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番外十二 嘟嘟选妃记(全剧终)

番外十二 嘟嘟选妃记(全剧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三公子在上一轮输了,原本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夜哲身上,可任谁也没想到他会在第二轮开场便抓了一个空白纸团。

    也就意味着,这个受众人瞩目期待的夜哲失去了参赛资格。

    观众席上顷刻喧哗沸腾起来。

    这么厉害的人物竟然没有参赛资格,那后面的比赛还有何意思?

    当即有几个百姓便嚷嚷着让高太尉重新组织抓阄,觉得夜哲不该就这么被淘汰了。

    高太尉也是被夜哲这倒霉运气给震到。

    但重新组织抓阄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会对先前参赛的小公子们不公平。

    可是眼看着满心期待的未来孙女婿就这么被淘汰了,太尉他老人家也很焦躁。

    夜哲望着空白纸团呆了一瞬,一瞬过后,他云淡风轻地扔了纸团,折扇一摇,大摇大摆地往亭子方向走去,视众人的目光如无物。

    高太尉坐在裁判席上,眼珠子就快惊得掉下来了。

    满脸震惊中又挪出了那么一丝丝惊喜。

    莫非这小子想抢亲?强来?

    虽然几十岁的人了,太尉他老人家一想到这种种可能,仍是激动得如同孩子一般,灼灼目光定在夜哲小小的身子上,恍然之间眯了眼。

    这背影……怎么有些眼熟?

    夜哲在众人惊愕地张大嘴巴的反应里坦然自若地走上水上回廊,慢慢挑帘欲入内。

    高阳的婢女大惊,“这位公子,未经小姐允许,您不得入内。”

    “爷替她允了。”夜哲眉梢一挑,折扇一收在手心敲了一敲,“你们家小姐若是不单独见爷一面,她肯定舍不得我就这么走了。”

    趁婢女怔忪的间隙,夜哲一闪身入了亭子。

    高阳咬牙瞪着面前的人。

    内心里,她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甚至是那诡异的武功都异于常人,可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若是她记得不错,前世里,再过几日便是摄政王妃替嘟嘟选妃的日子,今日的擂台赛,也是她万般不得已之下才会央了爷爷设下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诱嘟嘟出来。

    可是她没想到,那个人竟然真的对她不管不顾!

    深吸一口气,高阳稳了稳心神。

    前世,嘟嘟选妃以后,她万念俱灰,在上元花灯节那晚出去放河灯的时候不小心栽进了水里。

    原以为必死无疑,却没想到上天厚待,竟让她重来一世,回到嘟嘟选妃之前。

    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可不是用来耽误的。

    这一世,不管如何,她都要想办法改变前世的结局。

    “你来做什么?”高阳没好气地看了夜哲一眼。

    “爷失去了比赛资格,正难过呢,高阳小姐不安慰我,反而这副冷冰冰的语气,简直让人心寒。”夜哲唉声叹气。

    “谁让你进来的?”高阳转目狠狠剜了婢女一眼。

    婢女身子抖了抖,正待开口解释。

    夜哲先开口道:“自然是被高阳小姐的美貌给吸引来的。”

    “出去!”高阳声音愈发冰寒,“否则待会儿别怪我不客气!”

    “哦?”夜哲挑挑眉,“我倒想看看,高阳小姐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你!”高阳气极,紧紧皱着眉,“你再不出去,我就让人去请爷爷。”

    “对!”夜哲弯唇笑道,“爷爷是该下来喝一杯祝福茶的。”

    “不要脸!”高阳气得小胸脯一鼓一鼓的,当即吩咐婢女,“你去将爷爷请来。”

    婢女应声退出了亭子。

    外面的观众不明所以,只知道夜哲这厮破坏了比赛规矩,竟单独入了亭子去见高阳小姐,可许久不见他出来,众人不禁猜想莫非是被高阳小姐瞧上了?

    擂台上的打斗还在继续,但比赛中的小公子们一想到夜哲很可能是高太尉内定的孙女婿,一时间众人都没了比赛的心思,目光一直往亭子方向瞟。

    高太尉在裁判席上如坐针毡,毕竟擂台上的比赛还在继续,他也不好得贸然离席。

    忽见阳阳的婢女上来,他目光一亮,“可是阳阳让你来找老夫的?”

    “是。”婢女恭敬地点点头,“太爷,小姐让您去一趟。”

    不等婢女说完,高太尉早就起身快步走了下去。

    掀帘入亭,只见小孙女高阳满目哀怨地朝他看来,“爷爷,你看这个人,非要赖在这里不肯走,他明明已经失去了比赛资格……”

    “爷输的是比赛资格,又不是娶媳妇儿的资格。”夜哲话接得很顺溜。

    “爷爷……”高阳找不到话来反驳,只得向高太尉求助。

    高太尉嘴角弯了弯,看着自家小孙女因为夜哲而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阳阳,其实爷爷觉得夜哲也是不错的人选,你若是中意,那咱就不按照比赛规则来,只要你喜欢就好。”

    “谁喜欢他!”高阳轻哼一声,她没想到连爷爷都帮着这厮说话,简直气死她了!

    再这么耽误下去,前世的轨迹肯定又会回归,到时候她便只能又一次眼睁睁看着嘟嘟娶别的女人。

    夜哲眉梢跳了跳,“高阳小姐不用过分喜欢我,只需要点个头即可。”

    高阳气极,怒指着外面厉喝夜哲,“你给我滚出去!”

    夜哲坐着不动。

    高阳深深皱眉瞪着高太尉,“爷爷,你怎么也帮着外人欺负我?”

    高太尉一脸为难,慢慢踱步至高阳身后,悄声道:“阳阳别急,爷爷觉得这个小子很是眼熟,兴许是我们认识的人也不一定,既然他一心要见你,那你何不趁机试探试探他的底细?”

    “爷爷……”高阳无可奈何。

    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嘟嘟并不在皇宫,也不在摄政王府,她唯有用此法才有机会引他现身,倘若他真的对她有一丁点儿那方面的意思,今日必定会来。

    可……嘟嘟那么小,即便有摄政王和摄政王妃谆谆教导,他真的能明白感情是个什么东西吗?真的能明白……她重生回来有多想改变前世的结局,多不想看见一个又一个女人住进后宫吗?

    重生这种事情毕竟玄之又玄,她无法开口向任何人倾诉说明白,只觉得这一刻非常委屈。

    鼻尖一酸,眼泪便簌簌落下来。

    高太尉当即变了脸色,“阳阳你怎么了?你别吓爷爷……”

    “爷爷,我……”高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苦心安排的擂台赛如今就像个笑话一样,台上比武的那些世家公子全都不是她想要的,她想等的人没出现,兴许也不会出现了。

    夜哲在看到高阳落泪的瞬间眉心狠狠皱了一下,转头对高太尉以及两个婢女道:“爷爷。能否麻烦你带着婢女们出去一下,我有几句话想同高阳小姐说。”

    “这……”高太尉犹豫。

    “你出去!”高阳红着眼眶,泪眼婆娑,一脸不善地盯着他。

    夜哲突然严肃脸,“我若是出去了,你这辈子都得后悔。”

    高阳怔了一下,这个眼神……就好像……

    心中莫名慌乱,她喑哑着声音,“爷爷,你先带着她们俩出去,这么多人在外面看着,我就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

    “阳阳,那你可还难受?”高太尉心中哀叹,他这个小孙女怎么小小年纪就一副老成的样子?

    摇摇头,高阳道:“爷爷,你快出去吧!”

    高太尉又安抚了一番才带着两个婢女走出亭子。

    “你有什么话,快些说。”高阳重新坐下,没好气地盯夜哲一眼。

    夜哲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下,一瞬不瞬地看着高阳,“前些日子,我去了一个地方。”

    “与我何干?”高阳语气漠然。

    “然后看到了一些东西。”夜哲接着刚才的话,“比如……你的前世。”

    蓦然睁大眼睛,高阳如遭雷击,整个人石化在软椅上,好久都没有反应。

    “我知道你是重活了一次的灵魂。”夜哲语气悠悠缓缓,然而每一个字都像重锤敲击在高阳的心脏上。

    “你,你到底是谁?”高阳全身警惕,她的确是重活一世没错,可她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便是违了天道轮回,任何人也不可以在这个时候收回她的命!

    “夜……哲……你希望我是谁?”他收起了之前的一脸纨绔,神色颇为认真,但因为年龄小的原因,看起来严重不符合身份。

    高阳盯着他那双乌黑的双眼,情绪逐渐平缓下来,“夜哲……叶天泽……。?”恍然醒悟过来的高阳眉头深锁,“你到底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别这么严肃嘛!”他突然咧嘴一笑,“不过是想换个身份玩一玩而已。”

    “嘟嘟,你简直太过分了!”高阳气得直咬牙,难怪她从一开始就觉得他尤为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高阳说着,腾地从软椅上站起来就想教训他。

    嘟嘟抱头躲,嘴里连连求饶,“诶,别生气别生气,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可以幻容的机会了,以后……再也没有以后了。”

    “什么意思。”高阳顿脚脚步。

    嘟嘟见她再没有要教训自己的意思,松开双手理了理衣襟,浅咳两声,“想要窥得前世,必定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让大伯助我,几乎耗尽了所有与生俱来的灵力才开启了观尘镜,否则,我也不知道你回来竟是为了改变前世的结局,为了……我。”

    高阳并不知道语真族的事情,自然也不知道嘟嘟与生俱来拥有灵力,但这些,她都不想去关心,她迫切地望着他,“那你可有事?”

    嘟嘟顺势捂着心脏,“事儿可大了,我心在滴血,快死了。”

    高阳一看便知他在装腔作势,轻哼一声返回座位,心中怒气却在逐渐消散。

    他知道……他竟然知道她是得了上天眷顾重活一世的人,还知道她重活一世是为了他?

    她一直以为他年纪小,根本不懂得那些大人们才谈论的事情,更以为他是讨厌她的。

    却原来,他之所以会离京这么长时间,竟是为了想办法窥得她的前世。

    “那你现在可还赶我走?”嘟嘟不悦地撇了撇嘴,暗想着这个人,明明只比他大了两岁而已,心思竟然这般深沉,用这种方式引他现身,若是他有事情耽搁了无法来,那她岂不是随随便便就挑选一个定下娃娃亲?

    高阳没想到他问得这般直白,她红着脸反问:“那我若是赶你走,你走不走?”

    “走,当然走!”嘟嘟嘿嘿一笑。

    “你!”高阳小脸垮下来。

    “带你一起走。”嘟嘟补充完。

    “油嘴滑舌。”高阳撇开脸不看他。

    “好了,我得回去了。”嘟嘟站起身,扫了一眼外面盯着亭子的众人,转而对高阳道:“这地方,这烂摊子,你想办法收拾好,我灵力尽失,得回去跟爹娘交代,等有时间,我会亲自去太尉府找你玩的。”

    高阳绞着衣袖,心中很是纠结,她不希望他就这么离开,可是嘟嘟这么小,怎么可能承诺她什么,今日能用这种方式出现,表明他已经很在意她了。

    虽然不甘心,高阳还是点点头,“你去吧,这里我待会儿会让爷爷想办法交代清楚的。”

    嘟嘟长舒了一口气,折扇一开,同来时的模样大摇大摆出了临水亭,在众人错愕惊诧的目光中下了山。

    ==

    “什么?你灵力尽失?”

    摄政王府内,百里长歌才刚听嘟嘟说完,整个人都怔住,满面不敢置信,“你可是老祖宗期盼了百年的继承人,怎么会灵力尽失?”

    嘟嘟怯怯地垂下头,扁着小嘴,“我前段时间跟着大伯去五大环山之前,在夜极宫待过几天,顺便,顺便让他帮我开启了观尘镜。”

    百里长歌眉头皱得更深,“你开那东西做什么?”

    嘟嘟抬起头来,一脸哀怨,“麻麻你和爹爹总说我不待见高阳,如今我待见了,你又怪我!”

    百里长歌一手抱着小叮叮,另一只手揉了揉额头,“你这小子,连话都说不清楚,一下说你灵力尽失,一下又说你开启了观尘镜,如今又说你待见高阳,这些事儿中间总得有一根线给连起来吧?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要表达什么?”

    “好吧!”嘟嘟败下阵来,一五一十地将他在观尘镜中见到高阳重生的事跟百里长歌说了一遍。

    “这简直……太惊悚了。”百里长歌虽是胎穿而来,可听到高阳竟然是在同一个时空重生的,也就是说高阳还没重生之前她就已经是穿越体,这种事情听起来的确很不可思议。

    “所以,她是为了阻止你纳妃而设了擂台赛?”百里长歌看着自家儿子,虽然很痛心他竟然为了窥得高阳的前世而耗尽与生俱来的灵力,可一想到她与叶痕经历了这么多才终于修成正果,她又心软了。

    比起嘟嘟以后能幸福,便是没了灵力又能算什么?

    “麻麻,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嘟嘟眨眨眼,神情认真。

    百里长歌一颗心都快软化成水,“你说。”

    “高阳见到我前世纳了很多妃子进后宫,她重生回来本就是为了阻止这件事,那我……可不可以不要纳妃?”

    “这……”百里长歌迟疑,嘟嘟是皇帝,虽然年岁还小,但世家大族以及文武百官正在蠢蠢欲动想把自己的人安插进后宫来,纳妃是每一个帝王的必经之路。

    不待她开口,嘟嘟又道:“开启观尘镜之前,我同大伯商议过了,爹爹如今是摄政王,我还小,很多事情想不得那么周全,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我暂时坐在龙椅上,等满十六岁,就禅位给叮叮,可好?”

    “你大伯答应了?”百里长歌问。

    “嗯。”嘟嘟应声,“我本就没有经过后天修炼,与生俱来的灵力虽然强大却有限,开启了观尘镜以后便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更何况见到了高阳的前世,我更不想再纳妃了,不想让她难过。”

    百里长歌喟叹一声,“虽然我也很遗憾老祖宗百年的祈盼就这么付之一炬,可最重要的是你要开心,你不开心的话,便是有通天之能,你爹爹和我也不会引以为傲。”

    嘟嘟咧嘴一笑,站起身在百里长歌脸颊上狠狠啵了一口,“就知道麻麻最好,最通情达理。”

    “行了!”百里长歌无语地擦着口水,“待会儿叮叮可得吃醋了。”

    嘟嘟欢欣地看着这个才满月不久的弟弟,想到将来自己可以把皇位推给他,原本气恼叮叮不是妹妹的那股怨气便烟消云散。

    伸手摸了摸叮叮的小脸,嘟嘟道:“小家伙,你可得快快长大,哥哥等着你。”

    叮叮不明所以,一个劲儿地吐泡泡玩,两手挥舞着抓百里长歌胸前的衣襟。

    一个月后,摄政王叶痕终于在与朝臣的多次商榷之下,决定暂时不给皇帝选妃,反而给他选了皇帝伴读,人选自然就是高太尉的孙女高阳。

    自此后,两人每日一起上学下学,嘟嘟功课更是进步得飞快,朝臣们见状,也只能悻悻闭了嘴,毕竟,皇帝还小,逼迫他纳了妃他也生不了孩子。

    乾元十三年冬,年满十六岁的皇帝嘟嘟留下了禅位诏书以后与皇帝伴读高阳小姐一夜之间消失了踪影,百官骇然。

    摄政王府的门槛直接被朝臣踏平,奏折比滚雪速度还快,堆满了叶痕的书房。

    叶痕慢条斯理地处理完奏折才悠悠缓缓走出来同众人解释。

    “乾元帝乃天上仙君的化身,年满十六便飞升了。”

    叶痕的话很有说服力,毕竟乾元帝是他的第一个儿子,他都不着急,那想来真是飞升了。

    朝臣们无话可说,半个月后在新帝登基大典上拜倒庆隆帝叶天麒,高呼万岁。

    叶天麒(叮叮)性子寡淡,不同于嘟嘟,面对选妃立后这种事,全程漠然以对,毫无半分兴趣,却也不抵触,全部交给礼官,进行得很顺利。

    ==

    夜极宫早在数年前就搬迁至五大环山,凭借此处优越的天然屏障,夜极宫再度成为了五国之外,众人寻不到准确位置的神秘之地。

    此时的长卿殿内,西宫良人无语地看着案几旁边的三个人。

    已经斗了一早上的蛐蛐,竟然还不知道饿?

    “阳阳,嘟嘟,你们俩不饿?”西宫良人终是忍不住问出口。

    “大伯!”嘟嘟很不满地高呼,“我已经十六岁了,不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别叫我嘟嘟。”

    西宫良人无奈地揉着额角,“对,你十六岁,阳阳十八岁,你们俩见过这么大的人还玩斗蛐蛐的吗?”

    “没事儿,我给开个先例。”嘟嘟嘿嘿笑开。

    西宫良人忍无可忍,“你们夫妻俩斗也就算了,别拉上花大王行不行,她可是有身孕的人,你们不饿,我儿子饿了。”

    嘟嘟停下斗蛐蛐的动作,坏笑着看了一眼旁边的人,挑眉问,“大王,可要小的端来饭菜孝敬你?”

    西宫良人低嗤一句,“你小子,没大没小,那是你大伯母。”

    嘟嘟“切”了一声,“凭什么只能你喊她大王,我们就不能?”

    “那是我专利。”西宫良人学着百里长歌的语气还回来,“你们俩喊了就是侵权。”

    嘟嘟撇撇嘴,再度看一眼旁边的人,笑嘻嘻问:“大王,你啥时候才能生出小小王来?”

    西宫良人一阵剧烈咳嗽。

    ——全剧终——

    ------题外话------

    西宫良人的cp人设在新文,这里结局的时候放的也是他们的结局,想看过程的亲去关注新文哦(づ ̄3 ̄)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