张伸出小手就去捂他的嘴,谁料还未碰上他的嘴角,手指却被萧煜倏地含住。

    溶月脸色更红了,僵在原地不肯动弹。

    萧煜虽然有心再逗她一逗,但昨晚自己要得狠了怕溶月受不住,再者今日还有正事要办,只得悻悻松开了她的手指,含笑道,“阿芜再睡会?”

    “你要起来了吗?”

    萧煜轻轻“嗯”了一声,“探子来报说大皇子处有异动,我需要去看看。”

    “我帮你更衣。”见萧煜不能睡了,溶月自然也歇了睡懒觉的心思。

    起床先穿了衣衫,又找出萧煜的外衫替他穿上,站在他身前替他扣起纽扣来。

    拾掇妥当,又唤了人打了水进来。

    同萧煜一起吃过饭,这才目送着他出了门。

    “郡主,您今日要出门么?”云苓指挥人将早饭撤了下去,看着溶月问道。

    溶月想了想,“待会去外祖母家走一趟吧。”不亲口问过谢祁,她总有些不安心。

    于是,一盏茶之后,侯府中驶出一辆马车,往谢府的方向去了。

    到了谢府,溶月还是先拐去了谢采薇的院子。

    谢采薇正在房里做针线活,听到丫鬟的禀告,放下针线绷子满脸惊喜地迎了出来。

    “表妹,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说着,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抿唇笑道,“表妹出落得愈发好了,看来婚后生活很幸福啊。”

    溶月羞涩一笑,“王爷他待我很好。”

    “看得出来。”谢采薇拉着她进了房间坐下,“本想着前几日去看你的,又觉得你新婚燕尔不好去打扰,没想到你今日倒先过来了。”

    “我听说表哥同意娶靖宁了?”溶月问道。

    谢采薇微微一顿,垂了头笑着道,“是啊,哥哥同意了。”

    “可是先前表哥不还……?”

    谢采薇面上亦有一丝不解,“说实话,连我都摸不清哥哥怎么想的,他是同靖宁公主出去过几次,只是一直都是淡淡的,前几日却突然想通了似的,同爹娘说要娶公主。哥哥素来是个有主意的,爹娘一向不插手哥哥的事,见他主意已定,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溶月皱了眉头,表哥为何会突然同意?

    谢采薇看向她道,“听哥哥说,你同靖宁公主交情还不错,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好相处吗?”

    “公主倒是个极好的人。”溶月便把在凉州发生的事言简意赅地同谢采薇说了一遍。

    谢采薇闻言有些唏嘘,“没想到倒是个身世坎坷的,这样的身世,还能有这样性子,也着实不容易了。”

    溶月“嗯”了一声,“靖宁和哥哥自然都是极好的人,我虽然也想他们能在一起,但感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我怕他两人都是抱着凑合的心态,这样想来日后也不会幸福。”

    谢采薇微有些奇怪,挑了挑秀眉道,“我以为公主喜欢哥哥?”

    “好感是有,喜欢谈不上。”溶月照实道,“靖宁在此之前,同哥哥不过一面之缘。”为何选择谢祁,大概也是因为她是卿靖宁所认识的人里最靠谱的一个罢了,或许,还有自己这层关系的原因在?

    她沉默了一瞬,“表哥可在府中?”

    谢采薇点头。

    “我待会去找他问问吧,不然心里总有些不安心。”

    谢采薇看向她,有些欲言又止。

    溶月轻轻一笑,“怎么了?”

    “表妹,哥哥或许对你,还没有放下。”谢采薇斟酌着道。

    “我知道。”溶月默然,“但这次,我是以靖宁朋友的身份同他谈。”

    谢采薇见此,便不再多说什么。

    见气氛有些沉重,溶月拿起谢采薇放在一旁的刺绣绷子,笑着转移了话题,“表姐怎么想起刺绣来了?”谢采薇的性子虽然淡然,喜的却是看书作画一类的事,对女红这种女孩家家的手艺还真不怎么感兴趣。

    谢采薇一脸无奈,“我娘最近到处在给我相看婆家。”

    “哦?”溶月诧异挑眉,“舅母急着把你嫁出去了?”

    “可不是。”谢采薇睨了她一眼,“说什么你比我小都嫁了,如今哥哥也要娶妻了,我自然也得着急起来,所以这几日都请了绣娘在教我呢。听说你刺绣不错?帮我看看,有哪里还需要改进的?”

    溶月笑,拿起绷子同她谈论起来。

    聊了一会,溶月起身告辞。

    谢采薇知道她心中惦记着谢祁的事,也没多留,派了个人将她送到了谢祁院中。

    谢祁今日休沐,所以并未出门,看到溶月的来访颇有些诧异,请了她入书房坐下。

    “月儿……”谢祁的目光在溶月挽成妇人髻的乌发之上,眼神暗了暗,“今日来找我有事吗?”他收回目光,强打起精神看向溶月。

    “我听说表哥答应娶靖宁了。”

    “嗯。”谢祁正在收拾的手一顿,很快便没事人似的,将摊开的书本放回到了书架上。

    “表哥为何改变了主意?”溶月直直凝视着他。

    谢祁坐了下来,盯着她看了一瞬,很快移开了目光,语声幽幽,“你那日同我讲的话,我回来后仔细想了想,觉得你说得颇有道理。”

    他顿了一顿,似乎在回忆什么,“我年岁不小了,的确需要一个妻子来安父母的心,靖宁公主虽然贵为公主,但性子温婉,况且,我亦不讨厌她,既然她愿意嫁给我,那便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溶月哭笑不得。

    感情他现在和卿靖宁的心理倒是一样的了,不讨厌对方,又需要个成亲的人,看着顺眼便是他(她)了,实在是……有些儿戏。

    可溶月又没有什么立场去指责这种做法。

    毕竟,这是你情我愿的事,她又如何好去干涉?

    想到这,溶月彻底歇了心思,诚心实意道,“既然表哥已经想明白了,那我就不多说了,等表哥大婚之日,我定是要来讨一杯喜酒的。”

    谢祁浅笑,见她如此坦荡,倒也放开了一丝心结,“这是当然,少了谁的也不能少了你的。”

    两人正打趣间,门外突然传来喧闹的嘈杂声。

    谢祁皱了眉头,示意溶月在这里等着,自己走了出去。

    院中有交谈声响了起来,说话之人似乎颇为慌张,显得有些语无伦次的模样。

    溶月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她坐不住,也起身出了房间,一出房门,便看到谢祁正在同一个小厮说着什么,眉头紧锁,面色凝重,显然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表哥,怎么了?”溶月走上前询问道。

    谢祁打发那小厮走了,回过身来对着溶月道,语气沉然,“大皇子,反了。”

    “什么?”居然这么快?

    “现在什么情况?”

    “大皇子已经带兵攻入城中,现在外面一团乱,月儿,你怕是不能马上回侯府了。”谢祁沉了脸色。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现在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祖父让所有人都到正厅去集合,你马上跟我过去。”

    事已至此,溶月也没有别的法子,应了一声,匆匆跟在谢祁身后朝正厅而去。

    一到大厅,谢太傅、谢老夫人已经到了,谢余氏也匆匆赶了过来。

    见到谢祁和溶月相携而来,谢余氏有些吃惊,“月儿怎么在这里?”

    溶月苦涩一笑,“今日来看表姐和表哥的,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

    谢老夫人忙唤她坐到身边去,一边拍着她的手道,“月丫头,别怕,不会有事的。你出府有没有跟韵儿说?”

    溶月点点头,“娘知道我来外祖母这里。”

    “这就好。”谢老夫人定了定心,“现在外面情况不明,你就先安心在这里待着吧,侯府那里,我看看能不能派人送个信过去。”

    “谢谢外祖母。”

    谢老夫人转了目光,“薇儿怎么还没过来?”

    “祖母,我来了。”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谢采薇焦急的声音,步履匆匆,显然也是在意料震惊之中便来了这里。

    看见溶月,她舒了口气,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幸好表妹你还在府里,不然出了府可就不妙了。”说着,也走到谢老夫人身边坐了下来。

    溶月环视一眼厅中之人,开口道,“舅舅呢?”

    谢太傅面上闪过一丝忧色,“他今日出门了还未回来,也不知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沉了眉眼。

    溶月宽慰道,“外祖父您放心,大皇子这事闹得这么大,舅舅应该早早得了消息,想来会有所准备的。”

    谢太傅点点头,虽然心焦也没有旁的办法了。

    过了一会,出去打探消息的家丁满头大汗地回来了。

    “外头情况如何?”谢太傅挺直了身子问道。

    那家丁摇了摇头,“太老爷,外头实在是太乱了,大皇子带了好多兵入城,路上遇到可疑人员便会抓了去,小的们尝试着出去了几次,差点就被抓了,实在没办法这才退了回来。”

    谢祁沉吟道,“这会他们刚带兵入城,定然是外头最混乱的时候,等他们攻入皇城,外面应该就好行走一些了,我们先稍安勿躁吧。”

    谢太傅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挥手让那家丁先下去了。

    溶月心中涌上一丝不安。

    消息穿不出去,爹娘不能肯定她还在谢府,定然会心急不已。还有萧煜,她今日出府本就是临时决定的,萧煜若是知道了她没有乖乖待在府里,会不会生气?

    一想到这,不由忧心忡忡起来。

    谢采薇被谢祁的话吸引了注意力,颇有些心惊,抬眼诧异道,“大皇子他……当真想要逼宫?”

    “也许在大皇子看来,铤而走险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罢了。”谢祁虽然也很震惊大皇子的所为,但还是比谢采薇要镇定一些。

    溶月皱了眉头,有些不解,“他哪来的兵力?”

    “月儿别忘了,慕容佐是前金吾卫中郎将,江鹏是前羽林军统领,他们经营金吾卫和羽林军多年,如今虽然被革职,但定有部分效忠于他们的势力。”

    是了,被这么一提,溶月也明白过来。

    事到如今,只有静待事态发展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渐渐的,府外的动静似乎小了下来。谢太傅派了人出去打听情况,家丁来报说街上基本上没有了叛军的踪迹。

    谢太傅当机立断,派了两拨人出去,一拨人前往侯府去报信,告知溶月无碍,让定远侯和侯夫人不用担心,另一拨人去谢景可能藏的地方找一找他的踪迹。

    人刚派出去,正焦急地等待着,大门外却响起了“啪啪啪”的敲门声。

    声音十分响,众人都吓了一跳。

    谢采薇微微白了脸色,“什么人会现在过来?不会是叛军吧?”

    谢太傅略微一沉吟,“叛军这会应该在皇城中,怎么会找到我们府上来?是不是景儿回来了。”

    谢祁看向他道,“祖父,我先出去看看,你们等在这里,派人守着,我没有传来消息千万不要出去。”

    “祁儿。”谢余氏看着他眼眶一红。

    谢祁冲她点头示意了一下,让她不用太担心,说罢,大踏步出了门。

    溶月紧张地攥着手中的帕子,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谢祁去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很快厅外便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溶月皱了眉头,还未分辨出来人是敌是友,突然觉得一阵风朝自己袭来,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只觉得手被人一拉,下一刻,自己便跌入了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

    萧煜?

    溶月一脸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萧煜,他的手正放在自己腰际,箍得她一阵生疼。他眉头紧皱,眼中似乎带了滔天的怒气。

    他在生气?为什么?

    厅里的几人均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时,一脸沉然的谢祁也跟着走了进来,沉沉解释道,“是王爷,他听说月儿今日没在侯府来了我们府中,担心月儿路上出事,这才带人找了过来。”

    感受到萧煜身上汹涌上涌的怒气,溶月不敢动弹,亦不敢出声,只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一直这么抱着自己,也不太妥吧?

    溶月正想着要不要出声提醒他一句,萧煜身上的怒气似乎渐渐消了些,放开她的腰,却仍然牵着她的手,向着一脸错愕的谢太傅和谢老夫人行了个礼,“萧煜见过外祖父,见过外祖母。”

    言辞间,已没有了方才那一瞬间散发出的冷意。

    谢太傅怔了一刻,很快反应过来,笑着道,“原来是王爷,快给王爷让座。”

    “外祖父不必客气。”萧煜彬彬有礼道,“方才事出紧急,实在是担心阿芜的安危才那般敲门,若有惊吓到各位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又看一眼身后的溶月,“今日情况特殊,我和阿芜就不在此多呆了,爹和娘还在府中等着,改日再上门来拜访外祖父外祖母。”

    他既然要走,谢太傅也不好留他,寒暄了几句,派人送了他和溶月出去。

    两人径自出府上了停在府外的一辆马车。

    待两人坐稳,马车便缓缓行进了起来。

    溶月撩开车帘朝车上看了一眼,只见街上到处都是打翻的摊位,遗落的物品,目之所至,一片狼藉。

    她放下车帘收回目光,正想问问萧煜是怎么回事,却发现萧煜的脸色依旧很难看。

    她一怔,身子挪过去一些,奇道,“萧煜,你怎么了?”

    萧煜没有说话,只是眼中浓浓的墨色显示出他的心情很不好。

    溶月懵了一瞬,突然福至心灵,明白了他在生气什么。

    她又将身子朝萧煜那边挪了挪,手自然地环上他的手臂,小脸靠了过去,看着萧煜笑得一脸讨好,“阿煜,阿煜,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一边说,一边晃着萧煜的胳膊,一脸撒娇的模样。

    萧煜紧绷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松动,瞟了她一眼道,“你错在哪里?”

    见萧煜还肯同自己说话,溶月一喜,忙检讨道,“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明明你已经告诉了我要乖乖待在府中,我却还是跑了出来,让你担心了……”

    她话音还未落,便觉一股大力将自己一拉,整个人已经撞进了萧煜的怀中,鼻尖碰上萧煜硬朗的胸膛,撞得生疼,眼中浮上一层细小的水珠来。

    “痛。”她撇了撇嘴角,可怜巴巴道。

    萧煜睨她一眼,“你这点痛算什么?你可知方才我听说你不在府中时是怎样的担惊受怕?”嘴上虽然说着这话,手还是不由自主地抚上了溶月的鼻尖,小心替她轻抚着。

    溶月知道他还是心疼自己,破涕为笑,头在萧煜胸口蹭了蹭,“阿煜,我知道你担心我心疼我,我以后再也不做这种让你担心的事了。”

    听到她的保证,萧煜的脸色缓和了些。

    见他脸上多云转晴,溶月悄悄舒一口气,好奇道,“阿煜,这到底怎么回事?大皇子怎么这么快便……?宫中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有太多的疑问想要搞明白,便一口气问了出来。

    萧煜斜斜看她一眼,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坐过去。

    溶月这个时候可不敢忤逆他,乖乖地侧坐上他的大腿。

    “跨坐。”萧煜冷冷道。

    溶月心中腹诽几句,还是老老实实地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隔得极近,近到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萧煜却似乎十分满意她这样的坐姿,大手揽上她的腰身,这才淡淡开口道,“皇上似乎发现了大皇子的异动,大皇子被逼无奈,这才提前举事。”

    “那现在什么情况了?”

    “大皇子攻入了二皇子府,二皇子没有防备,被乱军刺死了。”

    “什么?”溶月大惊。“然后呢?大皇子攻入宫中了吗?”

    “自然。”萧煜一边漫不经心地答着,大手在溶月的腰际不断辗转抚摸着。

    溶月被他摸得浑身燥热起来,伸出一只手压下他的动作,接着问道,“那……大皇子成功了?”

    “不知道。”萧煜淡淡道,“顾长歌率了金吾卫入宫救驾,至于结果如何,估计还未分出胜负吧。”

    溶月吃惊地看着他,“你不担心?”

    萧煜轻笑一声,“我担心什么?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这个小家伙不老实,到处给我乱跑。”

    溶月紧紧凝视着他一瞬,突然顿悟,“你早已经计划好了是不是?”

    萧煜挑眉看着她,眼中浮现出一抹兴致来,“我计划好了什么?”

    “不管大皇子这次有没有成功,你最后都会助六皇子登上皇位。”

    萧煜唇角一勾,“阿芜可真是聪明。”他掀起帘子看了看外头,“好了,侯府到了,我们就静静等待着结果便是。”

    启圣三十七年十一月,被贬皇陵的大皇子举兵造反,攻入邺京。

    先入二皇子府杀死了已被立为太子的二皇子,继而带兵攻入皇城,妄图逼宫。

    幸而新上任的金吾卫中郎将顾长歌及时带兵救驾,击退敌军,并生擒贼首大皇子,明熙帝无恙。大皇子的此次逼宫造反,以失败告终。

    崇政殿中。

    大皇子萧梓瑞被人绑着,跪在大殿中央,满身狼狈,眼中却毫不屈服,迸射出怨毒的光芒。

    明熙帝坐在上首的龙椅上,看着下面的萧梓瑞脸上满是恨意。

    “萧梓瑞,你这个不忠不孝的逆子!居然敢行这种胆大包天的勾当!朕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么做?”明熙帝厉声发问。

    他不懂,自己都已经立了他为太子了,待自己百年之后,这皇位便是他的了,他便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自己取而代之么?

    大皇子抬了头,眼中是浓浓的嘲讽之意,“父皇明明知道,那龙袍并非儿臣所制。”

    明熙帝沉默了一瞬,龙袍一事,他的确怀疑过萧梓瑞是遭人陷害,可是他已经仔细调查过剩下的几位皇子,所有人都是清白的,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将龙袍放入萧梓瑞书房的密室之中。

    他也曾犹豫是否应该处置萧梓瑞,最后,还是他的疑心占了上风。

    自己还年轻,还有大把的华年可以享受,立储也不过是为了堵住那帮臣子的嘴。没了大皇子做太子,他还有二皇子五皇子六皇子,多的是人选。

    可是他不能忍受身边之人的狼子野心。

    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何况,他心中本就更属意二皇子一些。

    看见明熙帝沉默,大皇子大声笑了出来,眼中满是嘲讽,“父皇,你一开始便想让老二做太子是不是?只是因为我是长子,你怕被臣民诟病,所以才不情不愿地立了我为太子。就算没有龙袍之事,日后你看我不顺眼,依旧会照借口废了我。”

    “胡说!”明熙帝斥责出声。

    大皇子冷哼一声,面上的讥诮之情更甚,“我是不是胡说,父皇自己心里清楚。只可惜……”他唇间一瞧,眉眼间显示出一抹得意来,“你那最最中意的宝贝儿子,已经成为刀下亡魂了。”

    明熙帝脸色一僵,脸上终于显出了一抹颓色,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大皇子见此,愈发得意了,“可惜了,父皇,临到头,你还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逆子!你就不怕朕诛你九族吗?”

    大皇子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事情一般,放声笑了起来,“父皇,诛我九族?你可别忘了,这首当其冲的父系一族,可是萧家!您诛得起吗?”

    明熙帝被他气得够呛,恨恨瞪他一眼,突然提高了声调,“贼子萧梓瑞,妄图逼宫,罪无可赦,赐毒酒一杯。”

    大皇子深深看了他一眼,“成王败寇,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父皇这杯毒酒,便省省吧!”说罢,突然起身,一头朝殿中的柱子撞去,血溅当场,气绝而亡。

    明熙帝眼睁睁看着大皇子撞死在他面前,吓了一大跳,花了好久了才平复下心情。

    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一刻,他百感交集地在汪忠的搀扶之下颤颤巍巍回了寝宫。

    大皇子萧梓瑞这场逼宫的大戏,最后以他在大殿上自裁,二皇子被刺身亡而落下帷幕。

    明熙帝大怒,将慕容家和江家以共犯论处,男子流放女子充军,曾经在邺京叱咤风云的慕容家族和江家,就这样陨落。

    而大齐的历史,也随之翻开了新的篇章。

    经历了连丧两子的伤痛,明熙帝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素来保养得当的脸上开始显现出丝丝皱纹。

    而经过这件事之后,宫中的皇子便只剩下五皇子萧梓琰和六皇子萧梓琝了,但皇上似乎因为大皇子和二皇子的事伤了心神,决口不再提立储之事。

    大臣们也不好再说什么,立储之事便这样搁置了下来。

    许是为了冲淡朝堂上惨淡的氛围,明熙帝命钦天监将卿靖宁和谢祁大婚的日子尽快定下来。

    钦天监经过测算,在几个良辰吉日中挑了最近的一个,就在半个月之后。

    卿靖宁是和亲公主,嫁妆自然早已准备好了,照例谢家本是不用准备聘礼的,但谢家还是做足了全套,将聘礼提前送到了卿靖宁下榻的驿站。

    本来对二人的婚事不看好的人,都议论纷纷起来,猜测着莫不是谢祁莫不是也喜欢上了卿靖宁?

    在这样的略显躁动的氛围中,终于等到了两人成亲的这一日。

    溶月自然是要参加的。

    这天一大早,她便起来了,唤了云苓和玉竹进来替她梳妆打扮,萧煜很快也收拾妥当,两人上了马车朝谢府驶去。

    谢府已来了不少人。

    定远侯和侯夫人自有人引着往合适的位子坐下了,溶月则同萧煜分开,坐到了贵女们那一桌,由谢采薇招呼着。

    “采薇,听说今日皇上和皇后也要来?”溶月趁着她们这桌人还不多,悄声问道。

    谢采薇点点头,“是啊,靖宁身份特殊,皇上和皇后自然是要来露个脸的。”

    说罢,朝她示意了一下,自去招呼别人了。

    没等多久,府门外便传来一阵喧嚣之声,原来是迎亲队伍已经迎到新娘,到了门口。

    溶月随着众人一道往门口瞧去,果然看见一身红衣的谢祁小心牵着卿靖宁进来了。

    卿靖宁穿着大红的嫁衣,娉娉婷婷而来,虽然面容被喜帕盖住,但姣好的身材仍是一览无余。

    两人走到了喜堂中央,仪官一时有些犹豫,他听说了皇上和皇后要来的消息,照理,这婚礼的仪式得等皇上和皇后来了才开始的,可新人都已经站在这里了,难道让他们干等着不成。

    沈慕泽和沈慕辰坐在一桌,见仪官愣在那里似有些犯难,悄声问沈慕辰道,“大哥,仪官在等什么?”

    “等皇上和皇后。”

    “就这么干等着啊?多尴尬啊。”沈慕泽奇道。

    “那也没有办法。”

    “大哥,我能不能出去说几句活跃一下气氛?”沈慕泽看向他笑嘻嘻道。

    沈慕辰打量了他一眼,见他目光诚挚,点点头道,“去吧,别说什么不该不说的。”

    沈慕泽点点头,起身上前几步解围道,“今日是表哥大喜之日,不如请他讲讲娶到了娇妻,心里的感受如何吧?”

    在场之人一听有人带头,纷纷起哄起来。

    谢祁微有些红了脸,也不知是大红嫁衣映衬的还是本就如此。

    他知道沈慕泽是好意,虽然略觉尴尬,但还是接过了话头,“能娶到靖宁是我的福气,日后我定会好好待她的。”

    “人家可是公主之尊,要对她不好小心有你好看的!”

    “就是!”有人跟着附和。

    卿靖宁安静地站在一旁,手指微微绞动着,听着耳畔传来的话语,因为被喜帕盖着耳朵,遥远得像从天边传来的一般,让她一瞬间生出些恍如隔世的感觉来。

    她偷偷拿眼看了一眼身旁丰神俊朗的谢祁,直到这时,方才生出些新嫁娘的感觉来。

    她,卿靖宁,是真的嫁人了,是真的,嫁到了大齐。

    从此,赤狄的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天苍野茫,都成了梦里回不去的风景,与她再无半分关系。

    想到这,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淡淡的伤感来。

    恍神间,听到耳畔有尖利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宜安公主驾到!乐安公主驾到!”

    ------题外话------

    卿靖宁和谢祁的爱情,应该是属于先婚后爱的类型的,有机会会在番外中提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